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一百五十一章圣诞老公公

    “赢擎苍?”辛晴试探的叫了一声。<冰火#中文 ..

    对面的圣诞老公公没反应,但是辛晴明显发现他的眼神更温柔了。

    “我打开了?”辛晴想他一定是在等自己打开礼物。

    小心的打开盒子,碧绿的莹光幽幽的闪烁,在暗黄的灯光下璀璨生辉。

    “这是”辛晴惊喜的看着盒子里绿的近乎妖异的翡翠吊坠,“翡翠帝王绿!你你从哪里弄来的?”

    “喜欢吗?”圣诞老公公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声音像夜晚的咏叹调,“生日快乐,宝贝!”

    辛晴扑进他怀里:“太喜欢了,太喜欢了!”她抬起头,想亲赢擎苍,却不知道如何下口。赢擎苍闷笑着,一把将脸上的胡子揪下来,低头吻上她的嘴唇。

    “我爱你!要我”辛晴仰着脖子,将睡袍解开,乳白色的肌肤像上好的白玉,一入怀,便化作一室暖香。赢擎苍将人压在羊绒地毯上,一寸寸,一点点抚摸亲吻,让身下的女人融进自己的血液,从此不分彼此。

    辛晴的主动让赢擎苍尤其兴奋,从地毯到床上,最后到浴缸里,辛晴被啃噬的寸缕不剩,此刻小擎苍还在她的身体里,两个人紧紧相拥着泡在热水中。

    脖子上的翡翠吊坠在肌肤的衬托下,越发的翠绿,像绝世的妖精。

    “真美!”辛晴抚摸上面的花纹,代表平安的小葫芦和四季豆上爬着一只小小的蝙蝠,寓意着福寿绵长。

    赢擎苍在她肩膀上印下密密麻麻的吻痕:“那个手镯你拍磕了不敢带,这下吊坠没事,可以天天带着!”

    “嗯嗯!”辛晴眯着眼睛,又摸了摸,“你从哪来找的?看起来像是古董。”

    赢擎苍捏了捏她的脸:“本来就是古董,从黑市上找来的,据说是当年清宫里出来的。”

    “圆明园的赃物?”辛晴瞪他,不然怎么会在黑市上出现

    赢擎苍不以为然:“所以啊!我们现在把它买回来,也算是对祖国做出贡献。”

    “那就应该放进故宫的珍宝阁里了。”辛晴白了他一眼,“我很喜欢,要留下。”

    赢擎苍狠狠亲了她一口:“当然了,在我女人身上才能体现价值!”

    “切!胡说八道。”辛晴想站起来,“饿了,去吃东西好不好?”

    赢擎苍动了动腰,辛晴嘤了一声

    “先喂我一次,乖!”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肯定是要回去的,赢擎苍却说还有一个地方没去。于是最后一站,他们去了澳大利亚的大堡礁珊瑚群岛。游艇停在最漂亮的林德曼岛上时,让辛晴震惊的不是一望无际的白沙绿林,而是赢擎苍的话。

    “这是大堡礁投资最多的岛,你是她现在的主人!”

    这个消息让辛晴一直到住进酒店时都没回过神,整个人傻乎乎的站在那。

    “回魂了!”赢擎苍捏她鼻子,“这里有很多好玩的,你快看看资料,我们先去哪里!”

    辛晴使劲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这里是你的?”<

    br />

    “以前是,现在它是你的!”赢擎苍看她那样子觉得好笑,“有这么吃惊吗?”

    辛晴叫起来:“当然了!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啊,这座岛是大堡礁历史最悠久的岛屿,你现在告诉我它是我的!啊啊啊!”辛晴揪着头发原地乱转。

    赢擎苍抓住她:“好啦!头发都乱了。”帮她顺好头发,丢给她一条长裙,“换上,我们先去吃饭。”

    辛晴决定要先去看海豚,林德曼岛有一个海湾,那里经常可以看到海豚的。以前她在电视剧看的时候,就想着哪一天也要来,结果现在不仅来了,这一切还都是她的。

    怪不得之前沈公子有一次问她:“你知不知道你每分钟赚多少钱?”

    现在她知道了

    不知道是不是辛晴对自己的岛很有归属感,她在这玩了一周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赢擎苍也不提醒她,反正每天可以抱着宝贝睡觉,在哪都无所谓。

    直到半个月后,张宓打来了电话。

    “我说你们是不打算回来了是吧?”

    “没有啊,年前就回去了。”辛晴说这话的时候,正躺在白沙滩上,赢擎苍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擦防晒油。

    张宓妒忌的吼道:“要有一个星期就过年了,你还不回来?”

    “啊?”辛晴吓了一跳,“还有一个星期?”

