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第一百七十二章我们玩的很嗨呢

    为了庆祝辛晴的生日,张宓和田姨做了个蛋糕给她,阿莎捧着歪歪扭扭的端到她跟前。

    “妈咪生日快乐!”

    “谢谢阿莎!”辛晴接过蛋糕,亲了她一下。几个人围着圣诞树吃蛋糕,最后弄的浑身都是奶油,晚上洗过澡,辛晴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一个劲的盯着表,差一分零点的时候,电话骤然想了起来,辛晴几乎同一时间就按了接听键。

    “宝贝?”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的声音,“怎么接的这么快!”

    辛晴的眼泪刷就流了出来:“我我就知道你会打给我,电话一直在手里拿着。”

    “呵呵呵!”赢擎苍的笑声在寂静的午夜犹如大提琴的旋律,让人陶醉。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叹息,“生日快乐,我很想你!”他此时坐在车里,车停在马路边,周围是来来往往的情侣。

    辛晴吸了吸鼻子:“我也想你,尤其是今天。”

    “我知道,我保证明年的生日会陪你一起过,不止明年,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在你身边!”赢擎苍有些迫切的表达自己的心情,他怕自己的小女人伤心难过,更怕她会因为等待而心灰意冷。

    辛晴调皮的笑了笑:“你欠我至少那么多,以后慢慢还给我!”

    “嗯!我用一辈子来还。”赢擎苍轻声说,“明天沈公子会过去,你的生日礼物在他手里。”

    辛晴好奇的问:“你送我什么了?”

    “一个小玩意!”赢擎苍想到万老板肉疼的样子,有些得意的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忘记是谁说的,越是相隔遥远的恋人,他们的心就更近。这样的夜晚,大洋彼岸的两个人通过声音彼此慰藉,心酸却又温馨。最后辛晴抱着电话躺在床上,谁也不肯先挂,就这么一直说话,一直到赢擎苍在电话那边听不到动静,只有平缓的呼吸声传来时,他对着话筒轻轻吻了下。

    “晚安!宝贝。”

    挂了电话,他拿起另一个闪个不停的手机。

    “喂。”

    “阿苍!你干什么呢?这么久都不接电话,我都打了快两个小时了。”唐霜带着怒意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赢擎苍口气淡淡的说道,“和沈公子在喝酒,音乐太大,听不见。”

    唐霜沉默了一下:“你们在哪玩,我也去,今天是圣诞节,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下!”

    “那我让阿澈去接你,你在家等着。”赢擎苍挂了电话,走进身后的ktv。包间里,沈公子正楼着个美女喝酒,见他进来拍了那美女屁股一下,美女抛了个媚眼出去了。沈公子这才伸出手,“我的电话呢?”

    赢擎苍把电话丢给他,沈公子摸了摸:“啧啧,烫的都要爆炸了。”

    “唐霜要过来。”赢擎苍把所有的酒都打开,还往自己手上倒了点。

    沈公子皱眉:“你让她来的?”

    “她一直在打电话,不让她来,她会怀疑的。”

    “好

    办!”沈公子递给他张邀请卡,“明天翎琅主演的电影首映礼,你带她去参加,明天才是圣诞节呢,她一定不会再怀疑了。”

    赢擎苍接过来,翻了两下:“你很喜欢这个女明星?”

    “哪里喜欢了?”沈公子撇嘴。

    “两年了还没断。”

    “那是因为她听话!”沈公子满意的给自己倒了杯酒,“不贪心,不吵,不闹。乖乖的扮演花瓶的角色,床上的表现也可圈可点,难得有一个这么配合的,多宠她一点也没什么啊!”

    赢擎苍听了没吭声。他没告诉沈公子,过年的时候张宓去纽约玩,沈霸天把龙王令送给了她,那是黑道当家主母的身份象征。换句话说,日后就算沈公子娶了别人,那女人都没资格让道上的兄弟们尊敬,他们只会认有龙王令的女人为主母,只有张宓,才会让他们叫一声大嫂

    这还是他偶尔一次看到张宓拿着龙王令给辛晴看,大概是怕吓到她,沈霸天并没有告诉张宓龙王令的意义,只是告诉她千万不要弄丢。张宓则当成是老人家送的小玩意,就随便的丢在包包里。

    唐霜这个圣诞节一直心情不好,她昨晚跑去找赢擎苍,结果都没呆几分钟,他就要回家,回来后也不碰她,说是喝了酒头晕,直接睡觉了。早上醒来,她还想问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结果一睁眼,人早就走了。她给赢擎苍打电话,都是阿楠接的,说是在开会,现在没空。

    吃晚饭的时候,赢擎苍还没回来,唐霜正想再打个电话看看,赢擎苍却打了进来。

    “吃过饭就换好衣服等我,我回去接你。”

    唐霜一肚子委屈瞬间没了,雀跃的问道:“我们去哪里啊?”

