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一百七十三章为什么不和我……

    “明见!”张宓冲安东尼挥挥手,安东尼见张宓没什么反应,也不打算介绍,便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张宓一摇三晃的走过沈公子身旁,见他还摆着张臭脸,忍不开口问他:“你便秘了?”

    “哈哈!”辛晴捂着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沈公子恶狠狠的瞪了张宓一眼:“看看你什么样子,你爷爷知道了打死你。”

    “我爷爷如果知道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会先把你打死。”张宓努了努嘴,“而且我不觉得他老人家会阻止我正常恋爱!”

    沈公子气的桃花眼都要飞起来了,凶巴巴的对辛晴吼了句:“我走了,你自己小心。”辛晴冲他挥挥手。沈公子走到门口,又转身对张宓阴阳怪气的说,“你小心得艾滋病。”

    “妈的,你这个乌鸦嘴。”张宓冲着他的背影咆哮,“你自己担心你自己吧,你就是最大的艾滋病源!”

    辛晴笑的前仰后合,半天都站不起来,张宓没好气的踢了她一脚:“笑够了没。”

    “哈哈哈笑够了哈哈哈!”

    乐极生悲就是从这来的,辛晴笑的太厉害,结果不小心岔气了,她一急,头就疼起来,吓的张宓赶紧给她拿药,就一瞬间的事,辛晴就浑身都是汗,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脸上也毫无血色。张宓抱着她哭,然后偷偷拍了张照片给赢擎苍发过去。

    赢擎苍正和唐霜站在红地毯上忍受记者的疯狂拍照,听到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看了一眼。

    “怎么了?”唐霜凑到他耳边问。

    动声色的将手机放回口袋,赢擎苍摇了摇头:“没事。”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他此时全身都紧绷着,插在裤子口袋的手紧紧握成拳。

    午夜,电影散场,两个人面对面坐在车上谁也不说话,唐霜觉得赢擎苍自从看过手机之后情绪就不太对了。

    “你没事吧?”

    赢擎苍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投向车窗外:“没事。”

    唐霜有些难过的低下头,她总觉的赢擎苍对她有些奇怪,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却冷冰冰的。看来还是没有完全喜欢上我,她心里暗自猜想,突然想到今天晚上有记者问他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如果有了孩子,是不是赢擎苍就会对她死心塌地了?晚上洗澡的时候,唐霜想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既然要孩子,就要做好准备,等会也给赢擎苍把个脉!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手腕上,慢慢的表情变的凝重,过度的惊慌让她直接从浴缸里站起来。

    自己的身体里怎么会有毒?唐霜深深吸了口气,自己对自己说:“别急,别急,再仔细检查一次。”

    赢擎苍坐在客厅里,手机放在胸口。第一眼看到时,他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甚至有一瞬间想马上飞去法国的念头。照片上的辛晴头发凌乱的贴在脸上,赢擎苍甚至能想象到她身上被汗水浸成了什么样子。面无血色的小脸仿佛没有了呼吸,就那么歪着头靠在沙发上。

    “赢——擎

    ——苍。”唐霜一字一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赢擎苍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只手就从他胸前掠过。唐霜看了眼手机上的照片,狠狠的丢在地上。

    “你给我下了药,那种药能让人产生幻觉,你根本就没碰过我!”她满脸狰狞的瞪着赢擎苍,“我到底哪一点不如她?你和我睡在一张床上都不愿意碰我?”

    赢擎苍闭了闭眼,冷冷的开口:“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省的我再伺候你喝牛奶了。”他站起来,“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我爱的人只有辛晴,是你自己不自量力非要跳进来。你觉得我会爱上你?”赢擎苍冷哼一声,“我告诉你,我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你每碰我一次我都要用消毒水洗澡。”

    唐霜的脸一片灰白,摇着头流泪道:“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不爱我?”

    “真可笑。”赢擎苍一边穿外套一边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你爱别人,别人就要爱你?”他转身往门口走,开门时又说了句,“张宓有句话说的很好,你那井底之蛙的眼光,是看不懂外面的世界的。”

    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豪华的家具就只剩下冰冷的空气。唐霜蹲在地上大声哭泣,慢慢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她擦干眼泪站起来。

    “赢擎苍,不管你说什么,你都只能是我的。哼呵呵,你不是在乎辛晴吗?她显然刚刚发过一次病,我倒要看看,没有我的药,你们能坚持多久!”

