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第一百五十五章替你挡一枪

    赢擎苍没理他,抱起辛晴摸了摸她的脸,发现的确是睡着了,这才放心下来。.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还伴随着人们的尖叫和哭泣。

    阿澈马上出去,然后慌张的跑进来:“少爷,是炸药。”

    “哈哈哈!我说过,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那个黑人绑匪一脸狰狞的吼道,沈公子看出来不对,急忙喊:“他们没打算让我们离开,他们早就算好了要炸死我们。”

    远处的爆炸声越来越近,赢擎苍他们冲出门口,身后的绑匪对着几个人开枪,辛晴这时候突然醒了过来。

    “别动!”赢擎苍捂着她的耳朵,“在我怀里呆着。”

    辛晴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不停冲他们开枪的人,认出就是绑架自己的那些人,又扭头看到远处冒着的黑烟,和到处乱飞的木板。她听赢擎苍的话,一动不动的死死抱着他,想尽量减少他的负担。

    “该死的。”沈公子冲着赢擎苍吼,“你带着辛晴先走,我们掩护。”

    赢擎苍看都没看他,一枪打在黄头发绑匪的大腿上:“一起走。”

    “你今天别想离开。”黑人把一个大行李包丢到地上,阿澈看到了拖着赢擎苍就往后退:“少爷,快点,快点!”阿楠挡在赢擎苍前面,眦目欲裂的吼道,“少爷,是火箭炮!”

    沈公子眼都红了,正准备扑过去,就看到天上突突突的飞过来一架直升机,万老板驾着狙击枪一枪爆头,黑人绑匪直接栽倒在地,紧接着其他两个绑匪也被放倒。

    “快点!这里要爆炸了。”万老板把梯子放下来,赢擎苍先让辛晴爬上去,辛晴爬到一半,回头看了眼赢擎苍,脸一下白了,直接就跳了下来,将他扑倒,然后赢擎苍就看到辛晴满脸是血的倒在自己怀里。

    这个画面仿佛让时间都静止了,赢擎苍看着辛晴慢慢的倒下,她嘴角还带着抹微笑,自己的影子在她眼中,清澈无比。却突然被漫天的血,染成凄美的颜色。

    “啊啊啊”赢擎苍和疯了一样吼道,沈公子一看不好,一掌敲在他的脑后,“阿澈背他上去,阿楠你联系医院,快点!”

    当天晚上,电视台报道了南郊贫民区发生了大规模爆炸事件,人员伤亡惨重,警方正在调查。

    医院,辛晴还在手术室里,赢擎苍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守着。

    “绑架辛晴的,不是军火商,我查不到是哪路人。”万老板看着他,“嫂子会没事的。”

    赢擎苍没说话,动了动手,万老板点点头:“那我先走了。”

    阿澈和阿楠都受了伤,这会包扎好了就着急跑过来,沈公子在一边打电话小声说着什么。手术室的灯一直到七个小时以后才灭掉。赢擎苍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看到门开时,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阿澈和阿楠赶紧扶住他。

    “赢先生,我们已经把子弹取

    出来了。但是”医生看着赢擎苍,后面的话不敢说了。

    赢擎苍的目光一直盯着辛晴,看着她头上缠满纱布,就那么躺在那,好像连呼吸都没有了。他甚至不敢伸手碰她,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不见了。

    “你说。”赢擎苍看着医生,“我要听实话。”

    医生叹了口气:“那颗子弹穿透了赢太太的小脑神经,我们可以保证她会醒过来,但是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

    “谢谢。”赢擎苍小心的握住辛晴的手,“只要能醒过来,就好。”

    说是可以醒,但是医生告诉他,醒来的时间至少要几天,甚至几十天。辛晴被送进了最好的加护病房,赢擎苍每天都守着,晚上就住在这里,他让人把套间里的床搬到了辛晴床边,每天晚上搂着她睡觉。白天的时候和田姨学怎么给辛晴擦身子,好让她的皮肤保持干爽。沈公子白天在公司处理事情,晚上会过来转一圈,和他说说公司的情况。这是个三室的套房,所以阿澈也住在医院,他负责每天来回送饭。

    当天晚上施芊芊和丁磊就来了,看到辛晴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哭的晕倒在丁磊怀里,她还怀着孕,丁磊不放心,和赢擎苍打了个招呼带着施芊芊回去了。第三天的时候,张宓赶了回来,她就看了辛晴一眼,然后就给了赢擎苍一巴掌。

    “你疯了!”沈公子抱住她,张宓还想冲上去咬赢擎苍。

    张宓抹着眼泪,一边哭一边喊:“自从辛晴和你在一起就没好过,绑架,暗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她不认识你,就还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还在学校里学习,都是你!”

