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二百一十三章我给你按摩按摩

    施芊芊刚刚四个多月,肚子还不怎么显怀。 ..她来的时候,辛晴正抱着个垃圾桶吐的哇哇的。

    “我怀两胎都没你这么厉害。”施芊芊坐在沙发上,嘴里吃着赢擎苍专门为辛晴空运来的热带水果,看着她叹了口气,“你怀的肯定是儿子,以后一定很调皮。”

    辛晴有气无力的看着她:“你儿子当初也没这么折腾啊!”

    “我儿子听话嘛,你儿子一定随他爸。”施芊芊笑了笑,咦了一声,“阿莎呢?”

    “拍广告去了啊!”

    施芊芊皱了皱眉头:“我儿子早就回来了啊?不是凯撒学院的宣传片吗?”

    “阿莎不止那一支,她手里好几个呢!”辛晴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愿意拍广告,都是赢擎苍给她接的,不然我真不放心。”

    “有寻寻陪着你就放心吧!”施芊芊羡慕的说,“阿莎基本就是被寻寻养成的,你这个当妈的一点都不用操心。”她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大玻璃罐,放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辛晴放下垃圾桶拿起来。

    施芊芊敲了敲玻璃罐:“你姐让我带给你的!”

    “语蝶?”辛晴楞了下,“她不是跟黄健斌回老家去了吗?”

    黄健斌老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全家都回去了。走前辛语蝶给她打过电话,据说要到下半年才能回来呢!

    施芊芊打开瓶子:“这是她家保姆送过来的,据说吃了就不吐了。”

    “真的?”辛晴激动的眼睛都亮了。

    施芊芊耸了下肩膀:“我也没吃过,是她说很管用,你试试吧,反正现在也没得选,总比饿死好。”

    晚上吃饭时,赢擎苍看到辛晴抱了个罐子,皱着眉问她:“可以吃吗?那里面是什么?”

    “话梅,语蝶自己做的。”辛晴眯着眼,“很管用,我下午有喝鸡汤哦!没吐哦!”

    赢擎苍的表情松弛下来,能吃东西了就好。

    “那你也少吃点,小心肚子疼!”

    辛晴靠在他肩膀上,捏出颗话梅来:“你也尝尝?”

    “不要。”赢擎苍毫不犹豫的拒绝,那酸味这么远他都觉得倒牙,看着辛晴完全无压力的吃了一颗,赢擎苍觉得胃都泛酸水。

    因为有了话梅,辛晴终于能吃饭了,每天吃几颗话梅,然后就胃口很好的吃各种东西也不会吐。赢擎苍终于放下心来,但是很快他又开始纠结。

    每天晚上抱着辛晴睡觉成了种折磨,辛晴让他去睡沙发,他又不肯。非要每天在她身上蹭啊蹭的,又亲又摸半天,然后去冲冷水澡。

    “你怎么穿着睡衣?”这天晚上赢大爷又不高兴了。

    辛晴白了他一眼:“你不是难受吗?”

    “穿着衣服睡觉才难受。”赢擎苍把被子掀开,几下

    把睡衣给她扒掉,然后光溜溜的搂进怀里,“你现在怀孕我不能碰你,你要是在穿衣服,那我连抱着睡觉的福利都没了。”

    辛晴张嘴在他胸膛咬了一口:“不要说这种小孩子的话!你都多大了?”

    赢擎苍的手抚上来:“书上说怀孕的时候多按摩,以后奶水会足。”一边说着,一边揉起来,揉到最后干脆嘴也上来了,辛晴被他弄的心又痒,小腹也一阵阵的直烧。

    “嘤不要弄了。”她推开赢擎苍,“人家难受,再说了,你不难受吗?”

    看到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赢擎苍觉得下面更紧了,他将辛晴抱进怀里,两个人的肌肤不留一丝空隙:“在坚持一个月,过了三个月就可以做了,到时候让你舒服,乖!”

    辛晴黑着脸,翻了个身睡觉了,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到底是谁想要啊

    沈公子走进赢擎苍的办公室,扔给他一个文件夹:“啧啧,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痴情的女人!”

    “什么东西?”赢擎苍打开看了两眼,“柯世彪?”他皱了皱眉头,“之前想取代沈家的那个人?”

    沈公子点点头:“徐丽是他的女人。”

    不得不说,柯世彪这个男人还是挺有良心的,他年轻的时候从小混混手里救过徐丽,之后徐丽就一直跟着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柯世彪一直很保护徐丽,都是和她私下里来往,就连他的手下都不知道。徐丽这么多年一直心甘情愿的做地下夫人。但这也证明了柯世彪是真的爱她,不然不会把她藏起来。直到他死,都没人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

    “痴心的愚蠢啊!”沈公子扯了扯嘴角,“柯世彪到死都想保护她,她却非要跳进来。”

    赢擎苍把文件丢给他:“女人的报复往往很可怕,你还是小心点吧!”

