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第二百一十二章口红落在你车上了

    “少爷,人救下来了。 ”他的手下带着徐丽过来时,那女人脸上还挂着泪珠,看起来楚楚可怜,见到是沈公子,还一脸吃惊的看着他。

    “沈沈先生?”

    看到她那副样子,沈公子不禁笑出声,抬了抬手:“坐吧!”

    “一个人来玩?”

    徐丽心有余悸的看着他说:“原本是跟朋友来的,结果她认识了个男的,一转眼就不知道哪去了。”徐丽捂着胸口,“幸亏遇到沈先生,不然那几个男人今天一定就把我带走了。”

    “不客气,我的场子一般很少有这种事,除非是双方自愿。”他看了眼徐丽,“不过徐小姐这么漂亮,也难怪那些人敢坏了规矩。你放心,我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徐丽眼睛瞪的大大的,看上去越发招人,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后也会小心的,那不打搅你了,我要回家了。”

    “正好!”沈公子站起来,“我也要回家,送你吧!”

    徐丽眼睛亮了亮,笑着跟在他身后,沈公子一直挑着嘴角直到徐丽下车,他才讥讽的笑出声,然后拿起电话。

    “再查,徐丽那个女人有问题。”

    回到家,张宓还在客厅里玩游戏,沈公子脱掉外套,里面掉出一支口红来。张宓眼疾手快的捡起来:“说,去哪鬼混了?”

    “呵呵!”沈公子看了眼口红,趁她发呆之际在她脸上偷了个吻,“仔细看看,不觉得眼熟吗?”

    张宓打开看了看颜色,又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然后一拍手:“徐丽的!”

    “确定吗?”

    “当然,她前几天给我推荐过,还让我试过她这支呢!”张宓狐疑的看着沈公子,“怎么在你这?”

    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好看的眉眼在灯光下徐徐生辉,张宓忍不住低了低头,听到他带着笑意道:“你说,老婆发现老公半夜回家,口袋里还有口红,这口红还是她朋友的,这老婆会有什么反应?”

    “果断逼问奸夫淫妇,然后让这个无耻男人净身出户!”张宓本能的说完,然后楞了,反应了半天才说,“她她是故意的?”

    沈公子摸了摸她的脑袋:“还不算笨!”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宓实在想不通,“难道她看上你了?

    徐丽这么做的后果无非就是让她和沈公子闹,这样一来,她自然会出面解释,显得大度而无辜。正常男人此刻都会被这样的女人吸引。慢慢的,没有奸情最后恐怕也会落实了。变成她和沈公子真的有了什么,到时候等待自己的就是被抛弃的命运。

    可惜她算错了自己和沈公子的关系。

    张宓呵呵笑道:“送上门的桃花,你要不要收下啊!”

    听到她带着醋意的语气,沈公子心情很好的一把将人搂过来:“我怕是朵勾魂催命的桃花呢!”

    “你放开我!”张宓一脚踹过来,“少

    动手动脚的。”她坐到沈公子对面,没好气的问他,“徐丽有问题是不是?”

    沈公子摸了摸下巴:“还在查,你自己小心点,不要和她单独见面。”

    “放心,我每次见她不是在会所,就是咖啡馆,她没机会下手。”

    又过了几天,张宓去会馆健身,徐丽和往常一样请她喝咖啡。

    “你最近挺好的?”

    张宓冲她一笑:“当然。”

    徐丽犹豫了一下,又问她:“你和你老公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啊”张宓依然笑咪咪的,“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婚姻生活了?”

    徐丽也笑了笑,露出羡慕的神色来:“唉!我是没这个福分了,当然希望你过的好。看样子你老公很有钱,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有什么可担心的?”张宓喝了口咖啡,“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男人要变心,谁也拦不住。”

    徐丽听她这么说,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和你说啊!你还是小心点的好。男人啊!就得看着,不然就会犯错误。我那些朋友,每天回去都检查她们老公的衣服,手机,甚至连车都检查。你得让男人时刻都知道你在盯着她。”见张宓没吭声,她又说,“你最近没检查你老公的衣服吗?”

    “检查衣服做什么?”张宓嗤了一声,“他要真干过什么,自己早就处理掉了,怎么会带回家里。”

    徐丽一听,皱了皱眉头不吭声了。张宓好笑的看着她:“你干嘛这么担心,难道你在外面见到我老公和别的女人了?”

    “哪有!”徐丽瞪了她一眼,“真要看到了,我会马上拍照当证据的!”

