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二百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辛晴特意问了唐霜在哪个病房,然后悲催的发现,广告拍摄的地方就在妇产科楼层,离得那间病房非常近。<冰火#中文 ..她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到了唐霜。唐霜挺着大肚子站在楼道里,就像特意等她似的,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辛晴转身对跟着她的寻寻说:“寻寻,抱着阿莎去那边。”寻寻也看到了唐霜,他拧着小眉头和辛晴说,“你离她远点。”

    “嗯,我知道!”辛晴点点头,这种时候她恨不得和唐霜保持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显然唐霜不是这么认为的,她看到辛晴坐下看台词,有一种想把剧本撕烂然后扔到她脸上的冲动。怎么会这么巧?自己要生产了,她回国拍广告,而且还是在同一家医院里拍。上午赢擎苍给她解释完后,她心里更生气了,在她看来,辛晴就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才回来的。

    “你要是上午来就能见到阿苍了,真可惜!”她走到辛晴身边眼神不善的看着她。

    辛晴头都没抬,继续看台词。

    唐霜心里的怨气再也压不住,一把将辛晴手里的台词本拍到地下:“你什么意思?我在和你说话。”

    “要生孩子了,还这么大火气。”辛晴捡起台词本,叹了口气,“你觉得赢擎苍还和我有关系?你这么说是想让我承认我是为了他回来的?想让我说我对他余情未了,是来破坏你们之间关系的?”

    唐霜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阿苍早就不爱你了。”

    “那你在害怕什么?”辛晴抬起头,看着她。

    “我”唐霜一下子愣住了。对啊,她为什么看到辛晴情绪就失控,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一开始她根本就没把辛晴放在眼里,可现在自己听到辛晴的名字就浑身不舒服,就想要尖叫发脾气。

    不论什么女人,在对待爱情时,都有雌性特有的警觉性。唐霜心里其实一直觉得她和赢擎苍之前有什么不对劲,她不知道别的夫妻是怎么样的,她就是觉得她和赢擎苍之间缺了些什么。这种不安全感,让她觉得好像自己随时会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而辛晴,就是她这种情绪的开关。

    “辛小姐,我们准备好了,可以开始拍了。”一个工作人员过来通知辛晴,辛晴赶紧站起来,要跟着他过去。唐霜却拉住她。

    “你休想破坏我的家庭,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唐霜的表情狰狞,眼里的毒辣让辛晴打了个冷颤,她皱了皱眉头,还是转过身,又回头看了唐霜一眼。

    “照照镜子吧,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唐霜僵硬着身子走回病房,想起刚刚辛晴的话,快步走进卫生间里,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惊恐的后退了两步。镜子里的女人蓬头垢面,脸色泛青,因为怀孕有些浮肿的脸庞看起来更加恐怖。

    “啊!”她叫了一声,向门口冲去,却被一个人死死抱住。

    “霜霜?”阿海扶住她,“怎么了这么慌张?”

    唐霜抬起头,看到是阿海扑进他怀里:“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是不是做噩梦了?”阿海抱

    起她,放到病床上,“没事,没事!你看你和宝宝都好好的呢!”

    听他提到宝宝,唐霜眼中的慌乱慢慢褪去,渐渐的清明起来。她在自己身上的穴位上按了几下,情绪慢慢稳定了。

    “我没事了。”她看着阿海,“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阿海笑了笑:“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他坐到唐霜身边,“等你生了孩子,我就教他怎么打猎,怎么样能从一棵树上跳的更远。到时候会让他成为村子里最厉害的少年,等他长大了,接替我阿爸当村长。”

    “你说什么呢!”唐霜笑着戳了戳他的脸,“宝宝怎么会去山里,他一定会受最好的教育,长大了接班赢氏,成为比阿苍还厉害的男人。”

    “呵呵!”阿海笑了笑,没再说话。唐霜拿出梳子,又走进卫生间折腾了半天,还换了件粉色的孕妇装,这才对阿海说,“陪我出去转转吧!”

    妇产科的楼道里,辛晴正抱着阿莎在听医生介绍,手里拿着她代言的产品。阿莎非常乖巧坐在辛晴怀里,认真的听阿姨和她讲话。唐霜就站在人群中看着辛晴,那个女人一如既往的美丽,甚至比一年前她最初见到时更加迷人。

    导演喊了卡,宣布成功拍完,辛晴抱着阿莎和大家说辛苦了,寻寻跑过来把阿莎接过去。辛晴的余光扫到唐霜,和寻寻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转身就走。

    “辛晴!”唐霜扶着阿海走过来,辛晴叹了口气,“寻寻,你们去车上等我。”

    寻寻看了眼唐霜:“你小心点,我去找史密斯。”

    看着寻寻离开,辛晴这才转身看着唐霜:“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想问问你这次回来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多呆几天吧,等我们儿子生下来你也见见呀!”唐霜笑着摸着肚子,“至少让阿莎见见弟弟!”