    “她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去我场子里转悠,得!我也没什么耐心了,就陪她演一场戏,顺便刺激刺激我家里那只小老虎!”沈公子摸摸下巴,得意的说。

    赢擎苍瞟了他一眼:“哼,你小心玩大了。”

    沈公子自然是有信心的,对付一个女人不过举手之劳,如果不是为了刺激刺激张宓,他早就把人料理了。这天晚上他去了酒吧,徐丽看到他非常高兴。

    “沈先生!”她端着杯酒走过来,“你可真忙,自己的场子都很少来啊!”

    “结婚了嘛,要在家陪老婆!”沈公子挥挥手,让人送了瓶红酒来,亲自给徐丽倒上,“难得碰上,今天我请!”

    徐丽抿着嘴笑了笑,眼睛亮的能滴出水来:“这可不是碰上的,我都来了好几趟了,可惜今天你才来。”

    “喔!”沈公子挑着嘴角,“徐小姐来我这里是”

    “哎呀,就是来玩的嘛!”徐丽低下头,又偷偷拿眼睛瞟沈公子,一副小女儿娇羞的模样,“这里我就认识你,遇到你比较有安全感!”

    沈公子又给她倒了杯酒:“那就为了你的安全感干杯!”

    午夜时分,酒

    吧里的男男女女成对离去,这其中就有沈公子和徐丽。

    “去这里!”沈公子递给徐丽一个酒店地址,他已经喝倒了,靠在座位上让徐丽开车。

    徐丽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到了酒店后,她扶着沈公子进了房间,自己先去洗了个澡,等她出来时,看到沈公子已经把衣服脱了,盖着被单躺在那。她靠过去,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冷笑着点了发送,然后钻进被子里,还没等她动作,男人已经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很快房间里就响起喘息和女人尖叫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男人才放开他,徐丽靠在他胸口,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正要开口,就听到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张宓从外面走进来。

    “啊!”徐丽叫了一声,整个人都缩进男人怀里,声音瑟瑟发抖的喊:“对不起!张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和沈先生喝酒,不然我们我们也不会”她捂着脸,呜呜呜的哭起来。

    张宓呵呵笑道:“没事,我一点都不介意!”

    “张宓!”徐丽抬起头,突然看到张宓身后又进来一个人,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怎么你?”

    沈公子搂着张宓对她挥挥手:“嗨!我的手下床上功夫还不错吧?”

    徐丽猛的一回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男人正一脸淫笑的看着她,手还在她胸口捏了一把,“没看出来,你可真够骚的,老子爽死了!”

    男人慢慢的点了指烟抽,徐丽浑身哆嗦着用床单把自己抱住跳下床:“你们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也不算早。”张宓耸耸肩,“至少一开始和你做朋友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来报仇的。”

    徐丽深深吸了口气问道:“你们怎么做到的?我明明是和你上的床。”她盯着沈公子,眼中不再有迷恋,而是深深的恨意。

    “很简单啊!”沈公子走到桌子旁,将上面的灯炉拿起来,“这里面之前点了迷幻香,现在烧完了,你自然也就清醒了。”他笑了笑,“给你个机会选择,你是想让我带你回祠堂按道上的规矩解决,还是现在就把你解决了?”

    “你这个凶手!”徐丽不甘心的哭喊道,“是你杀了世彪,是你杀了他!”

    张宓冷哼了一声:“你是白痴吗?柯世彪是出来混的,你以为他杀的人少?要报仇,那些被他杀的人怎么办?找谁报去?”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老婆不混道上的都明白,你跟了柯世彪这么多年,竟然看不透?”沈公子讥讽的看了徐丽一眼,“竟然愚蠢的想来报仇,呵呵!我很仁慈的,让你选择怎么死,你利索点,我老婆还要回去睡觉呢!”

    张宓白了他一眼,这厮一口一个老婆叫上瘾了还

    徐丽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惨淡的笑,慢慢的将她的衣服捡起来,然后拿着她的包坐到沙发上:“呵呵呵!世彪,你等我啊!我马上就来找你了!”说完她脸一变,眼中划过一抹凌厉,沈公子一看,心一下子提了上来,就见徐丽从包里掏出把枪,哈哈哈笑着喊:“张宓,我杀了你,让沈公子也尝尝失去爱人的滋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