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第一百四十六章赌城巧遇

    辛晴穿着大红的薄纱睡衣,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出去。.

    她知道赢擎苍喜欢情趣内衣,可没想到今天在外面竟然也让她穿成这样,这这怎么好意思嘛!

    磨蹭了好久,直到赢擎苍在外面喊:“老婆!你要是不出来,我就进去了啊!”

    “别!”辛晴慌忙说,“我马上就出去。”要是让那个男人进来,恐怕今天就要在浴缸里大战了。

    赢擎苍躺在甲板上,手支着下巴看到他的小女人磨磨蹭蹭的从船舱里走出来,然后站在阴影中,不肯在往前走了。

    “过来!”低沉的声音在月光下带着诱惑,比人鱼的声线还美,勾魂夺魄。

    辛晴慢慢走进月光里,周围是泛着黑亮的海面,莹美的月亮挂在船头,一声红裙的她像个海妖。赢擎苍坐起来,伸出手。

    “我们进去好不好?”辛晴可怜巴巴的说,“穿成这样在外面好不习惯。

    赢擎苍看着她,红色的纱被海风吹起来,寸缕不挂,上身的吊带紧紧的箍住胸口,挤出少见的深沟。

    “乖,过来!”赢擎苍舔了舔嘴角,声音越发低沉了,“这里只有我和你,不会有人看到的!”

    辛晴一步一步走过去,赢擎苍就看着他的女妖飞身扑进他怀里。

    “不要看了!”辛晴捂他的眼睛,却忘记投怀送抱的正是自己。

    赢擎苍将她压在身下:“只给我一个人看!”说完把自己的浴袍扯掉,俯身下去。

    辛晴咬着自己的手指,赢擎苍在她身上点下一个个火苗,从来没有如此细致又折磨的对待她的身体。脚趾被他轻轻啃咬着,辛晴的指甲掐进手掌中,下一秒被赢擎苍的手搬开,与她十指相交。

    “宝贝!你真美!”赢擎苍带着她越飞越高,辛晴觉得她已经和身下的小船融为一体,被海浪卷进无边的大海,上上下下起伏却不由自己。

    身体像是散了架,辛晴一动都不想动,可牛奶的香气却牵引着她的味蕾。

    “是不是醒了?”赢擎苍看到她眼皮动了下,坐过来摸了摸辛晴的脸。

    辛晴眼睛没睁开,嘴里说了句:“好饿。”

    赢擎苍把牛奶和煎蛋端过来:“我只来得及学会做煎蛋,将就着垫吧点,晚上我们就到岸了。”

    晚上辛晴无力的叹了气,她已经睡了一天了吗?怪不得这么饿,可还是好困,也不想动。

    “困,不想动。”她嘟囔一声。

    赢擎苍看着连眼睛都不睁开的小女人,觉得好笑。昨天晚上他可是一直要她到天亮,最后辛晴一边哭一边还喊着老公我要!赢擎苍一想到辛晴那时候的摸样,身下就一紧,赶紧收回思绪,他不能再折腾了,辛晴的身子受不住。

    “来!张嘴。”赢擎苍把牛奶倒进水壶里,让辛晴用吸管吸,然后把煎蛋和香肠切成小块,一口口喂到她嘴里。辛晴光是嘴巴动,眼睛还闭着,吃饱以后换了个姿势躺好,准备接着睡,睡着前说了句:“真好,以后你都这么伺候我啊!”

    &n

    bsp; 赢擎苍呵呵笑了笑:“好啊!只要你都想昨晚那么表现。”

    “我睡着了”

    忍着笑意,赢擎苍设定了自动导航,然后掀开被子也钻进去,感觉到熟悉的怀抱,辛晴自动的滚进他怀里,蹭了两下。赢擎苍亲了亲她的额头,怀抱着小人儿闭上了眼睛。

    傍晚的时候,辛晴彻底的清醒了,尽管腰腿还有些酸,但她也躺不住了。

    赢擎苍将船驶进港口,他们到了马来,亚洲最大的赌城。换好衣服,车子已经在岸上等他们。辛晴见到车门口对她挥手的阿澈时,嘴角抽了抽,这孩子真辛苦,看样子是刚飞过来的。

    “少爷,小姐!新婚快乐!”阿澈帮他们拉开车门,赢擎苍点了点头,“直接去云顶!”

    云顶,马来最大的赌场,整个赌场建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上,来往只有缆车上下。受到热带雨林气候的影响,山上终年雨雾缭绕,所以取名叫云顶。

    赢擎苍一行三人乘坐独立的贵宾缆车到达山顶,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站在缆车站底下,见到他们出来,恭敬的鞠了一躬:“赢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我太太。”赢擎苍看了眼辛晴对那个说。

    年轻人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又对着辛晴微微弯腰:“赢太太,您比电视上还要漂亮,云顶能接待您,是我们的荣幸!”

