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一百八十二章谁是孩子的父亲?

    唐霜高兴的说:“当然!你不相信我的医术?刚刚20多天。 ..”

    阿海目光深沉的看着她,唐霜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表情,心里有些害怕。

    “你怎么了?”

    “没什么”阿海张了张嘴,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唐霜拉着他的手撒娇,“正好你也别走了,留下陪我,等孩子生下来你可是他舅舅呢!”

    唐霜自顾自说着,好像已经看到了一家三口在一起幸福生活的美好画面,却没注意到阿海眼中矛盾和不知所措的神情。

    因为唐霜怀孕的事情,让辛晴这几天也不在状态,她又不敢联系赢擎苍,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天晚上正洗碗呢,突然手上的戒指发出嘟嘟的声音,然后闪了几下,万老板的头像就出现在水池里。辛晴觉得这个效果太惊悚,赶紧跑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唐霜真的怀孕了?”

    万老板点点头:“不是阿苍的。”

    辛晴抿着嘴:“我当然知道不是,我只想知道是不是你们设计的。”

    “不是,我们也在查。”万老板又把小七的身体讲了一遍。

    “也就是说,不知道孩子是谁的?”辛晴觉得这事太奇葩了,唐霜怀孕了,却谁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万老板依然面目表情的说:”我想,恐怕连孩子的父亲都无法确定孩子是不是他的。”

    同样的话,赢擎苍正在办公室里,对阿楠说。

    “假设那天晚上在小七离开后,又有人进去,那么后来进去的这个人,一定知道之前小七在。如果他知道唐霜怀孕了,应该比任何人都纠结,他也不能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

    阿楠点点头:“至少我们现在能确定孩子是那个人的。”

    “再查,把酒店的监控录像再看一遍。”

    “我和阿澈看过很多遍了,没有。”阿楠无奈的说,“到底什么人能躲过监视器进房间去呢?”

    赢擎苍突然目光一亮:“去,问问他们在酒店外面有没有架摄像头,尤其是对着那晚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可能拍到那房间的窗外。”

    “少爷的意思是那人是从窗户里进去的?”阿楠不可置信,“那可是28楼。”

    “你别忘了,有个人可是爬墙的好手。”赢擎苍突然挑起嘴角笑了笑,“我想,我知道孩子是谁的了。”

    唐霜对赢擎苍很不满意,她如今怀着赢家的孩子,可赢擎苍依旧态度冷淡。就连阿海,在知道她怀孕后态度一天比一天奇怪。没事就老盯着她肚子看。今天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拉着他陪自己来买东西。

    “阿海,这个小床好不好看?”唐霜站在婴儿用品区兴冲冲地的看到什么都想买,阿海一声不吭的点头。唐霜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怎么了?想家了?”

    &n

    bsp; 阿海摇摇头:“还想买什么我陪你。”

    唐霜的心思立马又回到购物上了,拉着他继续转悠。离开商场时,由于东西太多,只能让人家送货去家里。唐霜高兴的哪也不想去了,直接回家等着,阿海送她回去后,就出门了。唐霜一个人在门口转来转去,终于听到门铃响,她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抱着高高的盒子,连脸都挡住多半边。

    “您好,您买的东西到了。”

    “帮我都搬进来!”唐霜转身带路,“先放这里。”

    然而她等了半天都没动静,转身一看那个送货的把东西已经随便的丢到了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不是让你放这里吗?你”唐霜突然捂着嘴不敢出声了,那个男人已经摘下了帽子,露出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只能看到下巴。

    这副样子,怎么也不像是送货的,唐霜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的问:“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行了。”那个男人很高,他举止优雅的坐到沙发上,看到唐霜那么紧张啧啧摇头,“你不是怀孕了吗?过来坐!”

    他越是亲切,唐霜就越觉得害怕,她站的远远的,偷偷拿出手机想给赢擎苍打电话。

    “如果你不想听赢擎苍和辛晴的故事,你就打吧!”对方语气轻松的说,“反正,又不是我想当赢家少奶奶。”

    唐霜犹豫了一下,她狐疑的看着那个人:“你不会伤害我吧?”

