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二百零一章一刀捅死她

    赢擎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无声的说了句话,然后抱着阿莎快步离开,寻寻毫不犹豫的跟在后面说:“不管你带她去哪,都要带我一起去。冰火!中文 ..”

    “带上他。”

    沈公子点点头,担心的看了眼辛晴,抱起寻寻快步跟上赢擎苍,只有唐霜还留在那,得意的冲辛晴笑道,“哼,等着替你女儿收尸吧!

    走到门口的赢擎苍听到这句话身形一顿,声音像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你再不走,就别去了。”

    唐霜瞪了辛晴一眼,跑了出去。辛晴呆呆的跌坐在地上,然后抹了两下眼泪,咬着牙站起来拿上车钥匙奔出门去。

    “阿苍,辛晴跟在你们车后面。”赢擎苍的耳朵里,传来万老板的声音,他还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儿子,保护不了自己的媳妇,他死了都不冤。”

    赢擎苍动了动耳朵,那里有个微型的接收器:“想办法拦住她,我不想让她有危险。至于你儿子,我会看着他的。”赢擎苍说完看了眼旁边的寻寻,他正一脸严肃的抱着阿莎。看到他看自己,给了赢擎苍一个非常鄙视的眼神。

    默默的扭头,这小子刚刚的眼神绝对是说:看吧,你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保护不了。竟然敢藐视老丈人赢擎苍在心里冷笑两声。

    车子一直开到s市附近的一座小县城,这里因为种植草莓而闻名,家家户户都搭着大棚。按照绑匪提供的地址,他们找到南面最大的一个红色大棚,附近一户人家都没有,看样子像是已经废弃了。

    “阿莎,等一会要听寻寻的话,不要乱跑知不知道!”赢擎苍蹲下身子对阿莎说,寻寻抱着她没给赢擎苍好脸色。只有阿莎因为什么都不知道,高兴的点头答应。

    唐霜担心儿子,着急的催促道:“我们快点进去吧!”

    “小心点。”沈公子看了赢擎苍一眼,赢擎苍正要说话,突然摸了下耳朵,眼底划过一抹担心的神色。沈公子也听到了,他后退了几步,“你们先进去,我看看周围的情况。

    赢擎苍冲他点点头,牵着寻寻进去了。

    唐霜跟在后面,一进去就大声喊:“我们带人来了,快把我儿子还给我!”

    大棚里到处是腐烂的根茎,还有已经干瘪的草莓,一个男人从破架子后面走出来,他怀里还抱着个婴儿。

    “呵呵呵!赢总,你还真狠的下心啊!”对方的声音特意压的很低,穿着个黑大衣,脸上带着面具。唐霜一看见他不可思议摇头,“怎怎么是你?”

    这个男人,正是每次给她出谋划策,帮自己的男人。

    唐霜吃惊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哭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快把我儿子还给我,你要的是人我们已经带来了。”说完,她把寻寻往外推了推。寻寻猛的转头盯着她,唐霜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紧张了,怎么会觉得十岁的孩子很可怕呢!

    “你就这么爱威廉吗?”赢擎苍却看着他问。

    那个男人抱着婴儿的手抖了两下,然后镇静的说道:“果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么你也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吧?如果不想你的老婆孩子受到伤害,就自己了断吧!”他丢过来一把抢。

    “你们在说什么?”唐霜看着面前两个男人,“你们认识?”

    赢擎苍扭头对她笑了笑:“回头再给你解释,现在不方便!”

    对面的男人又笑了笑:“看来,你还真喜欢她。我一直很好奇,你看上她什么了。长的一般,脾气又大,智商还不高。你就不怕影响下一代吗?”

    拉住想要扑过去的唐霜,赢擎苍淡定的说:“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好吧!我改主意了,还是按照原先说好的,让你女儿自己走过来。”他将手里的婴儿往前送了送,“让唐霜跟着过来,我会把孩子给她。”

    唐霜赶紧看赢擎苍:“阿苍,快点答应啊!”

