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一百三十九章你是赢家的女主人

    赢皓捂着胸口,福伯赶紧给他倒了杯水:“老爷,别和少爷生气,小心身体。 ..”

    “他脑残被撞一下还能跑埃及玩去,身体比你好多了。”赢擎苍讥讽道。

    “我不和你吵,我是来告诉辛晴祖训上面出现了什么话。”

    就在赢擎苍和辛晴领结婚证的第二天,赢皓发现祖训上面之前出现的字不见了,反而重新多了两行。上面写着:历经世间险阻,心不动,意不浮,两人同力,方可遨游世间。切记,莫让姻缘变成空。

    这两句话,很明显是在说赢擎苍和辛晴经过了对彼此的考验,如今终于可以在一起,一定要好好珍惜。

    “赢伯伯的意思是”

    “叫我爸!”赢皓皱眉。

    辛晴赶紧改口:“爸的意思是,之前祖训是对我们的考验,现在我们通过考验还在一起,祖训再祝福我们?”

    “哈哈!”赢擎苍假笑了两声,“你那是祖训啊,还是电脑啊?还可以随便去字添字的。”

    赢皓撇了他一眼:“这正是祖训的神奇之处!”

    赢擎苍无法理解赢皓对祖训的执着,在他眼里,那不过是一卷破纸。可是在用赢皓眼中,那是堪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如果祖训上说赢擎苍的存在阻碍了赢家的发展,他相信赢皓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送走。祖训在赢皓那一代时并没有出现过任何文字,小时候的赢擎苍都不知道有这玩意的存在。为什么他长大以后,就隔三差五的闹幺蛾子?

    原本就深信不疑的赢皓,在祖训出现这两次提示后更加深信不疑了。在他看来,之所以祖训都应在赢擎苍身上,代表着赢家更辉煌的未来,为此,赢皓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曾经牺牲所有来保护的家族。

    “我这次是来给辛晴送东西的。”赢皓没理赢擎苍的臭脸,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巴掌大小的盒子一拿出来就隐约能闻到香气,辛晴就算不懂,也知道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赢皓将盒子递给她:“这是赢家世代相传的手镯,每一代的女主人身份的象征。”

    辛晴打开盒子,一阵沉香木的味道扑面而来,暗红色的盒子里放着一个翠绿的浓郁到仿佛要滴出水的翡翠玉镯。

    “翡翠帝王绿!”辛晴惊呆了。

    赢擎苍捏着她的脸:“出息!不就是个镯子吗?”

    “翡翡”辛晴语无伦次的看着赢擎苍又看看手里的玉镯,她太了解翡翠帝王绿的价值了,现在根本没有这种顶级翡翠,以前留下来的都很少,这个镯子现在根本无价。

    赢皓满意的点点头:“带上吧!”

    啪!辛晴把盒子盖好,“还是放保险柜吧”她怎么敢带,万一磕一下她怎么对得起赢家列祖列宗。

    “那婚礼的时候要带。”赢皓补了一句。

    辛晴想了想点头:“行,我会做一身中式的礼服!”

    “东西送到了就走吧!”赢擎苍赶人。赢皓指着门口的行李箱说:“你看不见我把行李都带来了吗?我会一直呆到你们结婚。

    ”

    赢擎苍直接拒绝:“福伯,把箱子丢出去。”福伯默默的推着箱子去客房了,赢擎苍对着老人家的背影冷冷吐出两个字:“叛徒!”

    “阿福本来就是我的人。”赢皓得意道,“我的孙女呢?孙女呢?快抱来给我看看,这两个月我要好好和她培养感情!”

    相对于赢老爷子要住到赢家的事情来说,沈公子那边更恐怖的!

    “阿苍,海外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的吗?”

    “没有。”

    “那有没有什么分公司需要去视察的?”

    “没有。”

    “我去法国和史密斯谈判吧?”

    “不需要。”

    阿楠不忍心看着他趴在赢擎苍办公桌前一副狗腿的样子,决定给他个痛快。

    “沈公子,为了婚礼,少爷推掉了这2个月所有的活动和应酬。”

    沈公子捂着脑袋,夸张的嚎叫道:“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赢擎苍摇了摇头:“你爸又不吃人,你至于吗?”

    赢皓不但自己来了,还拉着他的好友沈公子的老爸一起来了,小辈结婚,长辈怎么能不到呢!

