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第二百零七章变态的禁锢

    远远的,从闪着五颜六色的灯光里缓缓走来一个人。.他看到赢擎苍时楞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的走进包厢。

    “他每天都来接她,第二天在送过来。”沈公子挥了挥手,包间里的几个男人恭敬的鞠了躬离开了。阿海将唐霜用毛毯包起来,温柔的给她把脸擦干净。

    “霜霜,你认识我是谁吗?”阿海温柔的问她,唐霜依旧目光呆滞的看着空气,眼神一点焦距都没有。

    沈公子皱着眉头小声说:“刚开始她还反抗,还想逃跑,阿海守在门口,有时候就在她跟前看着别的男人她。没过几天她的神智就不清楚了,估计是受了太大的刺激。”

    阿海也不管唐霜有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抱着她说:“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可以带你走了,我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

    唐霜像个没听到,呆呆的任由阿海将她抱起来,走到门口时,阿海对赢擎苍点了点头:“麻烦安排飞机送我们回去。”看着两个人消失在走廊尽头,沈公子打了个哆嗦。

    “这个男人真是变态啊!”

    赢擎苍抿了抿嘴角:“这件事情,不要告诉阿晴。”

    阿海这种扭曲的爱,让赢擎苍和沈公子都嘘唏不已。为了让唐霜心甘情愿的跟他回去,不惜找人她,让她的精神崩溃。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爱一个人爱到不惜伤害她,毁了她。就算是变成行尸走肉,只要能留在自己身边,也在所不惜。

    第二天阿海带着唐霜和儿子走了,赢擎苍停下手头的工作,辛晴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正好又是圣诞节。今年他决定办一场舞会,借这个机会公布辛晴是凯撒皇家学院校董的事。

    “干嘛非要我当校董!”辛晴自打按上这个头衔就不满意,很多人都开始找关系,就是为了明年想进凯撒,她这几天老接到奇怪的电话,有些人是不知道在什么场合说过两句话,有些人连话都没说过,都是来套近乎的。

    赢擎苍还没来得及说话,大门碰的一声巨响,张宓拉着行李箱从外面奔进来!

    “辛晴!”她扑过去,“你没事吧?阿莎也没事吧?”

    张宓在辛晴回来的当天就去外地出差了,正好和她错开时间。赢擎苍见她抱着辛晴不撒手,皱着眉头将辛晴搂进自己怀里:“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呵呵!”张宓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你在说笑话吗?我都走一个星期了,还不该回来?”她眯了眯眼,不怀好意的看着赢擎苍,“好像赢大总裁如今是住在我家里吧!”

    辛晴笑眯眯的拉着她:“后天就是我生日,我以为你赶不回来了。”

    “必须回来啊!”张宓伸了个懒腰,“我先去洗澡,晚上我们去找芊芊吃东西吧!”

    “晚上她要陪我吃饭。”赢擎苍搂着辛晴说,还小声吓唬她,“敢去我就做到你下不了床!”

    辛晴默默的低头,张宓给她个鄙视的眼神:“辛晴你太没出息了,怎么能被

    赢擎苍威胁住呢?”

    沈公子正好走进来,看见她眼底一亮:“怎么提前回来了?”

    “你也不想我回来?”张宓张牙舞爪的瞪他。沈公子赶紧说,“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张宓撇撇嘴,准备上楼去,沈公子抢先帮她拎行李箱。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的离开,辛晴看了赢擎苍一眼:“沈公子最近好像都没找女人吧?”

    “没有。”赢擎苍摇摇头,挑着嘴角看着她,“我困了,上楼睡午觉。”

    辛晴被他拖着走,一边走一边强调:“只是睡觉哦!只是睡觉哦!”

    “嗯!只是睡觉。”

    等到晚上辛晴扶着腰,一步一蹭走下楼时,在心里把赢擎苍狠狠咒骂了一顿:不要脸的骗子,赢擎苍这个混蛋!

    平安夜,赢氏在自己旗下的酒店举办了第一次公开邀请晚宴,所有和赢氏有业务往来的客户,企业都可以来参加。甚至连周边城市的很多名媛都跑来了,这种场合可是掉金龟婿的好机会。

    让赢擎苍意外的是史密斯也来了,他是早上到的,说是有事情去隔壁市,知道了他办酒会特意过来了。

    “听说这可是赢大总裁第一次办这样的酒会,我就不请自来了,欢迎吧!”史密斯笑容满面的和赢擎苍握手,看到他怀里的女人时,更是一脸耐人寻味的笑容道,“你们夫妻俩这出戏唱的真好,把所有人都骗了。我就说赢擎苍怎么可能会变心嘛,果然他还是栽在你身上了!”

