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一百六十九章储藏室的温存

    沈公子原本的意思是,他和辛晴换了位置,正好赢擎苍可以看到她。 可没想到,中间那桌客人突然走了,唐霜的角度正好把辛晴看了个清楚。

    “你带她来的?”唐霜瞪着沈公子。沈公子呵呵两声,“是啊!。”

    唐霜转身看赢擎苍,在那一瞬间,赢擎苍将眼里的思念都收了回去,换上一副淡然的表情:“这么巧,你提前离开,就是为了来见她?”

    “今天是宓宓的生日!”沈公子不动声色的把张宓搂进怀里,趁她反抗之前悄悄说,“爱马仕最新限量版。”

    张宓的表情瞬间一变,依偎在他怀中,一脸娇羞的抱怨:“都是你选的地方不好,你看看,碰到奸夫淫妇了吧!”

    “呵呵,呵呵!”沈公子起了身鸡皮疙瘩,干笑了两声,“我们换地方,你想去哪里!”

    唐霜一直在打量辛晴,见她坐在那不吭声,笑了笑:“既然这么巧,那一起吃吧!你说呢阿苍?”

    赢擎苍看到辛晴身子颤了一下,心里一阵后悔,可唐霜已经坐下来招呼服务生上菜了。张宓瞪着沈公子,沈公子摇了摇头,拉着她坐下。特意把辛晴和唐霜隔开。

    “辛晴,最近怎么样?好歹我做了药给你止疼,你都不和我说声谢谢吗?”

    唐霜得意的看着辛晴,难受吧,看着我和赢擎苍再一起,呵呵!我是不会告诉你真相的,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失过忆,也不会知道是我治好了你。代价就是你爱的男人哼,现在是我的男人了!

    “谢谢!”辛晴抬起头,唐霜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我比你漂亮吧!”在她的认知里,辛晴是不记得她的,所以这应该是她们第一次见面。

    辛晴挑了挑嘴角:“唐小姐的性格真开朗,不过就是太自信了些。”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不觉得你比我漂亮。”辛晴微微一笑,张宓举起酒杯,“说的太对了,干杯!”

    辛晴和沈公子配合着和她碰杯,唐霜脸变了变,然后又靠近赢擎苍,亲密的把自己的牛排推过去,“阿苍,你帮我切。”

    沈公子紧张的看着赢擎苍,辛晴突然放下酒杯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唐霜得意的看着辛晴的背影,眼里一亮:“我也去洗手间。”

    张宓没发现赢擎苍桌子下面紧握的拳头,把叉子往桌上一摔:“我说,地球那么大,你跑法国来干什么?故意秀恩爱,还是怕辛晴伤的不够重,在补她一刀?”

    “你少说几句。”沈公子碰碰她,张宓瞪了他一眼,“没你事,要不闭嘴,要不滚开。”她看着赢擎苍,“就算我求求你,放过辛晴吧,她现在很快乐,很快就会有好男人追她,她会重新获得幸福。

    “而你,已经是她人生的过去,你这一页翻过去了是你亲自翻过去的。”张宓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沈公子叹了口气,递了张面巾纸给她。

    赢擎苍猛的站起来,拉着沈公子就走,张宓对着他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口。

    辛晴出了洗手间,就看到唐霜站在门口,她抿了下嘴角,从她身边走过去。

    “等一下。“唐霜拦住她,“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来这里吃饭的,我希望没有下次,你最好断了念想,赢擎苍已经是我的男人了,我才是她的合法妻子。”

    辛晴站在那半天没动,唐霜皱着眉头又要开口,辛晴转过身看着她:“唐小姐,听说你是从山里出来的,我建议你好好看看电视多打听打听八卦,看看那些豪门的少奶奶都是怎么做的。

    “你要防的不是我,而是那些比你年轻漂亮的小三。”辛晴笑了笑,“知道我是谁吗?不知道的话就去看看顶级珠宝的介绍,每一个后面都有我的名字。”

    她抬手指着唐霜的耳朵:“你带的这款,是我上一季设计的,不过你这个不是限量版。”看到唐霜脸色慌乱,想抬手去揪耳环,辛晴啧啧两声,“不想带的话,就回去把你的珠宝盒扔了吧,你买的一定都是最贵的,那么就一定都是我设计的。”

    辛晴笑了笑,“唐小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最好谁也别招惹谁。”

    说完,辛晴转身就走,唐霜拉着她,“站在,你这个”

    嘶嘶,突然周围的灯闪了几下,然后一片漆黑,大厅里传来无数人的尖叫,还有服务生安抚客人的声音。

    辛晴有一瞬间的恐慌,正想摸到墙根站着,就感觉一只手臂环上了自己的腰,她本能的就想开口叫,下一秒,一只手就牢牢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将她拖进一个更黑的小房间。

    当熟悉的怀抱紧紧拥住她时,辛晴的泪水夺眶而出。

    “阿晴”低沉带着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辛晴反而开始挣扎,赢擎苍死死抱着她,“阿晴,别动,让我抱抱,求你”

    “呜呜呜”辛晴开始捶打他:“好好的你带着她来干什么?招我难受吗?”