    “废话,不然你以为呢!”张宓在电话那边絮絮叨叨,“赶紧回来,记得带礼物。”

    挂了电话辛晴问赢擎苍:“我们已经在岛上待了半个月了?”

    “喜欢的话,过了年我们再来。”赢擎苍拉着她起来,“的确该回去了。”

    回程的时候不能坐船,不然就赶不及回去过年了,直接坐直升飞机回了s市。走的时候两个人带个三个大行李箱,回来的时候,整整十个。

    当天晚上张宓莫妮卡都跑都赢家去,沈公子不知道被什么耽误了,赢擎苍说他还留在马来,辛晴暗地里觉得一定是和万老板相爱相杀去了。

    “辛晴!这个好棒哦!”莫妮卡拿着一套大象图案的碗,“这个是象牙做的吗?”

    辛晴瞪她:“怎么可能?你什么觉悟?”

    “嘿嘿!”莫妮卡不动声色的将那套碗连同几个长颈鹿图案的抱枕装到自己带来的箱子里,“我开玩笑呢,这个好像是一种仿制的,之前看过介绍,据说里面有大象毛。”

    张宓正在箱子里翻,听到莫妮卡这么说,斜了她一眼:“你不嫌恶心吗?用有毛的碗吃饭。”

    “呵呵!”莫妮卡冷笑两声,指着张宓手里用狮子毛做的丁字裤,“你有男人吗?穿这种东西给谁看?”

    辛晴还没来得及说话,赢擎苍站在门口冷冷的丢了句:“给你们五分钟,拿好东西走人,不然就什么都别拿了。”

    莫妮卡和张宓撇撇嘴,手上的动作却快了起来,一人装满一个箱子拉着走了。

    看到辛晴一个人收拾那两个家伙翻的乱七八糟的箱子,赢擎苍皱着眉:“怎么不让她们收拾好了再走?”

    />

    “你站在那盯着,谁还敢留下啊!”辛晴瞪了他一眼。

    赢擎苍帮她把箱子放到衣帽间:“都让她们拿走了?”

    “怎么会,咱们的我都放在另外几个箱子里,早收好了。”辛晴把一个包包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准备装进防尘袋里放好,“咦,这是什么?”

    “光碟。”赢擎苍看了一眼。

    辛晴翻了两下,还没有手掌大,上面什么字都没有:“是不是什么东西的赠品啊!”

    “估计是,我们在野生动物园里买东西的时候,不是都会送动物的资料片吗。”赢擎苍随手拿过来,丢到放杂物的盒子里。“好了,我们去洗澡!”

    辛晴半推半就的被推进浴室,大浴缸住满水后,不停的变化颜色。赢擎苍现在已经养成了和辛晴一起洗澡的习惯,不让他进来,他就能不洗澡给你上床去。

    “明天穿新买的那件内衣好不好!”赢擎苍几下把人扒光,抱进浴缸里。一边上下其手,一边想自己给辛晴挑的那件内衣。

    辛晴已经习惯了他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好像赢擎苍有肌肤饥渴症似的,就愿意挨着她。

    “你好好伺候我!我就考虑穿给你看。”辛晴脸红红的,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她已经被赢擎苍带坏了

    赢擎苍很喜欢辛晴的转变,马上让她骑在自己身上,挑着嘴角笑道:“遵命,我的女王陛下!”

    第二天一大早,辛晴就被阿莎吵醒了。赢擎苍已经去了公司,年底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三天后的公司年会,辛晴作为大股东也要出席。

    “妈咪!”两岁半的阿莎已经可以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阿莎也要坐船船!”

    辛晴将她抱上床,亲了亲粉红的小脸蛋说,“好!等天气暖和了,妈咪带你去迪斯尼玩!”

    “迪斯尼是公主的城堡吗?”阿莎看过广告,知道迪斯尼里面住了很多很多她喜欢的人。

    辛晴捏了捏她的小脸:“是啊!到时候我们阿莎也住进去当公主好不好!”

    “唔”阿莎突然低下头,一脸严肃的想想说,“那我要当美人鱼公主!”

    辛晴笑了笑抱着她下床:“好!我们阿莎是美人鱼公主!”

    纽约,一家地下工厂里,两个男人正在说话。

    “这批货给我,我卖个消息给你。”坐在窗边的男人脸罩在阴影中,看不清面容。他对面是一个外国男人,满脸横肉,长着络腮胡,手里拿着支雪茄。

    “你能有什么消息给我。”外国男人不在意的说。

    “你们不是丢了东西吗?我知道在哪。”

    外国男人把雪茄掐灭,目露凶光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丢了东西?”

    “别急。”坐在阴影里的男人好像笑了笑,“我不知道你们到底丢了什么,我只是恰好知道那东西在谁手里。”

    外国男人站起来,走进那片阴影中:“说。”

    “在中国,s市,一个叫辛晴的女人手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