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一百四十五章给你一场盛世婚礼

    “少爷,你不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小姐的事?”

    阿澈帮赢擎苍拉开车门,小心的问了句。

    赢擎苍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自己开车。”

    阿澈看了眼辛晴,辛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阿澈咬了咬牙又说,“少爷,还是我开吧!”

    “呵呵!你什么时候敢自作主张了?还是你最近太闲?要是没事做,就去非洲开荒去!”

    阿澈只好一脸担忧的看着车子扬长而去

    “你果然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辛晴坐在副驾驶座上,把身子缩成一团指控道,“你不能就这样把我送走,我还要接阿莎,我们母女俩一起离开!”

    赢擎苍瞪了她一眼:“坐好,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

    辛晴嘴一撇又想哭,赢擎苍摸了摸她的脑袋,“别哭了,你想明天穿婚纱的时候肿着眼睛吗?”

    这句话还真管用,辛晴立马不哭了,还从车前面放她小玩意的抽屉里,翻出来个眼膜,贴到眼睛上靠在座椅上不动了。等赢擎苍开到地方时,发现人家已经睡着了。

    唉男人揉了揉额头,打开车门,小心的把人抱下来,一路走过去辛晴都没醒,赢擎苍皱着眉头想起施芊芊的话。

    “那丫头好像得了婚前恐惧,突然就害怕你以后会不爱她,各种神经想法,你好好安慰安慰她,不然我怕她精神高度紧张,明天都结不了婚。”

    果然是今天一天都在紧张,现在睡的这么沉。

    辛晴是耳朵先醒来的,一波一波的海浪声让她缓缓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双带着笑意宠溺的眸子。

    “醒了!”低沉的声音伴着海风吹进她心里,从赢擎苍怀里坐起来,她看了看四周,“怎么到海边来了?”

    赢擎苍帮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还记得这里吗?”

    辛晴想了想看着他:“你向我求婚的地方?”

    “嗯!”赢擎苍将她圈在怀里,“你也知道,我以前很讨厌女人。其实现在也很讨厌,除了你,其他女人只要靠近我我就不舒服。”赢擎苍突然挑着嘴角笑了下,“换句话说,我这里只对你才硬的起来。”他抓住辛晴的手碰了碰两腿之间,辛晴飞快的缩回手,瞪着他。

    “呵呵!”赢擎苍的脑袋顶着她的额头蹭了蹭,“所以,如果你不要我,我就只能一辈子当和尚了。”

    辛晴像个小孩子,嘟着嘴喃喃道:“我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心绪不宁的,想冲你发脾气。”

    “傻瓜!”赢擎苍捏了捏她的下巴,“冲我发脾气没什么,不要让自己心里不舒服,这一天都憋着,多难受!”他的目光比身后的大海还清澈,暗黑色的眸子里倒影着小小的身影,辛晴知道,那是自己。

    “我没事

    了!”她抱着赢擎苍,突然就什么都不怕了,一秒钟的时候就豁然开朗。这样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就算未来的某一个他不爱了,也会让她记得曾经的美好。何况,辛晴觉得,他们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天渐渐黑下来,海边的风也越来越凉,赢擎苍怕她感冒,两个人回了酒店,吃过饭就上床抱着说话。沈公子打电话过来叫他出去喝酒,赢擎苍也没理他,快午夜的时候,赢皓发来个信息,说他刚到,还骂他不遵守规矩竟然结婚前见新娘。

    这些辛晴都不知道,她早早就睡着了,在赢擎苍怀里,闭上眼睛的时候,目光落在床边的婚纱上,心情从未像此刻般平静,从此以后她会和身边的男人不离不弃,白首到老

    早上六点张宓和施芊芊就来了,赢擎苍已经去了隔壁房间。辛晴换好婚纱,化妆师开始帮她化妆。阿莎还没醒,张宓就给她也换上了公主裙,同时来的还有乐乐,他的那只好基友吉娃娃在去年的时候突然脑炎死了。乐乐绝食了几天,后来慢慢的缓过来。辛晴准备等过一段时间在带它去相亲,希望这次它的性取向会正常。

    乐乐的脖子上带了个蝴蝶结,婚礼的时候会跟着小阿莎一起当花童。这是辛晴提议的,乐乐对她来说有着很特殊的意义,陪她走过了人生最痛苦的阶段。每次她这么说时,赢擎苍就很内疚,因为那些痛苦都是自己带给辛晴的。辛晴却告诉他,这会让彼此更珍惜对方,和现在的生活,所以乐乐是功臣,完全有资格当花童。

    婚礼在海边的一座教堂举行,赢擎苍站在神父面前,看着辛晴慢慢朝他走过来,忍不住捂着胸口,压下心头无法压抑的狂喜和悸动。红地毯那一头仿佛远在天际,却又近在咫尺。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裂开,密密麻麻的遍及全身的血脉,最终汇聚在脑海里,变作两个字:辛晴!

