216第二百一十五章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傻瓜!”沈公子拍了她脑门一下,“人家早结婚了。 ”

    张宓呆呆的看了他半天,然后哇一声扑进他怀里:“你干嘛要替我挡枪,你知道不知道多危险,你差一点就就醒不过来了”

    沈公子被她撞到了伤口,疼的只呲牙,却忍着没推开她,反而紧紧抱进怀里:“现在相信我了吧?”

    接下来几天,张宓变的异常乖巧,温柔的不得了,弄的沈公子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小晴晴,你确定那丫头没事?”

    辛晴扯了扯嘴角,赢擎苍扶着她坐下瞟了沈公子一眼:“真贱!”

    “哎呀,你们也知道她平时对我多凶,现在突然这么乖,我反而不踏实了。”沈公子靠在病床上,脸色比前几天好多了,医生说下周就可以出院。

    张宓推门走进来,看到辛晴和赢擎苍高兴的说:“今天田姨做了什么好吃的?”

    辛晴把袋子递给她:“芙蓉蒸饺,还有几个小菜!”

    “来,快吃!”张宓把一个个饭盒摆出来,将筷子塞进沈公子手里。

    沈公子一脸纠结的看向辛晴,后者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吭声。

    倒是赢擎苍突然说了句:“你对他这么好干什么?不怕他好了再去找别的女人吗?”

    “咳咳咳“沈公子差点呛死,瞪着赢擎苍,“你要死啊!我才不会找其他女人呢。”说完紧张的看看张宓。

    张宓帮他盛了碗汤笑了笑:“我相信你!”

    沈公子满意了,两个人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开始肉麻,赢擎苍沉着脸,拉起辛晴就走。

    “这么早回去干嘛?”辛晴看了看表,才晚上八点。

    赢擎苍表情严肃的看了她一眼:“今天是第四个月了。”

    “啊?”辛晴没反应过来,等坐上车才回神,脸红红的瞪着开车的男人,心里愤愤道:真是禽兽!

    回到家,赢擎苍抱起辛晴就准备上楼,正在和寻寻看电视的阿莎却跑过来抱住他。

    “爹地,阿莎的广告今天播,妈咪来一起看!”

    寻寻幸灾乐祸的咧嘴笑,辛晴瞪了赢擎苍一眼,从他身上跳下来,吓的赢擎苍差点跪下。耐着性子陪阿莎看完广告,又夸奖了她半天。

    “好了阿莎!妈咪怀了宝宝,要早点休息,让寻寻陪你玩!”赢擎苍见阿莎还缠着辛晴,决定直接开口撵人。

    阿莎一听立马乖乖的坐好:“那妈咪去睡觉吧!”

    辛晴老脸一红,被赢擎苍抱上楼。

    “先去洗澡!”辛晴推开他,赢擎苍狠狠亲了他一口,“自己脱衣服!”等他洗澡出来,发现辛晴闭着眼睛已经睡着了,某个精虫上脑的男人掀开被子钻进去,开始上下其手。辛晴被他又亲又摸的闹醒,哼了两声说。

    “阿苍好困,不要了!”

    赢擎苍不敢压在她身上,便将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手

    一边往下探一边舔着她的耳垂说:“乖,那你睡,我自己动!”

    很快辛晴就清醒过来,双手扶着赢擎苍的肩膀尖叫:“啊苍不舒服,太深了!”

    “我们换个姿势!”赢擎苍在她胸口亲了半天,然后让她爬下,手扶着床头。

    辛晴咬着呀,感觉到小擎苍又慢慢的进来,忍不住哼了一声,却让赢擎苍再也忍不住,很快将她带进狂风暴雨中。幸好这个男人还知道她怀孕,只要了一次就不敢在动了,帮她洗个澡,又抱在怀里亲了亲,这才一起睡觉。

    接下来几天,赢擎苍每天晚上总能要撩拨的她做一次,弄的辛晴白天都没精力去医院了。这天她送走寻寻和阿莎无意中看了眼日历,才惊觉赢擎苍的生日就在明天。这几年她都没有陪他过过,今年一定要好好补偿给他。

    辛晴想到这,换了衣服,让阿澈送他去商场给赢擎苍买礼物,还订了位置晚上去烛光晚餐,之后她要穿上性感的睡衣在床上好好伺候他。辛晴觉得这一天的计划非常完美,可在她从商场出来时,头突然像针扎一样痛了下,她捂着脑袋叫了一声,正给她开车门的阿澈吓了一跳。

    “小姐?”阿澈赶紧扶着她,“怎么了?”

