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一百九十一章乖,不哭了

    辛晴被带进了警局,警察让她在路上就给律师打了电话。 ..等辛晴到的时候,发现律师带着助理已经在等她了。

    “我想和我的当事人谈谈。”辛晴的律师正是那位眼睛律师的太太,姓方。

    警察看了她一眼说:“我们要先问些问题,等一下你在进来。”

    方律师刚想说不行,她要陪着一起录口供,就听到警察有些无奈的道:“方律师,这个案子其实很小,如果不是有人施压,连人都没必要抓,你明白了吗?”

    “照实说,我在外面等你。”方律师看了她的助理一眼,才对辛晴说。辛晴的目光都放在那个助理身上,助理低着头,脸埋在阴影中,看起来和她差不多高,也是个女的。

    警察也没有为难辛晴,她照实把那天在咖啡馆唐霜摔倒的事情讲了一遍,警察都记录下来后对她说:“等下你可以见你的律师,看看她有没有办法,不然,我们没法放你出去。”

    看到辛晴这么配合,两个警察都替她抱委屈。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陷害,有钱人的老婆真不好当,离婚了还得提心吊胆的。可他们也没法子,上面交代下来的只有执行,希望她的律师有办法,能让她早点出去吧!

    辛晴点点头,看着方律师带着助理进来。正想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就见方律师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下,辛晴看了眼旁边的摄像头,不吭声了。

    “现在把那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一个细节都不能隐瞒。”方律师看着她说。手却还没有离开嘴唇。

    辛晴会意:“好,你让我想想。”

    一旁那个助理拿出电脑,坐下来捣鼓了一阵,抬起头比了个ok的手势。

    辛晴看那到她的脸,直接啊的叫出声,吓得站了起来。

    “哎呀!不要这么激动嘛,现在可以说话了。”那个助理冲着辛晴笑眯眯的说,还故意捏了捏自己的脸,“怎么样,像不像?”

    “你你是什么东西?”辛晴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吓坏了。

    小七一副受伤的模样:“人家是小七,不是东西!”

    方律师扶着辛晴坐下来才开口:“别怕,他带着特殊的面具装成你的样子,现在你把衣服脱下来换上。”方律师从包里掏出衣服,和小七身上穿的职业装一样,还有一顶假发和帽子。

    “我会代替你呆在牢里几天,等外面的新闻吵翻天的时候,赢总会把我放出去,本来也没多大点事,就是让那个女人知道,这是在给她出气,让别人也知道赢总很在乎那个孩子。”

    辛晴换好了衣服,看着小七犹豫了一下。小七呵呵笑道:“你不用担心我,我平时被万老板奴役的要累死了,正好有这个机会好好睡几天。”

    对小七来说,让他们装辛晴比赢总容易多了,冒充赢擎苍时因为身高体型问题,还得穿增高鞋,肩膀上面还得架东西。

    “你是万老板的人

    啊!”辛晴恍然大悟。小七得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那是!除了我们欢欢姐,谁能做出这种东西!”

    辛晴悻悻的点头,陈欢果然是怪物

    方律师打量了她半天,确定没有问题了,让她和小七换了位置,辛晴看到电脑里她竟然是一直坐在那聊天的画面。小七指着一个键说:“你按一下这个,画面就会切换回来了,然后你就跟着方律师离开!”

    辛晴点点头,伸手按下那个键,画面闪了闪,又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好了,我会尽力去和赢氏谈判,你这几天别胡思乱想。”方律师站起来,辛晴赶紧把装模作样的把电脑收好,跟在她后面。

    小七还一脸沮丧的冲她们喊:“一定要救我出去啊!”那模样要多凄惨就多凄惨,整的他就和真的很害怕似的。

    跟着方律师出了警察局,方律师让她上了自己的车:“我送你回去,赢总不方便来接你。”

    “他人呢?”辛晴语气不太好,方律师偷偷瞄了她一眼,心想着糟糕,好像生气了,也不知道赢总搞不搞得定。“你回家就见到他了。”方律师说完,将车开的飞快,估计是怕被跟踪,绕了好几圈,中间还不知道在哪换了辆车。

    辛晴被警察带走四个小时后,才又回到了别墅门口。方律师冲她挥挥手,一踩油门就离开了。辛晴站在门口,想了想,也不急着开门而是背靠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嘤嘤嘤长这么大没去过警察局,这次倒好,还被当成犯人关了起来。”她揉了揉眼睛,想看看能不能哭出来,顿了一下又开始念叨。

    “如今你眼里只有儿子了,还抱了人家,我是名副其实的前妻了。一个人在法国,没人理,没人陪,犯病疼死了也没人知道”

    原本是想吓赢擎苍的,辛晴知道他一定在门背后等着自己。结果一说起来,就越说越委屈,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流了下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都已经湿了。

    辛晴抽抽了两声,正想接着说,背后一空,她就往后栽去。然后快速的被抱进了屋,整个人被顶在门上。

    “宝贝!你要让我心疼死吗?”