    “他后天就要来了。”沈公子绝望的说,“到时候就露陷了。”

    沈公子被他老子派回国内,是来收回当年南方势力的。结果他一直装二世祖,压根就没动那些老东西,道上如今的消息是沈公子就是只知道玩女人的公子哥。

    赢擎苍从来没过问过他的事情,但是也知道他这么做一是有自己的一套打算,二就是想拖延时间留在s市。看着沈公子一脸死了妈的摸样,赢擎苍拍拍他的肩膀:“如果沈伯伯要弄死你,我会帮你收尸的。”

    沈霸天,这个人是整个华人地下组织的传奇。以一己之力将当年南北十八个势力,二十七个堂口囊入旗下,统一了整个黑道。之后又快速洗白,将所有资产投资海外,如今长年寄居美国。不止是沈公子这个做儿子的,整个黑道知道他要回国时都开始蠢蠢欲动。

    “唉”沈公子叹了口气,“我舒服的日子到头了。”

    月中,那位很难预约的设计师亲自从好莱坞飞来见了辛晴一次,和她吃了顿饭,谈了谈人生理想就回去了。

    “他到底来干嘛的?”辛晴问赢擎苍,她怀里还抱着阿莎,一大早赢擎苍就带着母女二人出发,说是去郊外一日游。赢擎苍正低头看文件,听到她问想了想,“大概是来了解一下你,看看你的气质什么的。”他没告诉辛晴,他已经和设计师交代过婚纱一定不能露太多,当时设计师的表情很纠结,因为他说辛晴的腿很美,原本想设计一件短款的旗袍,现在没戏了。

    “阿澈,停车!”辛晴敲了敲隔板,阿澈将车停在路边。

    “小姐怎么了?”

    辛晴将阿莎放进赢擎苍怀里:“你抱着,我去那家店里买甜点。”

    “我去吧!”阿澈说完就要下车,辛晴比他动作更快

    ,“我自己去,你不知道我要吃什么!”

    没想到的是,买个甜点也能碰到认识的人,辛晴看了眼李小茹,想装作不认识。

    “辛晴学姐!”显然李小茹不这么认为,她看到辛晴好像很高兴,几步走过来问,“你也喜欢吃她们家的蛋糕啊!”

    辛晴淡淡的点了下头:“我女儿喜欢。”

    “哦!”李小茹见她态度冷淡,讪讪的退到一边,嘴上还是忍不住说,“学姐什么时候有空去我们家吃饭吧!”

    辛晴正准备选蛋糕,听到她的话,眉头皱了皱:“李小姐,我想我们并不熟,就算我是你的学姐,我也没有打算和你做朋友。”

    “可可我不想你和赵姨这样下去,她一直很难过,因为你不接纳她。”李小如急忙辩解道,“我从小妈妈就死了,赵姨对我很好,我看得出来,她希望你认她的。”

    “呵呵!”辛晴冷笑了一声,“难为李小姐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可惜我这种人的心是硬的,赵佳丽那种人我看一眼都想吐,你把她当宝,你就好好守着吧,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

    话音刚落,赢擎苍推门进来:“还没选好?”他怀里还抱着阿莎,看都没看李小茹一眼,走到辛晴身边,搂着她低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碰到圣母了。”辛晴撇撇嘴,看到阿莎把嘴贴到橱柜上去舔里面的蛋糕,赶紧将她拉回来:“妈咪给阿莎买,阿莎等一等哦!”

    李小茹却还不死心,她打量了一番赢擎苍,又开口说:“你就是学姐的老公吧!你能不能劝劝学姐,不要为难赵姨?”

    “你是不是有病啊?”辛晴将手里的托盘往桌子上一扔,“我怎么为难她了?”

    李小茹看她生气了,低着头小声说:“你不接受她,也不见她”

    “我凭什么接受她?又凭什么见她?”辛晴冷冷看着李小茹,“你还是先回去问问你的好阿姨,他的前夫是怎么做的牢,她的亲生女儿又为什么不认她,再来和我说什么为难不为难吧。”

    说完拿起蛋糕拉着赢擎苍推门就走,气呼呼的坐上车,半天都没缓过来。

    “还生气呢?”赢擎苍给阿莎切了块蛋糕,帮她带好围嘴。

    辛晴将头埋在他脖子里:“你说怎么会有那么脑残的人呢?她根本不知道赵佳丽做过些什么,就把自己的善良送给她,让人觉得她可怜又可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赢擎苍揉了揉她的头发,“和我们没关系,以后看见她就当看不见。”辛晴伸手拿起一块蛋糕,自己咬了一块,又递到赢擎苍嘴边。赢擎苍对甜食没那么大兴趣,但是辛晴喂他他就吃。一旁吃的满脸是奶油的阿莎看见了,也把她手里被捏的惨不忍睹的蛋糕往赢擎苍这边送,想让他也咬一口。

    辛晴笑呵呵的把她的脸擦干净,重新拿起一块喂她。快中午的时候,车子停在了郊外一个森林公园里。

    “我们来这做什么?”辛晴好奇的跟着赢擎苍走进去,换乘了电瓶车,当她看到跑马场那几个字是,突然眼睛一亮,一把抓住赢擎苍的手臂喊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