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一百三十五章身体无法受孕?

    方清平点了支雪茄坐在沙发上看了她一眼:“是啊,我想着把她弄上床是什么滋味。.”

    “哼!”方露打量他两眼,“我以为你动真情了呢!”

    他这个名义上的哥哥,对女人一向来者不拒,只要能勾搭到的,都往床上送。不过,有一点,也是方露一直觉得这个看起来无所事事的哥哥,其实很聪明。他永远知道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也从来不强迫女人。

    找他来勾引辛晴时,方露真怕他不同意。显然,方清平还不知道赢擎苍的背*景,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自己的。

    “我的真情不在你这嘛!”方清平一把将方露拉进怀里,几下扒掉她的裙子。

    这个时候,被他们算计的两个人,正在温泉池里对持。

    “过来!”赢擎苍拽着辛晴的浴袍,辛晴死死揪着,就是不让他得逞。

    “我不要!”辛晴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我不要那个姿势!”

    赢擎苍邪魅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辛晴差一点就被蛊惑了,她马上松开浴巾捂着眼睛:“我不看你,你别诱惑我!”

    “哦!那你现在是在诱惑我吗?宝贝。”

    辛晴低头叫了一声,她光顾捂脸了,忘记了抓浴巾。

    热气缭绕的温泉水熏染的辛晴身子透出种粉红的颜色,下一秒,她就被人抱进怀里。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别墅自带的温泉是斜坡的,从右往左越来越深,最深的地方到辛晴的下巴上,而对于赢擎苍来说,刚好到他的胸口。

    不知道从哪飘来一个小气垫船,辛晴瞪着眼睛发现这个气垫船和以往见过的都不一样,上面有一条很宽的带子,还是可以调节松紧的那种。她被赢擎苍放到上面,气垫船摇了几下,辛晴不敢松手,搂着赢擎苍的脖子。

    “害怕?”赢擎苍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尤其低沉,又带着些莫名的沙哑。

    辛晴撇了他一眼:“你说呢?”

    “呵呵呵!”赢擎苍挑着嘴角,亲了她一口,“好,去浅一点的地方。”他推着气垫船慢慢的移动,辛晴的脸却越来越红,随着泉水越来越浅,赢擎苍的身体裸露的部位越来越多,先是腹肌,再是小腹,完美的人鱼线挑战着辛晴的视觉,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赢擎苍终于不动了,辛晴正要跳下来离他远点,身上就被套上了绳子,赢擎苍一边调节松紧,一边咬着她的耳朵说:“据说这个东西在水里很好用,我们试试!嗯?”

    那一声嗯,就像有无数羽毛从辛晴心上划过,痒痒的,又不够,恨不得有什么再去用力的抚摸一下。

    赢擎苍的吻密密麻麻的印在她的脸上,肩膀上,最后落在胸口。辛晴抱着他的脑袋,仰着脖子享受男人带给她的愉悦。等到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牢牢的绑在气垫床上了。

    “你要干什么?”

    见她眼中带写慌乱,赢擎苍赶紧抱着她说:“不怕,不怕,我在呢,等一会你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辛晴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她终于知道那个绳子是做什么的了,揉着自己

    快要断掉的腰,辛晴忍不住嘀咕:“越来越禽兽了”

    “呵呵呵!”赢擎苍的笑声传来,辛晴甚至能想象到男人胸膛起伏,笑的一脸淫荡的样子,她刷一下把被子掀开。

    “你从哪学来的?是不是沈公子教你的?”

    赢擎苍坐下,手放到她腰上慢慢按摩:“他推荐的。”毫不内疚的把罪名给沈公子按上。

    “我就知道!”辛晴撇着嘴,“以后你不能那样,太难受了,我现在全身都疼,两条腿像断了一样。你你这是折腾我。”

    赢擎苍见她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这次觉得可能真的要的太狠,赶紧把人抱进怀里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以后我轻一点!”

    辛晴狠狠捶了他一下,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还轻一点?你还想那么做啊!”

    “可是昨天晚上你不是一直喊舒服,让我用力嘛!”赢擎苍亲亲她的耳垂,无耻的提醒道。

    辛晴捂着脸一脚把他踹下床。

    下午两个人返回市里,赢擎苍怕她身子还不舒服,直接开车回了家,晚上睡觉的时候,辛晴不让他进房。

    “禽兽!你去睡沙发。”

    赢擎苍皱了皱眉:“为什么?”

    “因为我到现在还疼,我的腰和腿都要断了!”辛晴吼他,“在我没好之前你都要睡沙发!”

    赢擎苍不动声色的转身走了,辛晴关好门,听了听动静,发现是真的走了,心里有些生气,冲到床上抱着被子捶打。

    “真是的,就不知道哄哄我吗?喜欢睡沙发你就睡一辈子吧!”

