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一百八十章再不醒就把你裤子脱了

    帽子下露出一个尖尖的小下巴,就算是带着个能遮住一半脸的太阳镜,沈公子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冰火#中文 ..

    “张——宓!”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嘿嘿嘿嘿!”张宓嬉皮笑脸的和他打招呼,“今天天气不错,你们也来了郊游啊?”

    听她这么说,沈公子冷笑了一声:“那你就好好郊游吧,我们走!”说完就招呼手下准备进森林,张宓一见不好,赶紧拽住他的袖子.

    “哎呀,好嘛!我偷偷跟来的,带我一起进去嘛!”

    沈公子打了个哆嗦:“好好说话。”

    张宓撇撇嘴:“我想跟你一起去”

    “不行。”沈公子都没等她说完,直接一挥手,对手下说,“你们俩,把她送回去。”

    “我不走。”张宓瞪了他一眼,直接就往森林里冲。

    谁都没留神,十几个大老爷们就看着她从身边窜出去了。

    “该死的!”沈公子咒骂一声,“赶紧跟上。”

    周末,辛晴无奈的看着又跑来吃饭的莱尔:“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不适合你。”

    “我就是来吃个饭,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莱尔无耻的坐到餐桌旁,寻寻拉周着阿莎的手说,“走,我们去玩!”莱尔拦住阿莎问她,“阿莎,叔叔当你爸爸好不好!”

    “不要”阿莎想都没想就回答,“你没有我爹地好看,也没有寻寻哥哥好看。”

    莱尔还想说什么,辛晴瞪了他一眼:“寻寻,你带阿莎去玩。”

    寻寻牵着阿莎上楼,等到确定大人们都听不到了,他才认真的问:“阿莎,我和你爹地谁好看?”

    “爹地好看!”阿莎毫不犹豫的说,寻寻失望的低下头,阿莎觉得寻寻看起来好难过的模样,上去吧唧亲了他一口,“寻寻哥哥也好看!”

    寻寻想了想说:“那等我长大吧,等我长大一定比你爹地好看!”

    阿莎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兴趣,拉着他玩过家家去了。

    莱尔看到辛晴还瞪他,赶紧说:“我逗阿莎呢,我知道你还喜欢赢擎苍,我又不是傻子。”

    “那你”辛晴听他这么说,总算松了口气,可既然都知道了,还老往这跑什么?

    “虽然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我回法国的时候,他亲自和我说,让我照顾你。他竟然都不怕我趁人之危,那我又怎么能私下对你动脑筋呢!我是喜欢你,想和你结婚,可前提是你愿意啊,你既然一点意思都没有,那我是何苦,天下那么多女人呢!”莱尔说完,又嘿嘿笑了笑,“再说了,我答应了赢擎苍照顾你,他就欠我一个人情。赢氏总裁的人情可是很宝贵的!”

    之前觉得挺对不起他的那点情绪瞬间没了,辛晴撇撇嘴:“其实你主要是因为可以让赢

    擎苍欠你个人情吧!”

    “当然不是了,主要还是因为我喜欢你!”莱尔一本正经的说。可惜辛晴再也不相信他了,这个人家伙看起来像个绅士,实际上和沈公子是一类人。

    远在千里之外的沈公子打了个喷嚏。

    “哈欠!”他揉了揉鼻子,没好气的看了眼坐他旁边的张宓,“别离我这么近,回你自己帐篷去。”

    张宓这会可不怕他了,都已经进到森林深处了,他还能把自己扔下不成!所以她又放肆起来。

    “我今晚睡你的帐篷。”

    沈公子一副你做梦的表情:“你可以和我手下住。”

    “他们的帐篷和我的差不多,只有你的最高级!”张宓看了看沈公子的帐篷,咂巴咂巴嘴巴,他们的帐篷拿出来的时候,都得自己架好,只有这家伙,就尼玛的像变魔术一样,拿出来个圆形的包包,也没见他怎么样,就听到刷刷刷几下,那圆包包就变成了个大帐篷,简直太炫酷了。

    刚刚趁着沈公子去方便,她偷偷进去看了看,里面有厚厚的羊绒垫子,而且睡袋很大,张宓觉得就是她和沈公子一起睡进去,也能互相不影响,于是她就很愉快的决定了!

