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一百八十九章你要害死我的孩子

    辛晴也吓了一跳,正想弯腰去扶她,施芊芊拉出她,冲她摇了摇头。 ..

    “怎么回事?”赢擎苍已经走了过来,沈公子看了唐霜一眼,淡定的说:“送医院吧。”然后还摸了摸张宓的头,“晚上早点回去!”

    唐霜见根本没人扶她起来,脸色狰狞的哭喊道:“阿苍,我肚子疼,她推我!”

    赢擎苍皱着眉头把她扶起来,辛晴脸色也不好看,抿着嘴不吭声。张宓才不管那么多,指着唐霜厉声道:“你配当一个母亲吗?用自己的孩子来陷害别人,如果真出什么事,你就不内疚吗?”

    “你你胡说什么?”唐霜死死抓住赢擎苍的手臂,满脸泪水伤心的说:“阿苍,她是辛晴说你对我那么好,她妒忌你喜欢我,说不会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她”

    “行了。”赢擎苍看了她一眼,“我们先去医院。”

    唐霜楞了下,她要的不是这种结果啊!正想开口,也不知道沈公子低声和赢擎苍说了什么,赢擎苍表情阴冷的扫了眼窗外,然后他看着辛晴,目光隐晦的开口:“不管孩子有没有事,这笔账,我记下了。”

    辛晴瞪大眼睛,想说什么,却咬了咬牙什么都没说,转过身直接坐下了。唐霜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哼,阿苍果然是站在我这边的。

    赢擎苍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了,他甚至咬牙切齿的看了眼橱窗外面。张宓想发飙,沈公子对她使了个眼色,轻轻摇了摇头。

    施芊芊笑了笑:“我想,你还是赶快送她去医院吧!万一孩子真出什么事,还不知道要气死多少人呢!”

    赢擎苍一把将唐霜抱起来转身离开,唐霜得意的回头冲她们笑了笑。张宓气呼呼的戳了辛晴一下:“你家赢擎苍抱那个女人了,回头把他手剁了。”

    “孩子还不到6个月,不能有事。”辛晴撇撇嘴,“我现在一点都不同情那个女人了。”

    施芊芊看了她一眼:“她是要和你不死不休的,你还有时间同情人家?”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辛晴眯着眼睛,笑嘻嘻的问,“我记得没告诉过你啊?”看施芊芊的表现,显然她是不相信赢擎苍变了心和那个唐霜再一起的。

    张宓一脸愤愤:“我就说她早就知道吧。”

    “是你告诉我的呀!”施芊芊优雅的吃了口冰淇淋,瞟了眼辛晴说,“你什么性格我太了解了,如果赢擎苍真的背叛你,你不哭死,也会像个活死人一样,可你还每天活蹦乱跳的,骗谁呢!”

    辛晴从她手里抢走冰淇淋埋怨:“我就那么没出息啊?没他还不活了!”

    “你还真就那么没出息的。”施芊芊叹了口气,“你就是一根筋的脾气,只要认准的人或事就一摸黑的走下去,撞死都不回头的。你那么爱赢擎苍,如果他真不爱你了,你活不下去的。”

    张宓打了个哆嗦:“好恐怖,我才不要到那个地步,没有谁我都能活下去。”

    &n

    bsp;“我现在就等着看明天记者会怎么写呢!”辛晴瞅了瞅马路对面,几个拿相机的人鬼鬼祟祟的正拍她们。

    第二天,报纸用整个版面报道了这件事,张宓指着醒目的大标题:“前妻复合不成,推倒现任,赢氏继承人危在旦夕。这他妈谁写的?她连血都没流,怎么就危在旦夕了?”

    辛晴笑着把报纸拿过来:“不这么写怎么能吸引大家。”她细细读下去,发现记者们的想象力真的可以跳跃到几次元。不但说她这次回来是要财产的,还说她在外国有个情人突然死了,所以她又回来抢赢擎苍。上面还有一张她站在墓园里的照片,正是兰达死的时候。记者甚至连她在国外和迈尔合伙开设计公司的事都挖了出来,连莱尔的照片也在上面,画着几个箭头,把他们都说成是自己的情人。

    总而言之,她就是那种自己在外面有很多男人,现在见人家要生孩子了,又跑回来抢钱的女人!

    “写的越乱越好!”张宓帮她倒了杯水,“你男人是摆明了要闹大,估计是要收网了。”

    赢擎苍这会也在生气,他把报纸甩到沈公子脸上:“看看他们写了些什么?这些男人和阿晴有什么关系?”

