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二百零四章儿子是我的

    唐霜看到阿海很吃惊,因为昨天晚上他就说要离开,怎么今天又回来了?

    “我来带你一起走。<冰火#中文 ..”阿海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将孩子抱过来。

    “带我走?”唐霜瞪着他,“带我去哪里?”

    阿海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宝宝,声音平淡的说:“回寨子里啊!”

    “你疯了?”唐霜一把抢过孩子,“我是赢太太。”

    孩子受了惊,突然开始哭起来,阿海皱着眉头轻轻拍着哄他,抬眼对唐霜说:“你不是赢太太,你的结婚证是假的,赢擎苍的从来都没有和辛晴离婚。”

    “哈哈!”唐霜笑起来,“你说什么呢?我和阿苍连儿子都生了!”

    阿海看着她:“儿子是我的。”

    唐霜怔了一下,抱着孩子站起来,声音犀利的冲着阿海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要让阿苍误会我?”

    “因为我一直喜欢你,从小我就认为你会是我媳妇。”阿海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他指着唐霜怀里的孩子,“儿子是我的,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赢擎苍。

    “你胡说!”唐霜眼底划过一抹慌乱,然后又变得凌厉,“你喜欢我是你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你休想破坏我和阿苍的感情!”

    阿海站起来,抓着的手腕,唐霜一疼,孩子就落到阿海怀里。他将孩子放到旁边的沙发上,一把将唐霜推到。

    “你要干什么?”唐霜警惕的盯着他,阿海慢慢蹲下身子,然后撕拉一下将她的裙子撕烂。

    唐霜慌了,她想跑,被阿海拽着脚腕拖回来,压在身下。阿海的手伸向她的胸口,将撕烂的裙子从她身上脱下来。唐霜还在哺乳期,白色的乳汁流了他一手。

    “阿海,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把你当哥哥啊,你这是强奸,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唐霜蹬着两条腿挣扎,无奈阿海的力气太大了,死死压着她,还将她的手臂抓着按在头顶。

    “上次在酒店里,后面的两次都是我,你当时可是很舒服的。”阿海深沉的看着她,“放心,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说完头就低了下去,将唐霜的腿挤开。

    “啊!!!”唐霜惨叫了一声,“你这个畜生,畜生!”

    白色的乳汁从阿海嘴角流下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腰部用力的摆动,刚刚生产完的唐霜,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觉得身体像要被撕裂一般疼,她哭着求饶,却换来阿海更凶猛的动作。

    唐霜的头越来越沉,迷迷糊糊中,好像看到有人进来,她吃力的睁开眼睛,瞳孔猛然放大,嘴张了张,然后开始拼命捶打身上的阿海。

    “阿苍,不是这样的,是他强奸我,你快救我!救我啊!”

    唐霜看到赢擎苍挑着嘴角走进来,她不能让赢擎苍误会自己,更不能让赢擎苍知道刚刚阿海说的话。

    赢擎苍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脸上带着唐霜从未看过的笑容,就听到他慢慢开口:“恭喜你达成所愿,我们已经准备好的飞机,你可以随时带她离

    开。”

    唐霜呆呆的看着赢擎苍,像是没听懂他说什么。阿海从她身上起来,穿好裤子,又拿起沙发上的毯子盖在唐霜身上,将她抱起来坐好,然后把孩子放进她怀里。

    “他说的都说真的?”唐霜突然开口了,眼睛直勾勾盯着赢擎苍。

    赢擎苍点了支烟,靠在沙发上,笑容像是烟圈淡淡散开,让唐霜觉得这个男人离自己更远了,远到仿佛从来没有靠近过。

    “当然,早就告诉过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却一意孤行非要破坏别人的生活。”赢擎苍笑了笑,“现在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已经很好了,至少还有男人和儿子。”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流了下来,唐霜呜咽着摇头:“你好残忍赢擎苍!你好残忍”

    “残忍?”赢擎苍冷哼了一声,“你害一家人两地分离,害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害辛晴受尽委屈,你现在说我残忍?”

    唐霜伤心的冲他喊:“可我爱你啊!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有什么错?”

    “你的爱只会让人觉得恶心。”赢擎苍看着她,又指了指她身边的阿海说,“他也爱你,他也想和你在一起。所以,他对你做的一切,也没有错喽?”

    唐霜楞住了,半天没吭声。赢擎苍站起来:“什么走时候说一声,飞机直接来别墅接你们。”

    阿海对他点了点头,赢擎苍嗤笑了一声,离开了。走出门口后,他在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一张白净斯文的脸,一边开车一边拨通手机。

    “赢总,这边解决了。”

    “好的,我等你们回来!”