    “反正我今天晚上要跟你睡,你不愿意,你可以去睡我的帐篷。”张宓说完就钻到沈公子的帐篷里,三下五除二的脱了外套,钻进睡袋里。

    夜晚的森林到处都是诡异的声音,沈公子他们选在个背风的小山坡上扎营,按照地图上的标示,他们还要再走两天才能到那个村子。他那些手下都是认识张宓的,见她主动走进了沈公子的帐篷,一个个都心领神会的踩灭了火,钻进帐篷准备睡觉,省的一会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声音。

    沈公子翻了个白眼走进帐篷里,就看到张宓只露了个脑袋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见他进来了好心的指了指睡袋另一边:“你看,至少能睡五个人嗯!你睡另一边吧。”

    沈公子无法忍受睡在那种窄小的睡袋里,他的睡袋是专门订做的,足足能躺进去五个人,他平时用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在里面打滚。

    张宓以为还得和他斗争半天呢!结果沈公子就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睡袋另一边脱了鞋钻进去。

    “如果你半夜滚到我这边来,我是不会对你客气的。”沈公子看了张宓一眼,闭上了眼睛。

    张宓心里切了一声,大不了就是被丢出去呗,爬回来就好了,谁让自己没带睡袋呢

    随着夜色越沉,温度就越低,张宓睡到迷迷糊糊的,总觉得一个方向很暖和,于是她就不自觉的滚过去,完全不知道她滚着滚着,就把自己滚到沈公子怀里了。

    沈公子睁开眼,看着和八爪鱼似抱着自己的张宓,挑了挑嘴角。

    他的帐篷有调节温度的功能,他偷偷用遥控器将自己这边的温度调高,就等着人自投罗网。他可不是柳下惠,看着张宓睡熟的小脸在月光下显得越发惊艳,厚厚的嘴唇嘟着,像是在邀请自己。

    &nbs

    p;   于是沈公子低头舔了舔她的唇瓣,然后小心的把张宓运动服的拉链解开,估计是为了睡觉舒服,这丫头里面什么都没穿,沈公子看着那颤巍巍的两团,伸手捏了捏。

    张宓突然觉得好冷,打了个哆嗦,把自己紧紧贴到沈公子身上,沈公子脱掉自己的上衣,那两团柔软紧紧压着他,舒服的不得了。他的手悄悄在张宓背上慢慢摩挲,张宓的眉头松了松,睡的更沉了。沈公子像个采花贼,将手又慢慢的移动到她前面,捏住一个然后低下头。

    张宓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温暖包围着,好多羽毛在她身上轻轻划过,痒痒的又好舒服。然后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了胸口,她觉得又酥,又麻,好像有什么在细细的啃咬,又好像是要把自己吞进去,张宓甚至能听到自己哼了几声,然后她拼命的挥手,想让自己醒来。终于猛的一蹬腿,她睁开了眼睛。

    然后惊悚了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滚到了沈公子身边,滚到就滚到吧,还死死抱着人家,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在野外睡觉也不穿衣服。张宓又悄悄的滚回去,然后觉得自己胸口又痒又涨,忍不住拉开拉链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那地方看起来水亮水亮的,还又大又圆。

    张宓偷偷看了眼沈公子,发现人家闭着眼睡的正香,想了想实在想不通,干脆一蒙头,接着睡觉去了。过了好一会,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沈公子才张开眼睛,眼底带着抹未撒的,笑了笑。

    睡的真死,再不醒就把你裤子也脱了

    辛晴知道张宓跟着沈公子去给她找神医的时候,都已经是开学前一天了。她正奇怪怎么这家伙还不来报道,就发现邮箱里多了封定时发送的邮件,是张宓提前写好的,告诉她自己偷偷跟沈公子去了。

    辛晴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反正沈公子会照顾她。可那家伙竟然自己没有请假,辛晴只好打了个电话给学院,编了个她生病了的理由。然后又给沈公子打电话,想确认一下两个人是不是再一起,结果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她一想,估计是已经进到森林深处了,便开始每天提心吊胆的担心。

    而沈公子他们的确遇到了麻烦,因为昨夜的一场大暴雨,他和张宓两个人和那些手下走散了。说好的在下一个山头汇合,结果他们到了以后一个人都没看见。

    “怎么办?”张宓苦着脸,“我们是等一天,还是自己走?”

    沈公子拿出地图看了看,指着前面的一座山说:“我们不等了,也许他们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出发,傍晚前就能到。”

    “咳咳咳”张宓咳嗽了几声,晃了晃脑袋。沈公子看见了皱着眉头问,“你没事吧?雨停开始就一直咳嗽,是不是生病了?”

    张宓摇摇头站起来:“没事,估计是有点感冒,我刚刚已经吃过药了,我们快去吧!”

    两个人整理了背包,又开始向地图上最后的标记处前进,一路上张宓觉得脚越来越沉,头越来越大,然后她的记忆就停在沈公子突然把手伸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正想开口问你要干什么,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