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一百六十三章辛晴的内衣柜

    “去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和阿莎,全当是我对不起你,不要为了我伤心,对身体不好。 ”赢擎苍低头看她,辛晴的长长的眼睫毛呼扇了两下,像两对翅膀一样飞进他心里,却无法触碰,也不能触碰。

    “我就是想和你道个别。”辛晴站起来,张开双臂,“拥抱一下当做最后的礼物吧!”

    赢擎苍伸出颤抖的双手,小心的将辛晴拥进怀里,这是他半年来最想做的事,可惜实现愿望的代价却是分离。感觉他用力的在抱自己,辛晴有些难受,但是没有挣扎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悄悄说:“懂你,比爱你更有意义!”

    赢擎苍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看着辛晴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一个人站在原地好久都没动,然后疯了似的跑出机场,看着飞机从头顶飞过,大吼了一声!

    懂你,比爱你更有意义!

    辛晴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记得一切,她知道唐霜的身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怪不得,怪不得她不质问自己,伤心是因为要离开,而不是因为自己要和唐霜结婚。她在用这种方式配合自己,让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将一切解决。

    “阿晴,我的阿晴!叫我怎能不爱你!”赢擎苍的笑声越来越大,响彻天际。

    沈公子找到他时,吓了一跳,以为他过度难过神经了。

    “我没事。”赢擎苍坐进车里,沈公子坐到他对面盯了他半天,“是不是小晴晴和你说什么了?”人的情绪是骗不了人的,辛晴失忆的半年,赢擎苍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悲伤和无奈。后来唐霜出现,逼走辛晴,他整个人都很暴躁,随时都能发火揍人。可是现在怎么突然那些负面情绪好像都消失了?

    赢擎苍不动声色的看着窗外:“走吧,去教堂,记者还等着呢!”

    他才不想告诉沈公子自己的心情,这是他和辛晴之间的小秘密,他会守着这个秘密,等待可以站在她面前的那一天!

    当天晚上的新闻报道了赢氏总裁二婚的现场,新郎迟到,连礼服都没穿。整个婚礼一点笑容都没有,紧接着有记者拍到赢擎苍和辛晴在机场拥抱的相片,舆论纷纷等着看新娘的好戏,一些名媛们也开始蠢蠢欲动。竟然赢擎苍可以这么快就二婚,那么她们是不是都有机会了!

    没过多久,一场慈善舞会上,有个名模去挑衅唐霜,结果被赢擎苍当场丢了出去。所有人都看到赢擎苍很关心的询问唐霜有没有事,虽然看起来没有多温柔,可对于讨厌女人的赢擎苍来说,已经是让人震惊了。大家纷纷猜测,难道赢总是真的喜欢这个二婚的老婆。

    s市发生了什么都和辛晴无关,她已经正式去ck上班,张宓的助理梦暂时没戏,她得先去ck学校学习一年再说,也幸亏之前辛晴给她要了个名额,9月开学她就能直接进去。

    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一大早辛晴就给阿莎穿上了漂亮的公主裙,今天是她第一天去幼儿园。幼儿园很近,就在街口,是社区自己办的。

    “你不是说辛氏珠宝公司还有那个钻石矿还在你手里吗?我们干嘛不送阿莎去贵族幼儿园?”张宓给阿莎带上一个蝴蝶结,亲了她一下!

    辛晴将自己也收拾好,瞟了她一眼:“咱们又不是贵族,上那种学校干什么。”

    “女孩要富着养!你没听过啊?”张宓不赞成,“而且贵族学校好漂亮,你看看嘛!”她拿过来本杂志,上面有介绍一间欧洲贵族学院,据说连皇室都在里面上学。

    辛晴把杂志丢到一边:“你去不去?不去我们走了哦!”

    “去去!”张宓穿好衣服追出门。

    阿莎在车上坐好,辛晴正准备开车就听到她挥舞着小手喊:“沈爸爸!沈爸爸!”辛晴抬头一看,沈公子正站在路旁冲她们呲牙笑呢。

    “靠!”张宓把头伸出窗外,“你怎么又来了?”

    沈公子拉开车门坐到她旁边:“我们家阿莎今天要上幼儿园呢,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要出席了!”他对着阿莎伸出手,“对吧我的小公主!”

    辛晴把阿莎的安全带解开,将她抱到沈公子身上,阿莎先亲了他一口,然后问他:“爹地还没回来吗?”

    车厢内顿时安静一片,还是辛晴发动了车子,然后笑了笑说:“爹地还没工作完啊,等过年阿莎放假妈咪带你去看爹地好不好!”

    “嗯嗯!”阿莎拍巴掌,“那明天是过年吗?”

