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第一百七十八章他的内裤是不是也在这里

    沈公子终于想起来,那天晚上他有一瞬间是清醒的,这个认知让他突然有些惊慌。 ..

    如果他什么都不记得,那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找个理由,反正张宓也不记得了,那晚的事两个人都绝口不提。既然两个人都不知道如何发生的,也不清楚过程,那么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他刚刚脑子里出现了那些画面,张宓在他身下迎合呻吟,两个人的身体无比切合。

    那晚所有的感觉突然都在他脑海里放大,他甚至清楚的记得,关键时刻,自己压着张宓的腿说:宝贝,你的身体真棒,我太喜欢了,我忍不住了!

    自己明知道她是处女,却违背了原则要了她。事后竟然都不记得?沈公子呆呆的看着方向盘,突然脸上一痛,张宓趁他不注意,给了他一耳光。

    “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赶紧把车门打开,我要去找辛晴。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赢擎苍想脚踏两条船,没门!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唐霜,我”

    张宓瞪着眼睛,看着沈公子的脸突然放大,她想张嘴叫,却让沈公子的舌头趁机而入,强行勾着自己的舌尖一点一点的吸允。

    “闭上眼睛”沙哑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张宓本能的点点头,把眼睛闭上,然后就感觉到那条舌头又冲了进来,在自己嘴巴里肆意游走。她猛的反应过来,用力推开沈公子,又甩了他一巴掌。

    “你个王八蛋,你的嘴那么脏就亲我?你是不是得艾滋病了,想传染给我?”

    沈公子脸一黑:“接吻是不会得艾滋病的。还有,你说我脏是什么意思。”

    “这都听不出来?”张宓还在使劲擦自己的嘴,心想着回去一定要消一下毒。“你都亲过多少人?能干净吗?”

    沈公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发动了车子。短暂的安静之后,沈公子决定告诉她真相。张宓听完以后,先是沉默,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辛晴的号码,等那边一接通,她就吼了句:“好你个不要脸的,竟然敢瞒着我,我要和你绝交!”说完就挂了。

    沈公子嗤笑了一声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们俩一开始想瞒着所有人,不过我觉得不告诉你是很正确的选择。”看到张宓又想打他,沈公子瞟了她一眼,“如果你知道了,面对唐霜的时候,还会是这种态度吗?恐怕你会幸灾乐祸的去打击挖苦她吧!然后让她恼羞成怒,不在给辛晴做药,让辛晴活活疼死?

    张宓撇撇嘴,她是沉不住气,不告诉她也是应该的。

    “怪不得赢擎苍当初那么凶狠的拿烟灰缸丢我,我就觉得不对劲。”张宓看了他一眼,“你那是什么眼神?我知道事情轻重,我不会说出去的。”

    沈公子点点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背后的那个人相信赢擎苍爱上了唐霜,逼着他对唐霜出手,这样辛晴就安全了。”

    “我觉得在此之前应该先彻底治好她的病,不然别的都免谈。”张宓瞪了沈公子一眼,“你刚刚为什么亲我?”

    沈公子不动声色的说:“为了证明一些事情。”

    “哈哈!”张宓满脸嘲讽的看着他,“别和我说你觉得自

    己喜欢上我了,要为了我放弃你那整片森林。”

    “你是没睡醒吗?”沈公子斜了她一眼,“说什么梦话。”

    张宓冷哼了一声:“所以,以后不要随便碰我,我可是要找个好男人结婚的!”

    沈公子看了他一眼,继续开车。

    晚上辛晴主动给张宓打了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先是互相道歉,然后又一起痛哭流涕,最后张宓握拳发誓。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相信赢擎苍很快就能解决问题,你们会幸福的!”

    张宓在听到沈公子说,想害辛晴的是之前那个威廉的同性恋情人,就浑身都打哆嗦。那个变态男人当初是怎么折磨辛晴的她记忆犹新。他的情人一定比他还变态,如果辛晴被他抓住,一定会受尽折磨的。

    赢擎苍回公司的时候,沈公子正在浪费他的酒。

    “你怎么没去找女人?”

    “我刚刚亲了一个女人。”沈公子冲他举了举酒杯,“喝一杯吧!”

    赢擎苍给自己倒了杯酒,松了松领带坐到他对面:“你是说你吻了一个女人的嘴?”

    沈公子点点头,赢擎苍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你从不亲那些女人的嘴吗?”

    “她不是那些女人。”沈公子揉了揉眉心,漂亮的丹凤眼透着丝迷茫。

    赢擎苍恍然:“是谁?”

