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一百六十章怎样你才不伤心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冰火#中文 ..”擎擎苍恢复了冷静,好像刚刚那个凶狠的人不是他一样。

    唐霜看着他,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眼睛亮的耀人:“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就一定是我的。所以,你也会是我的,早晚会爱上我,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那是因为你呆的地方太小了,小到把你变了井底之蛙,还自命不凡。原本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来报答你治好辛晴。你却非要逼成死局,我也把话放在这里,早晚你会后悔的,而且这个时间也不会太远。”

    唐霜终于脸色变了变,但还是很快调整过来,笑咪咪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张宓的腿被砸的不轻,整个大腿一片乌青,看起来心惊肉跳的,沈公子带她去医院看了下,医生说没伤到骨头,他这才没好气的开口说:“你能不能用点脑子?”

    张宓黑着脸,一直咬着牙,她没想到赢擎苍会对她动手。听到沈公子这么说,憋屈了一晚上的怒火彻底爆发了:“你他妈干嘛要带我走,当时给我把刀我就能杀了他你信不信?敢打我,怕我说了实话那女人伤心怎么的?赢擎苍的眼睛让屎糊上了吧,辛晴就不应该救他,让子弹把他崩死完事。”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唐霜恨辛晴,她还会给她治病吗?就算治病,她就不会动手脚吗?”沈公子摇了摇头,“我已经总觉得你是没心没肺,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愚蠢之极。你今天的话,会害死辛晴的你知不知道?”

    “什什么意思?”张宓不明白,沈公子懒的看她,打开车门,“赶紧下车,你家到了。真是的,除了会添麻烦你还会干嘛?”张宓脚刚站到地下,听他这么说,又想发飙,结果车嗖一下就开出去了,张宓一瘸一拐的回了家,想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拖着行李跑到赢家。

    “辛晴,从今天起我住进来保护你!”

    辛晴看着她,翻了翻牛皮本,发现这几天都没有张宓来过的记录。

    “你怎么了?”

    张宓内疚的不得了,她晚上翻来覆去的想,终于想明白了沈公子的话。再加上赢擎苍的反应,她意识到事情好像不是她想的那样。可她又猜不出到底怎么回事。于是一想,还是来陪辛晴吧,省的让那个叫唐霜的扎针的时候动手脚。

    针灸一个月后,唐霜告诉赢擎苍效果很好,再有两月,辛晴一定可以恢复记忆。

    “现在,我要收取一点报酬了。”她笑的一脸天真,“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赢擎苍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好。”

    他这么爽快,倒是让唐霜有些意外,仔细盯着赢擎苍看了半天,确定他眼中还是没有自己。

    “你还真爱那个女人呢!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唐霜突然有些害羞的说,“希望以后你也能这么对我!”

    &n

    bsp; 赢擎苍根本就不搭理她的话,一开始他还看着唐霜内心单纯的份上处处提醒她,可既然她自己要走上死路,那就谁也拦不住。他现在听到她的声音都觉得恶心。而且,自己已经好久没见过辛晴了,思念就想滚烫的开水,将他的心烫出一个个水泡,在轻轻的戳破,流进五脏六腑,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宣告着自己就要坚持不下去的心,同时又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再说:你伤害了她,伤害了她

    “阿苍,万老板说他去重新找方法了。”沈公子看到唐霜离开,才走进来。

    赢擎苍皱了皱眉:“那也不能现在和唐霜翻脸,什么时候他那边有准确的消息再说。”

    “还有件事,调查回来的资料显示,威廉的那个同性恋人,是个中国人。”沈公子扔给他一个文件夹,“你后妈最近也不老实,在发动股东换继承人。

    赢擎苍冷笑了一声:“赢氏在英国的公司基本就是个空壳子,让她折腾吧,那些股东手里的玩意赢家看不上。老头子呢?”自从上次争执完,赢皓就回了英国,再也没和他联系过。

    “最近很少出来,倒是和你外公见过几次面。”

    “现在没功夫管他们,等辛晴好了再说。”

    晚上赢擎苍偷偷回了赢家,辛晴自从失忆后就睡的很沉,他坐在床边看了她好久,她都没醒。巴掌大的小脸埋在枕头里,手掌像个婴儿一样紧紧的握成拳头,和她怀里阿莎的姿势一模一样。

