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第二百一十四章三天三夜的守候

    凌晨2点,张宓浑身发抖的蹲在手术室外面,两侧是沈公子的手下。冰火!中文 ..十几个人,谁也不开口说话,空气仿佛被什么压抑着,让人喘不上气。却谁也不想松口,好像一松口就有失去什么。

    “宓宓!”辛晴快步走过来,赢擎苍扶着她,也一脸沉重。

    张宓看到辛晴,眼神晃了晃,好半天才有了焦距,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

    “辛晴”张宓一边哭一边抱着她,“医生说子弹挨着心脏,他会死的他一定会死的。”

    “胡说,这不还在里面抢救吗?”辛晴扶着她坐下,“你怎么浑身发冷?”一个手下赶紧说,“少夫人好像发烧了,可是她不听我们的。”

    这时候一群人从电梯里出来,打头的是阿楠和阿澈。

    “少爷,医生来了。”

    赢擎苍看了他身后几个人一眼:“他不能死。”

    那几个外国医生打了个哆嗦,其中一个老头点点头,直接就进了手术室,其他人赶紧跟上。

    “张宓?张宓!”辛晴大叫起来,赢擎苍赶紧扶着她,“你别急,她只是晕倒了。”

    阿楠赶紧叫来医生来把张宓推了下去,沈公子的手下不放心,跟过去几个。打头的那个犹豫了一下还是问赢擎苍:“赢少爷,要不要通知老爷”

    “通知吧!”赢擎苍想了想,辛晴猛的看向他。

    “阿晴,我不能冒险,万一”

    辛晴打断他的话:“没有万一,他要是死了,张宓怎么办?”

    沈公子因为救张宓,替她挡了一枪,如果就这么死了,张宓会内疚一辈子。依着她的性子,会让自己给沈公子陪葬的。

    赢擎苍叹了口气:“我送你去病房,你去陪着张宓吧!”说完对沈公子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去打电话了。

    手术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结束,赢擎苍带来的医生成功的取出了子弹,沈公子被送进加护病房,他的心脏被切了一小块,能不能度过危险谁也不知道。

    张宓醒来后一直在加护病房里陪着,谁说都不肯离开。辛晴早上被赢擎苍压着离开了,她很想留下陪张宓,可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允许,晚上吃过饭让田姨做了些吃的,又带来给她。

    赢擎苍送她进了病房:“沈伯父到了,我去接他。”

    辛晴点点头,走到张宓身边,张宓拉着沈公子的手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辛晴凑近仔细听了听。

    “禽兽,你快点醒来啊!你醒来我就不管你了,你愿意和女人上床就上床,愿意找谁就找谁。”

    “你为什么要扑过去,让她打死我就好了,省的活着被你欺负”

    “你你快点醒啊!不然不然我就去找学长,给你带绿帽子。”

    辛晴:

    “你在胡说什么啊!”她摸了摸张宓的头,“过来,吃点东西。”

    张你抬起头,两只眼睛肿的就剩下一条缝

    了,眼眶下面一圈黑青,脸上苍白的像个鬼。

    “我不想吃。”

    辛晴一把将她拉到镜子跟前:“你看看你,你不吃东西就快成仙了。到时候沈公子醒了,都见不着你了。”

    “阿晴!”张宓吸了吸鼻子,“你也觉得他会醒是不是?”张宓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公子,自言自语的说,“我也觉得他会醒,俗话说的好,祸害活千年啊!他那么大个祸害一定不会这么早死的对不对?”

    辛晴摇了摇头:“是啊,所以,你快点吃东西,自己的身体好了,才能看着他醒过来。”

    这次张宓听话的坐下来吃东西,辛晴看她往嘴里塞东西的模样,眼圈红了红,这丫头分明连味道都没尝,就像强迫似的,都填鸭进去了。

    “宓宓,其实你早就爱上他的吧!”

    张宓一愣,嘴巴里还含着一块排骨,她把排骨咽进去,点了点头:“嗯,在我第一次和他上床后,我就喜欢他。”张宓擦了擦嘴,“我们一起去给你找药方,在森林里过夜时,他设计站我便宜,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那时候是醒着的。后来,他又为了救我,被蛇咬伤,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爱上他了。”

    张宓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我知道他不喜欢结婚,不想被女人绑住,所以我一直不承认自己的感情,我觉得我们一直就吵吵闹闹的挺好。”

    “可我没想到他会为了沈伯伯提出假结婚的要求,我”张宓还没说完,病房门突然被推开,沈霸天浑身哆嗦着站在门口,满意惊讶和心痛。

    “丫头,你说什么?你们两个是假结婚?”

