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一百七十七章今晚我不走

    “我知道!”辛晴靠在他怀里,吸了吸鼻子,“只是看到那张和你一样的脸,在亲别的女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

    赢擎苍将她抱紧了些:“是我不好,原本不让沈公子告诉你,是想晚上过来给你个惊喜,谁知道那女人做会拍照片发给你。”

    辛晴觉得今晚她疼的实在冤枉,愤愤的说:“是手机不好!我明明把她的号码加到黑名单里了,怎么还能打进来?”

    “明天咱们换个手机,乖!”赢擎苍站起起来,坐到她腿前,“忍一下,我给你上药。”

    辛晴看着赢擎苍拿镊子把碎渣小心的捡干净,又用碘伏消了毒,涂了药膏,最后用纱布包好。她轻轻摸了摸,“要是留下疤,穿裙子就不漂亮了!”

    “不会的!”赢擎苍亲了亲她,“我去洗手,然后下楼给你端点吃的。”

    辛晴拉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问:“你什么时候走?”

    “不走了,今天不走了!”赢擎苍看她那可怜的小模样,心都快疼死了,抱着她亲了好几下才下楼。

    客厅里已经没人了,赢擎苍把热在保温桶里的菜和饺子放到托盘里,又拿了瓶牛奶,上楼时阿澈跑出来看了看。

    “少爷,阿楠把莫妮卡带走了,沈公子让我提醒你,小姐腿受伤了,不能剧烈运动。还有你放心吧,两个孩子我看着!”说完他撒腿就跑,屁股后面还跟着乐乐。

    赢擎苍推开门就看见辛晴趴在床边正在那使劲够遥控器。

    “别动,碰到伤口你又疼了。”赢擎苍赶紧将饭菜放好,把遥控板递给她,“想看电视?”

    辛晴用力点点头:“看春晚!”然后她拍拍自己旁边,“你上来抱着我一起看。”

    “把饭吃完我再上去。”赢擎苍拉了张小圆桌过来,让辛晴靠在枕头上坐好,两个人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赢擎苍还时不时的叼住小嘴亲一下。腻腻歪歪的吃饱饭,赢擎苍用手捂着牛奶瓶,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抱着她,“这段时间你一个人是不是都不记得睡前要喝牛奶了?”

    辛晴眼珠转了转:“偶尔还是记得的。”

    “真让人操心!”赢擎苍咬了她鼻尖一口。

    辛晴扑进他怀里:“就要你操心,就要你操心,这样你就会无时无刻都得惦记着我!”

    赢擎苍捏着她的下本把辛晴的脸抬起来,用嘴唇在她唇瓣上摩挲着:“本来就是无时无刻不惦记!”说完就就将她的唇瓣吸进自己嘴里,细细描绘着她的唇线。温柔的好像在品尝美食,一点一点的慢慢吃下去。

    直到辛晴气息不稳,身子又不停的扭动才放开她,紧紧搂进怀里:“小乖,别动!”

    “难受”辛晴媚眼如丝,嘴唇泛着层水光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赢擎苍低吼了一声,又吻了下去。

    同样是在床上,唐霜正悠悠转醒,她用手摸摸旁边发现没有人,想要起来,下身却一阵酸疼。借着昏暗的灯光,她看到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或青或紫的吻痕,心里泛起一股甜美。

    这

    时浴室的门打开,背着灯光,唐霜能看到男人的剪影。

    “阿苍!”她开口一叫,声音带着些沙哑,又低低的诱惑着人。浴室门口的男人似乎身子顿了一下,又快步走过来,唐霜还没看清,就又被他压在床上。

    她正想说什么,男人已经吻上了她的唇,并且顺着她的下巴一路吻下去。唐霜很快沉浸在身体的渴望中,扭动的身子配合着男人。

    “啊!”她咬着嘴唇叫了一声,男人正进入的动作停了下来。唐霜很高兴他的体贴,主动缠上他的腰,“轻一点哦,人家还疼呢!”

    话音刚落,男人的身体就往下一沉,同时唐霜的声音被两片嘴唇堵在了喉咙里,只剩下唔唔的呻吟

    天边乍亮,因为s市只能在指定的地点放炮,郊外的别墅群一片安宁,豪华的大床上,两个人相依偎着紧紧抱着对方,被子下面的轮廓能看出来他们的身体交缠的有多紧密。

    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一向浅眠的赢擎苍睁开眼,发现辛晴好像在出汗。他紧张的用眼睛碰了碰她额头,发现并不烫,这才放下心来,把被子往下拉了拉。这一拉,就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肩膀,赢擎苍眼里一暗,低头一点一点的轻啄,时不时的舔一舔。

    “痒”辛晴哼了一声,想翻个身,却碰到了膝盖,马上清醒过来,皱着眉头喊疼!

    赢擎苍赶紧用手在伤口周围压了压:“不长记性,睡一觉就忘了痛了?”

