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一百九十八章是我把你扒光的?

    “把我儿子和阿莎的婚事定下来。.”万老板悠悠开口。

    赢擎苍目光闪了闪:“辛晴知道了,会不高兴。”

    “那你就别看视频了。”万老板顿了一下,又说了句,“母女俩哭的真惨”

    赢擎苍:“”

    “如果你儿子以后敢碰别的女人,我就把他的割下来喂你吃了。”

    “你放心,如果他真干了什么对不起阿莎的事,不用你动手,我就先把他切了。”

    万老板挂了电话,连夜就飞到了s市,和赢擎苍按照传统方法,写了一张婚书,各自签上了名字,然后人手一份锁进保险箱里。赢擎苍成功的看到了所谓为母女俩很惨的视频,然后发觉自己被骗了。

    这种东西,以后听辛晴讲也行啊!他在心里默默的给万老板记了一笔,准备什么时候算计回来。沈公子知道万老板来了,跑过来凑热闹,结果连人都没见着,赢擎苍也不告诉他人家为什么来,为了转移话题,故意问他。

    “你不是接张宓下班吗?还不去?”

    沈公子一看表,站起来就走:“回头我问万老板去!”

    他这几天当司机当的憋屈的很,张宓对司南的态度让他越来越不爽,可他又不知道怎么办。想去和张宓说吧,自己又没立场,不说吧,自己又难受。他将车慢慢停下,盯着门口,一边寻思着想个什么办法,结果等了半天,发现张宓都没出来,他皱着眉头,拿起电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

    又等了一会,眼看天都渐渐黑下来,沈公子打开车门走进司南的公司,前台的小姑娘看到他,眼睛瞪的贼亮。

    “您是来接张宓的吧!她今天走的早,和司总去吃饭了。”

    沈公子心一沉:“去吃饭了?去哪吃的?”

    “这个”

    “我是张宓的老公,请你告诉我,我太太去哪里了。”沈公子目光阴沉,眼神暗了暗,“或者我报警?”

    小姑娘害怕了,张口就说了个名字,沈公子冷笑了一声,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吃饭,竟然还敢去我的场子。”

    张宓这会正举着酒杯,笑嘻嘻的对司南说:“作为我的老板和学长,这顿饭必须我请!”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生日。”司南温柔的冲她笑了笑,“这几年都没人给我过生日了。”

    “我闲的没事翻校友录,正好就看到了!嘻嘻,等会给你插个生日蜡烛,许个早点找到女朋友的美好愿望!”

    司南的笑容淡了淡:“这段时间内我不会考虑再婚的。”

    “那怎么行?”张宓瞪眼睛,“我可是把你单身的消息都告诉给那帮学妹了,你就等着她们向你发动猛烈进攻吧!”

    司南隔着桌子摸了摸她的头:“怎么这么多年,你就一点没变呢!”突然他神色一顿,缩回了手,有些意外的站了起来。张宓回头一看,沈公子正在她身后,目光阴沉的看着她们。

    “咦?你手机有电了?看到我的信息了?”张宓说完,才发现他的神色不太对劲,想了想凑到沈公子跟前小声问,“脸拉这么长,不会是被女人拒绝了吧?”

    沈公子猛的瞪向她,张宓吓了一跳:“干什么?谁惹你了你找谁去,冲我发什么火。”

    “沈公子,宓宓给你打电话,结果你手机关机了,这丫头知道我今天生日,非要拉着我来庆祝,你来了正好,一起坐吧!”司南是男人,他看出来沈公子为什么不高兴,想着他肯定是误会了。

    沈公子阴森森的笑了笑:“好啊!”说完就坐下来,挥了挥手,跑过来一个服务生,殷勤的等着他吩咐。

    “把我的藏酒开了。”沈公子说完看了眼司南,“学长生日,就当我贺礼了。”

    等司南看到那瓶酒的年份时,觉得这贺礼真重了

    只有张宓兴奋的扑上去喊:“你竟然有这么好的酒?”她瞪了沈公子一眼,“还有吗?”

