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第一百七十五章你,准备好了吗?

    小孩子是最怕打针的,阿莎一见针头就哭了,一边往辛晴身上爬:“妈咪,不要扎屁屁,不要!”

    “这个打了会变超人?”张宓突然神来一句。.

    陈欢白了她一眼:“那怎么可能?这个可以改善基因缺陷,最大限度的开发大脑末梢神经,从而刺激脑容量。”

    “你能不能说我们能听懂的?”张宓瞪着眼睛。

    “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让阿莎的大脑达到最完美的开发。”

    辛晴愣了愣,指着寻寻说:“就像寻寻一样智商180?”

    “那不能!”陈欢摇了摇头,“寻寻在还是胚胎的时候就开始接受改造了。这个只能打一次,具体小阿莎能到什么地步,要看她日后的成长。”

    “不过,肯定是比你聪明的。”陈欢又补了一句,“我不是说你不聪明,你就是正常人!”

    辛晴打住她的话:“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快打吧!快打吧!”有了寻寻做教材,张宓兴奋的催促道,并且把阿莎从辛晴身上抱下来,脱掉她的裤子。寻寻脸一红,默默的转过身去了。

    “哇”阿莎开始哭,“阿莎不要打针,阿莎没生病。”

    陈欢笑眯眯的看着她:“婆婆刚刚开玩笑呢,不会打阿莎屁屁的。”帮她把裤子穿好,抱到自己怀里,陈欢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漂亮的发夹,“喜欢吗?”

    阿莎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了,接过来高兴的往自己头上带,然后她就觉得自己胳膊上一疼,还没来得及哭,就又不疼了。陈欢把针管收起来:“好了!看看日后我们阿莎能长成多厉害吧!”

    “嘿嘿!”张宓一脸狗腿的凑过去:“陈欢啊,你看看,我能不能也来一针啊!”

    陈欢笑了笑:“可以。”

    张宓刚要欢呼,就听见她说,“成人注射的话,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变成白痴,你要试一试吗?”

    “谢谢,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张宓面无表情的坐到一边,眼睛在阿莎身上打转,恨不得在她脸上看出朵花来。

    辛晴不好意思的和陈欢道谢:“这个一定很贵,也很稀有吧!就这么让阿莎用了。”

    “不用不好意思,这是聘礼!”陈欢得意的说,“阿莎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必须给她用最好的东西。”

    辛晴心里万分抱歉的看着正和寻寻玩亲亲的阿莎,悲催的想:丫头啊,你已经被卖了,你知道吗?

    “我这次来,一是见见我未来儿媳妇,再一个是想拜托你帮我照顾寻寻。”轮到陈欢不好意思了:“不知道能不能让寻寻住到你这来呢?”

    刚刚用了人类了历史上那么伟大的发明,现在她能说不行吗?

    “当然可以!”辛晴疑惑的问,“只是,他为什么不和你住呢?”

    陈欢悄悄凑到辛晴耳边:“我一进实验室就是好几个月,可怜的寻寻就只能一个人和保镖在家。我觉得这样下去对他的成长太不利了,反正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让他到你家我也放心!”

    “妈咪,你不过是又想逃跑,嫌带着我

    麻烦而已。”寻寻毫不给面子的戳穿他妈。

    “逃跑?”张宓来劲了,“是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要你手上的研究成果,你宁死不屈,决定藏起来?”

    陈欢眼瞪:“那家伙比恐怖分子恐怖多了好吧!”

    那家伙?辛晴有些明白了,拦住还想刨根问底儿的张宓说:“没问题!我会照顾好寻寻的。”

    陈欢赶紧招呼一直站在门口的保膘:“快去把寻寻的行李都搬进来!”

    辛晴呵呵了两声,合着人家早就准备好了。陈欢临走时,抽了辛晴一管血,说是回去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治好她。辛晴觉得虽然万老板一家人都挺逗逼的,但是对赢擎苍和自己是真的好,有这样的朋友,她觉得很感动。

    回到屋子里时,寻寻正在帮阿莎带他妈咪送的发卡,看到辛晴进来和她说:“晴姨,这个发卡一定要让阿莎每天都带着,知道吗?”

    看着那张小脸一本正经说话的摸样,辛晴好笑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家的聘礼嘛,会一直带着的!”

