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一百四十八章你也想三个人试试?

    跑近了一看,辛晴才发现他鼻青脸肿的,衣服袖子也被撕烂了。这次没等赢擎苍出手,赶过来的阿澈就已经把那些人放到了,这也是辛晴第一次看到阿澈的身手,怪不得赢擎苍一直让他保护自己,一个打十个都不成问题。

    “少爷!”阿澈收拾完那些人看着赢擎苍,这时昨天接待他们的那个年轻男人领着几个人匆匆跑过来。赢擎苍阻止他开口,直接说道:“看好那个女人,我不希望砸了你老板的场子。”

    “我明白,我明白!”年轻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您和夫人没事吧?”

    赢擎苍点了下头,拉着辛晴离开了。走了几步,辛晴看到方清平还站在那,便对他挥挥手,方清平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辛晴不好意思的问他:“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竟敢打我的脸,那个贱货当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方清平眼中划过道阴狠。

    辛晴看了看赢擎苍,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开口说:“要不是之前替我解围,她也不会动你,需要我们帮忙你尽管开口!”

    方清平摆了摆手:“不用,这点小事我方家还承担的起。”说完对赢擎苍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这个人和沈公子倒是挺像。”赢擎苍搂着辛晴慢慢往回走,一边说道,“这下我们欠他的人情。”

    辛晴却眨了眨眼说:“沈公子比他好看呀!沈公子是我见过长的最漂亮的男人了。”

    赢擎苍的的脚下一顿,辛晴见他不走了,侧头正想说话,身子已经离地,被赢擎苍抱进怀里。

    “他是最漂亮的男人嗯?”

    看他沉着脸,口气那么冲,辛晴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猪了,赶紧捧着他的脸亲了几下,谄媚道:“一个大男人长那么漂亮多奇怪啊!还是我老公好,英俊有型。你看看那个什么殿下的见了一次就想和你上床了”

    她的话被赢擎苍堵在嘴里,舌头被他勾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等进了房间赢擎苍直接把人丢到床上,辛晴弹了几下,跳起来就想跑,被一把抓住,扒光了压在身下。

    “说,你心里谁最好看?”赢擎苍腰一用力,辛晴嘤了一声。

    赢擎苍慢慢的进来,又出去:“说不说?嗯?”

    辛晴被他弄的好痒,忍不住挺着腰,赢擎苍却故意不动:“乖,说了就给你!”

    “讨厌!”辛晴瞪他,眼角却飘出一片媚色,看的赢擎苍心里一紧,动作却依然不紧不慢。

    辛晴哼哼的了几声,终于忍不住:“你啊!你最好看,我最爱你了,只爱你!”

    “真乖!”赢擎苍狠狠的动了下腰。

    辛晴啊的尖叫了一声。

    方清平的身份其实和殿下有些像,一个是黑道的大姐大,一个是白道上的公子哥,就连兴趣都一样,都喜欢和不同的人上床。不同的是一个喜欢不择手段,另一个喜欢你情我愿。从这点来说,方清平的确和沈公子有些像。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脑子。殿下那个女人不可一世,认为她可以在马来横着走。而方清平则知道,一个小小的马来而已,随便来一个人物都能把他们踩死。比如说赢擎苍,所以他从来不去得罪人。

    但殿下这次却惹火了他,于是第二天晚上,赌城里到处都贴满了殿下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表情荡漾

    的照片。三个人光溜溜的在不同的地方大战淋漓,那清晰度就和在旁边现在拍的一样。

    辛晴听说了以后,啊了一声。

    “方清平干的?”

    赢擎苍嗤笑了一声:“方家如果出事,马来的经济都会受影响,那个女人这些年越来越嚣张,好了伤疤忘了疼。”

    “什么意思?”辛晴嘴里啃着根骨头,因为外面到处是那种照片,赢擎苍不让她出去,晚饭都是叫到房间里吃的。

    “几年前沈公子曾经收拾过她一次。”赢擎苍嘴角翘了翘。果然就看见辛晴眯着眼幸灾乐祸的笑道,“哈哈哈,他保护住贞操了吗?”

    赢擎苍也不嫌弃她嘴巴油,啃了一口才说:“她想给沈公子下药,被发现了,沈公子直接要让人把她丢进海里。后来是她哥找到了万老板,沈公子才卖了个面子放了她。”

    “啧啧!”辛晴吃饱了,摸着肚子靠在那,“这个女人还真是,早晚会死在男人身上。还有沈公子,他不是一向对美女很温柔嘛,干嘛把人家丢到海里!”