    感谢时光将你带到我的身旁,感谢我爱你的时候,你也爱我

    陈铭作为娘家大哥,将辛晴的手交到赢擎苍手里:“以后,她就是你的了。”

    “她从来都是我的!”赢擎苍微微仰头,目光落在辛晴的头纱上,伸出手轻轻掀开。

    辛晴的长发被编成一股松松辫子的放在脑后,露出脖子下面的纹身,白色的茉莉花插在发际。脖子上带着她曾经亲手设计的项链——幸福。

    陈铭微笑着退了下去,从此以后,这个邻家小妹妹就彻底的走出他的生命了,她一定过的比自己好,因为有一个爱她的男人。

    “你今天真美!”赢擎苍看着那张让他时刻怦然心动的脸,妩媚的比五月的春花还艳丽。

    “你今天真帅!”辛晴毫不掩饰对眼前男人的满意。

    神父开始宣读誓词,听到辛晴说我愿意的时候,作为伴娘的张宓哭的稀里哗啦的,伴郎自然是沈公子,他恨不得把身边的女人踢出去。

    “喂,你不要哭了。人家结婚你哭什么?”

    张宓看着赢擎苍低头吻辛晴,哭的更厉害了,还把眼泪抹到沈公子的身上:“你懂什

    么,我这是替她哭,这是幸福的眼泪!”

    “那你也别往老子身上抹!”他粗鲁的想推开张宓,沈霸天坐在第一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沈公子只好收回手,幸好典礼结束,要出去和新人照相了。

    海边上,赢擎苍花巨资修建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屋,婚宴就在这里举行。海天一色的美景,让所有来宾都惊叹这次婚宴的华丽。不远的海上还停着一艘游艇,晚上赢擎苍和辛晴就会坐着游艇直接出国去渡蜜月。

    辛晴换了一身红色的旗袍,带上了赢家的传家宝玉镯,赢皓老怀安慰的看着她点点头,赢擎苍却一脸鄙视的看着那镯子,心里盘算着回头给辛晴找个更好的。

    李小茹和她的父亲也来参加婚礼,让辛晴颇感奇怪的是赵佳丽竟然没来。赢擎苍听她问的时候,理所应当的说了句。

    “这种日子怎么会让你不喜欢的人来触霉头。”辛晴乐呵呵的奖了他一个吻。

    辛语蝶和黄健斌也来了,还带着双胞胎。赢擎苍显然对这两年他们夫妻俩的表现很满意,顺带着还多和黄健斌说了几句话。辛语蝶亲手给辛晴梳了头。

    “我是你姐,这个祝福应该有我来给!”

    听着辛语蝶一边梳一边念叨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头,三梳梳到子孙满堂,四梳梳到白发齐眉,辛晴那么自然的脱口叫了声:“姐,谢谢!”

    辛语蝶的手颤了颤,吸了吸鼻子:“讨厌,这会干嘛招我哭。”

    这场婚礼没有任何遗憾的进行到了晚上,宾客在用过甜品之后,辛晴换了身紫色的晚礼服,在沙滩上丢出花球,好笑的是又落到了张宓怀里。沈霸天激动的拍着沈公子的肩膀说:“你看见没?看见没?”

    沈公子黑着脸吼道:“她接到花球关我什么事!”被他老爸一巴掌拍进沙子里。

    最后一项是放烟花,赢擎苍花了几千万,做了一个烟花墙,夜空下粉色的烟火不停的在墙上绽放出一个个心形,时不时的出现赢擎苍和辛晴的名字。接着两个人上了游艇,张宓企图也偷偷上去,被施芊芊和辛语蝶揪了下来,只好和大家一块站在岸边挥手。

    “辛晴!别忘记带礼物回来啊!”

    如果唯一有什么让辛晴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船要开走时,阿莎伸着手冲着她使劲哭,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地。辛晴都想冲下去把她抱上来。还是赢擎苍狠下心让开船,然后抱起她就进了船舱。

    “没事,老头子会哄她的。”赢擎苍看着辛晴,眼里的温柔都要溢出来。辛晴穿着条白色的长裙,下摆飘飘渺渺的站在船舱里,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正好洒在她身子,美的像月下仙子。

    等船开出海以后,阿澈和阿楠的任务就完成了,俩个人开着快艇离开,将时间留给这对夫妇。辛晴早在赢擎苍炙热的眼神下躲到浴室里洗澡去了,赢擎苍将红酒和小吃摆在甲板上,穿着睡袍,等着他娇羞的小妻子出来,然后渡过一个不眠的新婚之夜!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