    辛晴摇摇头,正想说没事,脑子里就传来更深的刺痛,让她再也无法忍受,抱着头蹲在地下,开始哀叫。阿澈一看不好,直接一掌击在她的脑后上,然后快速开车去医院,同时给赢擎苍打电话。

    赢擎苍赶到医院时,辛晴还在里面做检查,张宓和沈公子也等在外面。

    “你别急,也许是别的问题呢!”沈公子压低声音,“医生刚刚给她做了脑部扫描,还没查出原因。”

    “半年的时间已经过了,难道陈欢的药”张宓担忧的说,赢擎苍的目光突然扫向她,像是带着冰渣,阴冷无比。

    “我相信她会没事,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会没事。”赢擎苍周围的空间都带着一股杀戮的味道,好像随时准备着毁灭一切。

    沈公子楼着张宓,拍了拍她,张宓吸了吸鼻子靠进他怀里不吭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从里面出来,辛晴也被护士推出来,她闭着眼睛,微微皱着眉头,脸色苍白一片。赢擎苍挤开护士,亲自推她,眼睛盯着医生。

    “赢先生”医生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们发现赢太太的脑神经很奇怪,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曾经侵入过,后来又被什么压了下去,现在压制不住了,整个脑神经就像是气球。”

    “为什么会这样。”赢擎苍冷静的问,眼中却带着无尽的慌乱。

    医生想了想:“应该和怀孕有关系,胎儿慢慢长大,会刺激她的脑神经。”

    “拿掉孩子呢。”赢擎苍毫不犹豫的问,张泌捂着嘴,瞪着他。

    “我不敢保证”医生叹了口气,“我已经打了电话给美国那边,晚上脑部专家就会过来,到时候我们再一起给赢太太检查一遍。”

    赢擎苍将辛晴抱上病床,给她盖好被子,摸了摸她的脸又问道:“会一直疼,还是能控制?”

    “不会一直疼,按照我的推测,目前间隔的时间应该很长,但是以后”

    &nbsp

    ;  赢擎苍眸子黑的像夜空,仿佛要将人吞噬进去,过来好一会,医生见他没再说话,便悄悄的退出去了。张宓拉了拉沈公子的袖子。

    “你先出去,我和他谈谈。”沈公子捏捏她的手,张宓点点头,又担心的看了眼辛晴,转身离开了。

    赢擎苍一直盯着辛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过了一会,沈公子正想说话,就看到赢擎苍动了动。

    “你没事了吧?”

    沈公子马上说:“我马上出院,先联系阿海,你先别担心,一切都还没定论,实在不行,还有村长。”

    当沈公子和阿海通了电话,他和赢擎苍终于明白了,当初阿海对唐霜做出那种变态事情的目的。

    “我想着就该快了,果然你们还是来找我们了。我太了解霜霜了,她是不会给对手留下机会的。她救辛晴的时候,就动了手脚。如果你们没有那么对她,那么现在这一切都好说。可你们偏偏伤害了她,我没法替霜霜报仇,那我就断了你们的机会,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智商就像个小孩子。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己。”

    他为了给唐霜报仇,竟然选择如今残忍变态的手段,沈公子和赢擎苍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条路不通了,我昨天联系过万老板,他说会用最快的速度和陈欢赶来。”沈公子安慰道,“已经过了三天,小晴晴的头都没疼过,我想就像医生说的,间隔的时间应该很长。另外你和她说建议她拿掉孩子的事没?”

    赢擎苍狠狠的捶了下办公桌:“你让我怎么说?”

    辛晴和自己一样,都很期待这个孩子,现在让她拿掉,不是要她命吗

    这边赢擎苍还没想好怎么说,晚上回家就看到一个不速之客。

    “你来干什么?”看着坐在客厅里的赢皓,赢擎苍皱了皱眉头。赢皓没好气的说,“我要是不来,你会告诉我辛晴的头又开始疼了吗?”

    辛晴见父子俩又要吵架了,赶紧拉着赢擎苍往饭厅走:“来来,我一直等你吃饭呢!”

    吃完晚饭,赢擎苍被赢皓叫到书房。

    “你老实我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怀孕她的头才疼的?”

    赢擎苍皱着眉头冷眼看他:“谁告诉你的。”

    “哼,果然!”赢皓脸一沉,“祖训已经明示,妫氏之女无法为赢家繁衍后代,辛晴永远也不能生下你的孩子。”

    碰一声!赢擎苍将椅子推到:“你来这里,就是告诉我,我的妻子不能为我生孩子?”

    “是的。”赢皓丝毫不被他的戾气影响,表情严肃的说,“赢家不能无后,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生个儿子。”看到赢擎苍阴沉着脸,赢皓的语气缓了缓。

    “阿苍啊,你就随便找个女人都行,只要她生下孩子,到时候给她笔钱,孩子抱给辛晴养,你们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没区别的呀!”

    书房门口,辛晴脸色苍白的捂着胸口,她已经听不到赢擎苍接下来说了什么,耳边只有赢皓时不时的怒吼,等到她回过神,已经走回卧室里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