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一百五十七章不管记不记得

    辛晴怔怔的看着第一页上她和刚刚那个男人抱着个孩子的相片,她已经看完了里面的内容,为了证实是自己写的,她学着之前的样子写上了今天的日期,发现字迹一模一样。<冰火#中文 ..

    “妈咪!妈咪你醒了吗?”一个小脑袋从门缝里钻出来盯着她。

    辛晴看了看照片上的孩子,又看了看门口一脸渴望注视着她的小人,笑了下,对她伸出手:“阿莎!”

    “妈咪!”阿莎爬上床扑进她怀里,“我是阿莎,我马上就3岁了,我是你的宝贝女儿!”

    赢擎苍告诉阿莎,辛晴生病了,每天早上起来就会忘了所有的人和事,阿莎要帮忙照顾妈咪,每天要告诉她自己是她的宝贝女儿。所有,阿莎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辛晴,让她认识自己。

    其实小小的阿莎并不明白妈咪到底怎么了,她只知道,如果她不来告诉妈咪自己是谁,妈咪就不认识她了。

    阿莎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眨眨眼睛看着辛晴,那眼神明显在说:快亲我吧!亲我吧!:

    “啪叽。”辛晴亲了阿莎一口,阿莎开心的拍了拍手,“妈咪,赶快起床,我们今天说好要去看小白的!”

    辛晴赶忙把牛皮本翻到昨天的日期上,上面的确记着今天要去看小白,小白的后面还画了一匹马。

    “妈咪知道了,马上就起床!你先下去吃饭好不好?”

    阿莎乖巧的爬下床:“好,妈咪一会见。”又迈着小短腿跑了。

    赢擎苍出来的时候,辛晴正焦虑的站屋子里来回走,她觉得这个男人一定很有钱,卧室都那么大,还给自己的女儿买匹马养着。看到赢擎苍出来,辛晴想和他笑一笑,表情却僵硬的不得了。

    “不要紧张,把我当成朋友就好。”赢擎苍目光温柔的看着她,“去洗个澡,我等你下楼吃饭!”

    辛晴小心的跟在赢擎苍后面,看到豪华的餐厅里除了阿莎还有两个老人。

    “小姐!“田姨和福伯笑眯眯的看着她,心里却都不好受。福伯帮他们拉开椅子,“小姐,我是管家福伯。”

    田姨帮她盛了碗粥:“我是田姨,你最喜欢吃我做的饭,快尝尝!”

    辛晴客气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坐下吃饭,赢擎苍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别紧张,虽然你不记得,但这里是你的家。”

    “我我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的吗?”辛晴问了他一句,赢擎苍点点头,“没事,医生说了慢慢会好的。”

    辛晴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低头默默的吃饭。田姨抹了抹眼泪退了下去,其实最可怜的是少爷吧!看着自己的爱人把自己当陌生人,每天做重复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一家三口从马场回来的时候,赢家多了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赢擎苍的口气不太好。

    赢皓瞪着他:“我来看看辛晴。”

    辛晴躲在赢擎苍身后,赢皓对她招招手:“辛晴!我是这小子的父亲,你该叫我爸!”

    “他是赢皓。”赢擎苍沉着脸,辛晴想起牛皮本上有这个人的名字,可让她叫爸

    “不用理他。”赢擎苍捏了捏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一直拉着自己,辛晴不排斥这种感觉,他们是夫妻啊!尽管她不记得,但是这个男人眼底的深情她看的到。

    吃过饭,赢擎苍要回公司一趟,他现在基本都不怎么去,大把的时间都用来陪辛晴。走的时候,他看了眼赢皓,拉着辛晴上楼:“在房间里看电视,那个老头如果来找你说话,别搭理他。”

    辛晴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孩子,赢擎苍眼神暗了暗,忍不住低头想吻她,辛晴却惊慌的后退了一步。赢擎苍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我走了,困了就先睡。”

    赢擎苍离开没多久,赢皓果然来敲了辛晴的门:“别害怕,我们聊聊天?”

    辛晴让赢皓进来,有些不知所措,赢皓看着她摇了摇头:“辛晴啊,这么下去,对你,对阿苍都不好,你能理解吗?”

    想到自己拒绝他的亲近时,男人眼中的伤痛那么明显,辛晴咬了咬嘴唇:“我明白。”

    “不是我残忍,这么下去,阿苍就完了,我们赢家就完了。”赢皓无奈的说:“赢家需要一个正常的媳妇,你现在的样子根本不适合。难道你要阿苍一辈子都活的这么痛苦吗?”

