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一百六十一章他已经和别人结婚了

    三个月时间,转瞬即逝,不管大家心里在怎么忐忑,终于到了辛晴最后一次扎针的日子。.

    唐霜一大早和沈公子一起过来,张宓紧张的围着唐霜转:“等会扎完她就能记起来?”

    “你以为人的脑子是开关吗?”唐霜白了她一眼,“她脑子里的淤血已经完全清除了,但是她能不能马上就想起来我也不知道。”

    没等张宓叫唤,沈公子的脸就沉下来了:“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你保证过她会好。”

    “她是会好,但是也不会马上就好,也许睡一觉,或者今天晚上就会想起来。没有了淤血,很快会康复。”唐霜看了他们一眼,“我又不会跑,她要是好不了,损失的可是我!”

    终于最后一次针也扎完了,辛晴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三个月她的脸色一直这样。沈公子却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直接带上人去了医院。他们不相信唐霜,所以要给辛晴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送辛晴进了观察室,把张宓打发走,沈公子才说:“行了,出来吧!”

    赢擎苍从通道里走出来:“她的脸色怎么越来越差了?”

    看到他一脸阴沉的模样,沈公子摊开手:“等医生检查完了就知道了。”

    一个小时候,辛晴被推了出来,医生很激动的对赢擎苍说:“脑子里的淤血完全消失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记忆。”

    “那为什么她还这么虚弱?”看着已经睡着的辛晴,赢擎苍觉得好像一大声说话,都会惊到她。

    医生安慰他:“这段时间她没怎么好好吃饭,营养跟不上的过,等回头好好补补,很快就活蹦乱跳了!”

    把辛晴推到病房,赢擎苍立在床边看了她一会,转身对沈公子说,“等她醒了,你送她回去,然后把我和唐霜的事情告诉她。”

    “小晴晴现在已经好了,我们不用在顾忌那个女人了,我马上派人把她抓起来。”沈公子急忙说。

    赢擎苍摇摇头:“你觉得她会什么也不做,就治好辛晴吗?我怀疑她手还有什么筹码没拿出来,一切等辛晴好了再说。”

    “那也用不着告诉她啊!要不,我先送小晴晴出国?”

    “她醒来看不见我会怎么想?唐霜也一定会找上她,与其让别人说,还不如你先告诉她。”赢擎苍深深叹了口气,“就告诉她,她中枪昏迷了半年,我有了别的女人。”

    沈公子依然不同意:“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了吗?”对她,对你都残忍。”

    “我开始理解两年前她的感受了。”赢擎苍小心的将辛晴的手握在掌心里,细细的摩挲。“那个时候,她那么爱我,却为了怕我受伤而离开,宁愿让我狠她,讨厌她,也不愿意我接近她。如果要分开,爱着的那一个会比较痛苦吧!”赢擎苍看着沈公子,“背后的人没找到,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还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辛晴是我的软肋,为了她的安全,我必须送她走。”

    沈公子恍然道:“这才是你答应唐霜结婚的正真目的吧!让所有人都以为你移情别恋,抛弃了小晴晴,将唐霜推到众人眼前,将小晴晴放到最安全的地方去。”

    &nbs

    p;  “我一开始不想这么做的,毕竟那个女人治好了阿晴。”赢擎苍眼底划过一抹阴狠,“是她自己把自己送上这条路,怪不得我心狠。”赢擎苍低头吻了吻辛晴的额头,“让阿晴占时恨我吧!这样她反而有活下去的勇气,等事情都解决了,再把真相告诉她!”

    “我先回去,交给你了。”

    赢擎苍先回了趟赢家,他要把辛晴的牛皮本处理掉。不能让辛晴知道失忆后的事情,然后他去了律师楼。

    晚上,沈公子和张宓守在病房里。

    “动了!动了!”张宓激动的跳起来,“辛晴?辛晴?”

    病床上的人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眼睛:“宓宓”

    “啊啊啊!”张宓又哭又笑的抱着她,“好了,终于好了!”

    辛晴坐起来,嘲笑她:“丑死了,别哭了。”又看到旁边的沈公子,“你怎么也那么激动?对了,我记得我中枪了,赢擎苍呢?”辛晴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她没看到赢擎苍

    “他怎么了?也中枪了吗?”

    张宓连忙按住她:“你别急,别急!我们慢慢讲给你听。”她看了眼沈公子,给了他个眼神。

    “小晴晴啊!那一枪打中了你的脑袋,你昏迷了半年多。”

    辛晴啊了一声:“那么久?那我不是差点成植物人!”

