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第二百零五章我的腿好酸

    太久的分离让赢擎苍像一只吃不饱的饕餮。<冰火#中文 ..

    “阿苍,我的腿好酸。”辛晴呜咽的将头转过去,下一秒唇瓣就被男人含住,“宝贝宝贝”赢擎苍仿佛是为了证明辛晴是真的在被他疼爱,整个晚上都在不停的叫她宝贝。

    慢慢的平静下来后,辛晴往后一靠,正好被赢擎苍捞进怀里。她靠在男人的胸口,身体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眯着眼睛,整个脸泛着潮红,急促的喘着气。

    赢擎苍见她小嘴微微张着,一脸媚色,忍不住又在她肩膀上细细啃噬。等到辛晴再次睁开眼睛,她已经躺在城堡的房间里了,阿莎正趴在床边盯着她,看到她醒来高兴的想要扑过来,又嘟了嘟嘴巴,脱了鞋爬上床,坐在她腿边:“妈咪,你好了吗?能抱阿莎吗?”

    软软糯糯的声音,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让辛晴忍不住伸出手在小阿莎的包子脸上捏了捏:“妈咪没病啊!”

    “可是爹地说妈咪不舒服,阿莎不可以让妈咪抱。”

    辛晴脸红了红,咳嗽了两声,对着阿莎伸出手:“来!妈咪抱。”

    阿莎赶紧扑上去,在辛晴怀里蹭了蹭,然后好奇的问她:“妈咪,我是你的宝贝吗?”

    “当然了!”辛晴在她的包子脸上啃了一口,“阿莎本来就是妈咪的宝贝呀!”

    “我是妈咪的宝贝,妈咪是爹地的宝贝,那爹地是谁的宝贝?”

    辛晴嘴角抽了抽:“谁告诉你妈咪是爹地的宝贝的?”

    “爹地自己说的!”阿莎想了想说,“早上爹地抱妈咪回来的时候,阿莎听到爹地说,宝贝好好睡一觉,等会一起吃午餐!”

    辛晴在心里把赢擎苍骂了一通,然后把阿莎放下床:“阿莎去找寻寻哥哥好不好?妈咪去洗个澡!”

    “好!妈咪宝贝去吧!”阿莎崇善如流的说,辛晴呵呵了两声,决定以后都不让赢擎苍乱叫了。

    洗完澡,辛晴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下楼去。赢擎苍和沈公子正好从书房里出来,看见她,赢擎苍快走几步,伸手把毛巾接过去,拉着她走到客厅:“别动,我给你擦干。”

    田姨笑眯眯的把粥和午饭端上来:“小姐!以后又能一起吃饭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是啊,一家人!辛晴冲着田姨点点头:“嗯,以后我还要给您养老呢!”

    赢擎苍帮她擦干净头发,看着她吃完饭,才把手机递给她:“张宓给你打过电话,我想她也没什么事。”

    “肯定是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呢!”辛晴接过来,给张宓回过去。果然电话一接通,张宓就在那边咆哮,沈公子一把将手机抢过去,冲着辛晴挤挤眼。

    寻寻领着阿莎跑过来,指着辛晴说:“阿莎,你妈咪是爹地的宝贝,你不能叫。”

    辛晴瞪了寻寻一眼:“不许教坏她。”

    “那也不能让她叫你宝贝妈咪啊!”寻寻抱着阿莎做到沙发上,认真的对她说:“只有男人才能叫女人宝贝。”

    阿莎咬了咬指头:“那寻

    寻哥哥叫我宝贝吧!”

    “当然,阿莎本来就是我的宝贝,就像你妈咪是你爹地的宝贝一样!”

    阿莎高兴的拍了拍手:“那你快叫!快叫!”

    “宝贝!”寻寻叫了声,还亲了她一口,阿莎扑到他怀里,在他脸上啪叽亲了下。

    赢擎苍和辛晴对视了一眼,赢擎苍恨恨的说:“把这小子扔出去吧!”

    “问你女儿去!”辛晴已经放弃了,寻寻现在就是在自己养成媳妇,反正阿莎肯定是要嫁给那小子了,就随他去吧。

    在英国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他们坐直升机离开时,辛晴突然想起来。

    “怎么没见荣丝蔓?”

    “老头子说她带着儿子去美国看朋友了。”赢擎苍说,然后想了下又道,“我们也去一趟,把避孕终止了。”绕道去了美国,把沈公子放下回去看沈老爷子,他和辛晴去了躺医院,然后又和沈公子回合,一行人这才回了s市。

    由于时差关系,到了s市已经快半夜了。赢擎苍嫌弃房子被唐霜住过,决定整个翻新一下。于是他们一家都暂时住到沈公子家里去。

    晚上沈公子和赢擎苍在书房商量如何善后。

    “阿海还没走?”