    寻寻看那了她一眼,知道辛晴弄错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他也没说明,反正日后有机会她自然会知道那发卡到底有什么用

    辛晴把阿莎对面的房间收拾出来给寻寻住,期间阿莎强烈要求寻寻哥哥要和她一起睡,被辛晴严词拒绝了。可她却低估了小孩子的本事,直到后来有一天她半夜逮到,才知道每天寻寻都是跑到阿莎房间,抱着她睡的。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张宓知道她还在纠结回国的事情,“就算你和赢擎苍离婚了,从法律来讲,他还是阿莎的爸爸,孩子看爸爸,天经地义!到时候,你可以不用去啊,把阿莎丢给赢擎苍带一天总可以吧!她也想和爸爸再一起的,你得考虑孩子的感受。”

    辛晴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回去,她给沈公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你怎么说?”沈公子问赢擎苍,赢擎苍丢给他一串钥匙。

    沈公子看见那钥匙怪叫道:“这不是我家钥匙吗?你拿出来干什么?”

    “我出钱装修了。”

    所以呢?沈公子看着他。

    “让辛晴和孩子们住。”

    沈公子捂着额头:“你就不怕碰到唐霜啊?”

    “碰到就碰到,反正是你的房子。”赢擎苍想了下说,“你那棟在二区,从北边的路口进,也不会能碰到。”赢擎苍知道辛晴不想看见唐霜,他也不想给她找不舒服。

    “我先回去看看,你把房子给我折腾成什么样了。”沈公子嘟囔着往出走。

    赢擎苍丢过来一句:“反正你也不结婚,也不住,什么样都和你没关系。”

    “那是我的房子!”沈公子瞪了他一眼。

    赢擎苍挥挥手,让他赶紧走:“没说不是你的。”

    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辛晴回来了。

    沈公子和阿澈去机场接她们,却意外的碰到了很多记者。

    “怎么回事?”张宓将辛晴护在身后,大声问沈公子,周围全是记者的声音,

    闪光灯到处闪。

    沈公子怀里抱着阿莎,黑着脸说:“我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才冲出机场,大家赶紧上车快速离开。辛晴将阿莎抱过来,见她小脸绷的紧紧的,有些担心:“阿莎?”

    “妈咪,他们为什么要拍我们?”阿莎的手死死揪着辛晴的衣服,显然是吓到了。

    辛晴不知道怎么解释,寻寻对阿莎伸出手,阿莎身子一倒,就扑进他怀里。

    “等阿莎长大了,就会明白。现在,我们比赛看谁的七巧板拼的快好不好?”

    阿莎拍拍手:“好!”

    沈公子打量了寻寻半天,啧啧道:“你比你爸可爱多了!”

    “那是因为我像我妈咪。”寻寻又是一本正经的回答,还加了句,“你果然长的比女人还漂亮。”

    沈公子眼一瞪,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阿澈,我们去哪里?”辛晴发现这车子在往赢家的方向开。

    沈公子挥挥手:“放心,住我那里。”他看了眼张宓,又说道,“幸好之前我心血来潮装修了一下,不然还真得住酒店了。”

    等张宓参观完房子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想到你的品味这么独特,房子装的就和给女人住的一样。”

    因为那本来就是给女人住的

    沈公子当然不能这么说,在张宓眼中,赢擎苍现在还是陈世美,他们也不想让张宓知道真相,她的嘴太不严实了。

    当天晚上,唐霜在新闻上看到了辛晴,她一时沉不在气,给赢擎苍打了电话。

    “你怎么还不回来?”

    赢擎苍听了淡淡的说了句:“我已经在门口了,有事?”

    唐霜赶紧挂了电话去开门,看到他真的在门口站着,心才放下来。跟着赢擎苍走上楼问他:“辛晴回来了你知道吗?”问完她又自嘲的笑了笑,“你当然知道了,沈公子去接的机。”

    “难道你要让人家过年不回家,一个人在国外呆着?”赢擎苍没好气的说。

    唐霜抿了抿嘴角:“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跺了跺脚,“我有事想和你说。”

    “说吧,我听着。”

    “记得我说过的条件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和我上床?”唐霜直接问出来,她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赢擎苍永远不会碰她。

    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仿佛过了好长时间,她才听到赢擎苍说:“那就三十晚上吧!”他看了眼唐霜,“在这之前,你要把下个月的药做出来。”

    “那是当然!”唐霜笑的答应。

    第二天,沈公子去赢擎苍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立在落地窗旁发呆。

    “你怎么了?”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没事。”

    沈公子眼神隐晦的哦了一声,然后慢慢朝着他走过去:“我倒是有事想问问你。”他突然抬手扣住赢擎苍的咽喉,“你是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