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第一百九十七章你老婆拍小电影啦

    “你们还想问什么今天都问了吧!趁着大家都在。<冰火#中文 ..”

    张宓从来都不是个省事的主,她也不待见指桑骂槐或者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行为,有什么就真刀明枪的来。你也别指望她会给你留面子,既然你都踩到她头上了,她是压根不忌讳什么场合,什么气氛的人,必须要狠狠的踩回去。

    这几个女人背地里嘀咕她就算了,还非要送上门来让她踩,那她客气什么。

    “你们要是有本事爬上沈公子的床,我绝不拦着,没本事的话别在我这找脸。”她顿了下,突然笑的眼角生花,“我的龙王令可还没用过呢,到时候不小心用到你们身上,拍个裸照,做个视频什么的,你们可别怪我啊!”

    这么裸的话丢出来,让在场的女人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那些还想勾搭沈公子的,当下心里就慌神了。

    “怎么了这是?”辛晴这时走进来,看到大家都这么安静好奇的问。

    张宓扫了那些女人一眼,暗地里掐了沈公子一把:“没事!你刚刚不是要走嘛?我们回去吧!”

    “我去开车!”沈公子捂着腰跑了,辛晴看了眼不远处的赢擎苍,嘴角微微动了动,转身拉着张宓离开。

    第二天辛晴接到了陈铭的电话,她放下手里的报纸,对电话那边的陈铭说:“这下你们的婚礼要推迟到明年了。”

    一个月前李小茹她爸突然脑溢血进了医院,陈铭接手了李家的公司,忙着和自己的公司重组,连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昨天人终于还是没熬住,睡着了就再也没醒来

    “你看报纸了?”陈铭并不意外,“我们已经把结婚证领了,等小茹过了孝期在摆酒。”

    辛晴提醒他:“听说李家就只剩下小茹一个人了,你以后可不能欺负人家。”

    “说什么呢?”陈铭不乐意了,“我是那种人吗?”他顿了下又说,“别说我了,你还回法国吗?”

    “后天的机票。”

    陈铭半天没吭声,辛晴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你和赢擎苍到底怎么回事?”陈铭是不相信赢擎苍真的移情别恋了,他这种直觉就和施芊芊家的丁磊一样,在他们眼中,赢擎苍那样的男人不会做这种事情。

    辛晴想了想:“没事,你就别管了,好好陪着小茹吧!”

    挂了电话,辛晴想起走之前应该去看看辛语蝶,第二天一早她就去辛语蝶家。

    “赵佳丽死了。”辛语蝶这句话让辛晴好久都没回神,“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怎么死的?”

    辛语蝶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的神色却还是看上去有些沉重:“自从被李家赶出来,她就一直在各种男人中间徘徊,想从新找个金主。大概是赢擎苍做了什么,这个圈子没人愿意理她,最后她跑到夜总会当小姐去了。”辛语蝶闭了闭眼睛,“可惜她再怎么漂亮,年龄也放在那了,估计也没什么客人。”

    “上个星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想

    起监狱里的辛鹏飞,结果去探望的时候,被辛鹏飞杀了。”

    辛晴吃惊的捂着嘴:“他怎么杀的她?”

    “也不知道他从哪来找来的刀片,藏在自己的嘴里,趁着监守不注意,扑上去把赵佳丽的喉管给割了,当场人就没救了。”辛语蝶的声音颤了颤。

    “辛晴,我后悔了,她当初来求我收留她的时候,我把她赶了出去,如果我留下她,她不会死的。”辛语蝶痛苦的抱着头,“我虽然不认她,但是我从来都不希望她死啊!”

    辛晴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

    “呜呜呜”辛语蝶趴在她肩膀上,痛快的哭了几声,然后抽抽噎噎的说,“现在真的就只剩下咱俩了。”

    辛晴递了面巾纸给她,指着在旁边玩耍的宝宝:“你糊涂了吧!还有他们呢,等他们长大,会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呵呵!”辛语蝶擦干净脸,“没错,会是一家人。”

    该看的人都看过了,第二天傍晚辛晴离开了s市。张宓送她到机场一直絮絮叨叨不停,生怕她一个人在外面没人照顾,最后辛晴嫌她麻烦,直接进了安检,张宓还在外面大喊:“有事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啊!”

    “辛晴比你懂事,你操那么多心干吗!”回去的路上,沈公子一直盯着她看。

    张宓捶了他一拳:“有屁就放,看什么看!”

