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第一百九十章两个辛晴

    八月初,海风一阵阵吹过城市,让炎热的夏季始终有一丝清爽的凉意,沈公子和张宓的婚礼如期举行。 因为张爷爷在学术界的地位,沈公子将婚宴定在了最高级的酒店顶层,中规中矩的没有整什么幺蛾子。当天除了很多文化界的名人,还有许多各行各业的翘楚。张老爷子桃李满天下,他的门生如今有不少都是社会名流。

    让张宓意外的是,远在英国的一个学长竟然也专门赶了回来。

    “宓宓!”

    张宓穿着婚纱,笑嘻嘻的打量着走过来的男人,偷偷和辛晴咬耳朵:“看见没?这就是我年少时一直暗恋的学长!”

    “你现在也不老。”辛晴呲着牙说,一边打量眼前的男人。

    英俊,高大,五官很柔和,辛晴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脸,是她一直不愿意记起的男人,威廉。这个男人和威廉的气质很像,公子如玉,细致无双。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张宓高兴的拉着男人的手对辛晴说,“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学长,司南。这个是我最好的闺蜜,辛晴!”

    “你好!”司南伸出手,辛晴和他握了手,开玩笑的说,”总听张宓提起你,今天才算见到真人了。”

    司南看着张宓,目光温柔的朝她笑了笑:“唉!连你这个小丫头都嫁出去了,看来我是真的老喽!”

    “得了,又在我跟前装大人,你就比我大十岁而已。”张宓突然碰了碰他,“嫂子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她工作忙,走不开。”司南摸了摸她的脑袋,“嫁人了,就别像以前那么疯,不然吓到你男人,看人家还要不要你!”张宓正想像小时候一样,扑过去咬他一口,就听到沈公子的声音。

    “我早就习惯她什么德行,不要也来不及退货了。”

    司南转过身,就看到一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大步走过来。张宓临时改了方向,扑到沈公子怀里捶他:“你才德行,你才德行!你看看我,这么美艳的新娘,你去哪找?”

    张宓的长相说白了就是花瓶,她身材前凸后翘的,五官也长的很艳丽,那双大眼睛冲着你一瞟,大多数男人就硬了。也因为她这种长相,很多人都觉得她很随便,再加上她又玩的很疯,大家就认为她是个骨子里淫荡的女人。沈公子之前也这么认为,所以他知道张宓是处女的时候很狠狠震惊了一把。等了解这丫头之后,会发现其实就是个蠢呆萌。

    “很美!”沈公子盯着张宓的脸看了半天,这话是他发自内心的称赞。张宓今天穿着鱼尾款式的婚纱,露出圆润的肩膀,整个身材显露无疑。画了妆的脸让她原本妩媚的五官多了些贵气,活脱脱一个大美人!

    张宓满意的笑了笑:“算你有眼光!”

    “宓宓,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司南主动伸出手和沈公子打招呼,“我是宓宓的学长。”

    “我是她老公,姓沈,叫公子。”

    司南笑了两声:“很独特的名字!”

    赢擎苍扶着唐霜走进

    来,辛晴看了他们一眼,低着头进了休息室。赢擎苍的目光在她身上追随了一下,就转向沈公子说:“时间到了,准备典礼。”

    辛晴一直很小心,不想和唐霜对上,结果她陪张宓换衣服时,唐霜又自己跑了进来。

    “你等着吧!阿苍不会放过你的。”唐霜靠在门口,得意的看着辛晴,“你伤害了我和宝宝,就得付出代价。”

    施芊芊拦住要骂人的张宓:“你们去里面换衣服,我来应付她。”

    辛晴点点头,扶着张宓要走,唐霜一见就要过来拉她,施芊芊挡住她的路嘴角带着讥笑道:“唐小姐,我要是你,就乖乖的出去坐好。”

    “我知道你,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我让阿苍不和你们家做生意。”唐霜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施芊芊。

    施芊芊嗤了一声:“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成了赢氏的继承人,我想用不了两年我们就能吞并了赢氏。”施芊芊突然笑眯眯的看着唐霜身后说,“我很期待哦!怎么样啊赢总?我建议你给她打一针,提高一下智商。”

    赢擎苍警告似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唐霜出去了。施芊芊还听到唐霜又在撒娇说自己欺负她单纯,张宓换好旗袍从里面出来哈哈直笑:“头一回见有人拿着愚蠢当单纯的。”

    “行了,笑那么大声,妆都花了。”施芊芊帮她整理好头发,“她要是不愚蠢,怎么能骗她这么长时间,到现在都还以为赢擎苍喜欢她!”

