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第一百九十六章别插了……

    “她什么时候在我怀里了?”沈公子皱眉,他根本没碰过。冰火!中文 ..

    张宓笑而不语。

    沈公子想起那会她关于丈夫的说法,有些明白了,随即眼底慢慢亮起来,漂亮的眼角绽开问道:“你是不是在吃醋?”

    “我吃你妹的醋!”张宓像炸了毛的刺猬,“吃你沈公子的醋,会被活活酸死的。我说过了,你要干什么不要让我看见,你爱和谁上床就和谁上床,只要别让人家找上门来挑衅我就行。”

    沈公子抿了抿嘴角:“你的意思是只要没人当着面打你脸,我愿意找谁都行是吧!”

    “不过啊张宓瞅着他,“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沈公子干脆将车停到安全区,雨太大了,旁边还有个不着调的女人,他可不想发生交通意外。

    张宓笑的像个老鼠:“你说你和那么多女人上床,你就不嫌脏吗?你看赢擎苍,除了辛晴,别的女人碰他一下,他都觉得恶心。你那玩意在那么多女人身体里进进出出的,你不觉得恶心吗?而且,那些女人肯定不止你一个男人,换句话说,另一个男人刚插过,你又去插嘶!”

    说到这张宓自己搓了搓手臂,又感叹了一遍:“真是恶心啊!简直就是一大群人公用,万一有个重口的,没准你下一次上的女人,她刚刚和马啊,狗啊的做过。或者刚刚上了她的男人,也上过马啊,狗啊的,啧啧”

    “张——宓——”沈公子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给——我——闭——嘴!”

    沈公子一脚油门踩上去:妈的,老子要和这女人同归已经。

    张宓回到家时吐了一身,辛晴以为她又喝醉了,谁知道她指着沈公子大骂。

    “你个禽兽不如的男人,说不过我就把车开那么快,呕”

    沈公子则一点事没有的上楼去睡觉,还冲她飞了个吻。张宓眼泪汪汪的扑到辛晴怀里:“帮我也订机票,我要跟你一起回法国!”

    第二天,睡的天昏地暗的张宓被一通电话挖了出来。

    “这是你的?”张宓按照司南给的地址,来到了一家很大的艺术品公司。

    司南点点头:“怎么样?”

    张宓捶了他一拳:“太棒了啊!这些设计师的东西很难拿到哇!”

    “所以,我才想把公司开回国内。”

    张宓好奇的问:“那你老婆和儿子呢?也跟着回来吗?”

    司南笑了笑:“那天你结婚,我没好意思说,我离婚了,儿子我前妻要走了。”

    “啊!”张宓张了张嘴,“为为什么啊?”

    司南的妻子她没见过,据说当初拼命追他,一直追到国外,后来两个人就结婚了。

    “性格不合,而且”司南想了想,“别说这个了,总之我现在就独自回国投资的单身男人,怎么样?要不要来帮我啊?”

    “我来帮

    你?”张宓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不怕我把你公司玩完了啊!”

    司南摸了摸她的脑袋,“不怕,我缺个秘书,听说你在法国的学习也结束了,来帮我吧!”

    张宓在ck的学习提前了三个月结业,因为她根本没好好上学,又和沈公子去山里呆了一个月。这种学生放到以前,学院早就开除了。可因为有辛晴,学院商量了一下,就让她提前毕业算了,然后直接丢到ck去当辛晴的助理。

    可现在她和沈公子结婚了,要是让沈老爷子知道刚结婚他们就两地分居,一定会杀过来劈死他们的。张宓始终记得沈霸天看到自己嫁给沈公子时那高兴的模样,自己受伤的时候还每天打电话过来问。前天还在电话里说,赶快生个孙子给他玩玩

    这个时候她要是丢下沈公子去法国,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你真请我?”张宓又问了一遍,“有工资?”

    “呵呵!”司南笑道,“我敢让你白干?老师还不打死我!”

    张宓一拍大腿:“行,啥时候上班?”

    司南把一张光碟交给她:“这是公司资料,你回去看一看,不用全记住,知道个大概就行了。周末我会举办个酒会,邀请名流们过来参观。对了,你要不要当我的舞伴?”

    “舞伴?”张宓楞了下,司南看她那样子,哎呀了一声,“我怎么忘了,沈公子也肯定要来参加的。”

    张宓这会反应过来了:“没事,我当你的舞伴!”

