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第一百七十四章快把裤裤脱掉

    事情的结果和赢擎苍的计划有些出入,他没能把阿海打到住院,因为阿海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最神奇的是,他可以以极快的速度在墙壁上攀爬,就像一只壁虎。

    幸好沈公子早就叫来了记者,第二天报纸的头条就是赢氏总裁为夫人吃醉动手打人。唐霜一大早看着报纸,心里控住不住的高兴。在她看来,赢擎苍就算嘴上再怎么说讨厌她,也会把她规划成私有物,见到自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还是会生气。唐霜心情好,脸上的笑容便怎么也止不住。

    “阿海,快吃!等会我带出去玩。”

    看着眉飞色舞的唐霜,阿海心里又悲又恨,自己从小就喜欢她,原本以为等唐叔的后世办完了,就让寨子里的老人去和唐霜说,想先给两人订个婚,等明年就结婚的,谁料到唐霜出来没半年就和别人结婚了。他后半生的规划都是和唐霜在一起的,现在却只剩下他自己了。

    “我不想去。”阿海闷着头不吭声,唐霜惊讶的问,“为什么?”

    “你就那么喜欢他吗?”阿海忍不住道,在他看来,那个男人根本就不喜欢唐霜,他看唐霜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爱意。

    唐霜抿着嘴笑了笑:“我好爱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他了。”

    “可他不爱你!”阿海皱着眉,“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那又怎么样?”唐霜也有些生气了,“你知道他对别的女人什么态度吗?对我已经很好了,现在不爱我没关系,早晚他会爱我的。”

    阿海还想说什么,唐霜站起来看着他:“你要是在这么说,我要生气了!”

    赢氏,赢擎苍把报纸丢到桌子上,看了沈公子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急什么?今天把药送过去就行了。”他打了个哈欠,“我现在都成你专职跑腿的了。”

    赢擎苍哼了一声:“少来,这样你正好有借口不用管道上那些事。”

    “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我在出手,一劳永逸!”沈公子站起来,挥挥手,“走了。”

    辛晴今天难得穿了高跟鞋,用张宓的话说,这样看起来比较有杀气。

    “既然你约我出来,一定是有话说,那就别绕弯子了,说吧!”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有些吊儿郎当的看着她,咧嘴一笑:“没想到啊,我会输给一个中国娃娃。”兰达咳嗽了两声,表情变得有些无奈,“你不用紧张,我也不是来下战书的。”他递给辛晴一张纸,“我得了艾滋。”

    辛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之前累计的战斗力突然就散成渣了:“你”她看了眼化验单,小心的问兰达,“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你,ck放弃了我,原本我是最有希望成为首席设计师的。”兰达深深的看着她,“我不服气,我要证明我不比你差。圣诞节的作品是我按照你的思路设计的,我今天来是想想听听你的评价。”

    辛晴仔细想了想,真诚的对他说:“很好,但是那不是你的东西。你按照我的风格去设计,不管设计的多像,也不能代表你自己。”

    &nbs

    p;兰达自嘲的笑了笑:“是啊,假的就是假的。我想,我没有机会打赢你了。”

    “谁说的?”辛晴笑了笑,“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打赢我,你能安心吗?”

    兰达一愣,看了她半饷,露出释怀的笑容:“对,我不能死不瞑目,你害我丢了工作,没了面子,我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你!”

    和兰达分开后,辛晴给ck打了个电话,希望他们重新聘请兰达回来,原本ck开除兰达,是因为怕辛晴不愿意做他们的设计师,既然现在辛晴都没问题了,公司自然是愿意的。兰达知道后,给辛晴打了个电话道谢,并且正式向她下了战帖,两个人将争夺ck夏季的主打产品,看看谁能拔得头筹。

    因为兰达的事情,让辛晴觉得她突然豁达了好多。人短短这一辈子,哪天眼一闭,就什么都没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等自己死了,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她存在过的痕迹。以后别人看到她的作品,就会想到她这个人。这么想下来,辛晴确定了自己夏季作品的主题,就叫做感恩!

    “辛晴!”一大早,张宓就从外面冲进来。

    “这么早?你一晚没回来?”

    张宓从她手里抢过片面包:“昨天晚上安东尼带我去了酒店。”

    “你你和他”辛晴差点噎死。

    “喝口水。”张宓好心的递给她杯水,“想什么呢?什么都没发生。”

    辛晴松了口气,又瞪她:“那还一晚上没回来?”

    “各睡各的啊!”张宓白了她一眼,“拜托你思想纯洁一点好不好。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国?”