    英国,赢擎苍带着众人回赢家祖宅,一是怕直接回国辛晴太累,再一个是要去打赢皓的脸。自己倾力栽培的属下,却是养在身边的狼,赢皓看到被沈公子装进麻袋里丢出来的李元时,差一点就昏过去。

    “他他是威廉的人?”老人家的声音都仿佛苍老了几岁,悲痛的看着赢擎苍。

    赢擎苍非常开心的点了点头:“威廉的恋人!”

    赢皓后退了几步,跌坐在沙发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赢擎苍还想说什么,辛晴瞪了他一眼。

    差不多就得了,真气病了怎么办?

    赢擎苍不吭声了,招手让人把李元待下去。

    “等一下。”赢皓阻止他,“人死了?”

    大家都看寻寻,寻寻严肃的说:“和死了差不多,浑身瘫痪,大脑受损,说白了,就是个植物人加弱智。”

    “坏人!坏人!”阿莎在他怀里拍巴掌,她没忘记李元拿绳子勒她脖子的事。

    赢皓脸变了变,看向赢擎苍:“能不能把人交给我。”

    “怎么?你还想治好他?”赢擎苍脸一沉。

    寻寻马上道:“不可能,我妈做的东西,谁也救不了”

    “我把他送到疗养院去,找几个人照顾他,让他过完下半辈子。这不也是你的意愿吗?

    难道你要让他就这么死了?”

    赢擎苍想了下同意了:“行,你还可以找脑部医生给他治治,最好是让他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后半辈子要如何渡过。”

    “少爷,房间都安排好了。”福伯走进来,自从唐霜进了赢家,他就回英国照顾赢皓了。

    大家回房间休息,阿莎想跟辛晴和赢擎苍再一起,又舍不得寻寻,最后赢擎苍把寻寻带走了,阿莎才死心跟着辛晴去睡觉。

    “你爸已经和我订了婚书。”赢擎苍提溜着寻寻来到花园。寻寻也不挣扎,只是在他放下自己时说了句,“等你老了,我也这么提溜你。”

    赢擎苍冷笑了一声:“没有你妈的那些玩意,我老了你也打不过我!”

    寻寻低着头,琢磨了一会,抬起头问:“你想和我说什么?”

    “如果以后你做了什么对不起阿莎的事,我不会给你爸面子的。”赢擎苍双手抱胸看着寻寻,他从来没有把这小子当孩子看,这小子出了长了个孩子的外表,里面的芯不比他差,但是一定比他黑。晚上在地牢,他一说发卡阿莎就配合着行动,可见是早就商量好的。赢擎苍相信,就算没有他们,寻寻也能把阿莎平安的带回来。

    寻寻本来就严肃的小脸,更严肃了,他甚至带着挑剔的眼神看着赢擎苍说:“我会做的比你好,至少我不会让老婆和孩子伤心,哪怕只是演戏!”

    果然一点都不可爱,赢擎苍咬了咬牙:“还有,如果阿莎以后爱上了别人,你们的婚书就作废!”

    “呵呵!”寻寻笑的很阴险,“我不会给她那个机会的,她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辛晴不知道赢擎苍和寻寻都说了些什么,只是回来的时候,寻寻笑眯眯的爬上床,亲了阿莎一下,然后在她旁边躺下。赢擎苍则黑着脸,拉着她出去了。

    “你怎么了”辛晴好笑的问,“又没说过寻寻?”

    赢擎苍撇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吗?还会被小孩子欺负。”

    “那你吊着脸干嘛?”辛晴笑嘻嘻的,“可惜你没有儿子,不然也能去气气万老板。”

    “你这个提议很好!”赢擎苍抱起她,快步走出城堡。辛晴搂着他的脖子,又不敢大声叫,“这么晚了我们去哪?”

    赢擎苍没说话,带着她来到马棚,翻身上马将她搂着身前,一声大喝,骑着马向森林里奔去。一直策马跑进森林深处,赢擎苍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前停下马,辛晴抬起头,看到树中央有一座小木屋。她脸红了红,眼睛仿佛滴出水般看着赢擎苍。赢擎苍抱着她往树上爬,一边低头狠狠亲了她一口。

    “宝贝,你再这么看我,我就忍不住了!”说完他开始脱辛晴的衣服,等到两个人进入树屋,辛晴已经被他扒光了。

    树屋里很干净,里面铺着厚厚的毛绒垫子,还有五颜六色的羽毛被。赢擎苍将辛晴放下,月光透过小窗户照在她身上,如玉的肌肤泛着莹润的光泽。

    “阿苍!”她伸出手,眼里带着害羞又渴望的眼神。

    赢擎苍低哼了一声,伸出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