    “哎呀!记者不都那么写嘛。”沈公子白了他一眼,“又不是真的。”

    “假的也不行。”赢擎苍目光阴狠,“阿晴不能和任何男人的名字放在一起,除了我。”

    阿楠推门进来:“少爷,唐霜醒了,吵着要见你。”

    赢擎苍沉着脸往外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用孩子陷害阿晴,幸好孩子没事,不然她也没用了。”

    医院里,唐霜摸着自己的肚子,昨天撞的时候,她算好了角度的,但还是有些影响到,幸好没有见红。砰一声门被推开,阿海沉着脸走进来:“你为了那个男人,连孩子都不顾了?”他质问唐霜,看到她肚子没事,明显松了口气。

    “是那个女人推我,我已经很小心护着孩子了。”唐霜一脸委屈的看着他,“阿海,你帮我好不好,帮我把那个女人赶走。”

    阿海看着她:“赢擎苍要是真爱你,有没有那个女人他都爱你。”

    “可辛晴总是缠着他啊?万一以后她害我的孩子怎么办?”唐霜抓着阿海的手,“从小到大我要什么你都答应我的,这次你也要帮我。”

    阿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以后有人伤害这个孩子,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的。”唐霜正要高兴,就听到他又阴森森的说了句,“包括你。”

    “你什么意思?”唐霜松开他的胳膊,往后靠了靠。

    阿海突然弯腰抱了她一下:“没什么,你好好养身体,我先走了。”

    唐霜看着阿海离开,还想叫住他,却开到赢擎苍推门走进来,她赶紧笑咪咪的问:“阿苍,医生怎么说?宝宝没事吧!”

    “没事,但是你不能乱跑了,过几天出了院,你就老实在家里呆着。”

    唐

    霜看他沉着脸,一时有些摸不清,于是试探的问道:“你怎么了?在生我的气吗?”

    “没事,我担心孩子,你不要多想。”赢擎苍坐到沙发上,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辛晴回来了?”

    唐霜眼神闪了闪说:“我是凑巧碰到了,就想和她打个招呼,没想到没想到她这么恨我。”

    赢擎苍嘴角挑了挑,不动声色的道:“那还真是巧,不过幸好没事。”

    “她一定还会伤害我和宝宝的。”唐霜看着赢擎苍,“阿苍,你要保护我们啊!”

    “月底沈公子公子就要结婚了,等他婚礼过后,我会动手,你好好的,别在出意外了。”赢擎苍笑了笑,“这个孩子,对我很重要。”

    唐霜听到他的保证,又看他对自己那么温柔的笑,一颗心早就沉沦下去了,本能的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害羞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管外面怎么沸沸扬扬,辛晴每天呆在家里,沈公子从欧洲订了几套婚纱回来,她帮着张宓选礼服,选首饰。这天下午张宓要带沈公子回家见爷爷,她很紧张。

    “你说要是我爷爷不同意怎么办?我也不能和他说实话。”张宓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问辛晴这个问题了,辛晴无奈的抬了抬头,“这种事情应该沈公子操心,如果他连你爷爷都搞不定,还娶你干什么!”

    张宓嘟囔:“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又不是真的结婚。”

    “甭管是真是假,反正都是要结婚。”辛晴推她出门,“赶紧着,没听他在外面一直按喇叭吗?”

    出乎意料的顺利,张宓晚上回来的时候,高兴的对辛晴说:“我爷爷他就问了沈公子是干嘛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其他什么都没问就同意了!”

    辛晴有些惊讶,她印象里的张爷爷,是个非常睿智的老人,自己最疼的孙女结婚,他的反应竟然这么平常?

    而沈公子却和张宓的心情截然相反,趁着张宓去厨房洗碗的时候,张爷爷和意味深长的和他说了几句话。

    “人有时候,往往看不清自己的心,我不知道宓宓为什么要嫁给你,我想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心。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伤害她,我相信你做的到,所以我同意了。如果有一天我的孙女哭着跑来告诉我说你欺负了她,那个时候,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因为你没有好好看清楚自己的心。”

    沈公子觉得这样一个懂得生活智慧的老人,是怎么样培养出张宓那种靠本能活着,没心没肺的孙女的呢!后来他想,也许就因为老人看透的东西太多,所以才希望自己疼爱的孙女可以肆意活着吧!并且放开手,让她自己学着成长。

    沈公子突然想起不知道在哪看到过的一句话。

    “爱情是成长的伤,必须有一个人在你心上留下刻骨铭心的痕迹,才能见证你成长的里程碑。有些人将那座碑永远矗立在心口,成为人生路上最美的风景。有些人却将自己也埋在那座碑里,永远停留在最初的地方,把自己和回忆一起埋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