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一百五十九章遵守诺言离婚吧

    “你可以救辛晴,我很感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非要用这种方式吗?就算我和你结婚,也不会喜欢你。冰火!中文 ..”赢擎苍劲量让自己冷静,这个叫唐霜的女人,就是沈公子找来的医生,可她见了自己一次,就要求嫁给自己,不然就拒绝给辛晴治病。

    沈公子推门进来:“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赢家。”

    “好的!我也想见见辛晴,好歹她是你的前妻。”唐霜站起来对着赢擎苍笑了笑,“我决定的事情不会变,我相信你早晚会爱上我!”

    赢擎苍揉了揉眉心,等到唐霜出去了,才问沈公子:“她有没有问我?”

    “小晴晴看过新闻了。”沈公子皱起眉头,“要不算了吧,小晴晴就这么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你会一直保护她。”

    赢擎苍的哀伤都写在了脸上,眼底的无助让人悍然,仿佛一瞬间他就经历了人间百态,世事无常,而心死成灰。

    “我住在阿晴对面,每天看着她,从早发呆到晚,慢慢的,她连灯都不点,饭也是想起来了就吃一口。”赢擎苍闭上了眼睛,“我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枯萎,凋谢。这样下去她熬不了多久的,我怕她等不到病好那天就疯了。”

    “你无法理解我的感受,我离她那么近,那么近可是我却连伸手的勇气都没有。我无法成为她的救赎,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把自己熬死。”

    你陷入苦海深渊,我却无法渡你上岸。我的爱做不了救你的那条船,若要成魔成疯才能换你一世安稳,那么

    “就让她恨我吧!”赢擎苍的声音苍白而无力,“等她恢复了,就告诉她,我背叛了她。”

    “妈的!”沈公子红着眼,“我去找唐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赢擎苍厉声道:“你要害死辛晴吗?如果她针灸的时候扎错一个穴位,那”

    不是没想过其他方法,可赢擎苍不能保证唐霜会不会真心的为辛晴治病,万一她心存不满,一针下错,辛晴就完了。

    “好!”沈公子一咬牙,“我们先敷衍着,等小晴晴好了再说,不就是结婚嘛,反正都是假的,等都解决了再和小晴晴解释。”

    赢擎苍抿着嘴角:“这是时间问题,等阿晴好了,我自然不会在顾忌那个女人,我是心疼阿晴到时候会伤心,她一哭我就心揪,况且还是我让她哭的。”

    “没想到我们也有委曲求全的一天啊!”沈公子自嘲的笑了笑,“等小晴晴好了,我要把唐霜送到万老板那里去。”

    赢擎苍没意见,万老板私下里在做生化武器的研究,经常拿人做试验,不过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亡命之徒。他不觉得对唐霜有多残忍,相反的,赢擎苍恨不得扒了那个女人的皮,给她再多的痛苦,也不能弥补给他女人造成的伤害。

    唐霜从小跟着爷爷在山里长大,性子张扬率真。但是她爷爷不是什么善茬,年轻的时候是金三角的军医,什么杀人放火的事都干过,经常有来

    找他看病的人对结果不满意,就被他直接杀了丢到山里喂了狼。唐霜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自己喜欢的,就要不择手段的争取,至于会不会伤害到别人,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所以她当他第一眼看到赢擎苍,确定了自己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开始,就决定要嫁给他,这辈子都和他在一起。

    “你好!我是唐霜。”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完全还是一副小女生的模样,不是说比自己大一岁吗?怎么看起来比她还小几岁似的。

    辛晴看了眼沈公子,沈公子点点头:“她是来给你治病的医生。”

    “谢谢!”辛晴伸出手,“麻烦你了。”

    唐霜笑着伸出手:“不愧是赢擎苍喜欢的过的人,你很漂亮!”

    “你也很漂亮。”辛晴回了她一个微笑。

    “当然!”唐霜甩了甩头发,“来吧!我和你没什么交情,我们现在还是情敌,虽然你马上就要出局了,但是我也不会喜欢你。伸手,我要把脉。”

    辛晴把手递给她,唐霜也不打算再和她说什么,现在辛晴没有记忆,她说什么这女人都不会有感觉,等治好她再说。

    每隔几分钟唐霜就在纸上写几个中药的名字,然后再接着把脉,偶尔还会把之前写的药名划掉,添一个新的上去。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沈公子都开始紧张会不会有问题的时候,唐霜终于把那张纸递给他:“按照方子抓药,三碗水煎成一碗,每天早晚各一次,这是三天的量。”沈公子接过来,递给阿澈。