    “呸呸,胡说什么,你现在不是醒了嘛,医生说了,你已经彻底康复了,没事了!”张宓瞪了她一眼,暗中踹了沈公子一脚。

    沈公子觉得现在的场面比他面对杀手时还紧张,到底要怎么开口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辛晴看到他们神色慌张,试探着问。

    张宓一咬牙:“辛晴,你听好,赢擎苍变心了,你昏迷的时候,他和别的女人结了婚。”说完,张宓和沈公子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盯着辛晴。

    辛晴没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过了不知道多久,张宓都害怕了,正要开口时,听到她说:“我们回家吧!”

    “辛晴”张宓还想说什么,沈公子打断她,“对对对,我们先回家,阿莎还在家等着你呢!”

    赢家,田姨和福伯抱着阿莎,看到辛晴进来紧张的站起来。

    “田姨,福伯!”辛晴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田姨忍着眼泪,把阿莎递过去,“一直闹着等你,刚刚才睡着了。”

    辛晴抱着阿莎亲了亲,然后转身问沈公子:“他愿意见我吗?”

    “啊?”沈公子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想点头,却还是理智的说:“不知道,我帮你问问?”

    辛晴想了想:“如果他不愿意,或者不方便就算了。”

    张宓看着辛晴上了楼,才狐疑的碰了碰沈公子:“我说,你有没有觉得她不对劲啊?”

    “有。”沈公子点点头,“不哭,也不闹。”

    &

    nbsp;“所以啊?她到底怎么回事?”张宓突然跳起来,“不行,我要去盯着她,万一她是忍着回头却想不开了呢!”

    沈公子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你快去吧,我去找赢擎苍。”

    赢擎苍听了辛晴的反应以后,半天没说话。沈公子有些烦躁:“你说小晴晴到底怎么了?”

    “她有没有可能还记得失忆时候的事?”赢擎苍皱着眉头,竟然连哭都没哭

    正说着,张宓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们快回来啊!辛晴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不出来。”

    赢擎苍站起来就走,沈公子跟着后面一边跑一边叫:“我就说啊,怎么可能没事!”

    “辛晴!辛晴你开门啊!你别吓我啊。”赢擎苍回来的时候,张宓正啪啪的拍浴室门,看见他急忙说:“我听到她在里面哭,可是现在没动静了。”

    “踹门吧!”沈公子建议。

    赢擎苍一脚踹门上,装修的时候要求太高,竟然没开。

    “一起来!”沈公子抬起腿,两个人一起用力踹向门,一声巨响,门中间破了个大洞,赢擎苍胳膊伸进去从里面把门打开。几个人冲进去一看,辛晴坐在玻璃窗旁边一动不动,他们这么大动静她都和没听到一样。

    “阿晴”赢擎苍试探的叫了声,后面的话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辛晴慢慢的转过头,对着他笑了一下:“你来了!”

    张宓哇就哭了,扑过去抱着辛晴喊:“你别这样,你别笑了,你想哭就哭出来啊!哭出来就好受了,哭出来就不难过了!你哭啊!”

    “我哭不出来。”辛晴摇了摇头,又说了句,“我没事。”

    赢擎苍慢慢走近她,蹲在她跟前:“阿晴,你可以恨我,但是不要伤害自己。”

    “我也不恨你。”辛晴又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你曾经那么爱我,我要谢谢你。”她看着他,“现在你不爱了,我也祝福你。你的婚礼我不能参加了,过今天我就带着阿莎回法国去。”

    赢擎苍听到她一字一句的说完,每一个字都像刀一般刮在自己心上。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什么都抛到脑后,什么都不在乎,只想狠狠抱住眼前的人。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唐霜慢悠悠的走进来,赢擎苍的眼神瞬间跌到冰点,冷冷的看着她,辛晴却突然捂着头尖叫一声。

    赢擎苍惊慌的去拉她:“怎么了?怎么了?”

    “头好痛”眨眼的功夫,辛晴的脸就变的煞白,额头密密麻麻的全是汗珠。她推开赢擎苍,对着墙撞过去,“啊好疼啊”

    张宓一把掐住唐霜的脖子:“是不是你?是不是?”

    “我要是想让她活活疼死,就掐死我吧!”

    赢擎苍一边拦着辛晴,一边阴沉的看着唐霜:“给她止疼。”

    “好说!”唐霜推开张宓,走到辛晴身边在她头上扎了几针,辛晴渐渐安静下来,然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