    沈公子没注意自己的声音有多温柔,他也抬手摸了摸张宓的头说:“他们都认识你啊,下次想喝了自己过来。”

    “看在酒的份上,晚上回去我安慰你!”张宓很仗义的拍了拍沈公子的肩膀。

    这句话,在场的三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张宓是觉得,沈公子肯定从哪个女人那碰钉子了,看在酒的份上,她今晚不惹他生气,不故意开大音响吵他睡觉。而司南则误会张宓跟沈公子感情好,这么大方的说夫妻之间的事。至于沈公子,他倒是知道张宓什么意思,但是他决定今晚按照自己的意思来。

    各怀心思的三个人喝着酒,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最终的结果就是司南和张宓被沈公子放倒,一个被手下送回家,另一个被沈公子带回家。

    张宓在车上就开始胡说八道,她拿着鞋敲了敲沈公子头逼问他:“你说,我漂亮,还是那些女人漂亮?”

    “你漂亮。”沈公子一边开车,一边还得顾着她,张宓继续得寸进尺,“那你喜欢我,还是喜欢她们?”

    沈公子楞了一下,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张宓,张宓见他不吭声,抬腿就往他肚子上踹,本来就短的裙子卷到了大腿根上,露出紫色的蕾丝内裤。

    “别闹,坐好。”沈公子将她的腿放好,可是张宓不停的动,沈公子看着那抹紫色越露越多,只好把自己的外套盖到她身上,张宓扬手啪,在他脸上拍了一下,嘴里嘟囔了句:“没眼光,的禽兽”

    沈公子看着车窗外,月光洒在公路上,公路两旁的绿植摇逸伸展着,一瞬间他的心里仿佛有什么生根发芽。

    “张宓,我想我爱上你了,也许很早就爱上了,只是我自己不承认而已。我可以确定,除了你,我不会在碰别的女人,从今以后,只有你!”

    承认自己爱上了张宓,原来就这么简单。沈公子觉得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别人不知道,他自己了解自己。就像赢擎苍说的,以前他和女人上床,那是各有所需,他一直把性与爱分的很清楚。现在能和自己爱的人

    上床,岂不更让人沸腾?想到这,沈公子就觉得小腹冒出一团火。

    “宓宓,你愿意爱我吗?”他转头问张宓,然后脸就黑了,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张——宓——!”

    张宓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嘴角还留着口水。沈公子握紧拳头,冲她挥过来,碰到发梢的瞬间,停在了半空中。最后,还是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

    张宓的酒品不能说不好,应该说非常糟,不然上次也不会和沈公子滚床单了。第二天中午她才晕晕乎乎的醒过来,睁开眼对上的是沈公子带着笑意的眼。

    “午安!亲爱的。”

    张宓揉了揉眼睛:“妈的,做梦都梦到禽兽。”她嘟囔了一句,翻身继续睡。突然觉得耳朵痒痒的,嘴巴也痒痒的,她挥了挥手,又听到一声。

    “再不醒我就亲你了。”

    张宓猛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她一回头,就看到沈公子那张漂亮的脸。

    “你你”张宓指着他,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沈公子抓起她的手指放在嘴边啃了一口:“我我”

    “靠!”张宓一脚把他踢下床,发现他竟然连内裤都没穿,又尖叫着把自己蒙起来。

    沈公子站起来慢悠悠的穿上内裤,坐到床边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是你抱着我不撒手,我只是想抱你上床。谁知道你又说热,两下就把我们俩都扒光了。”

    张宓裹着被子一蹦一跳的蹦进浴室,穿好衣服后冲出来:“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连一个女人都挣不过?”

    沈公子又慢悠悠的把裤子穿好,瞅了她眼:“我想你误会了,你只是把我们扒光了睡觉而已。而且我也喝醉了,既然你这么热情,那我就顺水推舟了。”

    张宓想了想,然后冷笑了一声:“沈公子,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不然呢?”沈公子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你要是真喝醉了,怎么会不上我?脱得光溜溜的就抱着我睡了一晚,你下面那根东西什么时候这么不好使了?”张宓一脸凶狠的说,“你昨晚到底干什么了?”

    沈公子眨了眨眼睛,问她:“饿不饿?我叫了外卖,应该送到了。”

    “少给我打岔,不说我就掐死你。”

    “你让我说什么,我说的都说实话,是你自己不信。”他严肃的看着张宓,“你又不是其他女人,随便上了就完了,你现在是我名义上的老婆,沈家龙王令的持有者。再说了,我们之间怎么也算是好朋友吧!大家彼此这么熟,我怎么下的去手?”

    张宓半信半疑的瞪着他:“真的?”

    “真的!”

    “要是你骗我,就诅咒你以后都不能随便和女人上床!”张宓下死手。

    沈公子却心里直乐,反正我以后都不会随便和别的女人上床了!他斩钉截铁的点头:“就是真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