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一百四十四章来,试试这个浴缸吧

    赢擎苍并不是个管别人死活的人,辛晴不认为他会好心的提醒李贵海。

    “是啊!”结果没想到赢擎苍点了点头。

    辛晴瞪着他,一副见鬼的摸样。

    “不告诉他的话,李氏就会和方露合作,年底投资计划就开始实施了,我可没有那个时间去和他们折腾,那就只能阻止他们合作。”赢擎苍慢吞吞的讲给辛晴听,“赵佳丽不是个老实的主,我不想再给她机会了。”

    辛晴恍然的看着他:“你把她以前的事都告给那个李贵海了?”

    “我可没那个耐心。”赢擎苍抿了抿嘴,“我只是提醒了他一下,如果他不是笨蛋的话,就应该自己去查。”

    赵佳丽并不知道她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还在假模假样的从李小茹嘴里套话。最近她发现李小茹经常一个人发呆,然后脸红红的,偶尔有一次她提到陈铭,李小茹就很慌乱的模样。赵佳丽是过来人,她清楚这种表现代表着什么,李小茹喜欢上的陈铭。

    “你死心吧!”方露把资料扔给她,“陈铭我们得罪不起,而且他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更不会在乎你们李家那点东西。”

    赵佳丽翻了几页,脸上带了抹妒忌和不干:“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能让那死丫头占去。”

    “现在是她喜欢陈铭,陈铭还不知道什么反应呢!你不平衡什么?”方露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赵佳丽这种女人既没大脑,又大胆包天。

    “要不我去试试?“赵佳丽摸了摸自己的脸。

    方露心里嗤笑一声,真想说一句:阿姨,你醒醒吧但是脸上却笑嘻嘻的说:”好啊!我也觉得行,试试再说嘛。”

    赵佳丽美滋滋的走了,方露看着她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赵佳丽,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说你年老珠黄,单说你现在是李贵海的老婆,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你把人都当瞎子吗?呵呵去吧,等你丢人的时候,就该我上场了。

    婚礼前三天,房子终于装修好了。设计师和工人都快哭了,本来是2个月的活,他们半个月就干完了,一个个累的和狗一样。如果赢擎苍给了三倍的工资,早就没人干了。

    原本赢家的风格是简单的黑白灰,如今全部换上了白色和金色的欧式风格,整个大厅充满了低调的奢华感。以前三层是不用的,这次赢擎苍将整个三层作为他和辛晴的卧室。另外加了间书房和给辛晴的衣帽间。二楼是客房和婴儿室。赢擎苍特地装修了两间,等以后儿子出生就可以直接住了。

    而辛晴在看到那个巨大的浴缸时,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干什么?”赢擎苍把她抓回来,“我特地弄了个很大的浴室,不错吧!这个浴缸会变色,你要不要现在就试试?”他挑着嘴角看着怀里的女人,笑的莫名隐晦。

    辛晴结结巴巴的说:“不不用了。”

    “还是试试吧,嗯!”赢擎苍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站在她两腿中间。

    “不许勾引我!”辛晴捂着眼睛,这个男人每次一用这种笑容看她,她的心就砰砰跳。

    &

    nbsp;   赢擎苍咬着她的耳朵,热气在她耳垂上打了个旋,辛晴一阵颤栗。赢擎苍慢慢将唇移到她唇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嘴角,然后含进嘴里。辛晴被他亲的迷迷糊糊,只感觉一双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等到她仰着脖子搂着胸口的脑袋扭动身子时,赢擎苍突然抬起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指着镜子说。

    “看!宝贝现在真迷人。”

    辛晴侧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裙子早被扒到腰际,上半身着,裙摆也被掀起来,赢擎苍的手正放在里面。

    “嘤”她把头埋在男人胸前,不敢看了。

    赢擎苍却慢慢的帮她把衣服穿好,亲了亲她的脸说:“想要的话,咱们回酒店做,新房一定要等到洞房花烛才可以用。”

    “嗯!”辛晴傻乎乎的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谁想做了?”

    看着她满脸潮红,又瞪着眼睛,赢擎苍一把将人抱起来就往外走:“我,你男人想做了。”

    就这样,辛晴的房子才看了一半,就被带回酒店,压在床上做到昏睡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正对着她。

    “啊!”辛晴叫了一声,吓了张宓后退了一步,她这才看清楚人。

    “宓宓?你怎么来了?”辛晴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

    “我靠,你吓死我了!”张宓拍拍胸脯,“我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你男人出去,他不让我吵醒你。”

    辛晴觉得腰酸背痛的,靠在床上不想动:“你来干嘛?”