    辛晴看见他就想起昨晚的事,又捂着脸叫了一声。

    这个男人昨晚用手和嘴让她欲仙欲死,私密处仿佛现在还有那种柔软又酥麻的感觉。

    “以后不准那样对我!”辛晴嘟着嘴威胁他,看上去更像撒娇。

    赢擎苍挑着嘴角,邪魅的一笑,昨晚小丫头的反应那么激烈,脸上的表情让自己看着都觉得下面要爆炸了,以后要多试几次!

    “怎么了?很甜的。”赢擎苍不要脸的挑逗她。

    辛晴一把拉起被子藏进去:“啊啊啊!没脸见人了。”

    “这有什么,很舒服不是嘛?”赢擎苍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以后我们要尝试各种姿势,这样才能生活和谐!”

    辛晴撇了撇嘴:“我们又不是一家人,要什么生活和谐。”

    “再等等,再等等!”他抱起辛晴,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为了你的安全,为了我们以后每天都可以再一起,再等等。”

    辛晴抱着他:“我没事,我刚刚瞎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好!”赢擎苍在她脸上啃了一口,“下楼吃早餐,我陪阿莎玩一会。”

    因为辛晴的膝盖不能动,赢擎苍抱着她下楼。阿澈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堆雪人,乐乐最先发现辛晴下来了,狂叫着跑进来,阿莎和寻寻跟在后面,阿莎一边跑还一边叫:“妈咪羞羞,这么大还让爹地抱!”

    “妈咪的腿受伤了。”赢擎苍小心的将辛晴放到沙发上,掀开她的裙子指给阿莎看。阿莎哇就哭了,抱着辛晴不撒手。

    辛晴赶紧哄她:“没事,没事!你看妈咪

    都没哭。”

    “不疼吗?”阿莎想用手碰,又怕辛晴疼,小模样老纠结了。

    寻寻帮她把眼泪擦干说:“阿莎不哭,晴姨就不疼了。”

    “那我不哭了,妈咪不疼!”

    赢擎苍眯了眯眼睛,就是这小子要娶他们女儿?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寻寻抬起头看着他。赢擎苍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一声叔叔,脸一声,暗哼了一声:臭小子,和他爸一个德行。

    寻寻悄悄走到他跟前,赢擎苍看他有话说,配合着蹲下来。

    “你和晴姨离婚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没准以后阿莎会有新爸爸,所以我就先不叫你了!”寻寻的声音不大,就他们俩听的到,赢擎苍瞪了他一眼,果然是万老板亲生的儿子,从小就继承了他毒舌的优良品质。

    赢擎苍决定以后辛晴怀孕了,也要从胚胎开始打针,他的儿子怎么能输给万家的

    阿澈摆好碗筷,几个人正准备吃饭,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尖叫:“你怎么在这里?”

    张宓两步冲进来,一把推开正要抱辛晴的赢擎苍。

    “你傻了?让他抱你?”她一扯辛晴的袖子,又惊恐的指着她的肩膀上那些吻痕:“这他你被他强奸了?”

    辛晴直接捂着脸不吭声了,赢擎苍黑着脸对阿澈吼:“还不把她给丢出去?”

    阿澈为难的看着张宓,不知道该从哪下手,就又看到沈公子一摇三晃的走进来:“喲,一大早这么热闹啊!”

    “赶快,把这个女人带走。”赢擎苍指着张宓,张宓扑过来想咬他,上次赢擎苍拿烟灰缸砸她,她还没报仇呢!沈公子一把将她拦住,直接抗到肩膀上就往外走。

    “我就是个劳碌命,大过年的还得当苦力。”

    张宓使劲挣扎,用手揪他头发,沈公子啪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别动,不然我就把你裙子脱了。”

    看到张宓终于老实的被带走了,辛晴看了看赢擎苍。

    “没事,我们吃饭。”

    唐霜这会也在吃饭,她手里拿着张卡片,上面是赢擎苍离开时留的言:有事,晚上家里见。

    想到昨晚上后面两次男人疯狂的在她身上索取,唐霜得意的笑了笑,还说不想碰我,现在碰过了,知道我有多好了吧!她将卡片收起来,叫服务员结账,准备去做个按摩和精油护理再回去,既然赢擎苍喜欢她的身体,就要趁着这段时间让他离不开自己,等过一个月,他就是想要,自己也不能给了

    沈公子把张宓丢进车里,刚坐到驾驶座上,就看见张宓抬手朝他脸上扇过来。

    “想打我?”沈公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在练几年吧!”

    张宓咬牙切齿:“你竟敢打我屁股?”

    “又不是没打过,那天晚上我”沈公子突然住嘴了,他脑子里不知道怎么的,出现了喝醉酒那晚和张宓上床的镜头。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她那天的样子了,却原来沈公子摸了摸下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