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第一百八十一章她怀孕了

    “要不你把我扔下吧!”张宓躺在睡袋里,鼻子红红的看着沈公子。 ..

    沈公子正把一罐鱼罐头加热,还往里面煮了包面,听到张宓这么说连个眼神都没给她:“这里晚上不知道有没有狼,你确定要自己留下?”

    “额”张宓在睡袋里扭了扭,她刚刚发了汗,身上都是湿的,不过好歹烧是退了。“那你还是等等我吧,我马上就好了。”

    沈公子抿了抿嘴:“能坐起来吗?吃点东西。”

    张宓哼哧哼哧爬起来,老老实实坐那等着他把碗递过来。

    “我们耽误了半天时间了,你那些手下还没出现,他们是不是迷路了?”

    “不可能,他们手里有地图。”沈公子又把卫星电话拿出来看了看,发现还是没讯号,好像是从他们靠近目的地的山头时,所有的雷达,卫星讯号就都消失了。

    张宓吸溜了口面条点头道:“幸亏你们把地图画在纸上,要是都弄成电子的,现在我们连路都找不到。”

    “如果我们明天找不到大部队,或者找不到那个村子,我们就没东西吃了。”沈公子敲了敲自己的背包,大部分的食物都在他手下那里,没想到会走散了。

    张宓听他说完,马上把碗递过去:“再盛一碗!”

    “吃吧,吃饱了喂狼。”沈公子没好气的说,但还是给她盛了满满一碗。等张宓吃完,觉得又有了力气,两个人决定继续前进,这样天黑之前还有希望到达地图上标注的地点。一路上张宓也不叽叽喳喳了,安安静静的跟在沈公子身后。沈公子觉得特别奇怪,好几次都转过身偷偷看她,担心她是不是晕倒了,自己不知道。

    “你不是说有狼吗?”张宓看他老看自己,想了想说,“我怕声音太大,把狼招来。”

    沈公子扯了扯嘴角,默默的继续前进,终于在他们头顶的天,变成了漆黑的夜幕时到了目的地。沈公子不敢再走了,天太黑,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于是两个人找了块大石头背风把帐篷搭好,沈公子把最后一点东西加热,吃完以后就各自钻进睡袋一角,互相给了个我睡了的眼神,闭上了眼睛。

    没有了大部队,沈公子还特意把一种警报器放在帐篷附近,只要有生命体靠近,警报器就会报警。幸运的是一晚上都平稳过去,沈公子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他把张宓叫起来。

    “收拾一下,我们赶快找村子路口,不然就等着饿死吧!”

    两个人把附近都走了一圈,却什么都没发现,只有北边不远的地方是个断崖,下面都是树,也看不出高矮。

    “我觉得没准就和里面写的一样,我们要跳崖,崖底不是有绝世武功,就是有宝藏!”张宓说完后看到沈公子表情怪异的瞅着自己,吐了吐舌头,“我胡说的,你无视我吧!”

    沈公子却抓着她的肩膀,对着她的脸就来了一下:“啪叽!”

    张宓一把推开他:“你干什么?”她怒视。

    “我是高兴的,你说的太对了

    !”沈公子拉着她往断崖那边走,“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

    原来,赏金猎人告诉沈公子他当初是在这附近摔了一跤,跌进一个很深的树洞里,再醒来的时候,就在村子里了。而陈铭和李小茹是碰到了塌方,两个人被埋在一个山洞里,当时陈铭的腿都断了,脑袋还被砸了一下。李小茹也是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就在村子里了。但是陈铭一直昏睡着,直到上个月,才被村长治好。

    沈公子派去找他的赏金猎人也正好是那个时候到的村子里,陈铭因为身体还很虚弱,没有办法马上走出森林,于是赏金猎人才自己先回去报信。

    “真跳?”张宓站在那处断崖上,下面全是绿色的植物,连底都看不到。沈公子捡起块石头丢下去,倒是很快就听到一声闷响。

    “不会很深,我们把绳子绑在这棵树上,然后吊下去。”

    张宓点点头,两个人七手八脚的绑好绳子,然后慢慢的往下爬,沈公子在她右边一直提醒她脚往哪里踩,张宓爬着爬着,觉得没那么可怕,便开始东张西望的看周围色彩斑斓的植物。然后她发现一朵特别鲜艳的小花,长的像个五角星似的很漂亮。

    “这朵花好漂亮!”她直接伸手去摘,沈公子听见了顺着她的手看过去,然后脸一变,吼了声:“别摘!”