    张宓哭倒在地下,捶着地悲鸣:“你就是这么保护她的,你就是这么爱她的,这样的爱把她害死了!害死了!”

    “如果她醒不过来,我照顾她一辈子,和她一起火化。她生是我的人,死了也要和我在一起,我不会让她一个人孤独的躺在这儿,我会一直陪着她。”赢擎苍动作温柔的给辛晴擦手臂,“就算你说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也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把她留在我身边,还是会让她做赢太太。”

    沈公子吸了吸鼻子,把张宓从地上拽起来:“行了,我知道你难受,发泄出来就好了。”

    “你们老实告诉我,她还能醒过来吗?”张宓趴到床边,摸了摸辛晴的脸。原本就巴掌大的小脸,如今不带一丝血色,头上又缠着厚厚的纱布,显得脸更小了。张宓甚至觉得辛晴整个人都缩水了,好像小了一号。

    赢擎苍看了她一眼:“会的,医生说她肯定会醒。如果半个月后还是没动静,我们就出国去看。”

    “你们查到是谁干的吗?”张宓一脸狰狞,“开枪的那个王八蛋呢?”

    沈公子看她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本能的就递给她块湿巾,又倒了杯水给她:“还在查,没有头绪。开枪的人已经死了,他本来就中了一枪,我们都以为他咽气了,没想到还吊着一口气,朝赢擎苍开枪。”

    &nb

    sp;“如果是你,仇家多很正常。赢擎苍做生意的,怎么会有人那么恨你?非要止你于死地?”张宓看着辛晴,心疼的不得了,“却总是连累辛晴受罪。”说完又狠狠刮了赢擎苍一眼。

    不知道是谁说过,如果可以选择,请让我自私一点,做那个先离开的人。我不想清醒的留在没有你的日子里,那样对我来说,比死亡更痛苦。

    辛晴毫无知觉的躺了十天,赢擎苍度日如年,如果不是有一次,张宓说你不刮胡子辛晴突然醒来不认识你,他才每天机械性的把自己收拾干净,不然恐怕现在谁都认不出来他了。

    在同一家医院生孩子的辛语蝶,住进医院后,就每天过来看看,她看到赢擎苍每天拉着辛晴的手和她说话,觉得心里酸酸的。

    “她会醒的,也会好的,你这么爱她,她不会舍弃了这份爱离开你的。”这是辛语蝶第一次和赢擎苍平静的说话,以姐姐的身份。赢擎苍点了点头,“我知道,她现在一定也在加油,她也想醒过来,她想看见我,想看见阿莎。”

    他们不敢让阿莎来看辛晴,孩子幼小的心灵对死亡这种事情没有概念,赢擎苍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妈咪躺在床上不理她这种事情。所以大家都告诉阿莎辛晴出差工作去了,她要乖乖的,妈咪就很快回来!

    第十三天的时候,沈公子带来个消息。

    “我们现在能确定,告诉水鬼光碟在小晴晴身上,和派人来杀你的是同一个人。”

    赢擎苍正在帮辛晴梳头发,她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只留下刀口那里一小块。听完沈公子的话,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梳:“让万老板帮忙,那个人从水鬼那买了那么大一批军火,一定会卖出去,军火我们没接触过,只好麻烦他了。”

    赢擎苍突然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辛晴看。

    “怎么了?”沈公子也凑过来。

    “好像好像动了一下。”赢擎苍的声音很轻,生怕太大声会吓到辛晴似的。

    沈公子仔细看了看辛晴,发现她还是没反应:“唉,你一定是看错了。”

    赢擎苍露出失望的表情,眼睛刚低垂下来,又迸发出一道光彩,他小心的举起手,掌心里辛晴的指头在微微抖动

    “医生!”沈公子狂奔出去。

    很快,一大推医生涌进来,给辛晴做了检查,他们进来没多久,辛晴的眼睛也睁开了,赢擎苍一直拉着她的手,见到她真的醒来了,整个人一下放松,紧绷的神经突然断了,人就跟着晕了过去,大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把赢擎苍搬到床上,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没事,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

    赢擎苍整整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第一句话是:“辛晴没事了吧?”

    张宓和沈公子支支吾吾的半天不吭声,赢擎苍推开他们往病床前跑,就看到辛晴坐在床上,看到他突然笑着问:“你醒了?他们说你是我老公。”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