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一百三十八章你应该叫我爸

    晚上去吃饭的时候,辛晴说了这件事,赢擎苍想了想不放心。 ..

    “还是叫人去盯着点。”

    辛晴叹了口气:“辛家那些事情,就算外人不知道真相,可总有些风吹草动的传出来吧!那个姓李的就一点都不知道吗?路上随便遇到一个女人,就和她结婚,引狼入室到时候出事了,哭的来不及。”

    赢擎苍帮她把牛排都切好,塞了一块到她嘴里:“吃饭的时候不想那些事,快,好好吃饭!”

    “唔!”辛晴张嘴把肉咽下去后又说了句,“我下午没课,你回公司的时候把我送到辛语蝶家。”

    辛语蝶已经快4个月了,仔细看肚子已经冒了个小尖,辛晴摸了摸好奇的问:“你的肚皮一点妊娠纹都没有耶!双胞胎是从哪来出来的?”

    “呵呵!”辛语蝶面带得意的笑着说,“我有法宝,现在不说,等你怀孕的时候再告诉你。”

    两个双胞胎跑过来拉着辛晴:“姨姨,妹妹!妹妹!”

    三个孩子一起上亲子课,辛晴这回没有带阿莎来,双胞胎却还记得,他们有个小妹妹。

    “我们的孩子一定要从小就培养好感情,以后才不会像我们一样。”辛语蝶摸了摸自家俩孩子的脑袋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过,最近我有些多愁善感,总是想起以前的事。如果当初的我像现在一样,一定会阻止辛家的悲剧。”

    辛晴淡淡的说:“那也不会改变什么,你了解自己的父母,他们不会听你的。况且,他们害死了我母亲,这一点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抹杀。”

    “所以我说是我多愁善感了嘛!”辛语蝶摸了摸肚子,“人家都说怀女孩的话妈妈就会特别的感性!”

    辛晴赶紧点点头:“女孩好!希望是女孩。”

    “我也喜欢女孩!”辛语蝶看到双胞胎还眼巴巴看着辛晴,等着她把阿莎变出来,好笑的叫保姆过来把孩子带下去。辛晴说:“周末我们带孩子一起吃饭吧!”

    “行,我昨天在网上看到一家玩具主题的餐厅,我们就去那里。”辛语蝶帮她端了杯果汁问,“你是不是为赵佳丽来的?”

    辛晴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她”

    “她已经找过我了。”辛晴语蝶说到赵佳丽时平静的就像说一个陌生人。

    赵佳丽嫁给李贵海的时候来过一次,得意洋洋的炫耀她现在也有钱了,问辛语蝶是不是后悔不认她了,还说只要她叫她妈,她就原谅她。并且告诉辛语蝶,那个李贵海活不了几年了,等他死了,李家的财产就都是她的。辛语蝶冷冷看着眉飞色舞的赵佳丽,一句话都没说就把门关上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辛晴摇摇头,“她还是不知悔改。”

    辛语蝶冷笑了一声:“之前我就和你说过,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太了解了。她怕我说出去事情的真相,更怕你。”

    “现在李小茹去了我们学校,她恐怕要寝食难安了。”

    “反正你小心

    点,赵佳丽就有点小聪明,其实人蠢的要死,保不准哪天脑子不清楚就干点了什么。”辛语蝶想了想,“我建议你还是交给赢擎苍处理吧,你心太软了。”

    赵佳丽完全像她们说的一样,在她看来,辛晴就像是挡在她富贵生活路上的一颗定时炸弹,她时刻担心哪一天会爆炸,将她现在的生活炸个粉碎。她告诉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把炸弹挖出来。所以,当方清平把方露带过来时,她心里就已经订好了计划!

    “方露,事情都过去了,你放宽心。”赵佳丽带着方露逛街,方露依旧打扮的招摇贵气,脸上还化了浓妆,只是依然看起来情绪萎靡。方清平回马来时把她介绍给赵佳丽,她知道这个40岁的女人也是方清平的床伴,却想不通她为何对自己这么好。

    “佳丽姐,谢谢你这几天陪我,不然我一个人死在酒店里都没人知道。”方露把刚买的一对发卡送给她,“这个很适合你!”

    赵佳丽没客气的接过来,这发卡一千多块呢!然后她笑眯眯的叫了两杯咖啡:“我们休息会再逛,你有什么心事就都说出来,说出来人就轻松了!”

    方露等服务生把咖啡上来,喝了一口才悠悠看着赵佳丽说:“佳丽姐,是你有话对我说吧!”

    赵佳丽楞了下,很快挑着嘴角笑了笑开口:“方露,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直接说了。”

    “我知道你什么情况,想合作投资不是只有赢氏。我也可以帮你!”

