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一百九十五章你知道什么叫丈夫吗?

    “万一出了意外呢?”张宓质问他,“万一他们绑架我的时候,我受了伤怎么办?又或者他们一时精虫上脑,了我怎么办?”

    “胡说什么?”沈公子脸变了,“那些都是你自己胡思乱想的事。.”

    张宓咄咄逼人:“那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

    空气突然间有些压抑,沈公子觉得胸口发闷,他站起来挥挥手:“随你怎么想吧!我说过,不管是你,还是小晴晴,我都会一根毛不少的带回来,没有事先和你说,是我考虑不周全,以后只要事关你的事,我都会先和你商量。”

    看到沈公子上了楼,张宓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她也不是胡搅蛮缠,如果今天真是绑架了她,大不了事后揍沈公子一顿。可那些白痴绑错人了啊!如果辛晴出一点意外,沈公子要怎么和赢擎苍交代,她自己怎么面对辛晴?最好的朋友被自己连累受到了伤害,自己会内疚一辈子的。

    楼上的辛晴已经没事了,乖乖的呆在赢擎苍怀里。

    “一会要走吧?”

    “嗯!”赢擎苍低头亲亲她,皱着眉头问,“脸色还这么难看,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辛晴想了想,揉了揉太阳穴说:“从麻袋里出来的时候,头有些疼。”感觉到身后的男人突然紧绷着身体,她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不要紧的,就是那种普通的疼,估计是麻药的后遗症,现在都有些晕晕的。”

    赢擎苍搂着她说:“如果身体有什么不对,马上要告诉我。我想程欢的药还是有效果的,再有两个月那孩子就要生下来了。我倒是希望那个家伙早点动手,省的我们这样两地折磨。

    “如果可以那个孩子能保住吗?”辛晴小声问,这是她一直想问却没敢问的问题。赢擎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叹了口气道,“一切以你的安全为前提,其他的,我只能说尽量。”

    点点头,辛晴决定这个问题以后都不要想了,她往赢擎苍怀里蹭了蹭:“我该回法国去了,阿莎也快开学了。”

    “好,下周就走吧!”赢擎苍果断的说,“你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到现在我们都找不到那个人,更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可他一定就在我们身边。”

    两个人抱着说了会话,等到辛晴睡着了,赢擎苍才小心的下床,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下,转身离开。回到赢家时,他看到阿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车库旁。

    “有话说?”赢擎苍下了车,阿海很少和他说话,甚至仇视他。赢擎苍觉得唐霜的蠢已经无药可救了,阿海对她的感情那么明显,她竟然一直以为那是兄妹之情,嗤哪个哥哥会爬上妹妹的床!

    阿海盯着赢擎苍:“我看见你了。”

    赢擎苍挑了挑眉,阿海突然笑了下:“我从窗户里看到你抱那个女人了。”

    太阳穴猛的一跳,赢擎苍皱着眉头,思考该怎么开口。

    “我不会告诉唐霜的。”阿海接着说,“但是我有个条件。”

    第二天沈公子看见张宓时她还是气呼呼的给了自己一个白眼,基于尊重女士的原则,

    沈公子决定请她吃饭赔罪。

    “不去!”张宓头一仰。

    沈公子也不急,只是啧啧嘴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山顶那家餐厅你知道吧?很难定到位的!”

    张宓眨了眨眼睛:“龙虾很好吃的那家?”

    “没错,要去吗?”沈公子继续勾引她,“我早上特意打电话过去,定了今天刚从澳洲空运来的虾。”

    咽了咽口水,张宓站起来:“晚上你回来接我!”说完瞪他一眼跑了。

    搞定!沈公子沾沾自喜,女人这种东西哄哄就什么事都没了!

    然而很快,他那点喜悦的心情也没了。

    “那个是明星吧?”张宓一脸兴奋的指着他们不远处的桌子,沈公子微微皱了皱眉。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们,主动走过来打招呼。

    “沈公子,沈太太,还没恭喜你们新婚快乐呢!”翎琅友好的看着张宓,张宓的目光则一直放在翎琅身后,那个男明星身上。

    翎琅见状,直接把后面的人往前推了推:“沈太太喜欢他?”

    “喜欢啊!喜欢!”张宓都快流口水了,拿出手机跳过来,“我们合个影吧!”