    “我说了,我是来帮你的。”那个人拍了拍沙发,“快点过来,我要开始讲故事了。”

    和万老板谈过以后,辛晴终于松了口气。到底是谁让唐霜怀孕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不是赢擎苍授意的就行。她又投入到工作中,五月初的时候,她和兰达一起将作品交了上去。但是辛晴在看过兰达的设计后,就知道自己输了。

    兰达的作品叫生命,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离歌,用他的全部生命谱写了他人生完美的句点。辛晴甚至在看到成品的时候泪流满面,可兰达却没有的等到世人歌颂他的那一天。月底,医院给辛晴打来电话,告诉她兰达死了,这是他手机里唯一的号码,问辛晴愿不愿意处理兰达的后世,不然的话,就交给慈善机构了。

    辛晴赶到医院,看到兰达孤零零的躺在那,她从ck那找到了兰达的资料,发现他一个亲人都没有,更让人奇怪的是,他一分钱都没有留下。

    辛晴帮兰达买了块墓地,下葬那天一大早就开始下雨,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依旧笑的轻佻的脸。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也不知道她站了多久,直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请问,您是辛小姐吧?”

    辛晴转过身,看到个陌生男人,她擦了擦眼泪点点头,对方掏出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递给她:“这是兰达先生的,最后一次我们通电话的时候,他让我交给你。”

    晚上辛晴洗了澡

    ,坐在沙发上打开那份文件,越看她的心里越沉重。里面是兰达所有的财产交易书,他把所有的钱都捐给了法国南部一个小镇的孤儿院。不止是财产,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给那所孤儿院捐钱,从来没间断过,数目也是越来越大,想必是他事业越来越成功。

    辛晴还看到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上很多孩子站在一个破旧的院子里,其中一个就是兰达。那所孤儿院就是他小时候呆的地方,后来他离开了,用这种方式来回报带给他童年唯一温暖的地方。

    辛晴将文件收好,这是兰达留给这个世界的证据。辛晴无法想象那样一个人,内心竟然有这么一块净土,并且以自己的方式在守护着。她开始明白有一次和赢擎苍在聊天,说到万老板的时候,赢擎苍说,那个家伙在世界危险人物里排前20位,至少有20个国家的警察想要抓他。

    “他是有多坏?”辛晴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说的,一个贩卖军火,用人体做生化武器试验的人,应该被枪毙了吧!

    赢擎苍沉默了好久才回答她:“他的赌场,接收所有做过牢的犯人,只要你悔改,就可以留下工作。他在尼泊尔有一个村子,里面住的全是女人和孩子。这些女人的丈夫,都在金三角贩毒,大部分永远都回不来了,而他从来不贩卖毒品。”

    “可他贩卖军火。”辛晴打断他,“毒品可以害死人,军火不也一样吗?”

    赢擎苍摸了摸她的头接着说:“他贩卖的第一批军火,是从澳洲人手里买的。而本来,那批军火是要卖给基地恐怖分子。这么多年,道上的人都不想招惹他,就是因为他会抢,他所有的军火都是抢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把原本要卖给那些恐怖分子的军火都自己买回来了?”辛晴有些惊讶,“这这种方式还真是”

    “呵呵,他本身就是个奇怪的人。”赢擎苍想了想说,“他的存在让黑白两道都头疼,警察不敢动他,因为如果他死了,这个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地下军火就会流向恐怖分子手里。而那些恐怖分子更不敢,他手里掌握着全世界所有的军火地下商的资料,如果他出了事,这些人在24小时之内就会被他的手下杀掉。那么以后就没人可以卖武器给那些恐怖分子了。”

    辛晴脑子里来回飘荡着赢擎苍最后那句话。

    “好与坏,善与恶,永远不是一个独立面,它们相辅相成,有好,就有坏,有善就有恶。我们不能用一件事就论断一个人的好坏,每个人心里的天平都是不一样的,左右两边的筹码永远是相对而言。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所以阿晴,如果有一天,我为了你,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全世界都可以抛弃我,你只有你不可以!”

    若我为你下了地狱,你怎能不陪我看那如血的彼岸花染红天际。

    唐霜肚子里的孩子,将注定有一个悲催的命运,赢擎苍会用这个孩子,结束这一场明与暗的较量。

    辛晴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个孩子,可偏偏有人不让她这么做。

    “你找我什么事?”她拿着电话,电话那一边,是唐霜。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