    “张宓。”

    “不意外。”赢擎苍笑了下,“她比那个翎琅漂亮多了。”

    沈公子目光流转:“不是漂亮的问题。”

    “那是身材好?”赢擎苍戏谑道,“你又趁着醉酒把人给吃了?”

    “我就是吻了她的嘴,想看看是什么感觉。”

    赢擎苍哦了一声:“结果呢?”

    “很不错!”沈公子想到车上的那一吻,该死的甜!

    “想清楚了?”赢擎苍突然严肃起来,“她和辛晴的关系你知道,如果你伤害了张宓,辛晴不会放过你的,换句话说,我也不能放过你。”

    “嗤!你个重色轻友的小人。”沈公子摆摆手,“你放心!还不到那个地步,只是觉得不错而已。”他顿了一下,想起张宓的话,接着道,“我舍不得放弃我那一整片森林!”

    初三的时候辛晴带着寻寻和阿莎去施芊芊家吃饭,见到了施芊芊的儿子。还不到一岁的小宝宝,长的就和施芊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我靠,这扔到大街上也丢不了啊,一看就是你的种。”张宓口无遮拦的说,“就是看不出来爸爸是谁!”

    丁磊沉着脸把宝宝接过去:“不用看出来,也是我。”

    施芊芊早听说阿莎被卖了,此时见到寻寻一脸窥究的打量了半天。

    “长的很漂亮,智商真的很高?”

    张宓

    点点头,悄悄说:“我骗他和我一起做过智力测试,他秒杀我。”

    “那是因为你太笨。”施芊芊毫不客气的说,张宓瞪了她一眼,“他智商真的180,不然怎么能跳级。”

    施芊芊想了想问:“阿莎也打那针了?”

    “打了。”辛晴有些无奈,“人家认准了她,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那你记得好好观察,如果回头真管用,我也给我儿子打一针。”说完她立马又补了一句,“主要是看看有没有后遗症啊!”

    辛晴白了她一眼:“合着你拿阿莎做实验呢?再说了,那种东西不会有很多吧,买都买不到。”

    “你不是干妈吗?”施芊芊笑了笑,换来辛晴和张宓鄙视的目光。

    一直到晚上离开,都没听施芊芊提一句辛晴和赢擎苍的事,只是在车要开动时,她对着辛晴握了握拳头说了句:“加油!”搞的张宓特别不平衡。

    “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你和赢擎苍不是真的分开了啊!”

    辛晴想了想说:“以她的智商,多半是猜到了什么,就算不是全对,但也不离十。”

    “只有我傻乎乎的当真了。”张宓撇撇嘴,“啊啊!要不还是让陈欢给我也打一针算了。”

    寻寻突然插了句:“你现在好歹比白痴聪明,打了针可就连白痴都不如了。”

    嘤嘤嘤张宓扑进辛晴怀里。

    拐进别墅区时,就连开车的阿澈都没注意,有一辆车突然改变了方向跟在他们后面。看到他们的车停在哪里后,才又掉了个头离开。

    又过了两天,辛晴见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没想到,你也住在这里,我们这也算是邻居了!”唐霜一大早就出现在门口,她那晚回来的时候看到阿澈的车,以为里面坐的赢擎苍,结果车子停下后辛晴竟然从里面下来。她这才知道,辛晴也住在这里。

    赢擎苍自从那晚之后,就没在碰过他,甚至连见面都少,打电话过去总是说再忙。她亲自跑到赢氏找过两次,发现人家的确是在开会。唐霜觉得还是不舒服,尤其是在知道辛晴也住在这里之后,所以她跑来了,想看看到底是不是赢擎苍的房子。

    “带孩子们上楼。”辛晴看了她一眼,交代阿澈。寻寻抱着阿莎带着乐乐,阿澈领着孩子们离开,顺便给沈公子打了个电话。

    唐霜看到乐乐时心里有些放心,之前她发现乐乐不见了,曾经问过赢擎苍,赢擎苍和她说辛晴想看看狗,让阿澈给她送过去了,至少证明赢擎苍没骗自己。她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正要坐下时,却看到沙发缝隙里有一个领夹。唐霜脸一变,拿起来问辛晴:“这是什么?”

    辛晴心里咯噔一下,那一定是阿莎拿了赢擎苍的领夹玩,随手丢在这里的

    “说啊?”唐霜上前一步,“如果我没记错,这是赢擎苍的领夹吧!怎么会在你家里?”见辛晴还不吭声,唐霜转身就往楼上跑,“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连内裤也丢在这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