    “如果她正常一点,等着沈公子主动,就不一样了。谁让她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是个男人都会恶心。”赢擎苍看她懒懒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别一吃饱就躺着不动,晚上你该不舒服了,起来走走。”

    “不要,房间里有什么好走的,你又不让我出去。”辛晴趴在沙发上装死。

    阿澈敲门走进来。

    “少爷,赌城已经把那些照片都清理了。”

    辛晴跳起来,对阿澈挤挤眼睛,阿澈给了她个搞定的眼神。

    “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赢擎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两个人。

    阿澈眼珠子转了转,掏出包餐巾纸。辛晴紧张的对他比了个耶的手势。

    赢擎苍走过去,伸出手:“给我。”

    “什么啊?少爷。”阿澈茫然。

    赢擎苍眯着眼睛:“你今晚就去东欧,在那待两年在回来。”

    “不要啊少爷!”阿澈挎着脸看了看辛晴,慢吞吞的把口袋里的照片掏出来。

    赢擎苍拿过去看了一眼,转身问辛晴:“你想看这个?”

    “不没没有啊!”辛晴哈哈傻笑,“阿澈你装这种东西干什么?”

    这种时候,死道友不死贫道,辛晴果断的出卖了阿澈。

    “少爷!我还有事,先出去了!”阿澈更果断,直接开溜。

    辛晴看着慢慢走过来的赢擎苍,一步步往后退。

    “哎呀,我就是好奇嘛,就想看一眼嘛,你别生气,我以后不看了!”

    “还想有以后?”赢擎苍挑眉,“我不让你出去看,你倒好,还让阿澈给你带回来一张,这么恶心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辛晴撇撇嘴:“我就是想知道3个人什么姿势”

    “你早说啊,这还不好办,随便找个女人来,然后咱们三个试一试你不就知道了!”赢擎苍说完就知道要坏事,辛晴的脸猛的一沉,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宝贝,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赶紧解释,辛晴咬着嘴唇冲进房间里,砰一声把

    门关上。赢擎苍慢了一步,发现她已经反锁上了。

    该死,他黑着脸,把自己咒骂了一通。

    “宝贝!对不起,我口无遮拦,我说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应该知道我就是不想让你看别的男人,穿着衣服的都不想让你看,更别说还是光着的。”赢擎苍趴在门口开始道歉,好话说了一大堆,里面都没反应。

    赢擎苍正担心呢,就听见辛晴在里面喊:“我觉得这个办法挺好,不过换一换,你去找个男人来呗,咱们三个人试一试。”

    砰一声!辛晴就听到门被踹开了,赢擎苍满脸阴沉的站在门口。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辛晴本来是没哭的,她也知道赢擎苍不是那个意思,就是生气他不该那么说。结果现在看到他这副样子眼泪就掉下来了,几步跑到墙角缩在那哭喊道。

    “打吧!反正你也不是没打过,打死我就算了。”

    赢擎苍一听,心都揪起来了,把人抱进怀里又开始道歉:“我什么打过你?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说,不应该踹门吓唬你。”

    “你以前没打我,可是和打我差不多。”辛晴不看他,低着头在他怀里小声抽泣。

    赢擎苍知道她说的是两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又看她哭的那么伤心,心里难受的和被什么捅了一下似的。紧紧把人抱着,一下一下的亲吻她的的眼泪。

    “别哭了,你知道我会心疼的。你这么哭,我的心都让你哭化了。”

    辛晴撇着最,泪眼婆娑的指控:“那你还不道歉!”

    我不是一直在道歉吗?赢擎苍可不敢把这话说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辛晴揉了揉眼睛,赢擎苍怕她眼睛疼,将她放到床上,跑去拿了块湿毛巾回来给她擦脸。等人平静下来了,赢擎苍看着辛晴可怜的钻在他怀里,好像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心里更难受了。

    他躺上床,将人抱紧:“宝贝!我像你保证,再也不会和你说一句对不起,再也不会让你掉眼泪!”

    辛晴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真的?”

    “真的!”

    “以后都不凶我了?”

    我什么时候凶过了你赢擎苍心里嘀咕,但还是一点头:“不敢了。”

    “那也不会胡乱吃醋了?”

    “不胡乱吃。”不胡乱吃,又不是不吃。

    辛晴这才亲了他一口:“我以后也不会让你吃醋了。”

    这个男人爱他如此,她怎么会计较那点霸道的占有欲。

    赢擎苍低头,叼住她的唇瓣:“不够,再亲亲!”

    过了一会,辛晴气喘吁吁的推开赢擎苍,从他怀里跳出来把电脑搬到床上。

    “为了惩罚你让我哭,我要把这一季的奢侈品全买回来!”

    看到她炸毛的摸样,赢擎苍闷笑了几声,又把人捞回来压在身下。

    “我们先做运动消化一下,那些东西回头我带你去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