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一百五十章半夜失踪的男人

    万老板并昨天并没有把殿下那蠢女人怎么样,只是叫人绑了丢到她家门口。将军知道以后将他妹妹关了起来,方家他不想得罪,万老板他得罪不起。

    结果,他妹妹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又偷偷带着十几个人跑到码头,根据调查回来的资料找到了赢擎苍的船,在上面装了炸弹。然后躲到一旁偷偷看着,正幻想着看到赢擎苍和辛晴被炸成碎片的样子,就看头顶飞过来一架直升飞机,沈公子慢悠悠的从梯子上跳下来。

    辛晴到码头的时候,殿下被吊在海上,脚上还绑着石头。

    “嗨!小晴晴。”沈公子扑过来拥抱她,“我看看,怎么瘦了?一定是赢擎苍虐待你了。”

    辛晴推开他:“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们的船就让她炸了。”沈公子从手下那拿起一捆炸弹,在手里晃了晃,“给了蠢女人一天的准备时间,她就搞出这么点动静,浪费我大老远的赶过来。”

    殿下脸上的妆早就哭花了,两年前她就差点被沈公子扔进海里。现在她后悔了,是她自己蠢,和万老板认识的怎么会是普通人?

    “万老板!”殿下喊道,“看在我哥的面子上,你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

    辛晴看了赢擎苍一眼:“真要把她丢下去吗?”

    “死人是最安全的。”赢擎苍捏了捏她的手,“这里不用我们管,我们上船了。”

    辛晴点点头,她不是圣母。如果今天放了那女人,日后她万一报复怎么办?

    “小晴晴!”沈公子一脸谄媚的看着她,“带我一起去呗!”

    赢擎苍瞟了他一眼:“我们下一站是纽约。”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玩的开心!”沈公子认真的送他们上船。

    海岸线渐渐变远,直到看不见。赢擎苍看到辛晴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样,知道她在纠结什么。

    “不要往自己身上揽,就算没有咱们,万老板也会动手的。你没发现,将军没来救人吗?”

    什么意思,辛晴不明白,瞪着眼睛看赢擎苍,那呆萌的样子取悦了他,将人抱起来,就往船舱走。

    “你又想干什么?”辛晴警惕的问。

    “干你啊!”赢擎苍无耻的说。

    辛晴捂着脸,这个男人的脸皮现在越来越厚了。

    深夜的大海上,一艘游艇缓缓前行,海浪声夹杂着女人时而娇喘,时而嘤嘤哭泣的呻吟,还有男人深情的呢喃,像一首绮绚的歌。

    辛晴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咪,趴在男人身上。赢擎苍半靠在床头,手里拿着块蛋糕时不时喂她一口:“将军在马来的势力越来越大,他妹妹又到处惹事。以前万老板和将军井水不犯河水,因为他的路子不在马来,除了云顶,他在马来没有任何产业。”

    “那干嘛好好的就要弄死人家?”辛晴趁着赢擎苍喂她蛋糕,一口咬住赢擎苍的指头。

    酥麻的感觉让男人下身一紧,捏了捏她的胸口的小白兔:“还想要?”

    “啊,我好困,睡觉吧!”辛晴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赢擎苍咬着她的嘴唇啃了半天,然后抱着她躺好。

    辛晴又接着刚才的问题:“你还没说为什么万老板要突然弄死人家呢!”

    “卧榻岂容他人酣睡。”赢擎苍嘴角轻挑,“有时候,不是不在意,而是在等待时机,一个把猎物一口咬死的机会。”

    他们到了法国,还住在之前辛晴上学时的房子里。辛晴正好去ck拿了些资料,顺便接了几个工作。然后两个人在地图上写写画画决定去非洲大草原看动物。辛晴想到了迈尔,那个温柔的男人,曾经送给自己有关于非洲动物的图书。她很想亲自去看一看,感受那一片狂野又处处充满危机和自由的国度。

    大林跨国森林公园,是全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生态保护园。赢擎苍雇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当然,开车的还是阿澈。每一次辛晴上岸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因为赢擎苍从来不坐别人的的车。

    晚上在安全区的小木屋里过夜时,辛晴非常幸运的遇到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象,那头小象显然很好奇屋子里的灯,于是背着妈妈跑了过来。更难得的是,它一点都不怕辛晴。辛晴喂他吃了奶油玉米,小象很高兴,如果不是母象找到它,要带它走,它甚至会整晚都待在这里。

