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一百五十八章治疗的条件

    吃午饭的时候,田姨照例去楼上叫辛晴,却发现只有阿莎一个人睡在床上,辛晴却不见了。 ..她惊慌的和福伯把每个房间都找过之后,给赢擎苍打了电话。

    赢擎苍匆匆赶回来,辛晴的牛皮本也不见了,还少了好几件衣服,行李箱也不见了一个。

    “她走了”赢擎苍跌坐在沙发上,沈公子马上打电话,“我派人找。”

    赢擎苍站起来:“老头子呢?”

    “老爷一大早出去晨练,现在还没回来。”福伯想了想,张嘴说,“不是老爷”

    赢擎苍打断他的话,冷冷的扫了一眼:“不是他,辛晴怎么会突然离开?”

    “第二次了”赢擎苍闭上眼睛,抿了抿嘴角,“这是他让辛晴第二次离开我。”

    沈公子挂了电话看见他这个样子安慰道:“你先别急着和伯父翻脸,辛晴那个样子走不了多远的,应该马上就会找到。”

    “出什么事了?”赢皓站在门口问。

    赢擎苍擦身走过他身旁:“不要在来打搅我的生活,如果找不到辛晴,我就把赢氏毁了,让你什么都没有。”

    “你个混账!”赢皓怒骂道,“那是我们几代人的心血,你凭什么。”

    赢擎苍慢慢走下楼:“辛晴是我的命,你要我的命,我凭什么不能毁了你的心血。”

    “你给我站住!”赢皓想赢擎苍,被福伯拦住,“老爷,你还是回去吧!”

    赢皓瞪着他:“连你也站在他那边?”

    福伯没吭声,沈公子摇了摇头:“伯父,您自己的儿子你自己不了解吗?”

    “没有什么,比赢家重要。”赢皓深深的看了一眼赢擎苍的背影,慢慢的离开了。

    辛晴这个时候已经做上了大巴车,她不敢做飞机怕赢擎苍找到她,自己的身体又比较特殊,也不敢去太远的地方,于是决定了坐巴士去s市附近的一个水乡小镇。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辛晴想赢擎苍应该已经发现她不见了,那个男人应该会很难过吧!辛晴觉得她挺自私的,自己走了没什么,因为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可是对不起了,她在心里默默的道歉,相信过段时间你就习惯了,慢慢的,就会把我忘了。给不了你要的幸福,我只能选择退出。

    水乡风景优美,人们依水而居,很多人都来这里写生,当地的居民几乎家家都有房子出租。辛晴找到一所离水边很近的房子,打开窗户就是青石板的水岸。

    她走的时候,从包里翻到很多现金,足够她过完这一年。她还把银行卡也带了出来,在车站附近新开了账户,把钱都转了进去。她以为这样以后就找不到她的消费记录了,可她不知道的时候,巴士都没开出s市,沈公子的人就跟上了她,看到她找了房子,安顿下来才离开的。

    “还不算笨,知道把钱带上。”赢擎苍没好气的说,知道她去了哪里,心才放下来。

    知道消息的张宓狠狠给了沈公子一下:“辛晴太过分了,偷偷走了就不怕我和芊芊难过吗?”

    />

    “她知道你是谁吗?”沈公子白了她一眼,“少拿别人的大腿发泄,自己打自己的。”

    张宓站起来:“不行,我要去找她,她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万一早上醒来看不到牛皮本,或者哪天不小心丢了怎么办?”

    “我老婆我自己会照顾。”赢擎苍不耐烦的扫了张宓一眼,对沈公子说,“赶紧把她带走。”

    沈公子抓着张宓往外拖,张宓拳打脚踢的骂他:“禽兽,放开我!我要去找辛晴。”

    “哎呀!”沈公子好不容易把她拖到电梯口,“阿苍会去的,你去算怎么回事啊?”

    张宓撇撇嘴:“去有什么用!要不是他辛晴也不会变成这样。”

    “走吧,走吧!我送你回去。”沈公子把她推进电梯。

    辛晴开始重复每天早上醒来,先是惊慌,然后是无奈的日子。一个人生活以后,可记录的东西越来越少,辛晴每天翻看以前的事情,对她来说,仿佛一场电影,她在旁观辛晴和赢擎苍的过去。

    住进来没几天,她发现对面的房子也租了出去。她不敢出门,每天的菜都是房东帮她带回来的。她也不敢表现出不正常的样子,只是告诉房东,自己是来养病了,身体不好,不能出门。

    过了半个月,辛晴发现对面的租客从来没有出现过,她偶尔会在窗户上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辛晴觉得挺好,一开始她还担心万一是个活泼的人跑来和她聊天怎么办,现在看来对方和她一样,也是个宅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辛晴开始越来越长的时间发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没有回忆的的人生没有任何颜色,她的生活里一片灰白。突然有一天,她在电视上看到了赢擎苍,他身边还站着个娇小可爱的女孩。记者围着他们问两个人是什么关系,那个女儿挽着他,笑颜如花的说:“我最喜欢赢擎苍了!”

