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第一百五十六章每天都是陌生人

    赢擎苍站在那,怔怔的看着辛晴,明明是笑的,却让他觉得疏离和陌生。

    “阿苍啊,你先冷静一点,我慢慢说给你听啊!”沈公子走到他身后,“医生说小晴晴的情况很特殊,她不是普通的失忆,大概是脑神经被破坏掉了,她睡一觉醒来就会忘记昨天的事情。”

    赢擎苍僵直着脖子转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的记忆只有24小时,24小时之后就像电脑被格式化了一样,什么都没了,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开始,她不会有之前任何的记忆。”张宓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她醒来以后我们已经把她所有的事情都告给她了,你的事情我们只说了你们是夫妻,我想那些回忆还是你亲口讲给她听比较好。”

    24小时候的记忆?赢擎苍脑子一阵恍惚,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对不起。”辛晴看到他那么难过,忍不住安慰道,“我已经在很努力的想了,也许很快就会恢复!”

    刚醒来的时候,辛晴很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发生了什么事,医生检查过之后,叫张宓的女孩子就仔仔细细给她讲了一遍,她叫辛晴,她是谁。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她又不记得了。医生这才确定她属于短暂记忆消失症,很快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忘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心灵感应,辛晴觉得张宓还有那个叫沈公子的,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说的话都是真的,她本能的觉得自己就是他们说的那样。

    “你们看,我把你们说的都记起来了!”辛晴从床头拿起一个软皮本,上面写了几个很大的字。

    一定要看!

    打开以后第一页就是她的名字和年龄,她住在哪里,老公的后面写着赢擎苍的名字,女儿叫阿莎,再后面是一大串其他人。

    “我知道你很难过,其实我也很紧张。”辛晴低下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如果没有你们,我要怎么办”

    赢擎苍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感觉到她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慢慢放松了下来。

    “不要怕,我在!”

    短短几个字,让辛晴的觉得之前还有些彷徨的心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她仰起头,“你给我讲讲我们之间的事好不好?我要记下来,这样明天我就会认识你了。”

    “好。”赢擎苍坐下,将她搂进怀里,辛晴想挣扎,看到男人眼中的渴望,又乖乖的不动了。既然他们是夫妻,那一定什么都做过了,抱一下太正常不过。

    张宓和沈公子悄悄的关上门出去,看到张宓还在哭,沈公子白了她一眼:“医生都说了,不会永远这个样子,等她脑子里的血块慢慢消失,就会恢复记忆了,你哭的好像人都要死了一样。”

    “如果她一直好不了怎么办?”张宓难得没和沈公子吵,心思都放在辛晴身上,“你看她好像没所谓,笑嘻嘻的,其实她心里很害怕。”张宓抹着眼泪,“我太了解她了,她现在的样子很像十几岁,我们刚上大学,她还没家变的时候。为人着想,毫无心计。她又变成了那个没脾气的辛晴了。”

    沈公子看她哭的那么难看,递给她张面巾纸,“擦一擦吧,妆的花了。”

    “放屁,老娘天生丽质,什么时候化过妆了?”张宓一把将面巾纸拿过来,胡乱抹了几下,“送我去芊芊家,我们要好好合计合计怎么帮辛晴。”

    辛晴正在看赢擎苍背上的图腾纹身,她有些不好意思:“我我身上的和你的一样吗?”

    “不一样,你的更漂亮。”赢擎苍温柔的看着她,他也发现辛晴的性格有些不一样了,像个小孩子。

    辛晴皱眉想了下,摸着自己脖子上的纹身说:“那应该和这个纹身一样。”她突然眯着眼睛笑了笑,“我想,我一定很爱你!”

    “是的,就像我爱你一样。”赢擎苍摸了摸她的脸,辛晴脸红了红:“女孩子愿意在自己身体上纹男人的名字,一定是非常非常爱着这个男人。所以,你说的话我都信。”

    赢擎苍已经把他们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再一起,从互相厌恶到相爱。到她离开自己两年,然后终于嫁给自己做赢太太。他把两个人之间的回忆全部讲给她听。辛晴心里很难过,她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更难过,她接受了他,可是却不爱他,他对自己来说,还是个陌生人。赢擎苍也知道

    这一点,所以眼底总不经意的划过一抹痛楚。

    “如果”辛晴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他,“如果我一直记不得你,如果你觉得哪一天受不了了,可以告诉我,我会离开的。”