    “没有。”赢擎苍冷笑了一声,“那女人一定还不死心。”

    沈公子想了想:“明天通知记者,你带着小晴晴和阿莎一起去公司吧!”

    “我也想这么做。”赢擎苍点点头,“既然阿海带不走她,我们就帮帮他!”

    第二天赢擎苍一家三口出现在赢氏门口的时候,被大量的记者围住。

    “赢总,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又和前妻在一起吗?”

    “听说唐小姐已经搬出了赢家,您会跟她离婚嘛?”

    “赢总,听说唐小姐还带走了你们的儿子,您会通过法律手段要回儿子吗?”

    现在乱哄哄的,到处都是话筒和摄像机。

    “寻寻,你带着阿莎先进去。”赢擎苍看了眼阿澈,阿澈点点头,领着两个小家伙走了。

    阿楠维护着秩序,现场的记者很快安静下来,赢擎苍牵着辛晴的手,扫了眼人群,目光掠过一处时,嘴角噙了丝冷笑。

    “我从来都没有离过婚,我身边的女人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爱人。正如我像她求婚时,送上我所有的财产一样。今天,我在这里再一次声明,她就是我的生命,只有她才是赢太太。”

    记者们一片哗然,安静了片刻,才有人又问道:“那之前的”

    “之前的那个女人利用她的医术,控制了我的爱人。不得已,我只有假意和她结婚。”赢擎苍笑了笑,“她就是让人恶心的第三者,害的我和心爱的人两地分离,让我的女儿见不到父亲。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次的分离已经让我们夫妻很难过了。”

    赢擎苍话音刚落,尖锐的女声传来:“赢擎苍!你敢告诉她你和我上过床吗?”

    众人寻着声音让开条路,唐霜一脸恨意的走过来,她看起来好像几晚没睡觉,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好几岁,连衣服都是皱皱巴巴的,只有眼神很犀利的盯着辛晴,有些狰狞的说:“你男人可是和我上过床的,就算是这一切都是骗我,他也和我上过床,你真的不介意?”

    辛晴拉了拉要说话的赢擎苍,目光平静的看着唐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一开始赢擎苍就告诉过你,他不会爱上你,让你不要一意孤行,你却死不悔改,非要把事情做绝,落到今天的下场,是你咎由自取。”

    “哈哈哈哈!”唐霜笑浑身乱颤,眼角甚至带着泪光,她冲辛晴笑了笑,“那又怎么样,你的男人碰过我,你就一辈子都膈应吧,他在床上的表现可是很让我难忘,你的身体那么差,受得了他吗?”

    “很高兴你对我的表现满意,我一向都让女人很舒服的。”赢擎苍身后突然冒出个人来,不只是唐霜,在场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一一样的?”人群中有人吸了口气。

    两个一模一样的赢擎苍站在那。不同的是一个清贵高冷,一个面带微笑。

    “两个赢擎苍?”唐霜惊恐的瞪着眼睛,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后来出现的那个声音突然变了,他笑嘻嘻的指着自己的脸说:“看来整容的很成功,你们没人分的出来呀!”

    “整容的啊!”记者们开始窃窃私语。

    唐霜一边摇头,一边歇斯底里的吼道:“是你!那天出现在赢家的人是你?”

    “可不就是我!”小七鄙视她,“连真假都分不出来,还敢说你爱赢总。”

    “和我上床的也是你?”唐霜绝望的喊道,赢擎苍冷笑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会碰你?和你假结婚以后,我什么时候碰过你?”

    小七接着说:“早说过你是个愚蠢的女人,连男人爱不爱你都分不出来!”

    “你竟然从一开始就在骗我?”唐霜依旧不肯面对现实,哭泣着指责赢擎苍。赢擎苍搂着辛晴,满眼冷意的看着她,“话都说过几百遍了,我不可能会爱上你。既然你非要玩这场游戏,那么游戏的规则自然由我来定,从头到尾,你都是被玩的那个。”

    唐霜捂着脸,跌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絮絮叨叨的说:“假的,都是假的”

    “走吧!”赢擎苍低头对辛晴柔声道,搂着她进了赢氏大楼。”

    小七冲着记者们挥挥手,转身跟上。阿海从人群中走出来,抱起唐霜快步离开。

    回到酒店,阿海将她放到床上,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这下你死心了吧!睡一觉我们就离开。”

    “你早就知道赢擎苍在骗我?”唐霜突然问他。

    阿海点点头,唐霜冷笑了一声:“是啊,不然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店里。”

    她突然跳下床,一把抱起旁边的婴儿高高的举起来。

    “我才不要跟你回去,我要摔死这个孽种,然后去找辛晴报仇,我要让她痛不欲生,我要让赢擎苍跪下来求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