    不知道赢擎苍走了什么后门,辛晴还被允许进入了幼崽保护区。和一群无害的小狮子,小老虎,小豹子,甚至还有两只小猩猩无比愉快的玩了一天。赢擎苍就坐在帐篷前面,目光始终追随在她身上,看着她像逗猫一样逗弄那些小狮子和老虎,眼底满满的都是温柔。他甚至觉得,只是看着辛晴,他的生命就圆满了,心里的感动让赢擎苍有好几次都想把辛晴抓回来,就永远抱在怀里,哪也不让她去。

    回到市区酒店的时候,在电梯口,有人叫住了她。

    “辛晴?”迈尔惊喜的喊道,“你怎么来非洲了!”然后他看到了走过来的赢擎苍。“你们”

    “我们在渡蜜月!”辛晴大方的说,“倒是你,好久不见!”

    赢擎苍也看见了迈尔,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迈尔也点头致意:“赢先生,恭喜你们新婚之喜。你看,我也没准备礼物,真不好意思!”

    “你又不知道会碰到我们。”辛晴不在意的挥挥手,“你没有去纽约学习吗后来?”

    迈尔正想回答,突然脸一变,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慌张的说:“辛晴啊,有空我们再聊,我有事先走了!”说完没等辛晴反应,就上前拥抱了她一下,匆匆离开了。

    “他怎么了?”辛晴莫名其妙的问,“好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啊!”

    赢擎苍搂着她走进电梯:“别的男人的事少管,赶紧回房间换衣服,去吃晚饭了!”

    幽暗的小巷里,城市的繁华投影不到这些到处充满污渍和垃圾的地方,几个男人将一个男人围在中间。

    “东西呢?快交出来。”

    被围住的

    男人,一头金发,秀气的五官上有几块刺目的清淤,身子也蜷缩在墙角,看起来是被人打过。如果辛晴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刚刚才和她见过面的迈尔。

    迈尔咳嗽了几声,捂着胸口说:“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见过你们说的东西。”

    “他身上没有!”其中一个男人说道,还踢了迈尔一脚。

    带着墨镜的男人皱了皱眉头:“难道他真的不知道?”

    “也有可能,他也是无意路过,说不定根本就没见过那东西。”几个男人商量了一下,戴墨镜的男人说:“我们已经将你的身份调查的清清楚楚,今天放你离开,若是日后我听到一点不好的动静,到时候要的就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命了!”

    迈尔扶着墙壁站起来:“你们放心,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

    辛晴和赢擎苍下一站去了北欧,赶在辛晴生日那一天也就是平安夜当晚到了童话小村,圣诞老人的故乡。

    “真像电影!”辛晴站在圣诞村的广场前,她前面是一辆麋鹿拉的雪橇,后面的工厂里,打扮成小精灵的人们正在忙碌的往上面装礼物。今天晚上,住在这里的游客,都会得到圣诞老公公亲自赠送的圣诞礼物。

    “你说,他会送我们什么?”辛晴穿着身红色的羽绒服,脑袋上带着毛茸茸的耳套,像个小兔子似的在赢擎苍身边来回蹦跶。赢擎苍把人捞进怀里,“无非是些旅游纪念品之类的,你就别抱太大希望,省的到时候拆开礼物又失望。”

    “不会的!不会的!送什么都是圣诞老公公亲自送到,你到时候记得帮我拍照,回去以后给阿莎看!”

    晚上,辛晴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客厅里有动静,她习惯性的往身后摸了摸,才惊觉没有温度。

    “赢擎苍?”辛晴小声喊道,这大半年夜的,她一个人害怕。

    “赢擎苍!”又喊了一声,还是没听到回答,客厅那边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辛晴想了想,赢擎苍是不是去客厅等圣诞老人了,于是赶紧披上睡袍就跑出去。

    “没人?”她环顾了下客厅,除了壁炉前闪烁的圣诞树什么都没有。

    辛晴咽了咽口水,后退了几步,却听到壁炉那边声音越来越大,然后就听到砰一声,一个红色的影子掉了下来。

    “圣诞老公公?”看清楚以后,辛晴兴奋的喊。

    圣诞老公公从壁炉里钻出来,手里拿着个大布袋子,走到辛晴跟前,从里面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我的吗?谢谢!”辛晴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来,然后想起什么,跑回卧室拿着手机快速跑回来,“能和我合个影吗?”

    圣诞老人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辛晴举起手机,把礼物抱在怀里和圣诞老人合了个影。然后她就等着人家离开,再拆礼物。谁知道圣诞老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辛晴看着满脸白胡子的老头,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好熟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