    “嘿嘿!你不是这几天一直在做保养嘛?我今天跟你一块去!”

    早在一个月前,辛晴就开始给自己做各种护理了,一辈子一次的事情,辛晴也不能免俗,何况她觉得自己就是个俗人。所以一定要打扮的美美的,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婚礼!

    “好,我们到酒店餐厅吃点东西,然后今天去做芳香精油!”

    两个女人躺在包间里,身前有几个美容师在她们身上涂涂抹抹的。张宓打量了辛晴一遍,啧啧道,“我说,你家男人是有多猛啊!看看你身上这些吻痕,他就不怕回头露在婚纱外面?”

    赢擎苍根本没想过,他已经交代给设计师不能露了,那么在他的认知里,就是辛晴那一天只会露个脸,其他地方都会遮的严严实实的。这点从他后来给辛晴选的夏季服装就能看出来,全是半袖,吊带那种东西只会出现在内衣里,因为只有赢擎苍自己能看到。

    辛晴还没说话,一直帮她按摩的美容师先开口了:“赢太太放心,您用的这款精油按摩两次那些痕迹就都没了,我们保证你婚礼的时候白白嫩嫩的!”

    “哈哈哈!”张宓笑起来,辛晴白了她一眼,“再笑就不给你做了。”

    张宓看着她:“你脸皮厚了,放到以前早就脸红了。”

    辛晴没理她,她也觉得自己现在脸皮厚了,除了在赢擎苍面前还会害羞,其他人跟前基本不会。”

    婚礼前一天晚上,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辛晴和两个闺蜜再一起,赢擎苍

    和沈公子他们去开最后的单身派对。可是实际情况是赢擎苍死死的守着她,因为某人突然就患上了婚前恐惧症。

    “你为什么不想让我生孩子?”辛晴一大早睁开眼就突然问了句。

    赢擎苍一愣,搂着她说:“你太小了,过两年吧!”

    “真的?”辛晴盯着他。

    “什么真的假的?”赢擎苍看着她。

    辛晴撇撇嘴去了卫生间,赢擎苍也没在意,结果上午他开会开到一半,阿澈突然推开门,赢擎苍看到他心里就咯噔一下,以为辛晴出事了,匆匆跑出去结果阿澈说辛晴一个人在公司里面转悠,也不知道转悠什么。

    赢擎苍赶紧去找,好不容易找人时,辛晴正站在公关部外面往里面张望,嘴里还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赢擎苍走过去把她搂进怀里。

    辛晴看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了句:“你的员工都挺漂亮啊。”

    这会要是赢擎苍还没发现不对劲那他就是白痴了,盯着辛晴看了半天,然后拉着她回到办公室,将人抱在身上坐好,这才小心的问她:“出什么事了?”

    “没有啊!”辛晴摇摇头,眼睛飘了飘。

    赢擎苍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你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赢擎苍想了想问她,“礼服不喜欢?”

    辛晴的婚纱前几天就运回来了,一共六套,精美绝伦,当着赢擎苍的面试的,他记得小丫头很喜欢啊。

    “不是。”辛晴又摇摇头。

    赢擎苍琢磨了一下:“那是不喜欢场地?不喜欢菜单?”他只能往婚礼方面想,眼下除了这个辛晴也没什么别的事了。

    “不是。”辛晴还是遥遥头,不肯多说一句。

    “不会生病了吧?”赢擎苍吓了一跳,摸摸她的额头。辛晴甩开他的手,“没有!”

    赢擎苍叹了口气:“我说小祖宗,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啊?你是要急死我吗?”

    “你凶我!”辛晴嘴一瘪,眼泪就下来了。

    赢擎苍的心咚一下,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我没有凶你啊,我怎么会凶你呢?辛晴,辛晴啊!你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辛晴哇一声哭的更厉害了,一头栽进他怀里:“你会不会和我离婚等我变成黄脸婆,你都不让不让我给你生孩子,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

    赢擎苍这会彻底傻了,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辛晴刚刚说了什么,脸一沉,把她的脑袋搬起来:“你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又凶我!”辛晴指着他,眼泪汪汪的。赢擎苍心里着急火燎的,正想解释,电话就响了,他本来想挂掉,结果一看是施芊芊的,就接起来。

    也不知道施芊芊在那边说了什么,赢擎苍一边点头,一边看辛晴,挂断之后,沉思了片刻,就将还哭的呜呜咽咽的女人直接抱起来往外走,阿澈和阿楠在门口听了好久,看到这架势赶紧按电梯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