    “你疯了?”沈公子一拍桌子,“小晴晴下个月的药怎么办?你怎么这么冲动?”

    赢擎苍皱着眉头:“她已经发现了,我再说什么也没用。”

    “那现在怎么办?”沈公子没好气的说,“我就说张宓那家伙除了会制造麻烦什么都不会,好好的给你发什么照片。”赢擎苍瞟了他一眼,“你昨天去的时候见她了?”

    沈公子冷笑了一声:“现在说她干什么,你还是先想想要怎么解决唐霜吧!”

    “不用想,她自然会来找我。”赢擎苍靠在办公椅上,目光幽深。

    沈公子皱了皱眉:“你有把握?”

    “她那种女人,不见棺材是不会落泪的。我越是那么说,她就越不会放弃。而且,在她看来,她有着我们必须妥协的筹码。所以,我想她下一个条件无非就是要和我上床。”

    “呵呵!”沈公子瞟了他两眼,“用你的换取小晴晴的药,也挺划算的!”

    赢擎苍抄起烟灰缸丢过来:“我怎么能做那么恶心的事情?”

    果然像赢擎苍说的一样,没过两天,唐霜就跑到公司来了。

    “阿苍!”她脸上完全看不出尴尬和难过,依旧笑容甜美的在赢擎苍对面坐下。

    赢擎苍抬起头:“你又想干什么。”

    “别这么凶嘛!”唐霜笑了笑,“我只是来提醒你,辛晴的药快过期了哦!新的药我还没做呢。”

    合上手里的文件,赢擎苍挑了挑嘴角,“说吧,什么条件。”

    &nb

    sp;  “我想要什么,你知道的。”唐霜撅了撅嘴,对他撒娇,“如果外面的人知道我们结婚这么久了,我还是处女,这个消息对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

    赢擎苍目色深沉,眼底的黑色又浓变淡,终于点点头:“可以,我会履行丈夫的职责,希望你也履行对我的承诺。”

    唐霜得意的走出赢氏大楼,只要赢擎苍和她上了床,她会让自己的身体最快受孕。到时候,就算赢擎苍放不下辛晴,那个女人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了。等自己生下了孩子,赢擎苍再怎么样也会顾忌自己的血脉。唐霜这么想着,嘴角都带着微笑,却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声音。

    “霜霜!”

    唐霜一回头,看见马路对面站着个年轻男人,她高兴飞奔过去:“阿海!阿海!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你出来这么久都没消息,我不放心。”叫阿海的男人搂着她,目光温柔。

    唐霜眼一亮,指着身后的高楼说:“看,这里是我丈夫的,我结婚了!”

    “什么?”阿海愣了,不敢相信的看着唐霜,“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结婚了!我丈夫是很了不起的人。”唐霜没发现阿海眼中的难过和不甘,自顾自拉着他,“走,我带你去住最好的酒店,然后去吃好吃的!”

    “少爷,唐霜和一个陌生男人走了。”阿楠把情况汇报给赢擎苍。

    赢擎苍正在和万老板通电话:“我要的急,你尽快安排人过来。”听到阿楠的话,他把电话放下问,“没见过的男人?”

    “嗯,看样子好像是她们寨子里的。”

    “查查那男人的身份。”赢擎苍想了想,“算了,我先问问沈公子。”

    晚上赢擎苍和沈公子吃饭,沈公子听他说完后,想了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男人应该叫阿海,他和唐霜的关系有点像青梅竹马。但我好几次都发现他看唐霜的眼神,可不那么单纯。”

    “如果他喜欢唐霜,那对我们倒是件有力的事情。”

    沈公子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需要一个催化剂,来向大家证明,赢擎苍因为吃他太太朋友的醋,而大怒之下动手伤人,让他太太的朋友重伤住院。”赢擎苍挑了挑眉,“这个做标题怎么样?”

    沈公子对他竖了竖拇指。

    唐霜带着阿海去全市最好的酒店吃饭,她一直喋喋不休的讲赢擎苍的事情,完全不理会阿海越来越低落的心情,突然她抬起头,看到赢擎苍朝她走过来。

    “阿海!你看,我丈夫来了!”唐霜激动的站起来,赢擎苍已经走到阿海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是谁?”

    唐霜赶紧介绍说:“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特地来看我的!”

    “你闭嘴!”赢擎苍瞪了她一眼,“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约会。”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