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一百六十二章我会选择离开

    “你留下陪她。 ..”赢擎苍看了张宓一眼,转身往外走,路过唐霜身边时冷声道:“出来。”

    沈公子跟着来到书房,赢擎苍劲量让自己忍着不对唐霜动手,闭着眼睛呼了几口气才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是医生,不是神。”唐霜看着他,目光清澈,“她的脑神经被压迫了那么久,我们家的针灸方法是通过强行改变了神经末梢,让淤血慢慢消失,但是她的神经多多少少会受到损害的。”

    “你保证过,会治好她。”赢擎苍不想管那么多,他只知道现在辛晴的头随时都会疼的撞墙,如果恢复记忆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那他做的这一切岂不是笑话。

    唐霜撇撇嘴:“头痛是后遗症,她只要情绪不稳定或者很激动就会疼,慢慢就会好。

    “具体时间。”赢擎苍突然想到什么,“是不是每次疼都要扎针?”

    唐霜笑了笑:“自己扛着也行,只要她能抗的过去。时间的话,我保证,一年内绝对好!”

    怎么可能抗的过去

    赢擎苍心狠狠的颤了一下,那种折磨要一年以后才消失。他的辛晴,他捧在手心里的珍宝竟然要承受那么痛的后遗症。

    “你赶紧把她送走吧,我们好结婚。”唐霜眯着眼睛,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转了一圈,“我迫不及待的要搬进来了!”

    沈公子嗤笑一声:“送走?你没事吧?小晴晴要留下,并且留在这里,万一她头疼的时候,你可以及时给她针灸。”

    “我有别的办法。”唐霜拿出一个盒子:“这里面的药丸比针灸还管用,针灸只可以止痛,这个还可以治疗。”

    赢擎苍打开一看,里面有一颗黑色的药丸。他递给沈公子,两个人的眼神无声的交流了一下。

    “别说我没提醒你们,这颗药丸的保质期是30天,过后就作废了。我会每个月做一丸,到时候快递给她就好了。”唐霜说的轻松,赢擎苍抿着嘴角,“一年后,如果辛晴没有好,我要你的命。”

    唐霜挑了挑眉:“你也最好对我好一点,不然万一我做药的时候多放一点东西,就不好了,是吧!”

    “你去选婚纱,我们月底举行婚礼。”赢擎苍说完就低下头,初见唐霜时觉得她长了张懵懂稚嫩的脸,现在再看却如同腐朽的烂肉一般让人恶心。

    用一双干净的眸子,做着最恶毒的事。

    辛晴醒来时觉得浑身无力,好像全世界的活都让她干了似的。

    张宓趴在一旁玩电脑,看到她睁开眼,赶紧跑过来:“怎么样了?头还疼吗?”

    辛晴摇摇头:“扶我坐起来。”

    “你放心,沈公子刚刚打过电话了,说你这是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尽量不要激动,他明天会把药送来,万一发作了,就吃药。”

    辛晴叹了口气:“我就说嘛,脑袋中一枪睡半年就醒了,哪有这么美的事,果然还是没好。”

    “哎呀!这也不算没好。”张宓看她一脸沮丧,安慰道,“这还不和做了手术要休

    养大半年一样,你别想那么多,情绪不稳定就容易头疼。”

    辛晴看着她,突然想起什么:“芊芊呢?快生了吧!”

    “可不,她胎位不正,已经住院了,不然早跑过来了,她男人每天和防贼似的盯着呢!”张宓想了想,“我们等她生了宝宝再走?”

    学校那边连毕业典礼都开过了,可惜辛晴没有赶上。虽然她人没去,可校长在给大家致辞时,还是用辛晴当典型,鼓励大家以后都要取得像她那么好的成绩!

    “你确定要和我去法国?”辛晴看着她,“你爷爷能放你走嘛?”张宓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出意外死了,她是爷爷带大的。

    张宓眼神飘了飘:“你放心,我会搞定他的。”

    沈公子把唐霜给的药丸找专家鉴定了一下,证明里面没有对人体不好的成分。但是专家也无法分析出里面具体的药材,让原本打算找专家做药赢擎苍很失望,这样就不得不靠唐霜了。

    即将到来的炎热夏季,赢擎苍要再婚的消息将更高的热浪席卷了s市。大家一片哗然,多少女人在幸灾乐祸的同时又暗自伤神,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男人了。既便给你了他的钱,也不能保障他不变心。

    “别看了,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张宓看到新闻在报道赢擎苍要结婚的消息,还大肆猜测唐霜的来历。

    辛晴任由她随便换了个台,低着头默默的不吭声。张宓想找点什么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正抓耳挠腮的时候听到辛晴问。

    “那个唐霜是从哪来的?”