    “那可不一定,有句话说的好,男人不是禁得起诱惑,而是诱惑的程度不够大。若是够大,没有哪个男人抵得住!”一个妩媚的女声传来,史密斯身后走出来一个黑发碧眼的女人。

    女人和辛晴差不多大,但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味道,紧身的黑色晚礼服,衬托着她傲人的双峰和丰臀。这是个充满魅力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艾薇儿!”

    艾薇儿主动的对赢擎苍伸出手:“你好,久仰大名。”

    赢擎苍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艾薇儿皱了皱眉,又看着辛晴说:“我想赢太太不会这么小气,连赢先生和别的女人握手也会生气吧!”

    “我太太如果不生气,我反而会不开心。而且,谁都知道,我讨厌女人,除了我太太,你们味道让我恶心。”赢擎苍毫不留情的把话甩到艾薇儿脸上。艾薇儿果然神色大变,她一向被人宠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这么不给她面子。

    “你”她正想发火,史密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警告与不满。艾薇儿咬了咬牙,扭着头不说话了。她不敢得罪史密斯,现在威廉家是他掌家,自己本来就是旁系,要不是长得漂亮根本不可能进入主家,这次出来,史密斯早就交代过,绝对不能得罪赢擎苍。原本想着可以勾搭到这个男人,这样自己在家族地位可以更有保证,谁知道却受到这种待遇

    &nbsp

    ;辛晴一直没说话,用张宓的话说,所有的女人都恨不得吐口吐沫到你脸上,因为你得到了她们都得不到的东西。所以她现在对其他女人的态度已经做到无视了,不然都往心里去,早晚气死。

    “累不累?”赢擎苍扶着她到休息区,看着辛晴穿着白色的长裙慢慢坐下,裙摆散开,像朵徐徐绽放的白莲。赢擎苍舍不得离开了,跟着坐在她身边,端了杯果汁喂她喝。

    辛晴喝了一口问他:“你去招呼客人吧,宓宓陪我就行!”

    “我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你。”赢擎苍压低了声音,音调带着丝低沉沙哑,在灯火酒绿的背*景中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辛晴的心像她的声音一样柔软下来,笑着用额头蹭了蹭他的下巴,“那别去了,反正有沈公子和阿楠!”

    “嗯!”赢擎苍又靠近她坐了坐,将辛晴整个人抱在怀里,正想把手伸进裙子里占占便宜,就看到张宓踩着十寸的高跟鞋蹬蹬蹬的走过来,沈公子黑着脸跟在后面。

    张宓坐到辛晴身边,沈公子忙着脱下西装盖在她腿上:“以后不要穿这么短的裙子了,大腿都被人看见了。”

    “你摸的大腿还少吗?”张宓白了他一眼,“我这是正常的短裙,对吧辛晴!”

    辛晴好笑的看着他们俩:“你们在家就因为这事吵,不累啊?”

    “你看小晴晴的裙子,连脚腕都看不见。”沈公子拽了拽辛晴的裙子,赢擎苍拍掉他的手,“乱摸什么?”

    张宓嘿嘿两声:“她要是敢穿短裙,赢擎苍还不把她吃了。”

    四个人把客人抛在一边,一整晚都在角落里吵吵闹闹,整个晚会都是阿澈和阿楠在招呼。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想要过来,都被赢擎苍阴冷的眼神吓走了。快午夜时赢擎苍带着辛晴离开,他将车子开到海边,还是他向辛晴求婚的地方。

    “快十二点了!”赢擎苍从车里拿出份文件,“生日快乐,宝贝!”

    辛晴接过来好奇的问:“又是什么?”

    “你看看就知道了。”赢擎苍笑着说,辛晴打开文件一看,脸就黑了,“这种东西你裱起来做什么?”

    辛晴手上拿着正是当初她和赢擎苍签订的那份卖身协议,不过如今这份协议被表在水晶里,还镀了层金,整的和什么绝密文件似的。

    “这个要留一辈子的,哪天你要是敢跑,我就用这个把你敲晕,然后带你回家关起来!”赢擎苍亲了她一口,故作凶恶的说,辛晴笑的没心没肺的,扑进他怀里,被赢擎苍直接抱起来,压在方向盘上

    赢氏的宴会结束后,艾薇儿独自去酒吧玩,和场子里的老大在洗手间里做完后,靠在他胸口撒娇道:“听说你们在s市很厉害,那能不能帮我吓唬个人?”

    男人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没问题,说吧!谁?”

    “赢氏财团的少奶奶,一个叫辛晴的女人。”艾薇儿在男人身上蹭了蹭,“就是吓唬吓唬她就行,不用把人怎么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