    这个女人简直让人忍无可忍,辛晴抿了抿嘴,一分钟都不想和她多呆,转身就准备离开。唐霜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用力往后一扯。辛晴已经没有耐心,用了些力气挣脱开,唐霜一松手身子往后倒去。她以为阿海会接住她,谁知道她光顾和辛晴说话,根本没发现阿海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她惊恐的喊了声:“孩子!”然后就一屁股摔到地上。

    “霜霜!”阿海端了杯水跑过来,满脸焦急的扶起她,“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一滩血从唐霜裙子下面慢慢流出来,两条腿很快染成了红色。她痛苦的捂着肚子,脸色惨白。辛晴赶紧跑去叫医生,很快,医生就带走护士飞跑过来,把唐霜抬到担架上送进手术室里。

    辛晴给阿楠打了个电话,然后带着寻寻和阿莎离开,路上寻寻看她坐立不安的模样,安慰道:“你放心,她顶多就是提前生产,孩子肯定没事。”

    辛晴正要松口气,就又听到他说:“不过大人就不一定了。”

    “唐霜有危险?”

    “我哪知道,我也是猜的。”寻寻笑了声,“你不觉得她死在手术台上比较好吗?”

    辛晴瞪了他一眼:“你想让我内疚

    一辈子吗?”

    寻寻耸了耸肩膀,抱紧睡着的阿莎不吭声了,辛晴想打个电话问一下,拨通了又挂掉,一直到晚上张宓回来她才找到个倾诉的对象。

    “你给沈公子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张宓一听就炸毛了:“我不要,我我给赢擎苍打!”她拿起电话拨通号码。辛晴听到她问孩子生了没,然后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张宓点点头挂了。

    “没事了,生了个儿子,母亲平安!”

    辛晴终于松了口气,结果张宓说了句和寻寻一样的话:“我觉得,唐霜还不如死在手术台上呢!”看到辛晴瞪她,她吐了吐舌头,“对哦!那样你得内疚一辈子。现在好了,你可以放心了。”她打了个哈欠,“睡觉,睡觉,我可是提起赶回来的,困死了。”

    赢擎苍看着婴儿房里的孩子,目光深沉,不知道想什么,沈公子走过来看了眼:“现在只能等了。”

    看着护士带小宝宝去洗澡,赢擎苍慢慢走到远一点的地方:“你回去吧,我怕阿晴胡思乱想,万老板的人就在你家附近,他们会24小时保护辛晴。”

    沈公子点点头:“你在医院也要小心,那个阿海”

    “他没关系。”赢擎苍看了眼病房的方向,“那家伙我会解决。”

    因为剖腹产唐霜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一直到孩子满月那天才出院。赢擎苍在大饭店摆了酒席,邀请各界名人为孩子庆祝满月。唐霜抱着孩子由赢擎苍亲自陪着到了酒店,赢擎苍让她在休息室里休息,到外面和沈公子招呼客人,刚刚准备开席,就看到唐霜惊慌失措的跑过来。

    “阿苍!宝宝不见了。”

    辛晴一整天都觉得眼皮直跳,总觉得的有什么事要发生。傍晚的时候,沈公子回来了,和他一起回来的,竟然还有赢擎苍和唐霜。

    “辛晴,阿莎呢?快把她交给我!”唐霜进门就往楼上冲,辛晴拦住她,“你找阿莎干什么?”

    赢擎苍慢慢走过来,看着她:“孩子被绑架了,绑匪要我用阿莎去换,不然就杀了孩子。”

    “什么?”辛晴惊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不行,我不同意,你不能带阿莎去,太危险了。”

    唐霜推开她:“现在不是你说了算,快点把阿莎交出来,我要救我儿子。”

    “用我的女儿去换你的儿子?”辛晴冷笑的站在楼梯前,“你以为你是谁?你又凭什么?”

    赢擎苍站在她面前,目光幽暗:“如果我非要带走阿莎呢?”

    “爹地!”阿莎突然从楼上跑下来,寻寻在后面追她,“阿莎,不要去!”

    赢擎苍抱起阿莎:“阿莎乖,爹地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阿莎拍着巴掌,还不忘记叫寻寻:“哥哥一起去!”

    “赢擎苍!”辛晴抓住他的胳膊,一脸悲伤而坚决的说,“你要是把阿莎带走,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