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一百四十二章拿什么证明你们上过床?

    辛晴和张宓对视了一眼,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瞟了眼荣丝蔓说:“我听着,你说吧!”

    “我和阿苍曾经是恋人关系,我们上过床。”她看着辛晴,笑的一脸恶毒。

    张宓呸了一口:“大婶,你要是脑子不清楚,就回家吃药去。”

    “哦?”辛晴淡淡的笑了笑,“证据呢?你拿什么证明你们上过床?”

    荣丝蔓仰着头,靠在沙发上:“他的小腹有一颗黑痣,不脱掉内裤是看不到的。你还不信吗?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呵呵!”辛晴点点头,“如果你说的是你下药把他拖上床,最后他却宁愿你死也不救你的那次,我信。还有第二次吗?”

    荣丝蔓脸一变:“你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我老公告诉我的!”辛晴眨眨眼,“后面发生了什么要不要帮你回忆一下?”看到荣丝蔓脸都白了,辛晴突然表情一冷,语气不好的说到:“荣丝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脑残的认为赢擎苍喜欢你,但是他现在是我的老公,收起你心里那点小聪明和自欺欺人的想法,不要在来我跟前自取其辱。”

    独立在法国生活了两年,又被威廉绑架的折磨,让辛晴变的更加坚韧和勇敢,只有在赢擎苍跟前,她才会有小女生的摸样,因为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那个男人都会站在她身前。可单独面对其他人时,辛晴却对不上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你这个贱女人敢欺负我妈咪!”赢穆海突然站起来跑到阿莎傍边,辛晴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抱阿莎,结果动作没有赢穆海快,他直接就把阿莎从沙发上推了下去。

    阿莎正睡的熟,猛到掉到地上,发出一声撕心的哭声。

    “阿莎!”辛晴把她抱起来,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张宓也在她身上到处摸了半天,松了口气:“幸好有地毯,没有摔伤。”说完走到赢穆海跟前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荣丝蔓尖叫着扑过来,辛晴抱着阿莎赶紧躲开,张宓又狠狠一耳光甩到荣丝蔓脸上:“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也配当一个母亲!”

    “哇”赢穆海扑进荣丝蔓怀里大哭起来,辛晴不想让阿莎看见这些,一直背对着她们,就看到赢擎苍推开门走进来,身后还跟着赢皓。

    荣丝蔓一见拉着赢穆海就跑过去,哭着对赢皓说:“阿皓,我们母子让人打了。”

    赢擎苍已经快步走到辛晴身边,看到她和阿莎都在哭,脸一沉:“怎么了?”

    “你们家那个好弟弟,把阿莎从沙发上给扔下来了!”张宓喊到,“你后妈还想打辛晴。”

    赢擎苍的目光像刀子射向荣丝蔓母子,一步步走过去,盯着她:“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打你?”

    “阿苍,你听我”

    啪!她话还没说话,赢擎苍已经一巴掌甩上来,荣丝蔓一头栽到地上,捂着肿起来的脸,“你打我?”

    “上一次没掐死你,看来你忘记了我的警告。”赢擎苍一脚踢过去,荣丝蔓疼的嗷一声,赢穆海扑过来踢赢擎苍,“你打我妈咪!我踢

    死你!踢死你!”

    赢擎苍一把将他甩开,走过去抱起阿莎,拉着辛晴准备离开,走过赢皓身边时丢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

    “爹地,大哥欺负我,你不管他,你是不是我爹地!”赢穆海哭着冲赢皓喊,赢皓从头到尾都没吭声,脸色冰冷的看着荣丝蔓。荣丝蔓站起来,楼着赢穆海对赢皓说。

    “对不起,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赢皓看着她:“再有下次,你就不要留在赢家了,不是赢太太,我也不会让你饿死。”

    当晚,赢皓就带着荣丝蔓回英国去了,阿莎因为受了惊吓,一直都睡不安稳,总是哭醒。辛晴就把她放在自己床上,赢擎苍搂着她们母女道歉:“我不该离开你们身边的,明知道那个疯子不怀好意。”

    “不是你的错。”辛晴靠在他怀里,“是我自己没注意,没想到那么小的孩子心理也这么不健康。”

    赢擎苍眼底划过一道冰芒:“我一定要查出来那孩子是谁的,然后让她滚蛋。”

    “没用。”辛晴叹了口气,“你爸是在赎罪,他不会动荣丝蔓的。”

    “由不得她,如果那对母女再不老实,我不会给他面子的。”

    第二天沈公子冲进赢擎苍的办公室吼道:“赢伯伯回去了?”