    “对了,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辛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要是赢擎苍的怎么办?”张宓不怀好意的说。辛晴白了她一眼,“不可能,他有洁癖,不能碰女人的。”

    张宓切了一声:“好像你不是女人一样!”

    “我不一样!”辛晴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她和赢擎苍一路走到今天,两个人之间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什么,就像当初她在机场离开时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赢擎苍就全明白了。辛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将他们分开。尽管现在不能再一起,但是两个人的心,却从没分开过

    晚宴过后,等张爷爷和客人们都离开了,突然又闯进来几百号人,把整个顶层都站满了。那些人一个个满脸横肉,身上都是纹身。张宓踢了沈公子一脚:“你得罪谁了?砸场子的?”

    “你什么眼神?”沈公子指着最前面几个人说,“你喝醉过多少次,都是他们送你回的家,你认不出来?”

    张宓这才发现,前面那几个家伙,是经常在沈公子酒吧里见过的。就见他们一挥手,几百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冲着她就鞠了个躬。

    “嫂子!”震耳欲聋的一声,吓的张宓直哆嗦。

    沈公子一把扶住她:“就这点胆子,还想接龙王令?”

    “说话啊!”辛晴一脸兴奋的捅她,“你不说他们都不敢起身。”旁边的赢擎苍默默的挑了挑嘴角,露出个隐晦的微笑,小丫头还喜欢这仗势。<

    br />

    张宓组织了下语言,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们好!”

    “行了,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沈公子一挥手,几百个人一转眼都退了出去。张宓这会反应过来了,揪着沈公子的袖子喊,“靠!真他妈威风啊!以后他们见了我,都这么叫?”

    沈公子笑的极贱,扯了扯嘴角说:“看你表现!”说完拉着她就往外走,看着张宓一路叽叽喳喳的,施芊芊叹了口气。

    “这丫头早晚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

    辛晴发现赢擎苍在看她,脸红了红,悄悄挥了挥手,这才拉着施芊芊准备离开,施芊芊转身看了看赢擎苍,唐霜还挑衅的瞪了她一眼,辛晴发现了赶紧说:“别看了,赶快走!”

    上了车,施芊芊才慢悠悠的道:“幸好不是你在张宓那个位置,不然我得替你操多少心。”

    “难道她就不用操心吗?”辛晴不服气的发动车子,一边说,“希望她不要真的陷进去。”

    施芊芊摇了摇头:“就算她真的爱上沈公子,可一旦沈公子伤了她的心,她也能活下去,并且活的很漂亮。”辛晴沉默了一会才说,“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

    再怎么没心没肺的女人,一旦爱上某个男人,也会伤心流泪吧!不残忍的,不是爱情。能忘记的人,也不是真爱的人。

    当天晚上张宓兴奋的拿着龙王令和辛晴唠叨到半夜,她和沈公子各睡各的,这是之前就说好的。等到三天后,回门看过了张爷爷,他们连夜就飞去了纽约,过几天,那边还有一场婚宴再等着他们。

    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她回去也是一个人,还不如留在国内每天去施芊芊家或者辛语蝶家串个门,看看小宝宝们。

    这天一大早,她刚吃过早饭,就有人按门铃,透过监视器她看到两个警察站在门外。

    “你们有什么事?”辛晴警惕的说。

    两个警察掏出证件,对着摄像头打开:“辛小姐,麻烦你开开门,我们是警察。”

    辛晴仔细看了看,才把门打开,两个警察态度还不错,客气的告诉她:“辛小姐,赢氏总裁赢擎苍你应该认识吧?”

    “他是我前夫。”辛晴顺着剧本答。

    “那他现在的太太唐霜你也认识吧?”

    辛晴点点头。

    两个警察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么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赢先生告你恶意推倒他太太,对他还未出世的儿子造成了伤害,已经正式提出起诉。”

    辛晴楞了一下,好一会才消化完这个消息,心里不由的升起一股怒火:赢擎苍你竟敢不和我商量就突然行动,你要干什么?把我抓到监狱保护起来?”

    “辛小姐,走吧!”两个警察催她。

    辛晴镇静下来,冲他们笑了笑:“好,我能不能换件衣服?”

    “可以,最好快一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