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一百四十七章我要这个男人

    方清平看到辛晴时也小小吃惊了一下,然后目光移到赢擎苍身上就了然了,看来是出来渡蜜月的。他并没有过去,而是不动声色的当做不认识,何况本来也就算不上认识。方露还在愚蠢的做春秋大梦,方清平不想这个时候送上门去让赢擎苍调查他。

    辛晴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个人,后来干脆放弃了。吃过饭赢擎苍带着她去赌场玩,进去的时候发生了件可笑的事情。赌场十八岁以下是不能进去的,东方人本来长的就小,辛晴的皮肤好,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像个小姑娘。守门的是个黑人,把辛晴拦了下来,说她未满十八岁,后来还是拿出护照给人家看,才放她进去。

    “我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像个小姑娘?”辛晴美滋滋的问。

    赢擎苍有些忿忿:“以后不许梳马尾辫!”

    辛晴越发得意的晃了晃头顶的辫子,兴冲冲地往赌桌上冲。赢擎苍拉着她找了个空位坐下,坐好后,辛晴才发现对面坐着的男人正是晚上吃饭时她觉得眼熟的那个。

    方清平看到她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他也认识我。”辛晴小声和赢擎苍嘀咕。

    赢擎苍没搭理她,只是盯着方清平看,方清平坦然的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将目光投向赌桌。

    这桌玩的是最简单的猜大小,赢擎苍小声对辛晴说:“等一会那个骰盅停下,你觉得的是四五六点,就把筹码丢到大的里面,觉得是一二三点就丢到小的里面。”

    “啊?”辛晴紧张的盯着正摇晃的骰盅,好像这样就能看见里面似的,“这要怎么猜?用听的吗?”

    赢擎苍对她撇撇嘴:“你就随便丢就好了,还听什么听!”

    “好像你能听出来一样!”辛晴瞪了她一眼,换来赢擎苍在她小屁股上捏了把。

    辛晴就随便丢,丢了好多次都没中。突然最前面的位置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位小姐,你这么浪费筹码不怕你身边的男人生气吗?”

    这谁?辛晴好奇的探出脑袋看,一个穿着低胸长裙的妖艳女人,正冲着她这边吐烟圈,那眼神就盯在赢擎苍身上。

    “又要下注了,随便丢吧!”赢就像没听到刚刚那女人的话一样,搂着辛晴继续看她玩。

    那女人眼里划过道冷意,哼了一声,不在看他们了。倒是坐在辛晴对面的方清平皱了皱眉头。短短一个小时,辛晴就输掉了三分之一的筹码,她突然想到这些筹码送过来的时候,人家说是一百万,那她现在

    “我输了多少?”

    赢擎苍抿着嘴:“差不多快三十万。”

    辛晴立马把头埋在他怀里:“好心疼!”

    “又不是咱们的钱,不想玩这个,我们换张桌子?”赢擎苍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那家伙送这么多筹码来,就是打着反正还会输给他的注意。”

    辛晴摇摇头:“不想玩了,我们去逛逛,然后回房间吧!”

    赢擎苍目光闪烁了下:“好!”

    走到门口辛晴突然想上洗手间,赢擎苍看着她走进去拿

    出电话打给沈公子。

    辛晴出来的时候,碰巧又遇到刚刚赌桌上的女人。她轻蔑的打量着辛晴,不屑的说:“装什么嫩,还不是被男人包养的烂货!”

    “那你呢?我记得刚才你旁边的男人手一直放在你的屁股上,你又是什么货!”辛晴毫不客气的顶回去,这种神经病疯狗一样的人绝对不能给她好脸。

    那女人一听辛晴竟然敢骂她,抬手就要打人,嘴里喊着:“贱货!”却在半空被人抓住了手腕。

    “放开!”

    方清平笑了笑松开手:“殿下的火气今天好大,这样对皮肤不好哦!”

    被称作殿下的女人扫了方清平一眼:“知道我是谁,还敢拦我,胆子不小啊!”

    “赢太太,我送你出去!”方清平没理她,转头对辛晴说。听到他叫辛晴赢太太,殿下一愣,然后脸色更难看的骂道,“老婆又怎么样?我想要的男人还没得不到的。”

    辛晴没理她,自顾往前走,方清平跟在她后面,脚步顿了一下扭头说:“就是你哥都不敢得罪那个男人,我劝你最好收敛一点,不是只有马来有黑社会。”

    殿下跺了跺脚,恶狠狠的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踩在她的高跟鞋走了。

    赢擎苍看到方清平跟着辛晴过来时,目光沉了沉。

    “赢先生,相信你已经查过我是谁了。”放清平笑的有些无奈,“方露是方露,我是我,我和她没关系。她的事情我也从来不参与。”

    辛晴听到方露的名字眼睛亮了亮,一下子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你是那天在亲子班向我咨询的人!”