    赢擎苍觉得这个画面非常美好,他忍不住悄悄躺上去,侧着身子看着辛晴,月光淡淡的撒在她的脸上,嘴角放松着微微张开,看起来睡的很好。赢擎苍想伸手摸摸,却害怕吵醒她,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才离开。

    唐霜和赢擎苍去领了结婚证,之后她去给辛晴扎针时,拿出来给她看。

    “现在我是赢太太了!”她的笑容依旧甜美,不带一丝讥讽。看的张宓恨不得把她那张脸划烂,这个女人明明一直在做最残忍的是,却总是端着一副纯真的面孔,好像那些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

    “恭喜你!”辛晴一边道喜,一边在牛皮本上翻了翻,却找不到自己曾经签字离婚的记录。又一想,恐怕赢擎苍有办法不要离婚证也能结婚吧!

    唐霜看了看她的表情,心想肯定没有把赢擎苍是为了给她治病才和自己结婚的这事记下来。无所谓了,反正等她病好之后也会忘记,只要到时候她不碍事,自己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谢谢!等你病好了,我们就要结婚了,你要加油哦!”唐霜拍了拍辛晴的肩膀,看的张宓又是一顿咬牙切齿。晚上辛语蝶来看辛晴,张宓拉着她巴拉巴拉的唐霜骂了一遍。

    “我在电视上看过那女人一次,还以为是赢擎苍又搞什么鬼呢!原来是真的和她结婚了。”辛语蝶倒是没有张宓那么激动,只是皱了皱眉头说,“这事太奇怪了,赢擎苍那么爱辛晴,不应该啊!”

    “是有问题,但是事实就是他和别人结

    婚了。”张宓想起那天赢擎苍砸她时的样子,“他还是很在乎辛晴,担心她的病情,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也许是内疚呢!”

    辛语蝶叹了口气:“辛晴真可怜,什么时候才能有安稳的生活。对了,你这段时间别让她上网,到处都是幸灾乐祸的声音,很难听。”

    “呵呵,可不是。那些女人平常妒忌死她了,现在知道赢擎苍有了新欢,都赶着落井下石。”张宓摆摆手,“没事,她就算看见也没感觉。”

    “那财产的事?”辛语蝶觉得这才是让女人有安全感的东西,没有男人可以,没有钱的话才是悲剧。

    张宓哼了一声:“看赢擎苍的样子,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那就好,好歹最后不至于什么都没有。”辛语蝶站起来,“我去楼上看看她!”

    辛晴看到辛语蝶时有些发呆,她在牛皮本上翻了翻,找到了她的照片。

    “你是我姐姐?”

    “嗯,我是你姐姐!”辛语蝶拉着她的手,“本来就瘦,现在都快瘦没了。”

    辛晴笑了笑:“哪有那么夸张,你不是刚生了宝宝吗?她们好吗?”

    “很好!要不是因为坐月子,我早就来看你了。”辛语蝶摸了摸她的脸,“今天来是有事情和你商量。”

    辛语蝶其实后悔了,她之前以为辛晴的病没那么夸张,刚刚和张宓聊过以后,才发现真的会完全忘记,那她现在和辛晴说这些就没用了。”

    “是不是觉得说了也是白说,我都会忘记?”辛晴看出来她的想法,拍了拍牛皮本,“没事,我会记下来的。”

    辛语蝶想了想,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赢擎苍真的和别人结了婚,你要是觉得不方便,阿莎可以交给我带。你知道的,她也是我外甥女,我会把她当亲生女儿的。”

    “我相信。但是,我想自己照顾她。”辛晴摇了摇头,“我现在不知道恢复记忆后我会怎么样,但是我不想连阿莎都失去,我会带她离开的。”

    辛语蝶听她这么说,也没在多劝,反正只要辛晴手里还有赢氏的财产,她就是养几百个孩子也没问题。辛语蝶离开后,辛晴给阿莎洗了澡然后哄她上床睡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扎针,病情有好转的过,很久没做过梦的她做梦了。

    梦里她一个人在一片荒芜的野地上奔跑,不远处有一个男人的背影,仿佛就在她眼前,却怎么都触碰不到,她拼命的跑,努力想追上那个背影,却永远保持不变的距离。

    赢擎苍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上她的额头,慢慢的将它抚平,眼睛亮了亮,有些高兴。在做梦了,看了治疗很有效果。随即眼神又暗了下来,心里一阵阵发苦。

    等你好了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我要怎么做才能将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阿晴,阿晴,你告诉该怎么办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