    “谢谢!”辛晴有礼貌的笑了笑。

    负责接待的年轻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他们步入云顶赌城。

    “赢先生,这一百万筹码是老板送给赢太太玩的,恭贺你们新婚之喜。”将他们带进房间后,又有一个服务生摸样的人端着一盘红红绿绿的筹码过来。

    接待他们的年轻人将筹码放好,又询问道:“您还是单独玩,不用我陪同吗?”

    “不用。”赢擎苍摆摆手,又问了句:“万先生不在?”

    年轻人赶紧说:“老板在金三角。”

    赢擎苍点点头:“你忙去吧,不用管我们。”

    “好的!有什么事您随时打电话给我。”说完小心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赢擎苍一转身就看辛晴表情怪异的盯着她。

    “怎么了?这是什么表情?”赢擎苍在她嘴上啃了一口。

    “你认识这里的人?”辛晴问,看刚刚那人的态度,还有送的筹码,赢擎苍一定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赢擎苍将行李放好,又帮辛晴拿出两条裙子问她:“穿哪一条?”

    “唔,白色的。”辛晴说完,发现自己又被他带偏题了,将裙子丢到床上,戳着他的肩膀说:“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难道你在这里藏里个女人?”

    “噗嗤!”赢擎苍笑了,自己小女人最近很爱吃醋,啧啧,这是个好现象,他很喜欢!

    “换好衣服,我们先去吃饭,边吃我边告诉你。”

    云顶赌城一共有大大小小的餐厅300多间,辛晴在路上才知道这里有多大。

    游乐场,购物中心,电影院,什么都有!简直就是一座小型城市。

    “很多赌客常年都住在这里。”赢擎苍一边带着她游览一边给她介绍,“马来百分之四十的税收都来自这里,由于地理位置,从来没有人来闹事,是全世界最安全的赌场。”

    可不是,就一条路,哪个想不开的会来这闹事,到时候跑都跑不了。

    赢擎苍带辛晴进了一家东南亚风味的餐馆,菜上齐后,辛晴迫不及待的想听他讲和这里老板的关系。

    “我和沈公子曾经在军队呆过2年。”赢擎苍帮她剥了几只虾才慢慢开口道,“退役前的几个月我们参加了一场国际军人内部举办的友谊赛。”

    辛晴眯着眼,这里的虾真好吃:“友谊赛是什么,像我们国家的演戏吗?”

    “只是名字好听一点,其实说白了就是看谁把谁杀死,最后哪个国家活命的人多,谁就赢了。”

    “咳咳!”辛晴呛了一口,赢擎苍赶紧喂她喝水,“慢点,没人跟你抢!”

    “不是,谁会参加这种比赛啊?会死人的。”辛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是被迫的吗?”

    赢擎苍戳了戳她的脑门:“我是自愿的。因为沈公子要去,所以我陪他。”

    怪不得怪不得他和沈公子的感情那么好,辛晴能想象到从那种地方活下来有多艰难,他们是那种可以将后背留给对方的人。

    “这里的老板姓万,那个时候他代表俄国。”赢擎苍又开始说,“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他同一个小队的人要害他,我出手拦住了刺向他胸口的那把刀,沈公子却因为救我,也被刺了一刀。之后,他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也没和我们再一起。一直到我们退伍,大概又过了2年,沈公子突然带着他来找我。”赢擎苍笑了笑,“是个挺有意思的家伙。”

    “他说大恩不言谢,他当初什么都给不了我们,今天他有能力了,问我们愿不愿意交他这个朋友。那一年,云顶赌城开业,他送了百分之10的股份给我们。”

    辛晴听到这里,也频频点头:“是个性情中人,有机会让我见一见啊!”

    “他没我帅,有什么好见的。”赢擎苍口气立马一变,“你现在是有夫之妇了,不要随便见别的男人。”

    辛晴白了他一眼,小气吧啦的

    咦?无意间看到不远的桌子上坐在一对男女,辛晴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赢擎苍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你认识?”

    辛晴又看了几眼:“那个男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什么时候背着我见其他男人了?”赢擎苍脸一沉。

    “哎呀!我都想不起来,也许是路上偶尔碰见的呢?”辛晴噘嘴,“你要老这么怀疑我,我要生气了!”

    赢擎苍拉着她的手,狠狠亲了一口说:“我不是怀疑你,我是怕你有危险。谁知道那些接近你的都是什么人。”

    “但是真的好面熟,我肯定在哪见过。”辛晴又看了不远处的男人一眼说,“还就是最近的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