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一百九十三章傻瓜才会为你死

    赢擎苍将她搂进怀里:“别怕,阿楠在那边,应该马上会打电话。 ”话音刚落,辛晴的手机就响起来,赢擎苍按了免提键。

    “少爷!”阿楠的声音传来。

    “什么情况。”赢擎苍沉声问。

    阿楠那边很吵,他好像在用力大喊:“有杀手,已经控制住了,张宓替沈公子挡了一枪,在肩膀上。”

    辛晴脸刷就白了,赢擎苍拍了拍她,冷静的对阿楠说:“告诉沈公子,要行动之前告诉我。”

    “明白!“阿楠挂了电话,赢擎苍关了电视将辛晴抱进怀里安慰她:“没事的,不会有生命危险。”

    辛晴拍了拍胸口:“我惊讶的是张宓竟然会扑上去替沈公子挡一枪。”

    “她爱上沈公子了。”赢擎苍说,“不然不会有这种勇气。”

    “不会。”辛晴摇了摇头,“我了解张宓,她绝对不会先付出,她不是那种人。”

    她的爱永远不会是弱势的,卑微的一方。她要光芒万丈的感情,如同高高再上的女王。

    事实的真相果然和辛晴料想的一样,张宓做完手术醒来后,就开始指着沈公子骂。

    “靠,你是不是睡了别人女人?人家才要在婚礼上暗杀你?”

    从张宓中枪开始,沈公子就一直冷着脸,此刻听到她这么有活力的声音,无奈的揉了揉额头道:“我从不碰有夫之妇。”

    “那就是睡了不该睡的人,反正都是你的错,害老娘中一枪。”张宓继续骂骂咧咧,沈公子看着她,目光温柔,漂亮的凤眼越发勾人了。

    “为什么要替我挡一枪”他拉着张宓的手,盯着她问。

    张宓呵呵了两声:“你以为老娘愿意啊?要不是我脚崴了一下,没站稳,怎么会摔到你身上?摔倒就摔倒吧,还那么倒霉的替你挡了一枪。”她喋喋不休的抱怨,没注意沈公子越来越黑的脸。

    “你的意思是,你被抢声吓到,然后崴了脚,摔到了我身上,正好替我挡了一枪?”沈公子咬牙切齿的问,“你不是自己扑过来的?”

    张宓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我又没病,干嘛要扑上去。还有,我不是被枪声吓的,我有那么挫嘛?我就是崴了下脚!”这才是她的重点,不能让沈公子知道她那会有多害怕,才没站稳。

    沈公子今天终于理解了那句,什么叫知道真相后眼泪就掉下来的话。他死死盯着张宓,看的张宓毛毛的,缩了缩脖子喃喃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因为你才中枪的,你那么凶干嘛?”

    “你好好休息,我去问问医生你能不能转院。”沈公子已经不想在和张宓说话了,他觉得喉咙里有一口血,再说下去,就会喷出来。

    门外偷听的阿楠和装成赢擎苍,万老板的手下小六,看到沈公子出来,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沈公子冷眼看着他们:“想笑就笑呗,别憋坏了。”

    “噗!”小

    六没忍住。

    沈公子瞟了他一眼:“顶着赢擎苍的脸这么笑,看上去真欠揍啊!”

    “少爷问你有什么安排没有!”阿楠赶紧岔开话题。沈公子想了想,“安排直升机,我们回s市。”

    沈公子回s市的第二天,报纸就报道了赢氏总裁终于松口,前妻无罪释放的消息。辛晴这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病房里,看着半边身子包的像个木乃伊似的张宓,笑的前仰后合。

    “你真没同情心,赶快回监狱去吧!”张宓冲辛晴挥手,接过施芊芊给她削的苹果说,“你们说吧,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我怎么觉得是沈公子比较倒霉呢!”辛晴忍着笑看着施芊芊,“是不是?”

    施芊芊笑了笑:“他本来就男性自尊过于膨胀,让张宓戳一戳也好。”

    “他以为我是扑过去救他呢!”张宓撇撇嘴,“我脑子又没坏掉,他周围那么多人,还用的着我吗!”

    沈公子现在恨不得把张宓掐死。

    “你说,怎么就有那么没心没肺的人呢?她竟然完全没想过要救我,我当时可是挡在她前面的。”沈公子一脸委屈的对赢擎苍抱怨,“就算她对我没感情,之前我也救过她一次啊,不然被蛇咬的就是她了。报恩总会吧?欠我条命她知道吧?”