    当那个禽兽的舞伴,舞会上到处都是他的相好,我站他旁边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张宓处理事情的方法,一向都比较直接,就是让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她不愿意的事情,不会为了谁委屈求全。

    沈公子果然接到了邀请,他和张宓说的是时候,张宓直接告诉他那晚有约会,去不了。沈公子心里和赌了块石头似的,跑去找赢擎苍。

    “你说我是不是爱上张宓了?”

    赢擎苍扫了他一眼,凉凉的丢出一句:“你问谁呢?”

    “我觉得好像是。”他像个医生一样,还给自己把了把脉,“可我不知道能爱多久啊?万一过几个月就不爱了呢?”

    “那样的爱不是爱。”赢擎苍认真的说,“你试着把一个人从你心里挖出去,看看是不是还能活的好好的,如果活不下去了,恭喜你,你爱她!”

    沈公子突然有些沮丧:“当年都是我鄙视你不懂女人,如今你倒是开窍了。”

    “你别以为自己懂女人。”赢擎苍打击他,“你认识的那些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地位还有钱,她们哪一个会和你上床?你们那是各有所需,与爱情无关。”

    沈公子很矛盾,他揪了揪头发:“其实原本不用这么复杂的,大不了以后不爱了分手。可偏偏是张宓,她和小晴晴的关系在那放着,我到时候不好交代。”

    “所以我让你别碰。”赢擎苍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去找你那些各有所需的女人去吧,不会有心理负担!”

    沈公子

    收拾好心情,周末去参加酒会,当他看到司南身边的女人是张宓时,整个脑子轰就炸了,要不是赢擎苍拉着他,他直接就冲上去了。

    “张宓!你给我过来。”好不容易逮着个没人的机会,沈公子把张宓拉到角落里。张宓穿着拖地的鱼尾裙,被他拽的踉跄了几步,倒进他怀里。

    “你干什么?”张宓站起来,整理了下裙子。裹胸里面两个半球晃了晃,一道深深的乳沟,隐入大红色的薄纱中。沈公子咽了咽口水。正想开口,一个女人突然快步走过来。

    “沈公子好久不见!”女人娇羞的和他打招呼,还得意的看了张宓一眼。

    张宓挺了挺胸,拿起一杯香槟,转身之际在沈公子耳边说:“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和你来了吧!”

    宴会厅后面的小花园里,赢擎苍和辛晴躲在花架后面腻歪。

    “机票订了没?”

    “嗯,周三。”辛晴靠在他怀里,“你帮我盯着点沈公子,我总觉得他和张宓有些不对劲。

    赢擎苍抓起她的手啃了啃,一点点用牙磨,留下浅浅的印子。

    “沈公子可能爱上张宓了。”

    辛晴嗤笑了一声:“他的爱能有多久?他的爱能只给张宓一个?”

    “唉!”赢擎苍叹了口气,“别那么武断,我没遇上你之前,也没想过我会爱一个人到如此地步。”

    “那不一样,你之前讨厌女人,他可是没有女人活不下去。”辛晴不相信沈公子,她不愿意张宓爱上这样的男人。

    赢擎苍想了想说:“其实他之前那样做,也是为了给别人看。让那些人放松警惕,不把他当回事。这半年多,他都没碰过女人了。”

    “好像他和女人那个了还告诉你似的!”辛晴撇撇嘴,赢擎苍低头狠狠亲了她一口,“好了,不说他们,说我们!”

    辛晴按住他的手:“说就说,你手往那放呢”

    宴会厅里,张宓觉得她低估了沈公子的禽兽指数,也小看了女人们的妒忌心。

    “沈太太竟然陪别的男人来参加宴会,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沈公子不生气吗?”几个女人站在张宓跟前,一直和她没话找话说,内容无非就是你是沈太太又怎么样,我们都和沈公子上过床,既然以前能,以后也会有机会!

    司南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后来也听说沈公子以前玩的很疯,可没想到他都结婚了,这些女人还不消停。

    张宓正想把酒泼到刚刚说话的那个女人头上,腰就被人轻轻环住,她的后背靠进温热胸膛里,沈公子冷冷的打量着对面几个女人。

    “我太太学长的公司,她来捧场很正常,你们几个最近发展的不错,是不是觉得工作太忙,想休息一下?”

    对面几个女人脸刷的变了,她们都是时下正走红的模特,沈公子一句话就可以让她们滚出娱乐圈。刚刚那个和张宓说话的女人扯着笑脸,小心的开口说:“对不起,我们就是随便问问,沈太太您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