    “你就不能像个淑女吗?”沈公子皱了皱眉,“总这么粗鲁以后会带坏孩子的。”

    张宓呵呵两声看着他:“您老吃错药了?关孩子什么事。再说了,我的孩子以后好坏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公子吸了口气,不想和她吵,两个人谁也不说话,车窗外的霓虹灯划过一道道线条,倒影在他们的脸上,像斑驳的影块流转。

    过来不知道多久,沈公子打破了沉默:“你去司南的公司上班了?”

    “是啊,学长不嫌弃我笨,送上门的工作不要白不要!”

    沈公子点点头:“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笨。”

    “狗嘴吐不出象牙。”张宓撇了他一眼,“我那不叫笨,我那是大气凛然,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没事就算计。”

    “看在你终于有个正经事做的份上,我决定以后每天接送你上下班。”沈公子将车停进车库,一本正经的说。张宓直接从车上跳下来,“我自己开车,不用你送。”她突然楞了,四下转了一圈问,“我我的车呢?”

    沈公子哦了一声:“大修去了。”

    “大修?”

    她才开了一个月好吧,有什么可修的。

    张宓瞪着沈公子:“小气鬼,不想给当初就别送啊!”

    “真的是大修去了,他们说发动机有些问题,要召回原厂检修。”沈公子看着她,“所以,你可以选择是让我送,还是自己走到山下打车

    。”

    辛晴和施芊芊的担心终于出现了,如果真要论手段,十个张宓都斗不过沈公子。张宓一脚踢到沈公子的车胎上,甩手而去。沈公子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睛,感觉不错,继续努力!

    八月底的时候,阿莎和寻寻回来了。不过不是陈欢送他们回来的,而是个两个保镖。这让辛晴再一次觉得陈欢作为母亲的不靠谱。倒是阿莎看上去很不错,小脸肉嘟嘟的,好像还胖了点。

    “妈咪!”阿莎看到辛晴很开心,两个月没见到自己的妈咪,要不是基地里有很多奇怪的东西,还有寻寻陪着她,她早就哭着要回来了。

    寻寻一如既往的高大冷,看了辛晴半天说了句:“被滋润过了吧!”

    辛晴决定假装自己聋了。

    开学没几天,就是阿莎的生日,学校和辛晴商量,要在班里给她开个生日宴会,只有小朋友,家长是不能参加的。辛晴同意了,不然她自己给阿莎过,也就是田姨做顿好吃的,去游乐场玩一趟而已。

    结果,生日那天辛晴刚把生日蛋糕拿回来,就接到学校的电话,说阿莎把别的小朋友给打伤了。辛晴一听立马赶到学校,那个被打伤的小朋友最后被诊断出是被一种很特殊的睡眠粉弄晕过去了,等什么时候药效过了就醒了。辛晴给人家道了歉,然后领着寻寻,寻寻怀里抱着阿莎回家去了。

    “把你那些奇怪的玩意都拿出来,以后不许带去学校。”辛晴站在客厅中央,语气严肃的对阿莎说,“你下来!”

    阿莎死死抱着寻寻的脖子,就是不下来。寻寻心疼她,正想开口,辛晴就打断他:“我知道你聪明,但是阿莎是我女儿,就算以后她会嫁给你,她也是我女儿,现在我管教自己的女儿,你能不能不插嘴?”

    寻寻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是真生气了他将阿莎放下来,“去跟晴姨道歉!”

    “不要!”阿莎突然大哭起来,“是他说我的,是他先说阿莎没有爹地的,他说阿莎的爹地从来没去学校看过阿莎,阿莎没有爹地,哇”

    辛晴的心瞬间就颤了一下,忍着眼泪一把将阿莎抱起来:“阿莎乖,不哭了,谁说阿莎没爹地了,爹地只不过是现在很忙,不能回家而已,等过段时间爹地不忙了,天天去接阿莎!”

    阿莎抽抽了几下,眼泪还是啪啪的往下掉:“妈咪,他们说如果爹地总不回家,就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和别的小孩子。就不会再要本来的妈咪和孩子了。”

    辛晴亲了亲她的小脸蛋:“过年的时候阿莎不是见过爹地嘛!爹地那么疼你,怎么会不要你呢?阿莎的爹地不会做那种事情,相信爹地好不好?”

    一旁的寻寻默默的把这段拍成了视频,然后传给了万老板,后面备注了四个字:换个保证。

    万老板又默默的拨通了赢擎苍的电话。

    “喂,我这里有你老婆和孩子抱在一起哭的视频,你想看吗?”

    赢擎苍松了松领带,挥手让阿楠他们出去,这才皱着眉开口:“你想要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