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一百四十一章和后妈不得不说的真相

    晚上赢擎苍和沈公子回来吃饭的时候,辛晴心有余悸的讲了白天的事,赢擎苍看着正在沙发上和赢皓划拳的沈霸天说:“沈老爷子当年和人打架,全身中了二十几刀,大腿和肩膀中了五枪,不但没死,反而杀了仇人,自己跑到医院去,结果他没事,当天的医生都吓晕了。 ”

    “沈伯伯是个英雄!”辛晴点点头,“可惜沈公子一点都不像他。”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以后你就知道!”

    辛晴看着他,什么意思?

    “好啦!去吃饭。”赢擎苍亲了她口,搂着她去餐厅。

    赢皓看到他过来拍了拍桌子说:“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给阿莎重新过次生日。”

    “你们是谁?我怎么不知道。”赢擎苍帮辛晴拉开椅子坐好,才坐到她身边,凉凉的看了眼赢皓。

    沈霸天对赢皓摆了摆手说:“赢小子,你马上就要结婚,到时候那些媒体一定会挖出来之前报道阿莎的消息,不然干脆把生日过大,让大家都知道,她是你和辛晴的孩子。”

    “我觉得行。”沈公子也点头,“不然婚礼那天,一定会有人问到你脸上,大喜的日子多扫兴。”

    赢擎苍想了下,看辛晴:“你说呢?”

    “也行,正好周末是阳历生日,我们再过一次。”辛晴也不想她结婚的时候有人跑来挖阿莎的身世,那么重要的日子,她不希望有任何不好的回忆。”

    于是第二天s市的媒体和那些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接到了请柬,赢氏财团的总裁要给自己的女儿庆生!很多刚挤进上流社会的人都想弄到请柬去参加,而就在宴会前一天,赢家又来了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你怎么来了?”赢皓诧异的看着进来的人,辛晴也瞪着眼睛。

    好久没见的荣丝蔓依旧美艳的站在灯下,嘴角带着抹勾人的笑容。她身边,还站着她的儿子赢穆海。

    “我也想见见阿莎啊!”她笑眯眯的说,眼光却放在赢擎苍身上,“阿苍,好久不见!”

    辛晴心里冷笑,这个女人是把别人都当白痴吗?当着自己的丈夫,对继子抛媚眼,继子的老婆还在旁边站着。

    “爹地,大哥!”赢穆海开口叫了声,赢皓皱着眉嗯了一声,至于赢擎苍根本就没理他们,只是扫了眼赢皓说,“你们去住酒店。”

    荣丝蔓看着赢擎苍:“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的女儿,这都不行吗?”她说话的瞬间眼底就蒙了层水雾,辛晴嗤了一声,转身上楼去了。赢擎苍的目光冷冷的从荣丝蔓母子身上扫过,也紧跟着离开,留下赢皓叹了口气。

    “阿福,安排房间。”

    赢擎苍回到房间,辛晴气呼呼的瞪着他。

    “呵呵,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家老婆大人生气了?”

    “你今天要是不交代清楚,你就别想上床!”辛晴嘴一撇,第一次见荣丝蔓的时候,看着她对赢擎苍抛媚眼,还没这么难受,如今却

    恶心的不行。

    赢擎苍地走进浴室:“等我洗完澡就老实交代!”

    辛晴把薯片和果汁都放好,赢擎苍出来看到她这架势,嘿了一声:“你这是准备听故事呢?”

    “嗯,听狗血的豪门情史!”

    赢擎苍躺上床,把她搂在怀里:“这要从老头子的恋人说起,他和那个女人联姻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很爱的女人。但是他为了家族舍弃了这段感情。同样的,那个女人却不行,她无法和自己的情人在一起,就把怨气发到其他人身上。她让人了老头子的女人,然后把她丢到国外的红灯区。等到老头子找到人时,已经被折磨的病入膏肓了,而她当时带着个3岁的小女孩。”

    “谁的孩子?”辛晴听到着,心里不好受,“是的人?”

    “嗯。”赢擎苍拍了拍她的手,“死前,她拜托老头子照顾她的女儿。老头子也不知道把那个女孩藏到那去了,一直到大概我六七岁的时候,他才把人领回来,后来的事情莫妮卡给你讲过吧!”

    “你们一起长大,她喜欢你。可是为什么突然嫁给爸了?”

    赢擎苍的身上突然散发出冷气,辛晴从他怀里抬起头:“怎么了?”

    “那是我最恶心的回忆。”赢擎苍握了握拳头,“我十七岁那年,她给我们俩都下了药,我清醒的时候,我和她光着躺在床上。”

    辛晴腾一下坐起来:“你骗我,你说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你你和她上过床!”