    辛晴哇一声就哭了,一边哭一边使劲捶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喊道:“你欺负我,你把我一个人丢了,你不要我了,哇”

    “别哭,别哭!”赢擎苍的心都揪了起来,这几天老看她在自己眼前晃,却连话都不敢和她说,如今好不容易把人抱进怀里了,又看到小丫头这么哭,他难受的恨不得一枪蹦了自己。

    一年多的委屈,仿佛这一刻都宣泄了出来,辛晴的哭声越来越大,撕心裂肺的仰着脑袋,恨不得让全世界都听见。最后还捧着赢擎苍的脸,眼泪汪汪的问:“真是你?”

    赢擎苍眼泪都快出来了,直接堵住她的嘴,两个人急切的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身子紧紧的抱在一起,仿佛只要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不见。

    辛晴仰着脖子靠在门上,像小兔子一样嘴里哼哼着

    。

    “宝贝,叫我!叫我的名字!”赢擎苍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辛晴嘤咛了一声,“阿苍!”

    赢擎苍将辛晴抱上楼,她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很快,她的思想就被身上的男人填满了,脑子里有无数碎片在飞舞,每次要结合在一起时,又被男人变成更多的碎片。她的身体反反复复经历着不断炸开的过程,最后终于看到一片白光,彻底昏了过去。

    “宝贝!宝贝!”

    辛晴觉得耳朵痒痒的,湿漉漉的感觉从耳洞里传来,刺激着她小腹一阵紧缩。

    “唔”想出声,却发现喉咙好疼,声音破碎在嘴边,她睁开眼睛,对着一双深情宠溺的眸子。

    赢擎苍舔了舔她的唇瓣:“醒了吗?”

    “赢擎苍!”辛晴声音沙哑的喊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赢擎苍赶紧将她抱进怀里,一边吻着她的眼泪一边哄她,“怎么又哭了?乖,不能哭了,嗓子已经喊哑了,再哭会更疼的。”

    辛晴冷静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到处都是吻痕,两条腿一动,私密处就疼。

    “别动!”赢擎苍看到她皱眉,小心的将她靠在枕头上,从床头拿起一盒药膏,“乖,分开,我看看。”

    辛晴嘟着嘴不好意思,赢擎苍将她分开低头靠近,嘴角上挑着微笑道:“昨晚宝贝可是叫的很好听呢,还不停的让我用力,现在怎么害羞了!”

    “还不都是你!”辛晴想把腿收回来,谁知道赢擎苍已经把手放了进去。她哼了一声,“疼”

    赢擎苍目光幽深的看了眼红肿的地方,心疼的说:“别动,我给你上药,不然晚上都好不了,会疼的。”辛晴乖乖不动了,任由男人的手指在里面涂涂抹抹的,却没注意到男人刚刚说的,晚上都好不了这句目的性及强的话。

    压下想把小擎苍放进去的念头,赢擎苍给辛晴上完药,又抱着她去洗澡,两个人泡在浴缸里,辛晴这才有机会开口问他。

    “为什么要让小七代替我在警察局呆着?”

    赢擎苍一边给她按摩腰一边说:“唐霜肯定和威廉那个恋人联系过。这么做,可以让他更相信我对你没有感情了,是真的爱上了唐霜。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动手,就是想要试探我心里真正爱的是谁,只有毁了我爱的,才能让我痛不欲生。”

    “那你失踪了一晚上,她”

    赢擎苍低头卷起她的唇瓣吸允,离开时狠狠亲了两下才说:“我昨天已经飞到纽约,参加沈公子的婚礼去了。”

    “啊!”辛晴张了张嘴,“有人代替你去了?”她瞪圆眼睛的模样可爱的不得了,赢擎苍忍不住就把人抱起来,亲了半天,手也不老实的从上往下摸,辛晴夹紧了腿,委屈的推开他,“疼”

    “不动了,不动了!”赢擎苍亲了亲了她的脸蛋,抱着她从浴缸里出来,“等会看看今天的报纸上怎么写的,你就知道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