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一百六十四章今晚我们该洞房了

    赢擎苍把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扩大装修了一下,这一个月来他都住在那里,可今天他不得不回来。

    站在卧室门口,他让自己冷静下来,掩住满眼的冷意。这里,曾经是他和辛晴的地方,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如今,里面却让一个恶心的女人住着。

    “你回来啦!”推开门,紧张又喜悦的声音传来,赢擎苍抬头一看,眼底就漆黑一片,他握了握拳头,“药你做好了吗?”

    唐霜撅着嘴跑过来挽着他的手臂撒娇:“你一直在忙什么收购计划,我们连新婚之夜都没过,现在你回来了,怎么还是问那个女人的事,人家不高兴!”

    薄薄的轻纱兜不住胸前那两团白兔子,唐霜故意在赢擎苍的身上蹭,她低头看着自己雪白的身体,觉得很满意。却不知道赢擎苍对她的身体只觉得反胃。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她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子的,你也不想我心里老惦记着那份恩情吧。”赢擎苍不动声色的抽出胳膊拿起睡衣走进浴室。

    唐霜看着他关上门,想进去,又觉得不好意思,只好在门口问:“要不要我给你搓背呀!我们寨子里的女人都要给自己男人搓背的。”

    “不用,我冲一下就出去了,你困了就先睡。”说完,里面就传来水声,唐霜听到赢擎苍说马上就出来了,笑了笑,捂着脸飞快的跳上床,将自己埋进被子里,想了想,又爬起来把灯关了,只留下床头一盏香薰灯。

    没多久,赢擎苍就出来了,发现屋子里的灯被关了,脚步顿了一下,却还是走到床边,看到唐霜瞪着他,又转身离开。

    “赢擎苍!”唐霜委屈的叫了一声。

    赢擎苍在门口停下:“我马上就回来。”

    唐霜心烦意乱的的盯着门口,没几分钟赢擎苍就推门进来了,手里还端着杯牛奶。

    “睡前喝一杯对身体好。”他将杯子递给她,然后有些别扭的咳嗽了几声。

    “谢谢!”唐霜一颗心欢喜的都快要飞出来了,赢擎苍是在不好意思吧!这是不是表示他开始喜欢自己了。唐霜心里甜甜的,等过了今晚,她就正式成为赢太太了!

    等她喝完牛奶,赢擎苍才掀开被子上床。唐霜想靠过去,又不好意思,正在纠结的时候,突然感觉腰上一热,赢擎苍的手顺着她的腰线一点点在往上摸。

    每一个少女对初夜总用无尽的幻想和期待,唐霜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感觉到男人温柔的对待自己,一点点带着她飞向从未去过的地方,仿佛整个人都身在天堂,最后她死死的抱着身上的男人,颤抖着晕了过去。

    “我说,你又没碰她,就是在一张床上躺了一下而已,至于洗三遍澡吗?”

    沈公子看着赢擎苍一大早就不停的洗澡直冲他翻白眼。

    “该死,谁让你提的,我好不容易觉得干净点,你一说我又开始恶心了。”说完赢擎苍又跑进休息室,洗第四遍澡。

    等他再出来时,沈公子赶紧问:“你确定那药没问题吗?她会产

    生幻觉,认为自己和你上床了?”

    “万老板找来的,应该没问题。”赢擎苍说,“就算是她,除非当时就给自己把脉,否则过了一晚上什么都查不出来的。”

    沈公子突然嘿嘿了两声:“血你怎么弄的?”

    “不知道,福伯好像杀了只鸡。”

    赢擎苍摆摆手:“行了,不说这个,你那边别忙活了,万老板说他可能会找到种法子彻底断了辛晴头疼的毛病。”

    “那太好了,赶紧着,虽然要利用唐霜吸引背后那人的注意。但是也不能让小晴晴老这么悬着,大家都提心吊胆的。”沈公子突然眼一亮,“我建议你最近多多去参加宴会,把那女人带上,让大家都知道你很满意她。你对她越好,她就越危险,背后那人就会越早动手。”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我也是这么想的。”他按下桌上的免提键,“阿楠,进来。”

    “少爷?”阿楠推门进来。

    “最近的宴会你看着安排,只要合适我都会去。”阿楠楞了下,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了。”他踌躇了一下又说,“少爷,老爷说派了人来视察”

    “哦?”赢擎苍笑了下,“他已经好多年没玩过这把戏了,怎么好好的又想派人过来了!”

    阿楠想了下分析道:“我估计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因为来的是李元。”

    “哈哈!”沈公子乐了,“李元可是你爸手里的爱将啊!来视察这种事情太大材小用了也,显然就是来和解的,回头人来了,你也别端着了,父子哪有隔夜仇啊!”

