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一百七十六章他正趴在我身上

    “呵呵,你怎么认出来的?”对方咧嘴一笑。冰火!中文 ..

    沈公子抽了抽嘴角:“拜托别用他的脸做这种表情,太惊悚了。”

    “不错,你的观察力没有退步。”又一个赢擎苍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看来不管再怎么高科技的东西,假的就是假的。”

    两个一模一样的赢擎苍站在沈公子面前,其中一个挑了挑眉:“不可能啊,我带上的时候觉得一模一样,所有人都说看不出来。”

    “你老板也说了?”另一个赢擎苍问。

    假的赢擎苍顿了下:“他只是摇了摇头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赢擎苍。”

    显然,也是分的出来的。

    “他要是看不出来,那我就有机会嘲笑他了。”沈公子绕着假赢擎苍转了一圈,“如果拍成相片,恐怕我也会被骗过去。”

    “那就说明很像啊!”假赢擎苍得意的说,“对了,我叫小七。”

    沈公子撇撇嘴:“可是气质不像啊?”他指了指赢擎苍:“如果说他是狮子,你就是土狗。你说,那气质能像吗?”

    “有这么夸张吗?”小七在脸上抹了一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斯斯文文的,看上去像个大学生。

    沈公子接过他刚刚扒下来的东西摸了摸:“手感都很像,什么做的?”

    “一种高科技仿真皮肤。”小七小心的拿过来放到一个盒子里,“可别弄坏了,就这么一个面具,能买艘轮船呢!”

    赢擎苍无所谓的说:“反正用完了以后还是要毁掉的。”

    “啊!为什么?”

    沈公子拍了拍小七的肩膀说:“你觉得,他允许有人顶着他的脸到处跑吗?”

    小七翻了个白眼,心里说:谁没事愿意装成你到处跑啊

    大年三十这一天,辛晴早早的领着两个孩子把对联贴了,然后和田姨擀面做馅包饺子。沈公子打电话来说晚上他和阿澈阿楠也要过来吃饭,辛晴想了想,还是从饭店叫了桌年夜饭过来。

    然后她突然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这么久没见莫妮卡?正奇怪呢,就听到在客厅玩的寻寻喊到:“你是从哪里来的疯女人,快把阿莎放下!”

    辛晴匆忙跑出去,就看到莫妮卡正把阿莎高高的举过头顶,对着寻寻说:“好漂亮的孩子?你是辛晴的私生子吗?不对啊,这也太大了。”

    “胡说什么?”辛晴脸一黑,“教坏小孩子。”

    莫妮卡一见她,把阿莎丢进沙发里就扑过来,阿莎没坐稳,差点掉下去,吓的寻寻赶紧抱住她,然后使劲瞪莫妮卡。

    “辛晴!真好,我还能活着回来见到你。”她抱着辛晴干嚎,“你不知道赢擎苍那个陈世美嫌我碍事,就把我发配到东欧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你看看我,是不是黑了?丑了?”

    辛晴打量着她:“没有,我觉得你还挺精神的,好像还胖了。”

    “切!那是因为见到你和小阿莎瞬间复活了。”莫妮卡指着一只瞪她的寻寻,“这个美少年是谁?”

    “朋友家的孩子,暂时让我照顾。”寻寻听到她这么介绍自己,显然不是很满意,抱着阿莎走过来说,“我真正的身份是阿莎的未婚夫!”

    噗莫妮卡狂笑:“妈呀,太可爱了,你才多大啊,就打我们阿莎的注意?”

    “和年龄无关,晴姨连聘礼都收了,等阿莎长大我们就结婚!”

    莫妮卡看辛晴,辛晴打岔:“来来,你快去放行李换衣服,去帮我把水果切了。”

    辛晴总觉得,每次寻寻一提到聘礼两个字,就是在提醒阿莎已经被卖掉了。她有时候也会担心,万一阿莎以后不喜欢寻寻怎么办,但是张宓说她是杞人忧天,寻寻以后绝对是比赢擎苍还出色的男人,阿莎有什么理由不喜欢。

    和辛晴这边一样,唐霜也在忙碌着,不过她是在忙着打扮。好不容易挨到傍晚,赢擎苍人没回来,却打了电话过来叫她去酒店。

    “为什么不回家?”唐霜好奇的问。

    赢擎苍在电话那边说:“家里有陌生人,听到了不好。”

    唐霜脸微微发红,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她忘记了阿海还住在这里。收拾好自己,特意把之前选好的内衣带上,出门时她碰到刚从外面回来的阿海。

    “阿海,你要是无聊就自己出去玩啊!我今天晚上不回来。”

    阿海的脸色不太好,唐霜发现他这段时间的脸色都不好,不过她也没在意,只以为他是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