    张宓很庆幸之前他们就准备好了答案,她也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

    “听沈公子说,是万老板的一个手下,之前来帮赢擎苍调查绑架你的事,也不知道怎么着两个人就勾搭成奸了。”其实张宓心里特别郁闷,她能感觉到这事不对,赢擎苍好像不是真的变心了,可是她旁敲侧击的问过沈公子好几次,都没问出来什么。结果她这个想法在几天后就推翻了

    “辛晴,把这些签了。”唐霜挽着赢擎苍的胳膊笑眯眯的看着辛晴。张宓目瞪口呆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赢擎苍,他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碰他吗?他不是有洁癖吗?

    辛晴把厚厚的文件拿起来,发现是之前她接收赢擎苍财产的合同,只不多最上面多了一页纸,她看了看点点头:“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把财产还给你很正常。”

    利落的签了字,辛晴将合同还给唐霜:“听说那天头疼是你扎针给我止的疼,原来你是医生啊!”

    “她只是跟长辈学过几年中医,你以后还是小心你,她嫁给我以后,可没空飞到法国去给你止疼了。”赢擎苍面无表情的说。张宓气得浑身发抖,正想要开骂,又怕辛晴情绪激动,只好偷偷的挠沙发。

    辛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睛盯着赢擎苍。赢擎苍一愣,刚刚一瞬间,辛晴眼中好像有某种特殊的情绪,却很快又消失了,他皱了皱眉头站起来:“月底前你就离开吧,唐霜好搬进来。”说完转身就走,唐霜冲辛晴笑了笑:“不好意思啦!”拿起合同小跑的跟着赢擎苍走了。

    “你妈的!”张宓把沙发靠垫丢出去,“奸夫淫妇,白眼狼一只。”

    辛晴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眼底的苦涩一转而过,再抬起头时,笑容深了许多:“这样也好,以后就没牵扯了。”

    “没关系,反正我们饿不死,你可是ck的首席设计师呢,我是你的助理,工资也不会低吧?”张宓嘿嘿笑着问,“你还会管吃管住哦!”

    辛晴瞪了她一眼:“我还是考虑一下吧,你不会做饭,不会干家务,我还得照顾你,太不划算了!”

    “我的作用怎么能是家庭主妇?”张宓一本正经的说,“要知道你是个美女,还是那种特别容易招男人的美女,又一个人带着孩子,到时候指不定有多少苍蝇来嗡嗡嗡呢!”

    辛晴戏谑的笑了笑:“喔!原来你的作用是苍蝇拍啊!”

    张宓呵呵呵跟着她笑,辛晴古怪的看着她:“怎么了?”

    “小晴,你要多笑!我们的人生才刚开始,20岁的年纪还是小姑娘呢!以后每天都要笑,要幸福!”

    辛晴眼睛红了红,伸出手,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我不会停在原地,只要给我时间!”

    “嗯!”张宓点点头,“我会和你一起!”

    一周后,施芊芊剖腹产生下一个男儿。辛晴和张宓分别送了小金盘子和金碗,当了孩子的干妈。然后辛晴去看了辛语蝶,她没什么朋友,唯一一个陈铭还联系不到。半年来都没接到过陈铭的电话,辛晴有些担心,她拜托沈公子看看能不能找到陈铭。张宓为了和她一起走,和她爷爷绝食,最后饿晕过去,老人家才答应放人。

    赢擎苍婚礼的当天,辛晴和张宓准备离开。

    一大早田姨也推着行李箱站在客厅里,看到她下来笑眯眯的问:“小姐,我被少爷辞退了,你能不能请我?”

    “要奶奶!要奶奶!”阿莎扑进辛晴怀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

    辛晴忍着眼泪:“田姨”

    “你就说要不要吧?”

    用力点点头,辛晴拥抱了一下她,“那以后就要继续麻烦你照顾我们了!”

    沈公子和阿澈送她们去机场,沈公子一路不停的唠叨,各种不放心。

    “我刚刚说的都要记住,我每个月都会去看你们的。”

    张宓一听不干了:“不需要,以后我们要划清界限!”

    “我去看小晴晴和阿莎,又不是去看你。”沈公子瞟了她一眼,“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如果你要和我划清界限的话,麻烦请你自己去找房子住,不要住在我家里。”

    张宓一时语塞,瞪了他一眼不吭声了。

    登机时间到了,辛晴却迟迟不肯动身,沈公子对阿澈使了个眼色,阿澈点点头,打了个电话。

    看到赢擎苍突然冒出来,张宓正想大叫,被沈公子一把捂住嘴拉了下去。赢擎苍慢慢走到辛晴旁边,没等他开口,就听到柔柔一声。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辛晴仰起头,神色平静的望着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