    辛晴不记得那是她曾经有过的笑容,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这么快啊也挺好的。这样自己那点唯一放不下的牵挂也可以放下了。第二天,她小屋的门第一次被敲响,沈公子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

    “小晴晴,我来接你了!”

    辛晴被带了回来,离开两个月,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阿莎哭的撕心裂肺,抱着她怎么都不肯撒手。辛晴没有那么深刻的体会,只好一直轻轻拍着小阿莎的后背安抚。

    “我是不是搬出去住比较合适?”阿莎已经哭累了,在她怀里睡了过去,辛晴小声问沈公子,既然赢擎苍已经有别人了,自己还住在人家家里,那个喜欢他的女孩也会介意吧!

    沈公子好笑的说:“这房子是你的!”他突然想到什么啊了一声,“阿苍没和你说吗?你们结婚的时候,他的财产全都给你了,你比他有钱多了!”

    辛晴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平静的笑了笑:“那现在我是不是应该还给他。”

    “没那一说。”沈公子摆摆手,“你就安心呆着,过两天我带医生来给你治病。你放心,那个医生治好过失忆的病人,你一定能康复的!”

    这也是辛晴愿意回来的原因,她没有问赢擎苍去哪里了,在

    她看来,自己既然是因为他受的伤,现在他找人来给自己治病,应该是不想欠自己这个人情。等治好以后,两个人就没关系了,他已经有了别的爱人。

    “阿苍最近比较忙,所以”

    “没关系!”辛晴打断沈公子的话,“我明白,我看了新闻。”

    沈公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小声问她:“你没事吧?”

    辛晴侧着脑袋露出个微笑:“我又不记得他。而且,我能理解。”

    现在是不记得,等你恢复记忆的时候呢?沈公子心里担心,如果他是赢擎苍,宁愿就这么下去,也不选择这种方式,让辛晴恢复记忆,到时候到时候辛晴怎么接受的了。

    晚上张宓来看她,第一句话就是:“妈的!赶紧把他的财产全败光。”见辛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张宓又气又怒的指着自己的脸吼:“看清楚,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赢擎苍那个负心汉以后和你没关系了,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法国!”

    “我知道你。”辛晴指了指牛皮本上的相片,“你怎么了?”

    张宓拍着胸脯冷静下来看着她:“你知不知道赢擎苍要和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人结婚?”

    “知道啊!”辛晴点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现在是夫妻,他那样是犯了重婚罪!”

    辛晴听张宓这么说,恍然道:“那我是不是要签字离婚?”

    “签尼玛个狗屁!”张宓暴躁的揪了把自己的头发,“你救了他一命,替她挡了一枪,他却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辛晴拦住她:“你别激动啊,头发都让你抓掉了。”

    “你现在不记得了,所以没事,他不是找了医生来吗?等你治好了,恢复记忆了,一定会难过死的!”张宓一把抱住辛晴,“阿晴,你怎么办?怎么办啊!”

    辛晴发现脖子烫一下,赶紧推开张宓,发现她哭了。自己虽然没感觉,可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受。

    “可是我现在真的不记得啊!”她想了想开口说,“如果我治好以后会难过,那也没有办法,那是他的选择,就像你说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法国?”

    张宓抹了把眼泪,恶狠狠的说:“那个女人一定还不知道赢擎苍是个穷光蛋,他的钱早就是你的了。哼!回头我要告诉她,让她哭都没地哭去。”

    “等离婚以后,我会把财产还给他的。”

    张宓瞪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嘛?还什么还,就当赡养费了!”张宓手插着腰,“我告诉你啊,一分钱都不给他,留着我们去法国吃香喝辣!”看到辛晴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张宓又说道,“你要为阿莎打算,难道你不带她走,要把她留给后妈吗?”

    同一时间,赢擎苍的办公室里,他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如果你治不好我太太,我会让后悔从山里出来。”

    “错了!她马上就不是你太太了。”

    “你的太太是我,唐霜!”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