    没人抱着睡,很不习惯,辛晴这才惊觉赢擎苍就像毒药,已经蔓延至她的五脏六腑,在浑身的血液中循环,最后流进心脏。她已经完全戒不掉这种毒,一日没有便无法安睡。

    正抱着被子满床滚,窗外突然闪了一下,辛晴眨了眨眼睛,闪电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声巨响轰隆一声炸开,转眼工夫,外面便传来雨声。夏季的暴雨来的很猛,很快窗外就一片电闪雷鸣,夹杂着豆大的雨点。辛晴有些害怕,把头埋进被子里,外面的雷一声比一声大,终于她跳起来,拉开门就往出跑,刚出去,就落进一个怀抱里。

    “不错!坚持了这么久,我以为打第一声雷你就会跑出来呢!”

    辛晴呆呆的看着赢擎苍,被抱到床上时才回神。

    “你你一直在外面啊?”

    赢擎苍钻进被子里,将人搂过来才捏着她的鼻子说:“不然呢?”

    “呵呵,我以为你真去睡沙发了呢!”辛晴把两条腿缠到赢擎苍的腿上,外面那些狂风暴雨好像都听不见了。

    赢擎苍将她搂紧一些,戏谑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可能会去睡沙发,知道你怕打雷,就等着你冲出去呢!”

    “原来你是故意的?故意等着看我出丑!”辛晴在他胸口拧了一下。

    赢擎苍把灯关掉,亲了她一口:“我又不是神,怎么知道会下雨,我那是痴

    心,被你赶出去了,还要守着你!”

    辛晴傻乎乎的嘿嘿两声,在赢擎苍怀里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起床时,她发现自己又上当了。

    “你看天气预报了对不对?“她冲进浴室,赢擎苍刚洗完澡,听到她问慢悠悠的把浴袍解开,“要不要我陪你再洗一次?”

    辛晴咬着牙把他推出去了,直到赢擎苍去公司,她都不肯好好和她吻别,后来是阿楠可怜兮兮的说一大帮人等着开会呢!辛晴这才亲了赢擎苍一下,然后男人才带着满意的笑容上车走了。

    接下来几天,赢擎苍发现辛晴好像神叨叨的,有什么事瞒着他,问她她就一副你猜的表情。

    “这几天她都去哪了?”赢擎苍问阿澈。

    阿澈想了想:“亲子班,然后和张宓还有施芊芊逛街。”

    “没见什么人?”

    “没有!”阿澈摇头,他旁边的阿楠问,“要不要派人去查查?”

    赢擎苍抬手:“不要,她会不高兴。只要她安全就好,至于干什么,应该就是那点女人的事。”

    他了解辛晴,自家的小丫头折腾不出什么花样,赢擎苍隐隐觉得她好像在干什么事,这事还和自己有关系。自己的生日早过了啊!赢擎苍想到这里,突然发现,辛晴还没有给自己过过生日,他们认识2年多了,第一年还互相折磨,第二天辛晴跑去法国。所以他真的没收到过辛晴的生日礼物

    赢擎苍觉得心里不舒服了,可是现在也不能纠结这个,他生日要到明年了。

    “少爷!”阿楠不知道赢擎苍正像个女人一样计较这种东西,提醒他说,“方露的那个计划不错,对我们有利!”

    赢擎苍扫了眼桌上的文件,拿起来看了看,“是不错!但是我们不需要,告诉他,赢氏不会和人合作。”

    “我明白了!”阿楠很清楚,自打那个方露对少爷动了脑筋,她就没机会和赢氏合作了。

    看着阿楠出去,赢擎苍又对阿澈说,“最近小心,辛晴身边出现任何陌生人,都要马上告诉我!”

    阿澈点点头:“少爷的意思是方露会对小姐不利?”

    “那个蠢女人竟然能追到度假村去,可见她暗中不是调查我,就是在调查辛晴,辛晴的可能性大一点。”赢擎苍冷笑道,“她最好别有什么举动,我不想在结婚前节外生枝。”

    可惜方露决定把蠢女人的名号坐实,辛晴今天去了辛语蝶介绍的中医那里抓药,等她出来时发现门口有好多记者,看到她出来一拥而上。

    “辛小姐,您是不是不能怀孕?”

    “请问这件事情赢先生知道吗?”

    “如果你不能怀孕,还能嫁给他吗?

    “你有赢氏一半股份,如果你们不结婚了,你会把股份转让还是继续留在赢氏呢?”

    劈头盖脸的一大推问题让辛晴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还是阿澈冲进来护着她上了车。辛晴从车窗里看着那些记者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