    张宓举了举咖啡杯:“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晚上沈公子来接张宓,徐丽看到他突然不好意思的开口:“沈先生我我有件事不知道能不能问。”

    “有什么不能问的?”沈公子和张宓对视了一眼,张宓故意亲热的挽着他的手臂说,“徐丽你不要这么客气,有什么话就说!”

    “那那天你送我回家时,我把口红不小心落在你车上了”徐丽小心的说完,眼睛一直盯着张宓,看到她皱眉头,赶紧说,“张宓你不要误会啊!那天我在酒吧玩,沈先生帮我解围,然后顺便送我回家的。”

    “哦?”张宓夸张的瞪着眼睛问沈公子,“怎么没听你说过?”

    沈公子还没开口,徐丽又抢先说,“我想他是怕你误会吧,我刚刚提醒了你那么多,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说完她脸红了红,娇羞的看了沈公子一眼。

    张宓好笑的呵呵了两句:“你提醒我让我看好我老公,小心他在外面找女人。这和他帮了你忙是两码事好吗?”

    “啊!”徐丽大概没想到张宓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慌乱,最后干脆看着沈公子,眼底湿漉漉的,像是要哭出来。

    沈公子却看都没看她,体贴的为张宓拉开车门,一只手挡在她头顶让她上车:“我们快走吧,

    田姨今天在家准备了火锅!”

    张宓坐上车,摇下车窗递给徐丽一支口红:“以后小心点!”说完挥挥手,两个人开车走了,徐丽拿着口红半天都没回过神,最后跺了跺脚才离开。

    辛晴最近嘴巴很叼,但是没有出现害喜的症状,赢擎苍很高兴,导致她要吃什么,就给做什么。张宓和沈公子每天晚上都来蹭饭,基本地球上能吃的东西都能吃到。

    “那个徐丽果然有问题啊!”辛晴听张宓给她讲完啧啧道,“很显然,是冲你和沈公子去的!”

    赢擎苍夹了一块松茸给她:“吃饭的时候不要思考,对消化不好。”

    “只有猪进食的时候才不思考!”辛晴白了他一眼,“你们不是调查过吗?怎么还会让那女人钻了空子。”

    “如果她的目标是你,我早就动手了,还管她有没有问题。”赢擎苍看了沈公子一眼,见他还在和张宓抢一块鲍鱼,没好气的说,“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沈公子将鲍鱼丢进嘴里,“等我的人查出来再说,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接近我。”

    张宓因为没抢到鲍鱼而一脸怨念的瞪着他:“看吧,果然还是冲你来的,我是被连累的!”

    “乖!”沈公子把咬了一半的鲍鱼放进她碗里,“这是对我们感情的考验!”

    “呸!谁跟你有感情。”张宓这一吐,把刚刚吃进嘴的鲍鱼又都喷了出来,原本也没什么,基本都掉到桌子上了,谁知道辛晴看见了突然捂着嘴推开桌子就往卫生间跑。

    “慢点,慢点啊!”赢擎苍吓坏了,几步追上她,辛晴吐了个天昏地暗的,好不容易吐完了赢擎苍抱着她出来,刚往餐桌前一放,她哇一口,又吐了。这次什么都没有,只能干呕。

    几个人又是倒水又是拿牛奶的忙活了半天,田姨和福伯赶紧把那一桌火锅撤掉,还把所有窗户都大开着通风,过了好一会辛晴才平静下来,捂着胸口靠在赢擎苍怀里。

    “嘤嘤嘤好难受。”她抓着赢擎苍的衣服,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赢擎苍看她小脸惨白着,眼泪汪汪的模样心疼的一抽一抽的,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搂着她慢慢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好了,好了!我们不吃了,也不闻了,明天一早就去医院看看,应该有什么办法止吐的。”

    带着这种无知的想法,他们去了医院,回来的时候,辛晴的脸更白了,眉头皱的死死的。赢擎苍也黑着脸,医生说没有办法,害羞是正常的,有些人反应很小,有些人反应就很大。比如辛晴这样的,基本上是吃什么吐什么,只能等到月份大一点,害喜的症状就慢慢消失了。

    从这天起,辛晴好不容易养的白白胖胖的那点肉,又慢慢瘦回去了,每天什么都不能吃。赢擎苍几乎把s市大大小小的酒店饭店,就连路边小吃都给她买来,可还是吐。可以说,目前辛晴唯一不会吐的就是喝水了。眼看着她越来越瘦,赢擎苍的情绪也越来越不稳定,这天和丁磊开会时,丁磊无奈的看着他说。

    “你还是回家去吧,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把人吓死的,我们家芊芊已经听说了,明天我送她过去看看辛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