    张宓的手已经抓住了花杆,同一时间,张宓觉得她腰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背后的绳子一松,她整个人就失去重心,往下掉去。

    “妈的!你干嘛踹我?”张宓大叫一声捂着脸准备等死,就觉得身子一沉,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磕断尾巴骨。她揉了揉屁股站起来。

    “幸好不高啊!”她又想起刚刚沈公子的那一脚,于是恶狠狠的对上面吼,“你也跳下来吧,敢吓我!”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人影重重的摔下来,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靠,你没事吧?”张宓蹲下身子推了推他,沈公子晃了两下,却没反应。张宓这下急了,因为她看到沈公子的脸变成了灰色,嘴唇都泛黑了。

    她扑到他身上开始检查,最后在他左手手背上发现四个洞,整个手肿的和馒头一样。

    “这是蛇?”张宓打了个哆嗦,她想起自己刚刚掉下来的一瞬间,好像看到沈公子伸手在她身前挡了一下,原来他踹自己是因为有蛇

    张宓脸刷白,四下看了看,发现他们提前丢下来的背包就在不远的地方。匆忙跑过去把沈公子的背包打开。

    “有的,有的,我记得之前他说过急救包里有解毒剂。”张宓手脚哆嗦着翻出急救包,然后找到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三支像针管的东西,还有一个说明书。张宓按照说明书上的方法,给沈公子打了一针。然后翻出刀砍了很多树枝和藤蔓,做了一个支架,把沈公子抱上去。

    她必须赶快找到村子,那针只能缓解毒素蔓延,拖的太久的话,沈公子就死定了。张宓把两个人的背包都背上,然后拉着支架一步一步往前挪。

    “妈呀看着你你不胖啊怎么怎么这么重!”张宓顺着植被最少的方向走,因

    为她发现那边的树有被砍过的痕迹。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等到张宓又饿又渴,看着天越来越黑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女人。

    “救命啊”张宓喊了句,就一头栽到在地。

    辛晴看着报纸上的新闻,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发冷了。

    唐霜的照片占了整整半个版面,她笑颜如花的站在赢擎苍身边,大大的标题上写着:嫁入豪门为赢家传宗接代辛晴仔细又读了一遍,跌坐在沙发上。

    怎么会?怎么可能?唐霜怀孕了

    此时,赢擎苍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去,他正板着脸和万老板通电话。

    “我保证那孩子不是小七的。”万老板在电话那边斩钉截铁的说,“我让他去办这事,就是因为他早前受过伤,根本就无法让女人受孕。”

    赢擎苍皱着眉头:“百分之百不行?”

    “绝对不行。”万老板肯定,“而且,他去之前我们还重新给他检查了一下,确认了没问题,才派他去的。”

    既然万老板保证了,那孩子就肯定不是小七的。赢擎苍沉默了片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第一个反应是辛晴知道了会怎么想。

    因为一开始,赢擎苍就想过,找个人让唐霜怀孕,利用孩子把背后的人调出来。可是辛晴不同意,她觉得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他们这么做,和那些禽兽人渣有什么分别。现在唐霜却怀孕了,赢擎苍吸了口气,要不要让阿澈去一趟法国呢

    “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的?”万老板突然说了句,“去查查那晚酒店的监控录像,看看除了小七,是不是还有别人进去过。”

    赢擎苍揉了揉眉心:“我已经让阿楠去了,有件事麻烦你一下,帮我通知辛晴,告诉她这件事我也在查。”

    “她如果不能相信你,那只能说她不够爱你。”

    “不是。”赢擎苍叹了口气,“她相信我,但是那个丫头有时候爱钻牛角尖。”

    正说着,阿楠推门进来。赢擎苍又交代了一遍万老板一定要告诉辛晴,这才挂了电话。

    “怎么样?”

    阿楠摇了摇头:“没有人,小七出来之后再没人进去过,一直到中午唐霜自己出来。”

    “没有人”赢擎苍目光慢慢淡了下来,“她不可能自己就怀孕,一定有人那天晚上进去过。去查,查查她最近几个月都和谁来往过。”

    阿楠点了点头出去了,赢擎苍拿起电话打给沈公子,却还是不再服务区。他给自己倒了杯酒,尽量不去想唐霜得意的模样。

    唐霜此时的确得意,她太清楚自己的身体了,知道一定会怀上的。正哼着小曲看电视呢!就看到阿海正好从门外走进来。

    “你怎么了?”唐霜发现他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

    阿海把报纸展开问她:“是不是真的?你怀孕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