    “我抱着阿莎过去。”赢擎苍还没开口,寻寻已经抱着阿莎往前迈了一步,赢擎苍想拉住他,寻寻看了他一眼。赢擎苍收回手,握了握拳头。

    面具男人好像在笑,他歪着脑袋看着寻寻慢慢走过来,唐霜跟着后面一脸紧张的盯着婴儿。终于走到跟前,面具男人要将婴儿交给她的瞬间,一声尖叫传来。

    “不要!”一道身影冲进来,一闪而过跑到面具男人身边,伸手就要将寻寻抱起来。唐霜一看,眼神阴毒的咬了咬牙,一把将寻寻推到,然后迅速抱着她儿子后退。

    辛晴看到寻寻跌进那个面具男人怀里,悲鸣了一声:“阿莎”

    “妈咪!”阿莎也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头,声音带着哭腔,搂着寻寻的脖子。

    赢擎苍扶着唐霜,冷冷的说:“你要的人都来了,剩下就是你的时间,我们不打搅了。”说完他带着唐霜转身离开,刚进来的沈公子收起眼中的担心,没什么表情的看了眼辛晴,”他要你做什么,你都听话点,不然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会帮你报警。”说完也离开了。

    空荡荡的大棚,转眼只剩下辛晴孤零零的坐在地上,阿莎看到她那个样子,害怕的大哭起来,寻寻摸了摸她的头,小声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阿莎竟然不哭了,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辛晴。

    辛晴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赢擎苍带阿莎离开时,说的那句话是:相信我!可是现在呢?现在要怎么做?

    “看清楚他是什么人了吧!”面具男人围在辛晴转了一圈,“站起来,抱上孩子跟我走。”

    寻寻见辛晴一动不动,赶紧跑到她身边:“快起来,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辛晴站了几次才站稳,面具男率先走到门口,先小心的看了眼外面,才走出去。

    “你干什么?”寻寻抱着阿莎后退两步。

    &nb

    sp; “把她给我。”面具男一把将阿莎抢过去。

    阿莎嘴一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叫爹地,她记得是爹地要带她出来玩的,现在却被不认识的长着奇怪脸的叔叔抱她走,爹地去不见了。”

    “你吓到孩子了。”辛晴焦急的跟在后面,想把阿莎抱过来。

    面具男人拍掉她的手:“你走吧,孩子我带走了。”

    “我求求你,你可以带我走,求求你把孩子放了。”辛晴跪在地上求他,寻寻也紧紧抱着面具男人的腿说,“你就是要个人质,你可以带我走,把阿莎放了。”

    面具男人似乎皱了下眉头,然后他踢开辛晴:“你跟上。”辛晴看他是和寻寻说的,又想伸手抓他,寻寻冲她摇摇头。辛晴只好跌坐在地上,看着那男人带着阿莎和寻寻走,阿莎还在哭,伸着手冲她哭,不停的叫妈咪。

    过了好一会,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往公路方向跑,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对她招手。

    “辛晴!”张宓气喘吁吁的跑到她跟前,“走,我来接你了。”

    辛晴呆呆的看着张宓,眼泪刷刷的流下来,刚张嘴哭一声就晕过去了。张宓赶紧把她背到身上,费力的爬上公路,然后上车离开。她刚发动车子,电话就响了,看了眼电话号码,张宓哼了一声,没有接。回到家,沈公子等在门口冲她喊,“怎么不接电话?”

    “接你个头,赶紧过来,辛晴晕倒了。”张宓打开车门,沈公子把辛晴抱回屋子里放到沙发上。“你去拿药箱,里面有清凉油。”

    张宓顾不上和他吵,匆匆把药箱拿过来,打开清凉油在辛晴鼻子上绕了绕。辛晴哼了一声,悠悠睁开眼睛,看到沈公子噗通一声就跪到地上。

    “我求求你,去救救阿莎,我求求你。”辛晴红肿着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沈公子。张宓抹了抹眼泪,将她抱起来,沈公子急的和什么似的。

    “辛晴,辛晴你冷静点,我们有人跟着的,阿莎没事,那人就是等着看赢擎苍什么反应,我们越不动,阿莎越安全。你别这样,你这么你让我心里也难受啊!”沈公子半跪在地上,满脸不知所措。

    张宓一脚踢开他:“阿莎若是有个什么闪失,赢擎苍一辈子也别想再见到辛晴,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让你一个母亲眼睁睁看着孩子被带走,你们这是拿刀往辛晴身上捅!”

    沈公子揉了揉头发,烦躁的坐到沙发上,给赢擎苍发了个短信。

    辛晴不肯吃东西,张宓扶她去楼上休息,晚上赢擎苍来的时候,沈公子叹了口气:“不太好,你做好准备吧!估计她不会理你。”

    “我去看看她。”赢擎苍的脸色也不太好,眉宇之间有些疲惫,连上楼的步子都有些不稳,他推开门,看到辛晴躺在那,眼睛却睁得老大,一动不动的盯着天花板。

    “阿晴”赢擎苍坐到床边,伸手想抱她,辛晴猛的一瞪眼,一把推开他,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