    这个男明星刚刚出道,演过两部武侠片,票房和口碑都不错,长的样子也是张宓喜欢的类型。

    沈公子胸口那种闷闷的感觉又来了,一把将张宓拉过来:“坐好,不要动手动脚的!”

    张宓把刚拍的照片发到她的微博上,一边瞪了沈公子:“是你别动手动脚才对。”她又看了眼翎琅,笑眯眯的说,“你要不要和大明星拍照啊,我帮你啊!”

    “呵呵!”翎琅笑了笑,“沈太太的性格真好!”

    张宓见那个男明星一直不说话,也觉得没劲了,站起来哼了一声:“我去洗手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没上过床,张宓心里想。既然叫我沈太太,还敢主动过来打招呼,给我找不自在啊?呵呵,那老娘就让你更不自在。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公子和翎琅站在拐角处,沈公子靠着墙,翎琅站的离他很近,她的额头几乎贴着沈公子的下巴,沈公子正小声和她说着什么。猛的抬起头看见张宓,他表情自然的走过来问:“吃饱了吗?”翎琅的表情却有些慌乱。

    “沈太太”翎琅看着她。

    张宓一挥手,走到她跟前,“你也知道我是沈太太?”

    “张宓”沈公子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张宓却扭头瞪着他:“你闭嘴,你知道什么叫丈夫吗?”

    沈公子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一丈之内,皆为夫。”张宓指着翎琅,“你是她什么人?站那么近做什么?”

    翎琅急忙解释:“沈太太,你误会了,我”

    “我误会什么了?”张宓挑着嘴角,“误会

    你们俩没上过床?”

    沈公子一把拉住她:“够了,尊重一下别人。”

    张宓一把推开他:“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我嫁给你,不是为了让随便的女人来侮辱我。是你沈公子求着我嫁给你的,要做那些恶心的事请你别当着我的面,我怕我以后看见你就想吐!”

    “还有你。”张宓转身看着翎琅,“明明心里不甘心,明明还想再爬上他的床,就别摆出一副清高的脸到我跟前晃。有挑衅我的时间,不如想着怎么能让他再上你一次!”

    张宓拿起包就冲出饭店,沈公子黑着脸快步追上去,路过翎琅时丢下句:“我再帮你一次,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翎琅脸色煞白的靠在墙上,她后悔了,后悔自己没忍住,后悔自己明明知道没希望,还要去给张宓找不自在,现在好了没了沈公子当后*台,圈子里那些肮脏的潜规则她怎么躲的过。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来,山顶的风又大又急,夹杂着雨点噼里啪啦砸向地面。沈公子好不容易把张宓拖上车,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尤其是张宓,紧身的裹胸裙被水浸湿,沈公子第一时间就注意到这丫头里面是空的,没有穿内衣。

    “咳咳!”他故作镇定的从后座拿起块毛巾丢到她头上。

    张宓一把掀开:“开门,我要下车!”

    “你还是先披上吧,不然我都看见了。”沈公子发动车子,慢慢往山下开。

    张宓低头一看,才发现胸口的薄纱几乎都透明了,隐约露出两点粉红色,她把毛巾盖上面一脸毫不在意的说:“看见就看见呗,老娘36d不怕人看!”

    沈公子无语的摇了摇头,见她冷静下来了才问道:“你到底在气什么?”

    “我气什么?”张宓一听这话又爆了。

    “你不说,我永远不会知道。”沈公子看了她一眼,“我没违反协议和别的女人上床,我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刚刚翎琅是有点事求我帮忙,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宓扫了他一眼:“错,别整得好像是为了我守身如玉似的。我当初说了,私下里你随便。”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沈公子问,其实他心里还挺高兴的,那会张宓凶巴巴的吼他时,他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痒痒的,后来是被她那些话气到了,才开口制止她,没想到她骂的更难听。

    张宓决定和沈公子好好说清楚,不然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她估计就要动手了。

    “面子你懂吗?”张宓指了指自己的脸。

    因为淋了雨,张宓的头发贴在脸颊上,发梢还带着水滴。小脸因为生气红扑扑的,两只大眼睛都好像蒙了层水雾,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沈公子觉得自己的小腹窜上来一阵酥麻,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嗯,你的脸很嫩!”

    张宓拨开他的手:“老娘说的是面子,不管我们之间什么关系,名义上来说我们就是夫妻,一个和你上过床的女人,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和我打招呼,还故意让我看见她在你怀里,这是裸的打脸,你懂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