    赢擎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时,也觉得好笑。尤其看到沈公子现在这个样,更想笑了。

    “你这个样子,我会认为你已经深深爱上了张宓。”赢擎苍耸了耸肩膀,“看看你的脸,就和被抛弃了一样。”

    沈公子冷哼了一声:“没那么严重,只是有些不平衡,不过也算是见识到了那个女人有蠢萌。”

    “那我们现在说说正事吧!”赢擎苍的口气突然冷了下来,“原本以为你的婚礼起码要一个星期,结果才3天就回来了。害的我不得不离开阿晴。”

    沈公子嘿嘿两声:“幸好才三天啊,不然你这禽兽还不把我们小晴晴给累死了!”

    “说正事,谁干的?”赢擎苍看着他,“肯定是国内的人。”

    “没错。“沈公子的目光阴冷下来,他这个时候的表情很吓人,外界的人如果看到他这一面,一定不会说他是大众情人了。“他们在纽约动手,就是想栽赃给国外的势力。可惜他们太蠢了,还以为别人都和他们一样蠢。”

    沈家之所以这么多年能控制华人的地下世界,除了沈家人的能力,再有就是这种局面是黑白两道喜闻乐见的。没有人愿意打破这种平衡,国外的黑道组织如今不像以前,大家都忙着赚钱,谁有那个时间去抢堂口,占地盘?警察更不想动,动了沈家就意味着群龙无首,到时候有事他们找谁去?

    可偏偏国内的一些人看不明白,从沈公子回国开始,他们就在背后搞小动作。这几年,自认为翅膀成熟了,就想把沈公子这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公子哥给做掉。沈家一旦无后,他们就都有机会了。

    “他们替我省了不少事。”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满意的道,“刚回来的时候,大大小小至少有几十个乱七八糟的势力想造反,把水搅得乌烟瘴气。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今这水里只剩下大鱼了。”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所以,网可以撒下去了。”

    很快,道上就传出来沈家开始洗牌的说法。婚礼上的暗杀,伤了持有龙王令的大嫂,沈公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从北往南,整个地下势力开始大清洗。

    青帮,中兴社,白堂。是如今南部最大的三个势力,他们这几年不断扩大地盘,蚕食小堂口,变成了如今三足鼎立的局面。

    柯世彪正在听手下的汇报,知道很快沈家就会派人来。降,就要把多年来打拼的地盘送给人家。不降,就意味着要和整个黑道宣战。

    “老大,我们青帮这几年并没有干坏规矩的事,沈家不会动我们的。不过就是孝敬点东西,以后该怎么样还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沈家从来不干涉帮派内部。”

    沈家存在的目的,不是领导黑道。而是要让这个地下世界也有规矩可循,这个规矩,由沈家来定。所有道上的人都知道这点,柯世彪自然也清楚,他打断手下的话。

    “沈家是不干涉,可他只要存在一天,我们所有人就要看他的脸色。”柯世彪笑了笑,“改朝换代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总有人要第一个站出来。”他目光一冷,“带话给中兴社和白堂,问他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把这朝给换了!”

    “少爷!已经轮到青帮了。”

    沈公子点了点头:“他们有动静吗。”

    “昨天柯世彪和中兴社的阿权,还有白堂的白爷见了面。”

    “很好,约他们一起来。就说,我想和他们谈谈分地盘的事。”

    赢擎苍没有参与沈公子的事,如果他连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不好,这么多年就算白活了。这几天唐霜因为他撤诉,让辛晴从局子里出来的事情一直闹。

    “阿苍,你为什么要放她出来?”唐霜挺着快七个月大的肚子又跑到赢擎苍的办公室里来哭诉。原本以为辛晴至少能关几个月,到她生下孩子再说。结果还不到一个星期人就放出来了,这让她无法接受,觉得赢擎苍还在念旧情。

    “为什么?”赢擎苍嗤笑了一声看着她:“你知道她的身份吧,你以为ck首席设计师的名号是假的?欧洲那么多贵族我可不想都得罪了。”他口气缓了缓,“你不要想那么多,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我多期待这个孩子,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会很不高兴的。”

    唐霜还想说什么,赢擎苍已经站起来了:“我要去开会,让阿澈送你回家。”

    辛晴不知道唐霜还惦记着她,她今天来医院陪张宓拆纱布,张宓这会去做检查了。之前赢擎苍折腾的她太狠,这几天时不时的就犯困,于是她就爬到床上准备睡一觉。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有人进来,正要睁开眼睛,就看到两个陌生男人拿着块布看着她。

    “你们”辛晴的话还没喊完,那块布就捂到了她的鼻子上,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