    “去看首映礼。”赢擎苍挂电话时还说了句,“要打扮漂亮点,会有很多记者。”

    他这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就是赢太太!唐霜高兴的快要疯了,打开衣柜开始选衣服。同一时间,沈公子坐在辛晴家里喝鸡汤。

    “那,生日礼物。”他撇撇嘴,“你们两个把我骗的好苦,你明明什么知道,还假装都忘记了,害我替你担心那么久!”

    辛晴拿过来:“我也没告诉其他人,张宓也不知道。”

    “她能和我比吗?”沈公子嗤了一声,“你告给她,和告给全世界没什么区别。”

    “呵呵!”辛晴笑嘻嘻的说,“你还真了解她!”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银色的指环,很简单的款式,戒面是黑色的宝石,连个花纹都没有。辛晴有些惊讶的拿起来,翻来覆去看了看:“戒指?”她不相信赢擎苍会送她这种东西,因为完全不符合她的审美观,而且赢擎苍知道,她不喜欢黑色。

    沈公子神叨叨的靠近她:“你脖子后面那个卫星定位器还在不在?”

    “在啊!”辛晴摸了摸,说到这个挺好笑的,上次她被坏人抓走的时候,竟然都没有人想起来她身上有这个,压根没人用卫星去找她。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犯了多愚蠢的错误。

    “这个东西和你脖子上那个是配套的。”沈公子让她带

    上戒指,“碰一下那个卫星定位器。”辛晴抬手,碰了一下后,举在眼前盯着。就看到黑色的宝石戒面好像闪了一下,然后空中出现一道蓝色的光幕,手掌大小,闪了几下,变成了万老板的脸。

    “辛晴,生日快乐。”冷冰冰的面孔,配上阴森森的声音,辛晴怎么也不觉得那是在祝福她。

    把戒指从手上拿下来,想琢磨明白是个什么玩意,谁知道图像就开始不清楚了。

    “要带着才行。”沈公子提醒她,辛晴又把戒指带回去,发现万老板一直是那个表情,也不说话。她恍然道,“是玩具吗?提前录好的高科技玩具,他还会说什么?”

    “噗!”沈公子笑起来,“小晴晴,如果是提前录好的,不是应该用赢擎苍的头吗?干嘛要用万老板。”

    辛晴一拍脑袋:“对啊!那这是什么?”

    “这是虚拟卫星成像。”阴森森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万老板的头像动了动。

    辛晴用手戳了戳蓝色的屏幕:“这个是真的?”

    “是的,以后你遇到危险,可以通过这个联系我,你那边发生的一切,我都看的到。”万老板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就当是我们提前给聘礼了。”

    辛晴被最后这句弄糊涂了:“什么意思?“

    “我儿子要娶你女儿。”万老板用了肯定的语气,而不是询问。辛晴总算知道寻寻的性格像谁了

    沈公子嘴角抽了抽:“行了,没事就挂了吧,卫星费挺贵的。”

    “不用自己掏钱,盗取美国的卫星信号。”

    辛晴和沈公子听了一起翻白眼,然后沈公子按了一下戒面,图像消失了。

    “阿苍最近频频带唐霜出席公共场合,我们估计背后的人应该会有所行动,但是他那么狡猾,不一定会直接对唐霜动手,我们怕你还是有危险,这个戒指要带好,你绝对不可以出事,不然阿苍也活不了。”

    辛晴点点头:“我会的,我不会拖后腿,让你们分心的。”

    “也不要和陌生人出去,逛街的话和张宓一起去,她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逃跑还是没问题的。”沈公子说完想起什么来,“那家伙不在?”

    “去约会了。”

    沈公子楞了下,然后又笑着说:“还真有人和她约会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辛晴瞪他,“你那些女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张宓!”

    正说着,就听到门口有动静,辛晴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沈公子已经几步走过去开门了。张宓正站在门口,整个人都趴在安东尼身上,手在人家胸口画着圈圈娇羞的说。

    “谢谢你,我玩的很嗨!下次我们再去吧?”

    安东尼搂着她,正想说好,就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他抬起头看见沈公子沉着脸站在那。

    张宓见安东尼没半天没动静,发现他正盯着门口看,便好奇的转身,然后对上沈公子讥讽的笑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