    “胡说什么!”赢擎苍瞪她,看到辛晴眼圈都红了,又心疼的赶紧搂在怀里哄,“先听我说完,我和她什么都没发生。”

    辛晴仰起脑袋:“真的?”

    “真的!”赢擎苍啃了她一口,“她准备骑在我身上时,老头子赶了过来,把我救了。她当时一看老头子要带我走,直接把剩下的春药全都喝了,逼着我们要不和她上床,要不看她死。”

    辛晴吸了口气:“不会是”

    “是的。”赢擎苍点点头,“老头子知道我的脾气,如果真让我和她上床,事后我一定会杀了她,所以他替了我。”

    “这还真是匪夷所思。”辛晴感叹到,“这叫什么事啊!”

    之后老头子就娶了她,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认为那天晚上我们父子是因为都喜欢她,才会谁也不想和她发生关系,再加上这件事之后,我就离开了英国,她就一直误会到现在。

    “那怎么会有儿子?”辛晴突然想起那个赢穆海,“一次就中奖了,还是爸后来还和她”

    “哼!”赢擎苍挑着嘴角,“老头子有了我之后就结扎了,而且,除了她下药那一晚,之后根本没碰过她。”

    辛晴捂着嘴:“那孩子是谁的?”

    “不知道。”赢擎苍皱了皱眉,我们查了这么多年,都没查到。”

    “其实爸挺可怜的。”辛晴觉得这件事里,赢皓才是受害者,为了救荣丝蔓,把自己搭进去不说

    ,还要明摆着带绿帽子。更让人纠结的是,和自己曾经爱的女人的孩子上了床。”

    赢擎苍冷声到道:“一开始我是同情他的,可这几年荣丝蔓越来越过分,竟然开始和公司的高层来往,她是想要赢家的财产。老头子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偏偏任由她变成这样。”

    “爸答应了人家要照顾荣丝蔓,她母亲是因为爸才有了那种凄惨的遭遇,在你爸的心里应该一直很内疚吧!”辛晴感叹了一声,想起什么,“那现在赢氏有一半都是我的了,她还不气死啊!”

    赢擎苍捏了下她的鼻子:“所以她最近越来越不老实了。”

    “她不会到现在还以为你们父子俩都爱她吧?”

    “谁知道她。”赢擎苍关了灯,搂着辛晴躺下,“她这次来肯定要做点什么,明天生日宴会,你和阿莎记得不要离开我身边。”

    辛晴在他怀里拱了拱:“嗯!”

    听了这么狗血的故事,第二天辛晴看赢皓的和荣丝蔓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尤其是对赢皓,她觉得老人家太可怜了,赢擎苍又总是惹他生气,自己应该更孝顺一点,所以她就对赢皓特别的孝顺。赢皓也不是傻子,看到这情况就知道他儿子把他给卖了,也觉得不好意思,越发不想和荣丝蔓说话了。

    生日宴会晚上八点在赢氏旗下的酒店举行,s市大大小小的名流都来了,媒体更是蜂拥而至。阿莎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像个粉色的小团子被赢擎苍抱着走进来,辛晴穿着身暗粉色的旗袍挽着赢擎苍,一家三口的到来让全场的的目光都聚焦到这里。接着,他们发现后面还有跟着个从来没见过的美艳女人。

    很快,就有人开始传播,那是赢皓的妻子,赢擎苍的后妈。她身边的小男孩自然也就是赢家的孩子,于是人们很快嗅到了八卦。难道今晚会是赢氏财产的争夺战?

    阿莎一点都不怯场,眼睛提溜转着到处看,一直到切完蛋糕终于开始犯困,辛晴便和张宓抱着她去房间休息。赢擎苍本来要跟着一起去,结果被一个客人拦住了,赢擎苍听那人说了几句,竟然叫上沈公子一起和那个客人到一边说话去了。

    辛晴和张宓一边聊天,一边看刚刚录得视频,听到有人敲门,张宓以为是赢擎苍来了,直接把门打开,却是荣丝蔓带着赢穆海慢慢走进来。

    “辛晴!”张宓赶紧叫她,辛晴扭头看,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来了?”

    荣丝蔓动了动嘴角,拉着她儿子坐下来,“怎么你很怕看到我吗?”

    “你错了,我是不想看到你。”辛晴对张宓摆摆手,安心的坐下,“有什么想说的,就赶紧说,不然一会赢擎苍来了,会把你赶出去的!”

    张宓对着她竖了竖大姆指。

    荣丝蔓的笑容冷了几分,盯着辛晴开口道:“你真以为赢擎苍爱的是你吗?”

    “不然呢?”辛晴笑的一脸灿烂,“你想告诉我,他其实爱的是你?”

    荣丝蔓得意的笑了笑:“既然你知道,那么接下来的话你听了也就不会难过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