    赢皓没怎么多说就离开了,他相信自己已经表达的很清楚,赢擎苍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辛晴坐在露台上发呆。

    “怎么坐在这里?感冒了怎么办?”他皱着眉想将辛晴拉起来,辛晴却看着他问,“我们是不是很相爱?”

    赢擎苍松开她的手,转身进屋子里拿了条毯子盖到她身上,这才在她旁边坐下来:“是的!你为了我,可以不要命。”

    “那你呢。”辛晴追问了句。

    赢擎苍看着她,夜幕下辛晴的眼睛明亮清澈,却没有眷恋和依恋,那是他梦中都渴求的眼神。

    “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没有我,你活不下去每天这么痛苦的活着,你真的幸福吗?辛晴在牛皮本上写了满满几页,听着浴室里流水的声音,她抬起头,目光飘忽的看着墙上的婚纱照,照片上的女人笑颜如花,男人一脸宠溺。

    可现在呢,辛晴闭上眼睛,做了个决定。

    第二天起来没有任何变化,赢家每天早起就像是不断回放的录像,不过今天辛晴看牛皮本的时间比往常长了很多,赢擎苍因为有重要的会必须去公司,他走的时候,辛晴都还捧着牛皮本在看。

    赢氏,阿楠突然兴奋的冲进赢擎苍的办公室:“少爷,沈公子回来了。”

    “人呢?”赢擎苍腾一下站起来。

    “电梯马上就到。”话音刚落,沈公子就风尘仆仆的跑进来,赢擎苍看着他,半天都不敢开口。

    沈公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瘫坐在沙发上:“怎么?一个月没见,不认识了?”

    “怎么样?”赢擎苍握了握拳头,“看你的样子,找到了是不是?”

    &nbsp

    ;   “废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当然找到了!”沈公子得意道。

    一个月前,万老板告诉他们,在越南有一个很神奇的老医生,他用针灸治好过很多脑子有问题的人,其中就包括失忆。赢擎苍找人去查过,的确有几个被治好的例子。可是那个老医生住在山里,没有通讯工具,只能亲自去找。于是沈公子就先去探路,确定了地方后,在带辛晴过去。

    “好,我马上安排,我们尽快出发。”

    沈公子抬手:“别急,我还没说完,老医生死了,去年死的。”

    赢擎苍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冷意:“死了?你说他死了?”

    “你看看你,都说了别急了。”沈公子拍拍他的肩膀,“但是他有个女儿,我去的时候,他女儿正好在给一个病人看病,是个老年痴呆的富商。据说扎了半年针,已经快好了。”

    赢擎苍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那她什么时候能给辛晴看?”

    “她答应我,最迟2个月,她亲自来。”

    “亲自来?”赢擎苍皱了皱眉头,沈公子笑了笑,“她想出来,之前是老医生拦着不让,现在没人管她了,她不想呆在山里。”

    赢擎苍点头:“这好办,只要她能治好辛晴,房子,钱,我都给。”

    “我也是这么和她说的。”沈公子突然打量了他一番,“你看起来可不太好,注意身体,别小晴晴好了,你又倒了。”

    “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赢擎苍在他对面坐下,觉得轻松了好多,辛晴的病有希望了。他看了眼沈公子,“你要是没事的话,去一趟万老板那。”

    “上次绑架的幕后黑手我们还没挖出来,他藏的越深,就证明他对你的敌意越大。”沈公子表情凝重,“这颗定时炸弹什么时候才能挖出来。”

    “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就是威廉的同性恋人,他的目标,就是杀了我。”

    “真的这么确定吗?”沈公子看着他,“要是弄错了,我们查的方向就错了。”

    摇摇头,赢擎苍肯定的说:“这个世界上最狠我的就是威廉,如果他真有一个恋人,那么这个恋人最恨的也必然是我,因为是我杀了威廉。”

    沈公子突然扯了个笑容出来:“也幸亏他是同性恋,如果他的恋人是个女人,你会更麻烦的。”

    “我不认为女人会比炸药麻烦。”赢擎苍白了他一眼,“我不是你,对女人一向没办法。”

    “啧啧,你没听过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吗?要是对方是个女人,会有一千种方法来接近你,还不如现在真刀明枪的呢!”

    赢擎苍听他这么说,突然想到荣丝蔓,这个女人最近又开始不老实,频频和英国那边几个地下势力接触。正好赢皓过来了,赢擎苍决定和他谈谈,现在辛晴的病最重要,他不希望再出现什么其他意外。

    手机突然响了,赢擎苍看到是家里的电话,赶紧接起来,电话里传来田姨焦急的声音。

    “少爷!小姐不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