    方清平摸了摸鼻子:“那次的确是故意和你搭讪的,因为方露误导了我,后来知道你是赢太太后,我就离开s市了。”

    赢擎苍刚刚打了电话,就把方清平的身份搞清楚了,听到他主动这么说,倒也不怀疑,只是皱了皱眉问辛晴:“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是你!招惹到的烂桃花。”辛晴撅着嘴不看他。

    方清平主动提醒赢擎苍:“你应该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吧?”

    赢擎苍点点头。

    “那你应该知道她是出了名的喜欢玩男人,我想她是看上你了,想你做她下一个床伴!”方清平说这话时口气带着莫名的喜悦,很明显的幸灾乐祸。

    “恶心的女人。”赢擎苍的脸瞬间黑了,拉着辛晴就走:“回房间!”

    方清平在后面喊:“这里是她的地盘,赢总还是小心点吧!”

    晚上洗过澡,辛晴爬在床上等赢擎苍,看到他一丝不挂的从浴室里出来。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反正马上就要脱掉,还穿什么!”赢擎苍一边擦头发,一边爬上床。辛晴想跑,被一把捞进怀里,“好好伺候我,我就告诉你那个女人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

    “都写在脸上了!”赢擎苍打断她的话,手也没

    闲着,把她的睡衣扯下来,“来吧宝贝!今天你在上面!”

    辛晴最后还是没坚持住,浑身无力的时候,被赢擎苍翻身压在身下,要了她两次以后才又抱着她,让她爬在自己身上,辛晴像个吃饱喝足的小猫,眯着眼睛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那女人的真名早就被人忘了,道上的人都叫她殿下,她哥是马来最大的黑道头子将军!”赢擎苍慢悠悠的开口讲给她听,“那女人最喜欢和男人上床,只要她看上的男人愿意的就玩一阵,不愿意的就下药控制。”

    “真的看上你了啊!”辛晴想起那会女人说的话,有些害怕,“她说一定要把你弄上床呢!”

    赢擎苍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不许说这么恶心的话,她要是敢惹到我头上,就连她哥一起收拾了。”

    辛晴狗腿的点点头:“嗯嗯,我的男人,谁也不许碰。为了表明自己多在乎,她晃了晃拳头,“不然我就咬死她!”

    赢擎苍的胸膛一阵起伏,呵呵笑了几声,翻过身:“我们在渡蜜月呢!管那些不相干的人干嘛!”赢擎苍挑着嘴角,将头低下。

    第二天快中午,辛晴迷迷糊糊的又被吻醒。

    “宝贝!再来一次我们就起床啊!”辛晴的两条腿酸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赢擎苍将她摆出一个喜欢的姿势,温柔的搂着坏里的女人,慢慢又开始新的一轮。

    辛晴彻底清醒时,天已经又黑了。她气呼呼的拿枕头砸赢擎苍。

    “从出发到现在,我每天都是晚上才醒,每天都是!”

    赢擎苍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渡蜜月就是这样的啊!不信你问问施芊芊,看她那时候是不是也下不了床。”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辛晴呵呵了两声,表示不信。

    赢擎苍亲了她几口:“好啦!我抱你洗澡,然后咱们去吃饭了!”

    “不要,我自己洗!”辛晴蹦下床顾不得腰酸腿疼的冲进浴室里,要是让赢擎苍和她一起洗,怕是她就要直接吃夜宵了。

    晚餐在中餐厅吃的,竟然还有地道的炸酱面,吃饱肚子后心情很好,两个人手拉着手在赌城的南边散步,这里的墙上全部彩绘上了各种图案,天花板上还吊着各种玩具,像是个童话王国。

    可惜有人偏偏要打破这么美好的气氛。

    看着围着他们的人,将辛晴往身后护了护。

    “谁派你们来的。”赢擎苍冷冷的问。

    那几个男人凶巴巴的吼道:“别他妈的废话,今天要不你跟我们走,要不我们打残你在带你走。不过那样的话,你身边这娇滴滴的美女可就该哭了!”

    “话真多。”说完,赢擎苍已经飞起一脚,踢向一个人的面门,辛晴都没来得及害怕,赢擎苍就已经把几个人的胳膊给卸了

    赢擎苍怕她害怕,搂着她的手紧了紧,目光扫过地下呻吟的那几个人:“滚回去告诉那女人,别挑战我的耐心,我没空搭理她。”

    “救命!”远远的方清平朝他们跑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男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