    方露眼里闪了一下:“你能说服你老公和我合作?”

    “当然!”赵佳丽说,“我们有共同的仇人,比手段我们斗不过赢擎苍,可是商场上可以正大光明的来,你和李家合作,就会是最大的开发商。”

    “如果你能说服你老公和我合作,我不会亏待你的。”方露心里又热了起来,只要投资可以谈成,她就可以和继父交代,她就还是方家的大小姐。

    “明天带上合同来公司!”赵佳丽优雅的端起咖啡,手上的钻石戒指反射出刺眼的光。

    赢氏。

    “少爷,那两个女人果然联合了。”

    赢擎苍正和沈公子商量史密斯给他们的太平洋投资计划书,听到阿楠这么说,一点都不意外的冷笑了一声。

    “谁先找的谁?”

    “赵佳丽先开的口。”

    沈公子挑了挑眉,“她们不应该是情敌吗?”

    都和方清平上过床,一个妹妹,一个情妇。

    “对她们来说,和男人上床就和上厕所一样,厕所那么多,你见过谁会抢厕所。”赢擎苍这句话说完,沈公子瞪着他,“你什么时候也会吐槽了?”

    赢擎苍没理他,继续对阿楠说:“想必很快媒体就会报道她们合作投资开发的事情,如果猜的不错,他们应该会专门针对赢氏投资的酒店。”

    “放心!”沈公子挥了挥手,“我手里有赵佳丽床战精华版!到时候只要给那个李老头寄过去,就什么都搞定了。”

    &nbs

    p;   赢擎苍摇摇头:“这个不急,我倒要看看她们怎么和赢氏斗!”

    九月十八号是阿莎两岁的生日,辛晴觉得之前和辛语蝶去的那家玩家餐厅很不错,赢擎苍就包下了那家餐厅,给阿莎开个小生日会。辛晴邀请了辛语蝶和她家双胞胎,还有张宓沈公子,阿澈和阿楠也都来了,当然还有莫妮卡。但是她没想到的一个人竟然也来了,不止她没想到,赢擎苍也没想到。

    阿莎生日的前一天,赢皓出现在赢家门口,他没有提前通知,连福伯看到他时都吓一跳。

    “你来干什么。”赢擎苍冷冷的将他迎进屋子里,也不让他坐,两个人就杵在那站着。

    赢皓也没理他,看向一旁的辛晴。

    “赢先生你请坐!”辛晴赶紧招呼他坐下,亲自倒了茶。

    赢擎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你干什么给她倒水?他自己没手吗?”

    “他是你爸”辛晴无语的说,“你要记恨他多久啊!”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赢擎苍就再也没和赢皓联系过。他恨赢皓,如果不是他,自己和辛晴就不会分开,辛晴也不会遭那么大的罪。事后让人把茉莉装在麻袋里直接丢回英国,并且放话给茉莉的家族,自己不喜欢这个女人,你们看着办吧!赢擎苍手里握着茉莉家百分之40的股份,他的威胁非常管用,茉莉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

    赢皓对辛晴摆了摆手:“没关系,他恨我是应该的,但是我不后悔,赢家祖训只要不让你们再一起,我就不会同意,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你来就是说这个的?”赢擎苍脸一沉,辛晴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赶紧环上他的腰,在他背后轻轻安抚。

    赢皓咧嘴一笑:“我是来给我外孙女过生日的!”

    “这里没有你外孙女,你连儿子都没有了,哪里来的外孙女。”赢擎苍讽刺他,“你守着祖训过下半辈子就行了。”

    “我的确还要说祖训的事情。”赢皓突然严肃起来,“之前说你们不和的那段字不见了,又出现了新的。”

    辛晴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赢擎苍搂着她在一边坐下,冷冷的瞪着赢皓说:“我不想听你说祖训,那是你一个人的祖训,和我们没关系。我和辛晴已经领了结婚证,我全部的财产现在都是她的。你可以不同意,那就拿着赢氏剩下的钱回英国去吧。”

    “你急什么啊?”赢皓也瞪着他,“你以为我不看报纸吗?要是不同意当时我就杀过来了,还能等到现在?”

    辛晴扯了扯赢擎苍的袖子,赢擎苍捏了捏她的手。

    “辛晴啊!”赢皓带着歉意说:“很抱歉,因为我给你造成那么多的麻烦和伤害,阿苍把赢氏送给你,我没有拦着,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辛晴点点头:“赢伯伯,你放心,赢氏永远是赢家的。”

    “你该叫我爸!”

    “你有什么资格让她叫你爸?”赢擎苍捂着辛晴的嘴,“不许和他说话!”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