    “不是”辛晴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沈公子亲了亲阿莎说:“什么时候下雪,什么时候就过年了,到时候阿莎就能见到爹地了!”

    “骗人是大狗狗!”阿莎伸出小拇指和他拉钩!”沈公子和她拉了勾,还盖了章,阿莎这才美滋滋的坐好。等到了幼儿园,辛晴不放心,怕她哭,呆在门口一个劲张望,谁知道阿莎坐在小板凳上四处打量新环境,一点都不害怕。直到老师们开始带着小朋友做游戏,辛晴她们才离开。

    “小晴晴,我这次来还有个事要告诉你。”沈公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辛晴看他那副样子也紧张起来:“怎么了?”

    “陈铭失踪了。”

    辛晴差点踩错油门:“失踪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的?被绑架了?”

    “哪那么多绑架啊!”张宓白了她一眼。沈公子点点头,“我查到他之前好像因为什么事情出去旅游了,最后一次有人看到他,是在印度一个小镇的庙里,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辛晴皱了皱眉,“半路遇到的吗?”

    沈公子摇摇头:“不像,好像是专门去找他的。”

    难道是李小茹辛晴心里嘀咕,她没说出来,毕竟有关于人家的名誉。

    “两个人一起失踪了?”

    “是的,他们离开那座小庙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你放心,我找了赏金猎人去找他们,那些赏金猎人很专业,只要他们接了任务,活会见人死要见尸。

    辛晴很担心,可是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希望快点找到人。沈公子要呆一晚,明天才走,他在家里敲敲打打的,检查电路水管

    什么的,唠叨家里住三个女人这些活都干不了。

    “我就不信你会干。”张宓把一截水管丢到他跟前,“那,把厨房洗菜台下面的管子换了。”

    沈公子冷笑一声,两下把水管换好:“你以为都是你吗?除了吃饭什么都不会。”

    两个人又开始你追我打,田姨悄悄和辛晴说:“我觉得沈公子和张宓挺配的,”

    “我也觉得”辛晴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叹了口气,那两个家伙互相都看对方不顺眼,恨不得咬一口泄恨,怎么可能会有感情呢!

    晚上他们一起去接阿莎,幼儿园的老师和辛晴说阿莎很聪明又听话,大家都很喜欢她。而且这里只有她一个东方孩子,其他小朋友对她黑头发黑眼睛很好奇!

    正准备走的的时候,一个金头发的小男儿拉着他爸爸过来。

    “阿姨,你是娃娃的妈妈吗?”

    辛晴见他看着阿莎,明白了,笑了笑说:“她叫阿莎,我是她的妈妈!”

    “我儿子叫乔治,我叫杰克,你好!”

    “你好,我是辛晴!”

    乔治的爸爸对他说:“你不是有话想和阿莎的妈妈说吗?快点说吧!”

    “阿姨,我很喜欢阿莎,我能带她去我家吗?”乔治脸红红的,低着头小声问。

    辛晴觉得好笑,见阿莎已经在沈公子怀里要睡着了,弯腰看着乔治说:“可是晚上小朋友都都要回自己家啊!周末你可以去阿姨家找阿莎玩好吗?”

    乔治扬起小脑袋,有些着急的说:“可是我想带她回我们家,我用妹妹换也不行吗?”

    噗嗤!沈公子和张宓笑出声,辛晴也好笑的摸摸那孩子的头说:“那你问问,你爸爸同意吗!”

    “爸爸!”乔治一听急忙看杰克,“我们用妹妹换阿莎好不好?”

    杰克哭笑不得的将他提溜起来:“行,你回家问问妈妈和妹妹,要是她们都同意,咱们就换!”说完冲着辛晴哈哈笑了两声,道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沈公子看着睡在他怀里的阿莎感叹道:“第一天上幼儿园就迷倒一个男人,不愧是我的阿莎!”

    “是小屁孩好吧,什么男人,你的思想太龌龊了。”

    沈公子看了张宓一眼:“我觉得你才是比较龌龊的那个。”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吵,一直吵到第二天沈公子离开。

    s市,唐霜已经住进了赢家,她发现衣帽间的内衣柜子里,有很多情趣内衣,不禁心中羞涩,同时又很期待,原来赢擎苍也不是看起来那么冷酷,他也喜欢这种东西。

    结婚已经一个月了,赢擎苍都没回来过,她也没去公司找他,但是辛晴的药就要过期了,想要新的药,赢擎苍今晚一定会回来!唐霜慢慢走到露台上,看到赢擎苍的车开进来,嘴角挑起一抹微笑,看着镜子里穿着透明内衣的自己,忍着娇羞,坐在床边等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