    “最好用些渠道,药店买的质量不好。”唐霜又补了一句。

    阿澈点点头拿着离开了。

    接下来开始扎针,看着唐霜慈将一根手指长的银针扎进辛晴脑袋里时,沈公子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你在紧张什么?”唐霜看了他一眼。

    “你专心点。”他看到唐霜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又拿起根针。

    唐霜嗤笑了一声:“放心,我比你们谁都希望她好,不然我怎么嫁给赢擎苍。”

    沈公子脸一变:“注意你的话。”

    “放心!”唐霜看了眼辛晴,后者正一脸淡然的盯着桌子,“她好了以后,不会记得失忆后的事。所以,就算现在让她知道救她的代价就是赢擎苍要娶我也没什么,这样才好玩不是嘛?”

    辛晴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她有些诧异的看着沈公子

    “没事,你赶快好起来比什么都强!”沈公子苦笑了一下,“也不枉费阿苍为你做的那些事。”

    辛晴想站起来,被唐霜压了下去:“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带着怒气,“你不知道脑袋上一针下去,哪怕偏0.1的位置,都能让你变成傻子?”

    “我知道你是不想让赢擎苍这么做,可你想清楚,如果你拒绝治疗,他就会被你拖累一辈子,我敢保证,这个

    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治好你。”

    唐霜像一个掌控全局的智者,把辛晴的那点心思看的清清楚楚。沈公子也赶紧坐到她身边:“你别乱动啊!”他看着辛晴,眼神隐晦。辛晴沉默了一下,坐好不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尽管冷气开的很大,唐霜身上慢慢还是沁出了汗水,三十六针准确的插在每一个穴位上,就是她,也精神疲惫。沈公子一直盯着,只要辛晴有一点不对劲,他就会当场拧断唐霜的脖子。

    整整三个小时,唐霜才把针慢慢取下来,松了口气说:“记得按时吃药,药要热着喝,治疗期间不要乱跑,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情绪也不要有太大的波动。”

    “谢谢你,辛苦了。”辛晴点点头,唐霜收拾好东西不客气的来了句,“我是为了我自己。”

    沈公子盯着辛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果觉得不对劲赶快打电话给我知道吗?”

    唐霜扯了扯嘴角:“走吧,送我回去,我要和赢擎苍一起吃晚饭。”

    他们走了以后没多久,田姨带着阿莎回来了,怕吓到孩子,所以辛晴扎针的时候田姨带她去游戏屋玩了。阿莎见到辛晴又笑着扑过来,自从辛晴上次离开后,阿莎就很黏她,生怕她突然又消失。晚饭前阿澈抓了药回来,田姨亲自守着熬了一个小时,睡觉前让辛晴喝了下去。

    晚上,辛晴搂着阿莎,小人儿早就睡的吐泡泡了,辛晴的思绪却回到下午唐霜的那番话里。那个男人是为了救自己,才要和别人离婚的。听今天沈公子的意思,他们并不想让自己知道真相,那么等她记忆恢复了要怎么办?恨赢擎苍的背叛吗?

    啊,对了,她会忘掉失去记忆时候的事情,那么到时候她根本不会记得赢擎苍为了她付出了什么。辛晴拿起牛皮本,想了下,又合了起来。算了,不记了,不知道比知道好

    三天后,唐霜又来给辛晴扎针,她好像很满意病情的进展,给药方上面换了两味药。下午她去赢氏找赢擎苍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正指着赢擎苍骂。

    “你是谁?凭什么骂他?”

    张宓冷笑了一声:“我是谁和你没关系,你这种心黑无耻的贱女人,我看一眼都恶心。”

    “哦!来打抱不平的,你是辛晴的朋友吧!”唐霜挑着嘴角,“你骂的再难听,也不能阻止赢擎苍和我结婚,不嫌累你就骂吧!”

    张宓笑的一脸讥讽:“你以为他有钱吗?他的财产都给了辛晴,你嫁给他,你也不是赢氏的少奶奶!”

    “张宓!”刚进来的沈公子听见她的话,脸立马变了。

    赢擎苍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砸到张宓身上:“滚出去!”

    “啊!”张宓尖叫了一声,捂着腿半天都站不起来。

    沈公子抱起她就冲了出去,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过了好久,唐霜的声音响起:“我不要你的钱,你就是个穷光蛋我也会嫁给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