    赢擎苍冷哼了一下,没吭声。

    唐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酸疼,尤其是腰和两条腿。她想到昨晚的事情,嘴角挑着笑咪咪的扭过头,却发现身边是空的,她心里一沉,又看到枕头上放着张纸条。

    “早上公司有个会,所以早早走了,你好好休息,晚上我陪你吃饭。”

    唐霜呵呵呵笑出声,将纸条捂在胸口上,扶着床坐起来想去洗澡,看到床单上的血迹时,脸又红了红,低着头进了浴室把自己泡在浴缸里,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三天后,赢擎苍在办公室里见到了李元。这个男人是他十几岁的时候来赢氏的,当时也只有十几岁。可是能力很强,因为是父亲从黑帮火拼里把他救出来的,所以非常忠心。他接手赢氏之前,李元是除了赢皓以外最大的决策者。后来自己来了中国,英国那边也还是他在负责。

    “阿苍!好久不见。”李元是个中法混血儿,个子高高的,嘴角总是带着抹微笑,看起来非常好相处。实际上他也的确是这样,至少赢擎苍就从没见过他发火。

    “你好!”赢擎苍笑了笑,“没想到老头子会派你来,你是不是犯错误,被流放了。”

    李元无奈的看着他:“你们父子两每次吵架折腾的都是我们这些旁人,你不会忘了下个月是他60大寿吧?”

    “嗤!”赢擎苍挑了挑眉,“我还真忘了。”

    &nbs

    p; 李元毫不意外的说:“所以他老人家派我来提醒你!顺便见见你现任的妻子。”

    “好啊!正好晚上要去参加场慈善拍卖,一起!”

    唐霜和赢擎苍走进宴会厅,赢擎苍在她耳边小声说:“等会喜欢什么就告诉我,我买下来送你!”

    “什么都行?”唐霜戏谑的看着他。

    赢擎苍回她一个微笑:“当然,只要你想要。”

    “阿苍!”沈公子跑过来,“李元呢?”

    “阿澈去接他了。”赢擎苍扫了眼他身后的女人,觉得面熟,好像这两年沈公子出席宴会,都带着她,好像还和辛晴说过话。想到她的女人,赢擎苍胸口一疼。

    “怎么了?”唐霜看他捂着胸口,“哪里不舒服?”说完手就放到他腕上要把脉。

    赢擎苍拦住她:“没事,大概是最近太忙有些累了。”

    唐霜不放心,还想说什么,就看到沈公子对着他们身后挥手。

    “这位就是弟妹?”李元几步就过来,打量着唐霜,点点头,“这么小的姑娘,阿苍没欺负你吧?”

    唐霜脸红了,小声说:“他才不欺负我呢!”

    赢擎苍笑了笑给她介绍:“这是赢氏总部来视察的李元。”

    又客气了一番,拍卖开始了,这次慈善拍卖的物品,是几个新锐艺术家的设计品,拍到的钱,将用来奖励这些创业的艺术家们。唐霜对其中一个土陶雕塑很感兴趣,赢擎苍给她拍了下来。李元看到赢擎苍时不时低头和唐霜耳语,想到来时赢老爷子对他说的话。

    “我太了解那小子了。他曾经说过辛晴是他的命,怎么可能会突然爱上别的女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你去看看,回头告诉我,我要知道那小混蛋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元有些拿不准,看到赢擎苍对待唐霜的态度,那绝不可能是对普通人,他能对女人这样,已经很难得了,难道老爷子猜错了,人家就是移情别恋喜欢上现在这个唐霜了?

    拍卖会结束时,赢擎苍体贴的拉开车门护着唐霜头顶让她上去,这才转身对李元说:“你今天才来,我应该给你接风,可我刚和唐霜结婚,得回家陪她!所以就让沈公子陪你吧。”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李元不敢相信的瞪着他,“没看出来还是个疼老婆的!”

    沈公子拉着他上另一辆车:“所以,你就别当电灯泡了,咱们喝酒去!”

    赢家,唐霜看到赢擎苍洗澡出来,笑咪咪的递给他一个盒子:“下个月的药!”

    “辛苦了。”赢擎苍接过来,随手丢到桌子上。见她红着脸一直偷看自己,挑了挑眉,转身离开房间。唐霜这次没吭声,乖乖爬上床等着,果然就见赢擎苍端着杯牛奶进来。依旧是守着她喝完,这才关灯上床。

    唐霜再一次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妙不可言的滋味,浑身像被赢擎苍撩拨出了火,烧的她忍不住发出尖叫。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