    赢擎苍低下头:“阿晴,让我亲亲你,亲亲你!”

    辛晴仰起头,双手环上赢擎苍的脖颈,两个人嘴唇触碰到的那一瞬间,狭小的空间仿佛绽放出绚烂的烟花。紧紧的抱着对方,恨不得把彼此都容进对方的身体里,那种渴望了已久,终于触摸到彼此的感觉,让他们浑身都控制不住的颤抖。

    黑暗中赢擎苍一点点啃噬着让他怀念了一年的肌肤,辛晴仰着脖子,靠在墙壁上,仰起头,让他贴的更紧。

    “啊”一模一样的两声,像是渴望了许久重回大海的两条鱼,彼此终于找到了依靠,死命缠绵着不愿意放开。

    赢擎苍的动作猛烈而快速,他的手放在辛晴脑后,怕她撞到墙壁,辛晴配合着他的动作。黑暗狭小的空间,弥漫着汗水与久别的激情味道。

    “宝贝!宝贝!”赢擎苍死死抱着她,辛晴流着泪咬住他的肩膀。

    两个人只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赢擎苍慢慢的抚摸着辛晴的后背:“对不起,我太想你了,原本只想远远看看你就好,谁知道”

    “我明白!”辛晴靠在她怀里,她和赢擎苍浑身都是汗,头发交缠在一起

    。

    赢擎苍低头亲了她一口:“沈公子剪了电闸,我们时间不多。刚刚有没有弄疼你?”赢擎苍知道他刚刚有多用力,他无法控制自己对辛晴的,恨不得她吞进肚子里。

    辛晴摇摇头:“以后不许来了,看不见你我就不难过。”

    赢擎苍掐了她小屁股一下:“没良心,我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你。对了,你记得失忆后的事?”

    “嗯!”辛晴点了点头,“都记得。“她突然严肃的问,“到底背后谁在害我们?那个唐霜你要用她当箭靶子?”

    赢擎苍狠狠的亲了她一口:“真聪明!背后的那个人应该是威廉的恋人,是个男的,他们是同性恋。”

    “他要替威廉报仇!”辛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赢擎苍将她搂的紧一些,“他在暗,我们在明,我再也经不起你出任何事了,所以我才用这种办法让你离开。”

    辛晴在他怀里蹭了蹭:“这样对唐霜是不是不公平。”

    “我给过她机会,是她自己要跳进来的。”赢擎苍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将辛晴放下来:“快整理一下,电闸修好了。”

    两个人穿好衣服,赢擎苍又抱着她亲了半天才放开:“乖,再给我点时间!”

    “嗯,我不会拖你后腿的!”辛晴吸了吸鼻子。

    赢擎苍最后亲了她一口推开门看了看:“你先去出去!”

    辛晴出来后发现他们是在卫生间后面的储藏室里,拐了个弯就看到张宓正一脸焦急的在找她。

    “我在这!”辛晴快步走过去,张宓看见她松了口气,“吓死我了,你没事吧?这破饭店,停个电都能停半个小时,应急灯还不够用,我想来找你他们都不让。”

    张宓突然指了指她嘴:“你的嘴巴怎么了?破了?”

    辛晴用手碰了碰,才发现整个嘴唇都肿起来了,刚刚不觉得,现在一碰就疼。她赶紧又跑进洗手间里,用凉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自己面带红潮,眼角含春,她捂着脸,嘴角却忍不住翘起来。

    心情平复下来后,她用透明的唇膏在嘴唇上涂了一层,这样看起来没那么明显了。然后又用凉水拍了拍脸,这才出去。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只有唐霜一个人在,看到她们回来沉着脸问:“赢擎苍呢?”

    辛晴特意做到背光的地方,拿起叉子开始吃东西。张宓撇了唐霜一眼:“你自己的男人,你问谁呢!”

    “你刚刚去哪了?”唐霜看着辛晴,刚刚一停电,她就发现辛晴突然不见了,后来应急灯亮了,她还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辛晴淡淡的开口说:“卫生间后面有个休息区,你不知道吗?”

    唐霜皱着眉头,她是第一次来,刚刚灯光又暗,她没看到也不奇怪。心里面正猜疑着,就看到赢擎苍和沈公子走了过来,他们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

    辛晴在看到那个男人时,眼睛闪了闪。张宓则大叫起来:“你们认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