    “我今晚和赢擎苍有活动!明天给你红包啊!”说完唐霜摆摆手出了门。

    阿海看着她的背影,握了握拳头,打开门追了出去

    酒店的房间灯光昏暗,唐霜听着浴室里流水的声音,特地给自己又把了次脉,一切都很正常,她盯着浴室,看到赢擎苍开门出来,的上身还在滴水,下面只围着浴巾。

    唐霜脸红了红,赢擎苍慢慢走过来掀开被子,发现唐霜穿着渔网似的内衣,每一处身体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俯下身子,一把将浴巾扯开。唐霜只觉得身上一沉,她低头看着赢擎苍在她身上游走的嘴唇,伸手碰了碰他的脸,呻吟了一声:“阿苍,真的是你,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赢擎苍将她的手高高的举起来放到头顶,几下就将渔网内衣撕烂,一边在她脖子上慢慢啃噬,一边用力一送。唐霜尖叫了一身,偷偷拿着手机按下了发送键。

    辛晴手里正端着盘饺子,听到手机响拿出来一看,正在客厅逗阿莎的沈公子他们就听到咔擦一声,莫妮卡离的最近,直接冲进厨房,看到辛晴抱着脑袋跪在地上,她的膝盖已经被盘子的碎片扎的血肉模糊,可她仿佛不知道似的,只是拼命的抱着脑袋,往旁边的冰箱上撞。

    莫妮卡一把将她抱到旁边,沈公子冲着阿澈大吼:“药,快点!药!”

    阿澈快速拿着药跑进来,沈公子死死抓着辛晴不让她动,阿楠板着辛晴的脑袋。

    “快点,把药放到她嘴里。”沈公子对还在发呆的莫妮卡喊,莫妮卡是头一次看到辛晴发病,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严重,一时有些慌神,她被吓到了。听沈公子喊她,才赶紧把药放进辛晴嘴里,阿澈把杯子端过来,给辛晴灌了口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莫妮卡看到辛晴闭着眼,昏死在自己怀里,就一会功夫,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沈公子松了口气,将辛晴接过去:“我抱她上楼,你去拿药箱,她的膝盖得处理一下。”他抱着辛晴走到客厅,寻寻正捂着阿莎的眼睛不让她看,阿莎正小声的哭泣着,一边说:“妈咪的头头又疼了,一定是阿莎不听话,惹妈咪生气了。阿莎是坏孩子,是坏孩子!”

    “阿莎不是坏孩子,阿莎最乖了。”寻寻在她耳边小声哄着,“你妈咪是生病了,我们都在给她找药,等吃了药就不疼了!”

    阿澈和阿楠捂着发红的眼睛,陪两个孩子去了。莫妮卡拿药箱的时候,看到了辛晴手机上的照片,冷笑着给赢擎苍发了条短信。

    赢擎苍正开车往沈公子家赶,今晚他可以陪辛晴到天亮,为了给她惊喜,还特意回了趟赢家,把乐乐也带上了。手机显示有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在停车了,点开后就看到一句。

    “那女人的滋味不错吧,你和别人上床的时候,辛晴却要死了。”

    赢擎苍撒腿就往屋里跑,推开门看到正哭的阿莎。

    “怎么了?”

    “少爷!”阿澈赶紧说,“小姐刚刚又头疼了。”

    阿莎一见赢擎苍扯着嗓子放声大哭起来:“爹地!爹地!”

    “阿莎乖,不哭了,爹地回来了。”赢擎苍抱起她,莫妮卡拿着药箱走出来看见他,抄起一把椅子就扔过来,被阿楠一脚踢开。

    “你干什么?吓到阿莎了。”

    莫妮卡冷笑了一声:“他连大的都不顾,还指望他顾小的?”

    沈公子从楼上跑下来,见到莫妮卡那么激动,直接一掌就劈晕了她,将药箱丢给赢擎苍:“快上去!”

    赢擎苍顾不得安慰阿莎,拿着药箱匆匆跑上楼,小心的推开门,就看到辛晴像个瓷娃娃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她的胸膛还有起伏。

    “阿晴!”赢擎苍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我来了,我来了!”

    他想起沈公子给他的药箱,辛晴一定是哪里受伤了,他小心的掀开被子,就看到还扎着碎片血糊糊的膝盖。

    “该死!”赢擎苍一拳砸到床头柜上,实木的柜子啪一声,从中间裂了道缝。床上的人动了动,睫毛眨了几下,慢慢张开。看到了床边一脸哀伤的男人时,辛晴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可很快膝盖上传来的痛感让她知道是真的。

    “赢擎苍!你来了。”

    赢擎苍小心的将她抱进怀里:“我来了,对不起!又害你疼了,我没有事先告诉你,那个男人不是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