    赢擎苍目光一颤,抓着她的手将辛晴扯进怀里,搂的紧紧的,辛晴差点喘不上气,但是她没挣扎,她能感觉到赢擎苍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听着,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不能离开我。”赢擎苍的声音像是从门缝里挤出来似的,带着浓浓的不甘和痛苦。“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不知道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也许你不理解也不相信这么浓烈的感情,以前我也不相信,可是我遇到了你。是祖训的宿命也好,是因为图腾你好,总之,我没有办法在爱过你之后,失去你。”赢擎苍抬起辛晴的脸,发现她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

    “别哭。”他轻轻吻上一颗泪珠,咸咸的滋味,像他苦涩的心情。

    辛晴抽泣着看着她:“我我不是自己要哭的,是眼泪眼泪自己要流出来,你不要难过了,你你一难过,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赢擎苍闷声笑了笑,将人又抱进怀里,不管有没有记忆,辛晴潜意识里都是记得自己的,这让他看到了希望,也许很快她就会恢复。想到这,他捏了捏她的鼻尖说,“那以后还说要离开我吗?”

    “不说了!再也不说了。”辛晴使劲摇头,赢擎苍满意的开起了玩笑,“你说我都把财产全给你了,你要是跑了,我可就成穷光蛋了!”他揉了揉辛晴的脑袋,“好了,我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阿莎这么久没见妈咪,很想你!”

    当天晚上,辛晴回到了赢家,阿澈来接她的时候,按照赢擎苍的吩咐特地给她买了本质量非常好的牛皮本,她可以把每天的事情都记在上面,这对现在的辛晴来说是必须的,不然她每一天早上醒来,都会面对陌生的世界,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阿莎看到辛晴进来的时候,丢掉手里的玩具,哭着就跑过来:“妈咪!妈咪,你去哪里了?你不要阿莎了是不是?”

    辛晴知道阿莎的来历,赢擎苍给她看照片的时候,她惊讶于阿莎和自己非常相似的模样,怪不得赢擎苍说看起来就像是他们俩亲生的。现在看到小小的一个团子冲进她怀里,仰起小脸泪眼汪汪的瞅着自己,辛晴觉得心都要化了。

    “对不起,我妈咪出差去了,没有不要阿莎!”她将把小团子抱起来,亲了亲她的包子脸。阿莎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蹭啊蹭,“妈咪以后要带我一起去哦!不然我就不乖乖吃饭。”

    “呵呵!好。”辛晴又亲了亲她,“以后去哪都带阿莎一起。”阿莎看了眼旁边的赢擎苍,补了一句,“还有爹地!”

    赢擎苍把她从辛晴怀里抱过来:“阿莎乖,妈咪刚回来很累了,爹地抱你!”

    阿莎窝在赢擎苍怀里,眼睛亮亮的看着辛晴:“妈咪给阿莎带礼物了吗?”

    辛晴看了眼赢擎苍,果然让他说中了

    “当然带了!”把赢擎苍提前准备的洋娃娃拿出来递给她,“这个娃娃像不像阿莎?”

    阿莎认真的看了看洋娃娃,然后严肃的摇头:“阿莎比她漂亮!”

    “嗯嗯!”辛晴乐了,就算她和阿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就算她不记得自己这个女儿,她都知道自己很喜欢阿莎,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她对周围的人,田姨,福伯。她觉得他们一点都不陌生。她想,自己只是忘记了过去的事情,但是那些感情还存留在她心里,她相信自己一定会记得所有人。

    三个月后,华丽的大床上,裹在被子里的人动了动,露出一张迷迷糊糊的小脸,然后她的眼睛骤然睁大,一把推开搂着她的男人尖叫道:“你是谁?”

    赢擎苍揉着眉头,无奈的从床头拿起一个牛皮本递给她:“看完你就知道了。”说完站起来走向浴室,这种情景每天早上都会上演,每天一睁眼,看到辛晴看自己那陌生和害怕的眼神,赢擎苍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痛。

    辛晴看到那男人光着身子下床,又尖叫了一声,然后偷偷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

    “我没碰过你。”赢擎苍的声音从浴室门口传来,然后关上了门。

    辛晴松了口气,然后她突然又惊慌起来:“我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