    “回国?”辛晴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啊,要过年了。”

    张宓点点头:“我肯定要回去陪我爷爷过年的,而且我也想芊芊了,也不知道她家宝宝长大没有!”

    “我不回了,你自己回去吧!”辛晴想了想说,“我也没什么长辈要看,芊芊和语蝶那里你替我带份礼物。”

    因为奸夫淫妇连家都不回了?张宓一拍桌子,“s市又不是他赢家的,凭什么要你躲着?”

    “可万一碰到了,多尴尬。”辛晴是真的不想碰到唐霜,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看到她在赢擎苍身边那副样子,自己也不舒服。

    张宓凶巴巴的吼她:“不行,一定要回去!”

    不管辛晴怎么想,反正张宓是铁定要大家一起回去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勾搭了寻寻,万老板家的儿子竟然也要跟她们一起去中国过年。

    “我还没有去过中国,我想去看一看。”这是寻寻的理由,辛晴觉得就这么把别人家的孩子带走不太合适,就想问问万老板,谁知道寻寻说。

    “这个周末我妈咪会过来,到时候你和她说吧!”

    可以见到传说中的女人辛晴和张宓都很兴奋,周末一大早,她们就把自己收拾好,等着那对母子到来。阿莎也一本正经的让辛晴给她把头发卷了卷。

    “寻寻哥哥说,今天来的阿姨是阿莎的婆婆,阿莎想让婆婆喜欢阿

    莎!”

    辛晴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婆婆是什么吗?”

    “知道!”阿莎举起手,“就是寻寻哥哥的妈妈!”

    张宓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

    快九点钟的时候,门口响起喇叭声,阿莎咚咚咚跑去开门,辛晴和张宓有些紧张的跟在她后面。就看见寻寻拖着一个年轻的小姑娘

    一点都不夸张,就是个小姑娘,穿着牛仔裤和套头毛衣,外面是件毛茸茸的兔子大衣。寻寻一边走,一边不停的说:”妈咪,你睁开眼睛了没有,我们到了。”

    辛晴和张宓有些僵硬的将那对母亲迎进来,寻寻把她妈咪按到沙发上,一手拉着阿莎说:“妈咪,这就是阿莎!”

    “唔”埋在厚厚大衣里的人动了动,然后猛的坐了起来,“阿莎!我儿媳妇?在哪呢?”

    寻寻严肃的将阿莎藏到他身后:“妈咪,你没礼貌。”

    “啊!已经到了啊!”沙发上的小姑娘把大衣脱掉,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湿巾纸,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视线这才放到辛晴和张宓身上。

    下一秒她就蹦起来,一手拉住一个说:“啊哈哈哈哈!你们好啊!我是那边那小子的妈咪,我叫陈欢。我来猜一猜啊!你一定是辛晴,你是张宓?啊哈哈哈哈!猜对了吧!我真厉害啊!”

    辛晴和张宓互相看了一眼,无声的交流了一下内心的恐惧。

    “咳咳!那个陈欢是吧!你好,我是辛晴!”辛晴伸出手,陈欢却扑进她怀里,“你好,亲家!”

    寻寻把陈欢推开:“妈咪,你吓到晴姨了。”

    陈欢瞪了他一眼:“胡说!我长的这么漂亮怎么会吓到人?”她转头问,“对吧,辛晴!”

    “是啊,是啊!”辛晴赶紧招呼她,“来来,坐下再说。”

    陈欢正要坐下,又看到站在寻寻身后,偷偷瞅她的小人儿,一个激动又蹦起来:“阿莎!来,婆婆抱抱!”

    “阿莎,叫”辛晴本来想说叫阿姨,结果陈欢打断她,“叫婆婆!”

    “可是你和我妈咪一样年轻,一点都不像婆婆!”阿莎走到陈欢身边,盯着她说。

    陈欢捂着嘴:“哦呵呵呵!你也觉得我年轻啊,嘻嘻嘻!”

    “阿莎,叫我妈咪婆婆,以后我们就能结婚了,快叫!”寻寻催促她。

    阿莎这才脆生生的开口:“婆婆!那你愿意我和寻寻哥哥结婚吗?”

    “当然,当然!”陈欢抱起阿莎亲了一口,“我们阿莎这么可爱,又漂亮,配那小子便宜他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把阿莎放到沙发上面,“来,婆婆给你打一针!”

    辛晴看到她两三下就从小盒子里拿出一个小针管,又拿起一个装着诡异颜色药水的小瓶子,把药水吸进针管里,拍拍阿莎的脸说:“来,乖乖把小屁屁露出来!”

    “等等一下。”辛晴慌了,“这这是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