    张宓和辛晴都吓了一跳,张宓赶紧站起来,还没开口,就看到沈霸天一头往后栽去,赢擎苍在后面及时扶住他,众人七手八脚的抬着沈霸天去找医生。张宓咬着嘴唇一直跟着,辛晴有些担心,赢擎苍皱着眉摸了摸她的脸。

    “乖,你累了,我送你回去!”

    “可张宓”赢擎苍低下头,含住她的唇瓣,摩挲了一会才说,“她自己的事情,她必须自己解决,我先送你回去,你早点休息,这样明天可以早点过来,好不好?”

    辛晴点点头,和张宓打了个招呼回去了,张宓还守在沈霸天身边,等到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们骗了你。”

    “唉”沈霸天叹了口气,“丫头啊,我的儿子我了解,他如果不喜欢你,就算是假的,都不会同意。”他拍了拍张宓的肩膀,“不管那小子以前做了什么,至少我可以保证他心里绝对有你。”

    张宓含着眼泪使劲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一个男人肯为你挡子弹,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您放心,我不在逃避了,我喜欢他,我会好好和他再一起!”张宓认真的说,沈霸天这才松了口气,突然语气一转,“那你们快点给我生个孙子啊!”

    张宓脸一红,看到老人一脸殷切的目光,点点头:“嗯,等他好了,我们就给您生个孙子!”

    沈公子不知道他昏睡时一直心心念念的女人已经投降了,他就躺在那,一直到第三天都没醒来。要不是医

    生每天来检查说恢复的不错,张宓都要崩溃了。这天早上,她跟着医生去看x光片,病房里一直没动静的人,却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摸了摸自己胸口,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他也有今天

    目光落在手腕的五彩绳上,眼里划过抹亮光,他认得这个,这是张宓的平安绳,她每天神叨叨的带着说是可以保平安。心里笑了笑,看来这丫头还算有良心,知道给自己带上。

    奇怪,人跑哪去了?昏迷的时候,他有时候能听到张宓在自己耳边说话,虽然他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张宓在哭。怎么现在人却不见了

    门外传来他手下的声音,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然后病房的门就打开了。

    一个女人走进来,看到沈公子睁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飞快的打开门喊道:“他醒了!他醒了!”

    沈公子的手下一听都涌进来,果然看到自家少爷正瞪着他们,赶紧大呼小叫的去喊医生。

    “你怎么来了?”沈公子好奇的看着翎琅,“你不是出国了吗?”

    翎琅笑嘻嘻的看着他:“我可是头一次见你这么狼狈呢!”她帮沈公子倒了杯水,“我老公有点事要回s市办,我来医院是做检查的,结果看到你的手下,才知道你出事了。”

    沈公子见她摸了摸肚子,明白了:“怀孕了?恭喜你!”

    “谢谢!”翎琅满脸都是幸福,“你们还没动静吗?”

    “我家丫头自己还是个孩子,我照顾她都照顾不过来。”沈公子说完想要坐起来喝水,翎琅赶忙帮他把床调高,又多拿了个枕头放在他身后。

    张宓激动的跑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她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一声不吭的将病历往桌上一摔。

    听到响声,翎琅和沈公子扭头一看,翎琅捂着嘴笑了笑:“那我先走了,你保重身体!”

    沈公子点点头:“再见!”

    路过张宓身边时,翎琅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要幸福哦!”

    张宓冷着脸没理她,沈公子看她一直杵在那,眼珠转了转,突然捂着胸口喊道:“啊,好疼!”

    “疼?哪里疼?伤口疼还是心疼?”张宓慌了,想起医生说沈公子以后可能会有心脏方面的毛病,以为他犯病了。

    沈公子一把搂住她,直接就吻了上去。张宓挣扎着想推开他,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只好任由他抱上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公子的舌头就顶了进来,放肆的在她嘴里吸舔,张宓的舌头被缠住,渐渐的跟上他的节奏。

    沈霸天站在门外,挥了挥手:“看好了,别让人进去打搅他们!”然后美滋滋的走了。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感觉到怀里的人呼吸越来越急促,沈公子才放开她,看着张宓眼睛水汪汪的眯着,脸红的像个苹果,张着小嘴看着自己。他忍不住又在她嘴上啄了几下。

    “人家怀孕了,是来产检的!”

    张宓瞬间清醒过来,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推开他:“她怀了你的孩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