    “再不走,我就赶他出去。”赢擎苍白了他一眼,“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公子痛苦的说:“那为什么他不把我爸也带走?”

    “沈伯伯什么时候走,是他自己的事情。”赢擎苍摆摆手,“你挡住我看文件了。”

    沈霸天过的非常欢乐,每天和张宓到处玩,张宓和导游似的,带着老爷子把周边都逛遍了,看那样子段时间内都不会离开。

    “他不是说要参加我的婚礼吗?你在忍耐半个月就好了。”说完赢擎苍站起来往走出。

    沈公子跟着后面喊他:“你要去哪?”

    “拍婚纱照!”

    辛晴一直为那个摄影师捏一把汗,赢擎苍的目光已经快要把他盯出洞了来,他竟然还让赢擎苍再换个姿势。好不容易拍完室内的,辛晴忍不住说:“要不海边不拍了?”

    “为什么?你累了?”赢擎苍对她说话时,还是一脸温柔。

    “我看你被折腾不舒服。”

    “没事!”赢擎苍摇摇头,“一辈子就一回,我忍忍就过去了。

    辛晴噗嗤笑出声,她理解赢擎苍,连着三四个小时一直被指挥做各种不舒服的姿势,谁都会心情不好,她是因为可以拍美美的照片所以忍了,而赢擎苍是为了她所以忍了。

    “晚上回去,我伺候你啊!”辛晴脸红红的说完。

    赢擎苍挑着嘴角亲了她一下:“你说的啊,认我摆布?”

    “嗯!”辛晴捶了他一下,补妆去了。

    结果,赢擎苍晚上并

    没有吃到辛晴,因为他在等辛晴换衣服的空档,听到两个工作人员的对话。内容是关于结婚需要什么东西都是新的,包括房子,一定要装修的漂亮。这让赢擎苍惊觉,他竟然没有收拾房子,就连现在他都是睡辛晴的房间,他们竟然没有婚房!这个认知让他吓了一跳,当天晚上就叫了装修公司去家里,让设计师连夜就把图纸设计出来,第二天就动工。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辛晴就带走阿莎搬到酒店去住。赢擎苍问她喜欢什么样的风格时,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考验你真心的时候到了,看看我们是不是能心有灵犀!”换来赢擎苍把她按在墙上,嘴唇亲到红肿才放开。

    和这边喜庆洋洋的气氛相反,赵佳丽的心情非常糟糕。从走李贵海参加完赢擎苍的宴会回来以后,就不赞成和方露合作了,更不赞成和赢氏对着干。赵佳丽现在后悔死了,她当初没去参加宴会,是怕碰到辛晴,辛晴会说什么,结果想到事情会这样。更槽糕的事,她无意中听到了李海贵和律师的谈话。

    李家的财产在李海贵死后,她一分钱都拿不到,只能有一套房子,还有每个月数量不少的赡养费,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李小茹的。如果换成其他人,也不会那么贪心。可赵佳丽是谁啊?她怎么能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呢!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方露问她,两个人约在咖啡馆里见面,商量这件事。

    赵佳丽连妆都没画,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我也不知道了,可惜李家不是我的,公司我也做不了主。”

    “想办法让李家变成你的啊!”方露看着她,“好好哄哄那老头子,让他把遗嘱改过来。”

    赵佳丽摇摇头:“我试探过几次,没用。”

    “他就一个女儿,以后总要嫁人的,真不知道这死老头想什么。”方露表情狰狞的诅咒道,“赶紧死了算了。”

    赵佳丽突然身子一直:“你刚刚说什么?”

    “怎么?我诅咒他你心疼了?”

    “不是这句。”赵佳丽急的拍桌子,“上一句是什么?”

    方露想了想:“我说他就一个女儿,总要嫁人的”

    “就是这句!”赵佳丽眼里放光的叫来服务生,“给我开瓶红酒!”

    方露见她突然这么高兴,莫名其妙的问她:“你把话说完再乐行吗?”

    “你说的太对了,她是个女儿,总要嫁人的,到时候李家靠的就是女婿。如果这个女婿是我们的人,那么”

    “那么我们就可以控制李家!”方露一脸狂喜的说道,“找个男人去追求李小茹,让她爱上这个男人,到时候什么都是我们说了算!”

    赵佳丽附和道:“没错,就是这样!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找谁去勾引李小茹,这个人要有些本事,能娶到李小茹。重要的事,他必须和我们齐心,不会背叛我们。”

    方露突然露出抹笑容来:“我想,我知道谁能干这件事了。”

    赵佳丽看着她的脸,突然明白了:“你是说”

    “没错!我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